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摺的風波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日】我是一個新學員,真正走入大法是在退休以後,所以心性考驗主要在家庭之內。現將最近過心性關的過程和大家交流。

我家有姊妹倆,妹妹在省城,我在地級市。去年臘月,媽媽因為高血壓引起腎功能問題要住院,之前她曾多次住過院,醫生說是慢性病,年齡又大了,只能緩解。這次主要是因為全身浮腫,住院是由妹妹過年放假前回老家把媽送進醫院的。到初四,妹妹回了省城,我回來接班。因為爸媽原來是準備跟妹妹一起在省城住的,爸媽已經給了妹妹幾十萬元在省城又買了新房子。但是媽媽覺得不方便,不自由,又回到老家。這樣住了二十天院後出院了。

出院當天,我下午到老家學法小組學法回來(因為為了照顧爸媽我每星期到老家學法),大吃一驚,地上堆的亂七八糟,爸媽精神緊張的說:「我的存摺找了半天沒找到,把我嚇死了,打電話給你妹妹打了幾次才打通,她說她拿走了。我的身份證也不知道她放哪了。」我馬上幫忙找,最後找到了。媽媽緩過勁來又說:「哎喲,幾十萬的存摺放我這也是不安全。」我當時沒說話,心裏很平靜。

回家一個星期,我也沒在意存摺的事,師父說:「可是往往矛盾來的時候,不刺激到人的心靈,不算數,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到下週學法時間,爸爸流著淚對我說:「住了二十天的院沒用,還是腫,我們想到你那去住院。」當時我嘴上說:「行!」心裏卻不平衡:本來說好了,爸媽由妹妹照顧,況且爸媽幫妹妹、妹夫調工作,幫她帶孩子,給錢買房子,而我,爸媽甚麼也沒幫,我還下崗了,現在我家裏也有很多困難,再有省城的醫院比地級市的醫院強的多。他們到我那裏實際就是怕妹妹受累,我越想越生氣,後背疼的不行,心裏堵的慌。到小組學法跟同修交流,同修:「這是讓你修的。」我覺得也是,但沒仔細想。

回家後,煉功學法都受到干擾,此時有關存摺的事不停的往大腦裏反映,我竭力克制,也在向內找,找到了:利益心、怨恨心、爭鬥心、妒嫉心、情、看不起別人的心等。慢慢煉靜功平靜了。

可是,第二天早上煉功時,又出現了,我又克制,發正念,當天晚上發了一個小時的正念,全身發熱,心裏平靜了。心想,這下好了。我很高興。可是,第三天早上又翻出來了,我知道又增加了歡喜心。

當天和當地同修切磋,同修靜靜的聽我說完,把師父的法拿給我看,師父說:「我們修煉人講隨其自然,是你的東西不丟,不是你的東西你也爭不來。」[1]「難就難在你明明白白的在常人利益當中吃虧,在切身利益面前,你動不動心;」[1]我恍然大悟。回到家,我把相關的法都背了下來,加大力度發正念。

又到了小組學法時間,我坐在開往老家的火車上,心想,這次一定要守住心性,修好口。可是到了爸媽家,說著說著,就說起妹妹的不是,還一邊說一邊哭,說完又後悔。晚上回到家,丈夫(看過大法書,還未修煉法輪功)說:「就是錢嘛,還是修煉人?!」是啊,我是修煉人,她是常人,我不能和她一樣,我是學大法的。這時師父的法打入腦中:「所以我們講隨其自然,有的時候你看那東西是你的,人家還告訴你,說這東西是你的,其實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認為是你的了,到最後它不是你的,從中看你對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執著心,就得用這辦法給你去這利益之心,就是這個問題。」[1]師父還說:「佛為度你們曾經在常人中要飯,我今天又開大門傳大法度你們,我沒有因為遭了無數的罪而覺的苦,而你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你能把心裏放不下的東西帶進天國嗎?」[2]我想著想著,悔恨的淚唰唰的往下流,心馬上平靜了,後背也不疼了。

謝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