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赤峰市副市長於文濤遭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內蒙古報導)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中共官方消息稱,內蒙古赤峰市前副市長於文濤涉嫌嚴重「違紀違法」,目前正在接受審查和監察調查。

於文濤一九六一年出生,為內蒙古赤峰人,其仕途也一直在赤峰。一九九九年四月到二零零二年一月任赤峰市敖漢旗旗委書記;二零零二年一月到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任赤峰市喀喇沁旗旗委副書記兼喀喇沁旗旗長;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到二零零五年四月任喀喇沁旗旗委書記;二零零五年四月至二零一二年,任赤峰市財政局局長兼局黨組書記;二零一二年三月至二零一七年任赤峰市副市長。

於文濤在敖漢旗任職期間,敖漢旗十多人被非法勞教,多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有眾多法輪功學員被送入洗腦班迫害。

敖漢旗法輪功學員吉曉東一九九九年十月被非法勞教,二零零一年從圖牧吉勞教所釋放回來一個多月後,又被綁架到看守所。後被判刑五年,非法關押在赤峰第四監獄,受盡折磨,原本完整幸福的家庭被拆散。

吉曉東,男,當年34歲,赤峰市敖漢旗地稅局公務員,是全局上下所有職工公認的好人,業務好,人品好,是局裏的重點培養對像。他的業務可以說是全局最好的,多次在全赤峰市業務考試中名列前茅,被評為市級稽查能手。

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五日,敖漢旗法輪功學員孫國榮、姜智利夫婦二人因為收留被宮傳興和其他惡人迫害得無家可歸的吉曉東,各被判刑三年,孫國榮在赤峰第四監獄,姜智利在呼市女子監獄同時遭受迫害,家中只剩下11歲和13歲的兩個孩子,無人照顧孤苦伶仃。

內蒙古赤峰市敖漢旗法輪功學員李素亞被非法勞教三年,在勞教所的酷刑迫害下,李素亞依然不放棄信仰。當時於文濤任敖漢旗一把手的職務,是旗委書記。在他的迫害導向下,敖漢旗公安局、610,勾結赤峰610,把李素亞強行送到赤峰市安定醫院(精神病院),李素亞被精神病院強行注射破壞神經藥物致使其精神失常。年輕善良的李素亞,在惡警的摧殘中,精神失常了。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由於篇幅所限,僅舉幾例,這些案例也只是無數慘案中的冰山一角。

於文濤於二零零二年一月到二零零三年十二月,調入赤峰市喀喇沁旗任旗委副書記兼喀喇沁旗旗長;二零零三年十二月到二零零五年四月任喀喇沁旗旗委書記。
到了赤峰市喀喇沁旗,於文濤依然是當地的一把手,在喀喇沁旗迫害是不斷加重,冤假錯案時有發生。死心塌地參與迫害的於文濤,備受江氏集團的獎賞,隨後被調入赤峰市任財政局局長,二零一二年升任赤峰市副市長。

從於文濤的簡歷中不難看出,於文濤的政治仕途表象是令人羨慕的,大約在三十八歲時,在赤峰敖漢旗任旗委書記,之後是一路飆升,可謂前途不可估量。

於文濤的事業有所成就時,正值中共邪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邪黨的謊言欺騙成長起來的於文濤,在利益權利的誘惑面前,毫無選擇的與邪惡為伍,盡全力迫害法輪功學員。

由於中共邪黨的極力封鎖,在對法輪功學員長達十九年的血腥迫害中,有眾多積極參與迫害,並且推動迫害不斷升級的地方官員的罪惡,未能及時曝光。赤峰市前副市長於文濤就是典型的一例。於文濤犯下的滔天大罪,由於封鎖掩蓋基本沒有公布於眾。於文濤在職期間,有多個完整的家庭被迫害的支離破碎,幼小的孩兒失去父母,年輕有為的後備幹部被開除,被投入監牢的被殺、致殘、被折磨成精神病等等,對秉持著真善忍原則而能夠重德行善的眾多善良人,於文濤犯下了如此大罪,他本人一定要加倍償還。

天理昭彰,善惡有報!任何冤假錯案,都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於文濤遭惡報,正是驗證了:欠債必還的理。還債的時間,有早有晚。拖欠越久,利息越大。連本帶息,分毫不差。

善惡有報是宇宙運行的法則,那些積極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大小官員,即使暫時逃脫法律之網,也逃不出天理之網,惡報時刻會以各種方式降臨到其頭上。奉勸那些公檢法司官員,看清形勢,明辨善惡,立即停止迫害,為自己選擇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