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0」的末日瘋狂與驚心惡報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八日】惡名昭著的中共「610辦公室」,是江澤民1999年6月10日成立的專職迫害法輪功的機構,從中央一直常設到全國最基層,類似「中央文革小組」,靠中共江澤民集團撐腰和無限量撥款,非法的運作至今十九年,一直操控中國的公、檢、法、司實施犯罪,對中國幾千萬信奉「真、善、忍」的好人進行綁架、抄家、恐嚇、監聽、勒索、關洗腦班、勞教、判刑、酷刑折磨,甚至強姦、活摘器官,無惡不作。據明慧網資料,至少4213法輪功學員被虐殺(由於消息封閉,只是實際數字的冰山一角),遭中共迫害和牽連者無計其數。

江澤民發動的對法輪功的迫害,慘烈程度遠遠超出常人想像:

◎丟失一個手機,招來十四年冤獄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一日報導,二零一七年在新疆打工的遼寧省葫蘆島市宋志剛,無意間丟失一個手機,被人拾到後,送到公安局,因手機中有與法輪功有關的內容,立即被新疆阿克陶縣公安局綁架,二零一八年一月宋志剛被非法批捕,之後被阿克陶縣檢察院非法起訴,四月被新疆阿克陶法院判十四年大刑。

◎山東淄博市黃福堂自述遭毒打折磨經過

「我現年六十五歲,濟西機務段退休職工。二零一六年三月二十二日,淄博市張店區張莊派出所警察牛勇帶領七、八人闖入我家抄家,搶走五千三百多元現金。警察們把我拖至監控照不到的樓洞,一個警察用手緊攥我的睪丸,致使我當場昏迷,醒來後發現睪丸血腫,小腸下垂(有醫院體檢證明)。濟西機務段辦事處剋扣我的退休金三千多元,兩處共計八千多元。十二月二十六日我被綁架到山東省十一監區,剛到就被以史光興為首的一群人扒光衣服,飽受欺凌……徐超甚至強制我喝下兌有拔絲的水……二十六組包組警察陳建明和張少青、夏立春、馬登洲等把我綁在鐵椅子上,長達48小時之久,在我呼救的時候,馬登洲用拖把堵我的嘴,造成我呼吸困難、全身瘀腫,至今手關節不能伸直,脖子處現在還有傷痕。」(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四日)

◎高牆內傳來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宋守雲今年五十多歲,修煉法輪大法後一直身體健康。這位樸實善良的農村婦女,一生種田做家務,從沒傷害過任何人。

從被關進朝陽市看守所那天起,宋守雲就被罰在大鋪上雙腿盤坐,身體必須坐直不許動,動就遭到暴打,一天只許去兩次廁所,吃飯也不准下來,每天從早7點左右盤到晚上9點,最後腳踝骨因盤坐腐爛化膿。宋守雲拒絕背污衊法輪功的報告詞,因而常遭到犯人輪番毒打。二零一六年整個冬天,只許宋守雲穿個內衣內褲,白天監室開著窗戶,晚上睡在冰涼的木板上,不許蓋被子,宋守雲凍得渾身發抖,無法入睡,整個身體縮成一團。警察在辦公室可以看到監室內發生的一切,卻對宋守雲被虐待視而不見。由於長期挨凍、承受各種體罰辱罵,宋守雲的身體每況愈下,非常消瘦,犯人藉此給宋守雲暴力灌藥,任仁、姜琳琳將宋守雲從大鋪上拖到地上暴打,宋守雲被打得口鼻噴血,直到監室裏的人怕出事按了報警鈴才停止。

一天,宋守雲被警察徐靜帶出去給腐爛的腳換藥,被訓斥:「你的腳為甚麼這麼髒?」宋守雲回答:「我被長時間罰坐,沒有時間洗腳。」徐靜到監室對犯人們說:「宋守雲在背後說你們壞話了。」於是在寒冷的冬天,犯人趙紅、劉雯、李丹、姜琳琳幾人氣憤地扒光宋守雲的衣服,把她按倒在水泥地上,由兩人摁住,另一人往宋守雲身上一盆一盆地澆涼水,這樣覺得還不夠凍,又把窗戶打開,犯人手拿搓澡巾用力發洩,說是給宋守雲「搓澡」,痛的宋守雲撕心裂肺的慘叫,由於用力過猛,宋守雲的左手二拇指被拽脫了臼,指頭發青當時腫了起來。

二零一七年四月,宋守雲被罰站班,一站就是一整天,要求站軍姿,由趙紅看著,一動不許動,動一點就被趙紅毒打,趙紅用腳往宋守雲腳背上跺,用臉盆沿硬處往宋守雲腳上磕,姜琳琳用手掐,宋守雲身上被掐得青一塊紫一塊的,孫亞寧把頭髮薅下來一綹子,宋守雲每日都在痛苦的折磨中度過。

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八日半夜,在重症監護室裏,家人見到了身上插滿了管子、處在重度昏迷中的宋守雲,眼睛睜得大大的,也許她至今也看不懂這個世道。(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九日)

◎遼寧撫順市胡國艦被虐殺

二零一六年五月四日,胡國艦被劫持到本溪監獄八監區,遭到暴力毆打、搧嘴巴子、謾罵、不讓睡覺(一直逼他疊被子);在春寒料峭時,被強行扒掉所有衣服,用冰水澆頭澆全身。妻子看望他時,看到原來一百八十多斤的丈夫瘦成一百斤都不到,問他怎麼變成了這樣?胡國艦不敢訴說遭受的折磨,只是哽咽,眼淚「唰唰」往下掉……一次犯人用腳狠踢他的頭部,造成腦血管破裂,腦乾出血,胡國艦頭一歪暈倒在了地上,被送到本溪市中心醫院做開顱手術,結果頭蓋骨缺失,顱骨塌陷,成了植物人,警察在如此狀態下還把他的一隻腳二十四小時銬在病床上,銬了八個月!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凌晨胡國艦含冤離世。(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

◎十年冤獄折磨 吉林楊寶森被迫害致死

吉林省松原市乾安縣六十一歲的楊寶森,被非法判刑十年,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遭受近九年折磨,二零一八年二月二十七日被送入公主嶺市中心醫院搶救後,又被劫持回監獄;三月七日保外就醫時奄奄一息,不能走路,說話困難,生活不能自理,四月七日凌晨三點含冤離世。

楊寶森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二十三日被派出所杜學明一夥人撬門入室綁架,在派出所,十個腳趾甲被警察用鐵管子打的都翹了起來,警察用冷水將他渾身上下澆透後,推到冰天雪地的室外凍,並給他灌酒,他被迫害的行走困難,腰部以下腫肉都變成了深紫色。二零零九年三月末,在不通知當事人和家屬請律師的情況下,乾安縣法院秘密開庭,楊寶森只好自辯,審判長王木坤稱自辯無效,結果判了十二年。家屬幾經周折拿到了非法判決書,上訴,松原市中級法院在省高院壓力下,兩次延期,最後乾脆不公開開庭,宣布維持原判。

楊寶森二零零九年五月六日被劫持到公主嶺監獄,被強迫坐小板凳折磨,被包夾監控迫害,大冬天被扒光衣服,往身上潑冷水,往嘴裏灌白酒。二零一三年四月,楊寶森被六監區教導員李哲關到嚴管隊,隊長王繼東等人用四根電棍同時電他,電沒了,就又取來兩根電棍繼續電,楊寶森的前胸、後背、大腿全身都是傷。九月二十日被送進公主嶺監獄醫院,被綁在床上,一個星期不能動。(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三日)

◎教師遭冤獄八年又三年半 十四歲兒子和父母含冤離世

趙鴻娥,五十二歲,原遼寧省丹東市福春小學教師,被冤獄八年,二零一五年九月回到家,照顧臥病在床的父親,孰料二零一七年三月再遭綁架,被丹東市振興區法院枉判三年半,上訴後,中級法院維持原判。八十多歲的老父親被迫送進養老院,見到熟人不禁老淚縱橫,想念女兒時,就把養老院的工作人員喊作「鴻娥、鴻娥……」,失去女兒照顧的老人身體每況愈下,沒有等到鴻娥回家,帶著遺憾於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六日離開人世,終年八十五歲。

趙鴻娥、唐義清夫妻多次被綁架,被迫流離失所,中共流氓惡警深更半夜瘋狂撬門砸門,衝進屋後抄家搶劫,走後家中一片狼藉,先後至少經歷了八次。十幾歲的兒子小詩雨原來有心臟病,修煉法輪功恢復了正常,但在這種極端恐怖的環境下,失去父母照顧的小詩雨,精神上實在承受不住巨大的壓力和痛苦,導致心臟病復發,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含冤離世,年僅十四歲。

二零零七年九月,唐義清、趙鴻娥夫妻再次遭中共綁架,被丹東市「610」和丹東振興區公檢法以完全偽造的事實和強加的罪名,誣判九年、八年。趙鴻娥的母親遲美芹對外孫離世已經心痛難忍,對女兒、女婿的擔心掛念,更使老人夜不眠、飯不思。七十多歲的老母不顧路途遙遠,一路輾轉到遼寧省女子監獄,渴望見到日夜想念的女兒,卻被監獄警察拒之門外,心靈的摧殘無法形容。二零一四年五月二十日,遲美芹老人在中共的迫害中悲憤離世,好端端的家庭被中共摧殘到崩潰。(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三日)

死亡職位「610」 惡報驚心放過誰?

上述迫害案例,背後都與中共「610」有著直接關係。這些觸目驚心的慘案,只是「610」滔天罪行的冰山一角,是幾千萬法輪功學員和家人血淚的縮影。十九年間,修「真、善、忍」的好人被中共以各種方式殘害,上億人的正信被打壓,這萬古大罪,這惡貫滿穹宇的大罪,令天地間一切神都震怒了!

二零一三年十一月二十日,參與策劃「天安門自焚」偽案的中央610辦公室主任李東生被查,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二日被判十五年。

二零一四年七月三十日,前政法委書記(領導各級610)周永康被當局宣布立案審查,二零一五年六月十一日被判處無期徒刑。

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中共「公安部610」(二十七局)頭目張越涉嫌嚴重違紀被查。

二零一五年七月二十四日,中央610小組成員(河北省委常委)周本順涉嫌嚴重違紀違法,接受組織調查。

二零一五年二月十七日,廣東省610頭目朱明國被立案偵查並被採取強制措施。

二零一六年四月六日,遼寧省610頭目蘇宏章被調查。

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新疆地區610主要責任人史少林被立案審查。

二零一五年十月二十三日上午,陝西西安市「610」處長李勝利在西安市委辦公院跳樓自殺。

多年前就已確診喉癌晚期的中央610辦公室第二任主任劉京,目前成了活死人。

二零一零年六月十日,廣州市公安局610副主任王廣平在辦公室神秘倒地猝死,恰巧死在「6.10」。

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十三日,陝西省漢中市610主任蘆鶴鳴一行六人乘三菱越野車外出,行至西漢高速公路佛坪縣境內隧道時,被兩輛大貨車夾撞,瞬間車被擠撞變形,車上四人慘死。蘆鶴鳴一頭撞擊玻璃,頭伸出窗外,玻璃將他脖子的動脈割斷斃命,秘書被從腰部撞斷死亡,女兒和司機被當場撞死,情景慘不忍睹。

二零零八年十月五日,黑龍江省雙城市單城610頭目姜文超等五人遭遇車禍,三死二重傷,單城鎮二把手高志武、三把手姜文超、四把手薄建夫當場暴亡;一把手關文良失去一隻眼睛、一條腿,一隻胳膊被撞斷;五把手副鎮長陳超武腿被撞成粉碎性骨折。

二零零六年三月十九日凌晨,四川省樂山市610主任楊曉江一行四人駕車在峨眉山遊玩,與一輛大卡車相撞,楊曉江的頭顱飛出車窗外,當場死亡。

二零零九年四月三十日,河北省高碑店市610主任王彥斌和司機開車從保定回白溝,行至雄縣高速路口處,追尾撞上一輛打井車,被三根鐵管子分別插在嘴、喉嚨、胸部,當場死亡。

二零零零年十月十七日,黑龍江省大慶市610副主任袁炳軍開車路過火車道時,汽車離奇熄火,車上兩人下來推車,這時火車過來刮倒了汽車,汽車把袁炳軍捲起來,摔在火車上,再彈起又摔到地上,袁炳軍當場死亡。

二零一一年十月四日,黑龍江省大慶油田公司井下作業分公司610主任劉傑騎摩托車和朋友在路上兜風,在彎路口撞上一輛停靠在路邊的大車,劉傑戴著防護帽、穿著防護衣,卻不知甚麼物件偏偏從其脖子扎進去,劉傑當場死亡。

二零零二年九月九日,湖南省常德市610主任親自去抓法輪功學員,坐在一輛大卡車上,當司機張偉把車開到草坪鄉白雲村四組時,車輪壓到一塊石頭,石頭反彈進車內,正好砸到周艾軍的頭,送去醫院搶救無效,第二天死亡。

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三日上午,甘肅省寧縣610主任孟兆慶乘坐寧縣法院一輛麵包警車,在高速路上行駛時鑽入一拖車前底部,油箱頓時起火,並引燃大車,大火借風勢瞬間吞噬兩輛車,孟兆慶當場死亡。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一日晚,山東省蒙陰縣垛莊鎮610人員馬龍臣,在垛莊化纖廠南205國道上被一輛疾駛而來的汽車撞倒在馬路上,肇事車輛隨即逃離,馬龍臣被後邊的汽車軋死後無人發現。據知情人說過了一夜的車,不知有多少車輛從他身上碾過去,第二天早晨才有人發現,馬龍臣的屍體早已成為肉餅。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九日晚,吉林省磐石市第一任610主任李相庫被一小車撞死。據目擊者稱,當時小車速度極快,直衝向李相庫,撞車時發出巨大的響聲,李相庫被撞起3米多高,落地時七竅流血,當場死亡,現場血流滿地,死狀極慘。

二零零五年七月十五日,黑龍江省大慶市610主任在紅崗區參加現場會,途中突然一車胎爆裂,車門甩開,將他甩出車外,車倒向一邊正好砸在他身上,致其身亡。

明慧網這些年報導的迫害法輪功遭報應實錄,裝訂到一起足足有大詞典厚,基本涵蓋了中國所有省市,其中不乏離奇的暴亡、怪病,和蹊蹺的「意外事故」。那些積極參與的黨羽即使暫時逃脫法律之網,也逃不出天理之網,惡報時刻會以各種方式降臨到其頭上。薄熙來、周永康、蘇榮、徐才厚、郭伯雄、王立軍、萬慶良等中共高官鋃鐺入獄,表面上因為貪腐,在政治鬥爭中被剔除,實際是遭到了天譴。

善惡有報是永恆不變的規律,不信報應可不等於沒有報應。心正自不招邪,做人當有良知。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人,萬萬不可拿自己的命做賭注,勸你們猛醒、深思。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