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南新學員:越讀《轉法輪》就越感到震撼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我是一家韓國公司在越南的首席代表,在二零一七年一月一日開始修煉大法,見證了大法創造的奇蹟。

我一九七零年出生於越南胡志明市,我的家人是佛教徒,我還是小孩的時候,母親曾經帶我去佛教寺院,一座著名寺廟的住持要求我母親允許我留在他的寺廟做他的弟子,說我有很好的修煉根基,但我的母親沒有同意。那時佛塔非常純淨和祥和。我相信神、佛以及因果。所以我總是保持善良和愛心,並且做慈善工作。

隨著時間的推移,社會變了,正如師父所說的:「人類的道德水準在大滑坡,世風日下,唯利是圖,為了個人那點利益去傷害別人,你爭我奪,不擇手段這樣幹。」[1]我也同樣隨著社會潮流下滑,變的越來越糟糕。儘管整個社會都在下滑,我堅信神和因果律。但是我沒有像過去那樣經常去寺廟,因為我發現它們不再是純淨的場所,既得利益的競爭也存在,有時甚至比世俗社會更嚴重。

我所能做的就是購買精神領域的書籍,希望找到能夠提升我精神生活的東西,但沒有一個真正符合我的期望。

一、得法的震撼

也許佛看到了我的心,所以在二零一六年底的一天,我正在網上讀新聞,我看到一篇文章「《轉法輪》──天書」時,那一刻,我很驚訝為甚麼這本書被說成是天書。我沒費力就找到「falundafa.org」網站,立即閱讀了《轉法輪》。

我越讀越感興趣。我決定打印出來,以便隨時閱讀。我花了整整一個下午的時間,在A4紙上打印《轉法輪》一書,然後把它帶到一家書店做成一本正規、像樣的書。

之後,我不停地看《轉法輪》。我讀得越多,就越感到震撼,並理解了之前探索過的許多問題,但在其它書中找不到答案。

讀完《轉法輪》這本書後,我立即知道這是一本像佛經一樣的寶貴書籍(那是我當時所悟到的)。因此,當我第二次閱讀這本書時,我穿著正式的衣服,並且在閱讀時坐得筆直以表達敬重。有一段時間我讀了這本書,師父讓我感覺到法輪旋轉,從我的後背轉到手臂,然後到我的頭頂,最後停在我的天目位置向內旋轉著鑽,這讓我更加相信師信法。

通讀《轉法輪》幾次後,我去互聯網觀看師父教功錄像並跟著煉。我立即意識到,幾年前我曾經看到一群人在我的瑜珈俱樂部附近的公園煉這個功法。那時候我只認為是運動或氣功,我不知道這是修煉,因為我已經在練瑜珈了,所以我沒有太在意。如果那些人中的一個向我介紹了《轉法輪》這本書,那麼我可能當時就得法了。後來我想,也許我的緣份當時還沒到。

得法前我練了八年瑜珈,並練習了其它氣功。因此,看到法輪功簡單而自然的動作而不調整呼吸時,我曾懷疑它是否真的有效。有一天下午,我落枕了(我常有這個麻煩,每次二、三天後才好)。我認為我應該煉功,看看是否會有效。然後我煉了一到四套功法,疼痛立即消失了。這大大加強了我的信心。

在學法時,我知道我必須遵從不二法門的要求,但我仍然不知道是否可以同時練習瑜珈和修煉法輪功。我去了互聯網向同修提問,一位同修說,瑜珈也可以被認為是氣功修習,所以也許不應該同時練習瑜珈。我立即決定只修法輪功。

二、學法煉功,法中受益

在我踏上真正修煉的旅程之後,師父為我去除了不好的物質,以便我能夠修煉。以前,我在社會的大染缸裏受到污染,我像其他男人一樣,沉迷於看色情錄像和照片,為了招待顧客,我經常去按摩店等。當時,我認為這是正常的,甚至為此感到驕傲。得法後,我不再想要做這些壞事了。我很驚訝我很容易放棄他們。以前,我知道那些不好,想放棄,但我一直沒有能力。這讓我更加感受到大法真是超常。

在頭幾個月裏,我只是在家學法煉功,因為我不知道我家附近有沒有學法小組或煉功點。或許,為了讓我的修煉更快一些,師父安排了一位我不相識的青年老大法弟子通過電話與我聯繫,與我交流和分享修煉經驗,這位大法弟子介紹了一個就在我家附近的集體學法小組和煉功點。這位同修親自帶我去學法小組。

從那時起,我成為大法弟子整體的一部份,日復一日的提高。我非常感謝師父慈悲他的每一個弟子,並感謝同修們無私地幫助新人。

後來參加集體煉功和學法小組以及講真相項目,我通常會提醒自己記住師父說的:「你想做一件好事,那保證就有不好的事情等著你,你要衝破了這個困難才能辦成那件好事」[2]。

我每天都讀《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我反覆閱讀。每當我再次閱讀他們時,對我來說都像是新的。我學法越多,越看到法的偉大。我越理解為甚麼在所有講法中,師父總是要求弟子不管多忙都要抽出時間學法。

通過不斷的學法,逐漸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我知道甚麼是好的,甚麼是壞的。我也變的更加愉快和寬容。我知道修煉是甚麼,向內找是甚麼,如何逐漸去執著。

當衝突出現時,我以前通常爭辯誰是對的,誰是錯的,但後來我總是記得一首師父的詩:「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3]。因此我多次避免了陷入無止境的對錯爭論。我已經知道要向內找,找到自己的執著並去掉它。每次只要我能這樣做,情況立即改變,衝突立即就解決了。

後來,同修們分享了他們背誦法的益處。然而最初我有點擔心,如果我每天沒有讀法,但只能記住一頁,那麼也許我無法提高。但在閱讀了下面的經文後:「你在背書的時候不會影響你通讀,也不會影響你因為不能通讀而造成不能提高。因為你在背書的時候,每個字背後都有無窮無盡的佛、道、神,每個字都能讓你明白不同層次的理。」[4]

從那以後,我專注於認真背誦法。起初這有些困難,但我認為師父逐漸打開了我的智慧,所以我的記憶速度提高了很多。背法之後,當我再次讀到《洪吟》時,我能很快記住師父的越南語和中國越南語版本的詩歌。我對此感到非常驚訝。

參加集體煉功後,我總是在清晨四點十五分起床,並於四點四十五分到達公園與其他同修匯合。我明白這不僅僅是煉功,也是為了證實法,幫助公園周圍的人看到大法的美好,避免他們錯誤地認為法輪功在越南也被禁止。我們的煉功點最初遇到了一些干擾,但我們非常和平地處理了,因此它不再發生。

很多人看到了關於大法的真相,所以漸漸有很多人來加入我們。目前,我們的煉功點已經擁有大約三十至四十人,其中大多數是主流人士,如曾經在公共安全部門任職的高官,還有退役軍官等。

我堅持煉功。無論我去哪裏參加講真相活動或出差,我都會確保學法和煉功。當我需要提早起床時,我會在凌晨三點起床,以確保我可以完成所有五套功法。

三、發正念

這是師父要求弟子做的三件事之一。雖然發正念時我甚麼都看不到,但師父要的肯定是重要的。以前晚上十一點最後一次發正念時,我可能會睡過頭錯過。一位同修建議我在晚上九點或十點發正念,但在閱讀了師父的講法:「大家知道,中國大陸大法弟子遭受的迫害夠嚴重的,所以每個學員都必須真正的清醒的認識自己的責任,真正的能夠在發正念的時候,靜下心來,真正的起到正念的作用,所以這是極其關鍵的事情,極其重要的事情。那麼如果每個學員都能做到這一點的時候,我告訴大家,同時發正念,那五分鐘邪惡就在三界之內永遠不再存在了。就這麼重要。」[5]我決定在全球同步的四個固定時間認真發正念。我決定在一天內最後一次發正念前不睡覺。

在等待最後一次發正念的時候,我會利用時間來背法。這解決了很多問題:確保與全球弟子協調發正念消除邪惡,同時消除對安逸的留戀,以及擔心睡眠不足會影響我的健康,增加時間背法。在我能做到這一點之後,我看到我的健康狀況依然良好,我的智慧一天一天地在增加。

四、講真相

得法後,每當有機會時,我總能找到辦法來講清真相,並將法介紹給我所遇見的人。我總是告訴他們大法的美好,大法帶來的好處以及迫害的原因。許多人更清楚地了解大法,他們不再被謊言欺騙。一些有緣的人開始學法,成為大法弟子。

我總是想方設法讓人很容易理解大法,有時我會直接和他們交談,有時我會給他們一朵蓮花,然後再和他們談話,有時我會給主流人士大紀元報紙,當機會成熟時,我會跟他們談有關大法的事情。

另外,我還和其他同修一起參加了一些講真相項目。我知道所有的項目都是為了救度眾生,講清真相,揭露邪黨的欺騙性和有毒的宣傳。參加一個項目時,無論分配給我甚麼樣的工作,我都會全心全意地做,因為我知道世界上所有的大法弟子都盡力在正法的最後階段救度盡可能多的人。

我在新年假期去香港證實法。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晚上抵達香港時,我的肚子痛得厲害,但我仍然平靜,發正念,背法消除它。十二月三十一日早上,我仍然很痛苦,但我堅持和另一同修一起吃早餐。之後,我們去送報。第二天早上,肚子仍然有點痛,但我不管它,與香港和來自其它國家的同修一起遊行。我被派去與另外四個同修舉一個很大的橫幅。我們不得不用一塊皮革牢牢地撐住旗桿,因為風勢很強,因此橫幅變的非常重。當時,我的腦海裏浮現出一個念頭,那就是這塊皮革可能會導致瘀傷或刮傷,因為這段行程很長。我們的遊行非常壯觀。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遊客看到了大法的美好,了解了真相。在遊行中,許多來自中國大陸的中國人拍了我舉起的橫幅照片,但我不明白中文橫幅的內容。我問了一位來自新加坡的弟子,他和我一起舉橫幅,他說是關於在中國迫害大法弟子的。聽到這些消息後,我為能幫助中國人更清楚地了解迫害做出了一些小小的貢獻而深感感動和自豪。遊行之後,我的胃痛也消失了,取下這塊皮革後,一切仍然正常,根本沒有劃痕。我知道師父給了我力量,幫助我通過了一次考驗,一場苦難,在其它空間從我身上除去了許多不好的物質。

在我修煉的短暫時間裏,我也經歷了其它考驗,見證了大法創造的奇蹟,在這篇文章中我無法一一描述。有時候我幾乎絆倒了,有時候我對自己不嚴格,在日常生活中迷失了,但是由於不斷學法,我可以糾正自己,並再次變的精進。現在我逐漸養成了一種習慣,即當一個壞的想法出現在我的腦海裏時,我會馬上消除它。我希望這篇文章能夠在某些方面幫助新學員。

最後,我要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在正法的最後階段救度我。以宇宙的特性衡量自己,我知道師父真的把我從地獄裏撈了出來。

這些只是我現階段的一些理解,不可避免有侷限、有缺點,不符合法的地方,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一》〈新加坡佛學會成立典禮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4] 李洪志師父著作:《歐洲法會講法》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美國佛羅里達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