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濰北監獄惡警迫害法輪功學員遭惡報事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五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濰北監獄,位於山東省濰坊市寒亭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監獄對不放棄法輪功修煉的幹警、職工及家屬進行了殘酷鎮壓,先後有十幾家被多次非法抄家,四人被非法勞教,二人被非法判刑,一人被迫辭去工作。對獄內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迫害更是無所不用其極,明慧網對此也是多次報導,在此不再贅述。

濰北監獄迫害死法輪功學員的直接元凶,幾乎都得到了應有的報應,應了那句古話:善惡有報終有時,只爭來早與來遲。下面僅舉幾例:

1、陳健,時任濰北監獄長,所有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他是第一責任人,一九九九年迫害以來,他緊跟江氏集團,指使監獄各部門對獄內外法輪功學員實施殘酷迫害。曾因迫害得力,受到時任省委書記張高麗的接見。多行不義殃及家人,二零零五年,其妻患癌,差點危及生命,他仍然不思悔改,後調入濰坊監獄任監獄長,又因連續發生重大責任事故被免職,不久他也罹患抑鬱症,身心痛苦。

2、楊友林,時任濰北監獄政委,從一九九九年開始主管迫害法輪功。他為了撈取快速向上爬的政治資本,採用了種種卑劣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對修煉法輪功的幹警、職工及其家屬,楊某指揮惡人非法拘禁十餘人次,非法抄家二十多人次,罰款多達十幾萬。對被非法判刑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其採用了包夾、洗腦等手段施行迫害。二零零一年,他還從濟南、王村勞教所找邪悟人員到濰北監獄洗腦。一人作惡殃及家人,二零零三年夏天,他剛參加完高考的兒子在夜總會參與流氓鬥毆時,被人亂刀捅死,其妻子也因此精神失常。

3、王喜運,時任濰北監獄一監區教導員,此人原是監獄學校教師,因行為不端被調到監區,後又被升為教導員。他心狠手辣,甚至滅絕人性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原萊州市電視台記者李光堅持法輪大法的信仰,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在濰北監獄被惡警徐海明、王喜運等活活折磨死。對李光的迫害,王喜運以及當時的教育科長徐海明表現的完全沒有人性,慘絕人倫,包括用手銬反銬雙手、用兩根五萬伏電棍一起對李光的頭、脊梁、大腿、生殖器電擊,直至其昏死過去,把李光吊在床上,手腳捆在一起,只穿著內褲挨凍,不讓李光睡覺,發現李一睡覺,便往李光身上潑冰水,用手掐他的睪丸,指使打手們用毛巾把李光的胳膊包起來往裏倒開水,往脖子裏倒開水,最殘忍的是惡人們用鋁線捆住李光的陰莖不讓他小便。二零零四年十二月三日,李光就這樣被活活折磨死。參與施暴的直接責任人王喜運及徐海明非但未受到任何懲處,反而被評為先進人物,殊不知這先進卻是先進了地獄的黑名單。

二零零九年七月,濰北監獄組織全監獄教導員到青島旅遊,王喜運和另一名教導員王軍私自到海濱浴場游泳,被颱風捲入海中淹死,後經過長時間的打撈才於幾天後在深海打撈到其屍體,已經被魚啃食的面目全非。

4、王軍,時任濰北監獄六監區教導員,自二零零五年調入六監區任教導員以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極其邪惡,法輪功學員初立文曾被其迫害得生不如死。二零零九年七月,王軍和惡警王喜運一起在海濱浴場被淹死,同樣死狀淒慘。

5、劉傳東,時任濰北監獄五監區教育股長,該人既偽善又凶殘。二零零二年七月初,劉傳東在擔任教育股長期間,以訓隊列為名,曝曬法輪功學員一個多星期,劉傳東親自監督。二零零四年七月,劉傳東伙同其他幾名惡警連續電擊一名拒絕奴役勞動的法輪功學員四個多小時,劉傳東還惡狠狠地說:「我們已經準備好幾天了,早就知道你要走這一步。」山東萊州市電視台記者、主持人、法輪功學員李光因不放棄修煉,劉傳東從心裏恨他,經常將李光叫出去電擊摧殘,……可以說,李光被迫害致死與劉傳東有直接關係。李光被迫害致死後,劉傳東被調離原崗位,在五監區分管生活。而僅僅半年,施惡者劉傳東自己就撞死在存放李光遺體的濰北醫院門口。

二零零五年五月二十二日傍晚,下著小雨,劉傳東從家裏騎摩托車到監獄值班,當他行至濰北監獄醫院門口時,空中突然亮起一個閃電,與此同時,騎著摩托車、沒戴頭盔的劉傳東一頭撞在了監獄私設的路障上,當即不省人事。當抬到醫院時,發現劉某的一半臉撞爛了,鼻子找不著了,腦漿都撞出來了,其狀慘不忍睹。當轉到濰坊人民醫院時,只有心跳,沒有呼吸,五天後,於五月二十七日死亡。

6、徐海明,時任濰北監獄教育科長,主管轉化,所有對獄內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的直接幕後元凶。此人陰險狡詐,在常人中口碑也極差,性格扭曲,可能這股邪勁才正好能和操縱迫害的因素相合,犯下了種種罄竹難書的罪惡迫害。他將省局六一零、政法委口頭傳達的迫害政策傳達到各監區,系統性的對堅持修煉的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並直接上陣迫害死法輪功學員李光,種種罪惡,難以盡述。因迫害得力,該在擔任教育科長期間連年被評為所謂「教育能手」,受到監獄及省局多次表彰並被升為副調研員。二零一八年三月,退休剛滿一年的徐被診斷患了骨癌,於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喪命,在地獄中繼續償還其罪業。

7、徐鳳祥,時任濰北監獄的政治處副主任,後到老幹科任副科長。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積極參與監視、抓捕法輪功學員的行徑,先後伙同其他惡警多次到法輪功學員家中抄家。二零零四年徐鳳祥患肝癌死亡。

8、陳安林,時任女監大隊大隊長,一九九九年七月後,積極參與對本大隊幾名修煉法輪功的女警察迫害。他惡毒攻擊、詆毀大法、「轉化」法輪功學員,限制法輪功學員的人身自由。二零零零年,陳安林因受賄被刑事拘留,二零零一年死於直腸癌。

9、方漢良,時任濰北監獄二監區的管教股長,賣力參與迫害大法與法輪功學員。該人曾公開詆毀、侮辱大法,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關禁閉,並積極組織材料實施迫害。二零零一年七月,方漢良與朋友午飯後,到濰北監獄自建的游泳池中游泳,他一頭紮進水中,就再也沒有浮上來。將其抬到醫院後,心臟還跳,但呼吸停止了,掙扎五天左右死亡。方漢良死時年僅三十多歲,其幼子剛會叫爸爸。這是一個悲劇。

10、荊壽亭,時任職濰北監獄教育科,被集中在總場的法輪功學員在他一手親管,當時在總場監獄的一個二樓上整天拉著窗簾,外人看不見,但殘酷折磨法輪功學員的罪惡卻時時在此上演,經常傳出法輪功學員的慘叫聲,在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轉至省監獄前後,荊壽亭得肺癌死亡。

因迫害法輪功遭報應的事例還有很多很多,揭露出來的罪惡也只是其冰山一角,整理出來這些,唯一的目的就是期盼世人快快覺醒,去除頭腦中對法輪功的惡念,早日明白真相,退出邪黨,給自己一個美好的未來。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