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大法 師父法身悄然而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八日】我和老伴於一九九八年春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之前,我接受的完全是無神論的灌輸。悟性很差,剛開始看《轉法輪》大法書時,對師父講的法,腦子中充滿了疑問,這法輪功真有這麼神奇?真有這樣的事?世界上還真有神佛?真的,假的?師父講的都是我從來沒有接觸過,也從未聽過想過的事情。我覺得書中講的太玄了!但是隨著修煉逐步深入,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不斷顯現,使我感到震撼;在一個個事實面前,我對師父講的法不得不折服,我的世界觀被徹底顛覆。我慶幸自己能成為一名大法弟子,我感謝師父的救度之恩!下面,從我經歷的無數事例中舉幾個小例子,證實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小小外孫女的故事

我女兒一家已移居海外。二零零七年五月,女兒生小孩我去照顧她。外孫女出生不久,我們發現孩子的脖子是歪的,她的頭總向右邊歪著,用枕頭擋在她的頭頸右邊,試圖阻擋頭向右扭,以便慢慢扳過來。但是無濟於事,不一會兒,頭就離開枕頭還是向右扭著。一家人愁得不行,孩子長得很漂亮,將來長大了,總歪著脖子可怎麼辦?

孩子的奶奶是醫生,來電話說:只能等孩子長大些做手術矯正了。女兒很擔心,孩子小,痛苦不說,將來萬一手術不成功怎麼辦?

我想到了大法,想到人在遇到危難時誠念「法輪大法好」轉危為安的那些無數實例,就對女兒講了我的想法,並說:「要想孩子頭和脖子恢復正常還不受手術之苦,咱們就一起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就會好的。」女兒聽後說:「行,那就試試吧。」於是我們就一起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只要有空就念。

沒過多久孩子的頭頸就恢復了正常。女兒激動地說:「這法輪功太神奇了,只是誠心敬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沒進醫院,沒做任何治療,居然真的就好了!」

外孫女不到一歲就會走路會講話了,她有時感冒發燒了或是有點甚麼小毛病,我就教她,並與她一起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燒就退了,小毛病就好了。

平時,我讓她跟著電腦學唱一些大法弟子創作的小兒歌,如《大法小弟子》等。她很喜歡唱這些兒歌。想起來就唱:「大法小弟子,人小智慧高,立掌發正念,神通透九霄。大法小弟子,心隨蓮花笑,合十捧真心,問聲師父好。」每每唱這些兒歌時,她都會像大人一樣盤著小腿,立著小手掌,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外孫女聰明伶俐,活潑好動,在她三歲左右那年,一天她乘大人不備,跑到另一房間玩耍。突然聽到「咚!」的一聲悶響,大家不約而同的循聲跑向那個房間,一看原來是五斗櫃倒在地上,孩子卻不見了!女兒頓時嚇得臉色煞白,不知如何是好。大家趕忙七手八腳把五斗櫃立起來,只見小外孫女一轂轤從地上爬起來,撲到她媽媽懷中。尚未醒過神來的女兒驚得目瞪口呆。後經詢問,原來是孩子出於好奇,拉開五斗櫃最下面的抽屜,腳蹬抽屜,小手抓住五斗櫃的上沿,想看看櫃子上面有啥東西?由於她是蹬在五斗櫃外側,五斗櫃失衡,就倒了。孩子被裝滿衣物的五斗櫃砸在下面。

那麼稚嫩的身軀,按照常理,砸不死也會受重傷。可是她卻毫髮無損!原來,在五斗櫃的前下方,有個小尿罐,孩子剛好就在五斗櫃搭在小尿罐的空檔下,躲過一劫,連點皮都沒破!大家都心有餘悸的說:「這孩子命真大!怎麼就那麼巧,孩子正好就在五斗櫃和尿罐搭的空隙間哪?一定有神佛保祐!」

女兒摟著孩子說:「這都是托大法的福,多虧她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師父救了她!」大家都感到大法真的是太神奇了。

師父救了老伴

當年因為家中有老人,我老伴每年都會回老家過年。一九九九年新年剛過,老伴和他的堂弟四個人乘坐農村那種農用小四輪挎斗車去給幾十里外的姑媽拜年。當時,我老伴坐在挎鬥的最前面,背靠著擋板,面向後方。四個人有說有笑,一直向前猛跑的四輪車不知怎的突然一個急剎車,毫無防備的老伴一個後滾翻就從車上甩了出去!

正是寒冬,地上凍得邦邦硬。老伴當時就頭朝下戳了下去!當時他四腳朝天,動彈不得。這可把他幾個弟弟給嚇壞了!老伴想坐起來,但是動彈不得。他讓弟弟們把他扶起來,弟弟們把他扶著坐起來。這時,他感到從頭向下面的頸,肩,腰部像有無數根鋼針唰唰地往身上刺!當時就意識到是師父把他摔斷的神經接上了,心中充滿了對師父的感恩!他伸伸胳臂,能動!但是自己還是站不起來,他讓弟弟們把他拽起來,弟弟們連拉帶拽的把他扶著站起來了。弟弟們看他摔的那麼重,就要拉他去醫院,他說:「不用去醫院,我是煉功人,我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

他抬抬腿,腿抬起來了。弟弟們說:摔的那麼重,哪能沒事?咱去醫院檢查一下吧,有問題就抓緊治,沒事咱也放心了。老伴堅定地說:「肯定沒事,你們放心吧。」說著,自己徑直先上車了。幾個弟弟看他能自己上車,也就都跟著上了車,繼續開車趕路。

說是沒事,可回到家渾身疼痛,一呼吸都牽扯的渾身包括內臟都疼。第二天,疼的更厲害了,渾身像散了架子一樣,沒有不疼的地方,動彈不得。這時村裏有同修來找他,說:「你給看看我們的煉功動作準確不?」老伴意識到這是師父的點化,該去煉功了。他立即趕到煉功點,和大家一起煉功。雖然胳臂伸不直,腰彎不下,但是他想到師父講的「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的法,咬牙堅持和大家一起把動功煉完。

煉完功感到渾身輕鬆了很多,他就堅持每天煉功。沒幾天,渾身的疼痛消失了。一切恢復正常!那年他已是六十多歲的人了,那真是來取命的,若不是師父保護,若是常人,摔不死也會摔的腰斷骨折,也可能頭骨碎裂摔成植物人或癱瘓或重度殘疾。在師父保護下,他卻沒過幾天就恢復正常!村民們都見證了大法的神奇、超常。都說:「這法輪功太厲害了!可不是一般的功法。」人們紛紛加入到煉功的行列。他們那個小村莊共有百十戶人家,最多時就有四、五十人修煉法輪功。

我的親身經歷

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六日晚飯後,我突然感到一陣頭暈,只覺得天旋地轉站不穩。我趕緊手扶桌子,緊接著就噴洒似的嘔吐起來。老伴試圖扶我坐下,我根本就動彈不了,就是吐,吐了一輪又一輪,把肚子裏的東西都吐出來了,還在乾嘔。只覺得腦袋裏的血管嘣嘣嘣直跳。

事情來得突然又這麼猛烈,老伴心裏也不穩了。他試探性的問我:「要不要告訴兒子?叫兒子過來看看?」我斬釘截鐵的說:「不用!不會有事,告訴他幹甚麼?」

兒子外派到某國工作,我們隨往,幫他們帶孩子。租的房子較大,兒子的房間在東邊,我倆的房間在西邊,我這邊這麼折騰,他那邊沒聽到。

我堅信:「我是修煉人,師父就在我身邊,我有師父保護,甚麼事也不會發生!」我不停的求師父:「師父救我!師父救我!師父……」過了一陣兒,嘔吐停止了,老伴把我扶上床。我馬上盤腿打坐發正念,清除迫害我的一切黑手爛鬼,共產邪靈及另外空間的邪惡生命和因素。我即使有漏,我會在大法中歸正,絕不允許你舊勢力鑽空子迫害我!我有師父管,你舊勢力根本不配插手我的事情,我根本就不承認你!

老伴收拾了我吐到地上的髒東西,在我狀態平穩後替我測了一下血壓:高壓二百五十多,低壓一百一十多!這是他後來告訴我的。我都不記得。若不是修煉了大法,若沒有師父保護,即使能闖過來,後果也是可想而知的。

老伴的一個同學患高血壓,平時藥不離身。去年三月的一天感覺不大舒服,趕緊到醫院掛急診,看病的過程中開始嘔吐,醫生趕緊搶救,最終還是落了個半身不遂,癱在床上,說不出話,只能發出「啊,啊」的聲音,見人就哭,生活不能自理,吃喝拉撒都由他人照顧。老伴深有感觸地說:「這大法就是神奇,就是超常,你那次血壓那麼高,嘔吐那麼厲害,竟安然無恙。若不是修煉大法,若沒有師父保護,那後果真是不堪設想!我那位同學,還正在醫院裏看著病,一開始嘔吐,那麼多大夫立即忙著搶救都沒有搶救過來。」

是啊,大法就是這麼超常!就是這麼神奇!只有修煉大法的人才能真切的感受和體會到。正如師父講的:「而他博大精深的內涵只有修煉的人在不同的真修層次中才能體悟和展現出來,才能真正看到法是甚麼。」[2]作為大法弟子,每當遇到魔難時,只要念正,真正信師信法,就沒有過不去的關,沒有過不去的難。師父說:「作為弟子,當魔難來時,真能達到坦然不動或能把心放到符合不同層次對你的不同要求,就足以過關了。」[3]經歷這次事情,我對師父的法有了更深的體悟。

上面所述僅僅是我修煉大法後發生在我家的無數神奇事例中的幾例。法輪大法是真正的科學,是濟世度人的佛家高德大法。相信每一位大法弟子都親歷過不同的神跡。希望世人不要再被中共謊言矇蔽,接受大法弟子講給你的真相,認同大法,在末劫最後時刻得到大法的救度,讓個人和家庭有個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博大〉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