凌霜傲雪鑄金剛 【明慧網】

凌霜傲雪鑄金剛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七日】妻子九六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不長時間,簡直像換了一個人一樣,變的通情達理、溫柔善良。我驚訝於法輪大法的威力,竟然能在短短的時間裏,把一個人像再造了一樣。我同時也感受到法輪大法帶給我們家的美好、溫馨和幸福。那時我就想:「等我再掙幾年錢,我就好好學大法。」

可是風雲突變,還沒等我打算好呢,一九九九年,中共就對法輪大法發起了毫無理由的邪惡迫害。那些警察、還有一些不知道是甚麼單位的人,輪番上我家騷擾、威脅,不讓妻子修煉法輪大法。妻子不願意違背良心背叛師父和大法,他們就把妻子今天抓去拘留所、明天關押洗腦班。有一次,妻子又被抓進拘留所,我去探望妻子。看守的警察問我:「你家裏還有書嗎?」我說:「有一本。」警察說:「你回家把書拿來交給我,我就讓你看你媳婦。」我說:「不行。」

那時我想:我可得趕緊修煉了,他們這麼今天抓、明天抓的,我要再不學,就不趕趟了!我聽妻子告訴過我,修煉法輪大法就是按照「真、善、忍」來做好人,可是這幾個字是咋回事我還不知道呢。回到家,我就趕緊把書藏起來了。

後來妻子被送到外地非法勞教,我一個人帶個孩子在家,每到晚上就更覺的心裏空落落的,我就把書拿出來看。當我看到師父講到:「法輪大法是把宇宙的特性(佛法)萬古以來第一次留給了人,等於給人留下了一部上天的階梯」[1],我的眼淚就不由自主的嘩嘩的往下淌。看睏了,我就下地洗把臉,再接著看。

我雖然在流淚,可是並不是我的心悲傷,而是因為心中充滿了激動,像一個已經迷失了很久的孩子,終於找到回家的路了!從那一刻開始,我對人生不再迷茫。我知道我再不會和別人爭爭吵吵,鬥來鬥去了,因為我的生命有更高貴的來源之處,我要按照師父教導我的「真、善、忍」這宇宙的法理,不斷的提升自己的思想、道德,以至昇華到更高境界中去。

二零零二年,我因堅持信仰法輪功,被非法判刑,關進監獄。剛進監獄的時候,我不知道將面臨怎樣的境遇,我就不停的背:「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

在監獄裏,警察為了逼迫我放棄修煉,指使那些刑事犯對我實施了各種酷刑:用四稜的筷子夾在我的手指間,兩個犯人一起搓,我的手指都搓掉皮了,那種痛,真是十指連心啊;用刮床鋪的木板刮肋條,把身上的老皮都刮沒了,不停的往出滲油,皮膚就粘在衣服上,那種痛,無法形容;灌食濃鹽水,一小盆鹽水都灌進去了,小盆底還有一層淤泥;把我吊在二層鋪上,用小白龍(一種硬塑料管子)抽,渾身抽的青一塊、紫一塊的都腫起來;把我吊在暖氣管子上,用木棒擊打各個關節,他們怕我疼的輕,就讓一個犯人用力往下拽著我,這樣關節被抻直,打上更疼。

還有一次,那是東北的深秋,天氣很冷,他們讓我光著腳站在水泥地上,他們還把窗子敞開,還不停的往我身上澆涼水。我稍微一眨巴眼睛,他們就用剪刀扎我的脖子,他們的說法是眨眼也是休息,到了第五天的時候,我已經承受的超過了極限的極限,忽然一瞬間,我感覺到我回到了媽媽的身邊,房間裏寬敞明亮,像小時候在家裏過年一樣,我整個身心都被暖暖的包圍著,無比幸福……其實這是師父在加持我。就這樣六天六夜,我堂堂正正的走過來了,沒有向邪惡妥協。

還有一次,他們把我關進了小號,小號只有四平方米大小,沒有窗,也不知道白天、黑夜,只有一個昏暗的小燈泡,沒有廁所、沒有手紙、也不給水和食物(因為江xx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是「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所以他們也不怕餓死我。

小號的地中間砸著地環,我的雙手和雙腳都被他們給戴上了鐐子,他們又把我的腳鐐砸在地環上。就這樣沒日沒夜的,我感覺好像經過了漫長的多少年。有一天朦朧間,我看到師父來了,送給我一杯奶,那杯奶真是醇香甘甜啊,我從來沒有喝過那麼好喝的奶!那杯奶喝下去,通透全身,立刻我感到四肢百骸都無比的通暢、舒適。

後來,他們把我從小號接出來時,看到我好好的,他們都覺的驚奇。我回去問犯人們,才知道我被關在小號裏七天。

還有一次,三、四個犯人圍著我用床板打我,其中一個犯人一床板打在我腦袋上,床板都打碎了,我的頭頂被打出了一個像長了角一樣的包,那個包很長,我自己抬眼都能看到,可是那包一會兒就沒了,那幾個犯人當場都驚呆了,有一個犯人說:「某某某,我要是再打你,我就不得好死!」其實在我每一次遭受酷刑時,我都不知道這次的酷刑是不是我在人世間遭受的最後一次酷刑,我會不會在下一刻就失去生命,要是沒有師父的呵護,遭受了那麼多種酷刑,就是再有幾個我,也死在監獄裏了。

在這些犯人對我實施各種酷刑迫害的過程中,我始終謹遵師父的教誨,擺正我與他們的關係:我是了悟宇宙真理的修煉人,他們是可憐的被中共謊言毒害的眾生,因此不但對他們無怨無恨,反而對他們充滿了憐憫和珍惜。我也常常為他們擔憂:「他們今天在不明中犯下了迫害修佛修道人的罪,將來要怎樣承受償還啊!」

其中有一個盜竊犯,他家裏沒有人管他,沒人給他存錢,他有一次要調到別的大隊,我得知後,就給他拿了幾包方便麵,他接過方便麵時,特別意外也特別感動,都不知道該說甚麼好了,我就給他講了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共產黨作惡多端和大法真相。

過了一段時間,他又調回來了,警察又讓他參與迫害法輪功,這回他說甚麼也不幹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了。後來他也是因為沒再參與迫害得了福報吧,他減刑減的很好,不長時間就回家了。

經過了這些之後,有一天一個指導員值班,把我叫到他的辦公室。我一進屋,他就給我倒了一杯水。在那種邪惡的環境下,他竟然給我倒了一杯水!他問我為甚麼能夠這樣堅持?我就給他講:「兩千多年前,孔子就說過『殺身成仁』,意思就是說,有志向有道德的人,沒有為了自己能夠活下去而損害仁義道德的,但是有為了成就仁義道德而犧牲自己的生命的;孟子也講過『捨生取義』,意思就是說,生命是我想保存的,正義也是我想保存的,在二者不能同時保全的情況下,那麼我就捨棄生命保全正義。這樣的道德原則,曾經激勵了許許多多有志向的人們,為了自己的事業、民族和國家,保持自己的人格,不向惡勢力低頭。這些本來是我們中華民族傳統文化的優秀組成部份,是我們中華民族的寶貴的民族精神,可是卻被共產黨搞的一次次運動破壞殆盡,所以現在的人,有些就很難理解我們對正信的堅持了。我堅持修煉法輪功,是因為真、善、忍是普世的價值觀,人人都需要真、善、忍啊,所以我就會一直堅定的信仰下去。」我起身的時候,他親切的攙扶著我走出了他的辦公室,言談間他充滿了對大法弟子的敬佩。

法輪大法從邪黨迫害之初時洪傳五十多個國家,到被殘酷迫害了十八年之後,法輪大法已經洪傳全球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在邪黨迫害的血雨腥風中,我們無畏的走過了一年又一年。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教的論述是佛法最弱小的一部份〉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