嚴厲與魔性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很多時候對不修煉的人,我們起碼基本上能做到表面上不跟人家爭鬥。但對於同修中出現一些問題,特別是出現病業關的時候,因為著急或者執著自我的因素起作用,而經常把魔性當作嚴厲。

一位同修當看到對方處在病業或者家庭魔難的時候,經常說:「你這樣下去太危險了。」她的心是好意,想讓同修嚴肅的對待修煉和去人心。可是這樣表達同樣是不修口的表現。很多話我們是不能輕易說的,因為我們是有能量的,輕易給對方下定義,會加大對方過關的難度的。更何況當一個人在難中的時候,往往正念不會很強。當他本身有很多很重人心的時候,其他同修想用這種「激將法」的方式把他的正念「壓」出來,可是往往效果適得其反。當事人會覺的大家都在指責他、埋怨他,使他的心理壓力很大,正念更不容易起來。更何況,說這類話的本身是自我的因素非常強的表現,要強加於人。

在很多人眼裏,別人就得按照自己認為的甚麼樣甚麼樣的模式修煉,如果超出了他認可的這種模式,他就會覺的對方不在法上、做的不對。說嚴重一點,他覺的他的認識就是法的全部,別人就得按照他所認識、所認可的方式做。這是一種很普遍的思維方式,特別存在於一些協調人或者表面精進的學員之間。即便是表面上不多說甚麼,在內心卻是這樣的想法。

很多時候我們評論誰的修煉路走的怎麼樣,在話語中無意之間就能暴露出我們認識的侷限。比如:窮得一無所有的人,看到開公司的同修很忙,就說,你看他開的公司,把德全換成錢了,就回不去家了。富有的同修看到窮困潦倒的同修,就說:你看他窮的不成樣子。給大法抹多大黑!沒結婚的說結婚的,結婚就是陷入情慾中,自找魔難;結婚的說沒結婚的沒有責任感,家裏親戚的想法不考慮,毀眾生。等等諸如此類。言外之意,同修就不該開公司或者窮;或者不該結婚,不該不結婚。

我個人覺的,其實還是沒有跳出個人修煉的框框。大法今朝開在人中,面對的是所有的人,所有的階層,只要是正常職業、正常的表現,我們去做這本身是沒啥錯的。我們在其中能否修出來,能否去真正起到證實法、救度眾生的作用,那就是我們個人的修為問題。而不是法不允許這樣做。這是兩個完全不同的概念。

當同修遇到魔難的時候,我們說話可以嚴厲一點,這沒啥問題,如果我們用帶著指責、埋怨等人心,甚至對對方發魔性,那就是我們修的不夠的體現。帶著魔性說甚麼,那只能讓事情弄的更糟。

修煉就是修自己,即便是看望處在各種魔難中的同修,也是修自己的過程,都能體現出我們能否真正的為同修負責。更何況在難中的同修都想找一個知心的人,一起相依相扶的走過魔難。如果我們遇到此種情況的時候,慈悲一點,理智一點,正念強一點,說話中正面的東西多一點,例如用帶著希望的語言引導同修悟到法理,會起到良好的作用的。最起碼我們利用這個機會修自己,而不是宣揚自己、放縱魔性。

總而言之,在遇到事情的時候,我們一定要把嚴厲和魔性區分開來,理性的做好,珍惜機緣。

個人體會,僅供參考。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