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昔日同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在一九九九年中共迫害大法前,我家曾是農村的一個煉功點。迫害後就散了。我常想找回那時曾來我家煉功的同修。

二零一六年臘月二十左右,有同修來我家交流,我說了自己想找回昔日同修的心願,並說還有十天過年,過完年我就去。同修說,別等過完年,早去一天就能早一天找回同修。我聽著真對,就跟另一個同修A回了農村(因為我倆都是幾年前從農村搬到城裏的)。

我和A不是一個鄉的,我們先去她的老家W鄉,當地同修聽說我們要去,都很高興,晚上我們和鄉里的五、六個同修切磋了三個小時,同修對法都有了新的認識,也知道著急了,回去後組織學法點,都忙著救人了。

第二天我們又回到我的老家Q鄉,我家原來的煉功點有一對同修夫婦,他們說自己心裏有法,我們談了兩、三個小時,他們明白了,決定走回到大法修煉中,男同修說自己看《轉法輪》時師父點悟了他法理。這對夫妻自己主動找到了附近的學法點,積極參與講真相救人。

我和A同修又去了另一對夫妻家,他們在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放棄了修煉,原來的病又都回到了身上,女同修說,他倆每月藥費得兩千元。我們看到他家牆上有毛魔頭的很大的像,交流了一會兒,我就把魔頭象拽下來了,女同修讓她丈夫幫我拽,說燒掉。我把那個像團在一起,有籃球那麼大。我們倆就在他家灶上燒了。

這個女同修的腿常年腫的很粗、很疼,醫生說以後她走路會像鴨子一樣、最後連路都走不了。我們跟她交流,說:「只要修大法,你甚麼都會好起來的。」她就說:「我修,我修。」當時她就把《轉法輪》拿出來,一口氣念了三、四頁,並說:「我是煉定了。」她丈夫說要再等等看,說他二兒子離了五次婚了,現在的媳婦是第六個了,前五個媳婦走之後,他二兒子就不吃不喝不幹活,他非常害怕影響到兒媳婦,怕第六個媳婦再走。他說等想想再決定。他家還有三個香爐是供狐黃白柳的,女同修也給扔了,還夢到家裏被清理了。我和A同修又找到當地的一個比較精進的同修,讓他關注這對夫妻的狀態。不長時間,這家的男主人也走回修煉中了。現在這對夫妻同修都很精進的做三件事。女同修想找點活幹賺錢,男同修不讓她幹,說:「咱都不吃藥了,咱不就有錢花了嗎?」女同修現在每天能拿出半天時間學法,男同修除了跟女同修一起學法之外,連每天放羊時都學法,兩個人也不再看電視了。女同修現在的腿也好了,以前走不了路,現在都能上山背糞往地裏送了。

就這樣,到轉年的四月份,我和A同修共找回了八位昔日同修。後來,A同修要照顧上學的孩子,去不了了。我想,每個人都得走自己的路,我還得繼續做。我就找到另一個同修B,我們去了我老家的一個昔日同修家,那個同修對B說:「你有兩年沒來了。」B同修說:「我是沒做好。」我問那個同修:「你還看書嗎?」他說「看」,還說有時連夜裏十二點的正念都發。我們一聽,真好,就跟他們夫妻倆交流,女同修說:「我不精進啊!」我說:「這回你精進吧。」她笑了。我們走的當天晚上,女同修做夢看到她丈夫飛走了,夢裏她著急了,喊她丈夫回來,讓把她也帶走,夢裏她丈夫真回來了,可是怎麼拽也拽不動她,這時女同修一下子就從夢裏驚醒過來,跟她丈夫說這個夢。我和B同修第二次去她家,他們跟我們說了這個夢。從那天起,這夫妻倆就精進起來了。後來每次我們一去,女同修都趕緊說:「咱們學法吧。」這樣,每次我們去,就是四個人一起學法。男同修並讓我跟B同修常去。

我跟B同修又去了M鄉找昔日同修。我問一個當地同修C:你們這還有同修嗎?她說「有」。我讓C把同修們都找來,C同修很快就找來了四個女同修和兩個男同修。我們在一起交流,有個男同修說:「我沒做好,我因為訴江被綁架關押了五天,我把這個學法點耽誤了,同修們不敢來了,這個點快黃了一年了。」還有的說:「我大腿疼,現在常吃藥。」還有的同修說這個病,那個病。我一聽好像都沒怎麼學法了,但交流中大家都認識到離開法不對了,當天就把學法的日子定下來了。半個月之後,我問C同修最近怎麼樣,C說每天就來一兩個學法的,現在大家都忙農活。我就跟B同修又去C同修家,看到還有幾個同修沒來,我讓C同修去把大家找來,我們又交流了一次,這次,同修們真的從法上認識到了,現在,那個學法點有十一個人,學法狀態很穩定,每週集體學法兩天。

還有一對夫妻同修,男同修已經不修了,說他打死了四、五十隻老鼠,問我們對不對。我們說那是殺生,男同修認識到錯了,現在他們夫妻倆又開始參加集體學法了。

另外一個同修發資料做的很好,但是對發正念認識不夠,他妻子是信基督教的。我和B同修去了之後,他妻子說自己燒過不少大法書,我說:「燒大法書罪業多大呀,你趕快修煉大法吧。」她說她寫過聲明。我說:「那也不行,你得一心修大法。」她同意了。現在她們夫妻倆精進起來了,都參加集體學法了。男同修也認識到了發正念的重要,在地裏幹活時也不耽誤發正念,到六點就在地裏發正念。

還有一對夫妻,是Q鄉最早得法的,曾經帶動當地很多人得法,但迫害開始後,他們就不出來了,也不怎麼學法了,我們去的時候他們正在大棚裏摘黃瓜,我們跟他們談大法的嚴肅,男同修說:「大姐,我們心裏有法。」我們切磋了不到一個小時。他倆都說明白了,女同修說:「大姐,師父還要我們嗎?」我說:「師父要,師父一直在等咱們。」又說:「我都給你們找好了學法點,你們就去吧。」從那之後,他們就去學法點學法。但後來我又聽說,他們又有一段時間不去集體學法了,說是孩子回家來了,就沒去。我找到女同修,指著一座山跟她說:「如果這是個金山,你是要這個金山還是要跟師父回家?」我剛說完,她就說明白了,以後還要去學法點。現在他們夫妻倆修煉狀態也很穩定,一直堅持集體學法。

還有一個同修的姐和姐夫,是信基督教的,身體也不好,腿疼嚴重,這個同修讓我們跟他們談談,讓他們修大法。我和B同修去了他家,還帶去了那位放棄大法以後腿疼、回到大法中之後腿就好了的同修,讓她用自己的例子跟他們講。他們明白了,同修的姐夫自己去了另外一個屋,我們吃飯的時候以為他去廁所了,就沒找他,等吃完飯後,他過來說剛才遇到了危險,突然自己就動不了了、頭昏,後來想起了之前同修跟他說的:現在修大法了就歸師父管了,遇到危難喊師父。他就在心裏說:我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了,我修煉法輪大法了,誰也別想害我。這樣才慢慢醒過來。他說,如果不是想起了自己是李洪志師父的弟子,可能都得沒命。這樣,又有兩個人走入大法修煉中了。

還有一個信基督教的人,是同修的三姐。她有糖尿病,每天都得打胰島素,我們給她講大法的美好,她放棄基督教修大法了。有一天,她又像犯病的症狀,她丈夫嚇壞了,讓她去醫院,她說沒事,躺一會兒就好。她丈夫就上山幹活去了,兩個小時之後,她丈夫不放心回家來看,看到她正在包餃子。她丈夫也見證了大法的神奇。

那段時間,我和A、B兩個同修共找回了三十一名昔日同修,現在狀態都很穩定,三件事做的都很好。但我還是隔一段時間就回去看看,關注著他們的修煉狀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