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馮桂榮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

吉林市馮桂榮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吉林市現已六十二歲的法輪功學員馮桂榮,堅持修煉法輪功,按照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做人、做事。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突然瘋狂迫害法輪功後,她為法輪功上訪被非法關押,被勞教迫害一年,非法判刑五年,遭酷刑折磨、強制洗腦。

馮桂榮一九九五年九月喜得法輪大法,看了一遍大法書之後,她身體上的疾病就全好了,就連先天性心臟病都奇蹟般的好了。通過學《轉法輪》這部寶書,她明白了做人的道理以及修煉的真諦;也明白了從小學到大學百思不得其解的問題。

從小學到大學,她在考試前一天的晚上都能夢到考試題,連標點符號都能準確的記住,她在考試時輕而易舉的默寫下來。學大法後,她明白了這是人天生所具有的宿命通功能,也是人的本能。只是人被後天越來越多的觀念給埋沒了,通過修煉再重新開啟。這讓她認識到法輪大法的超常!

馮桂榮在修煉法輪功之後,不但身體健康了,思想境界也得到了昇華,在自己開辦的「向陽少兒之家」,主動減免收費標準,四百多名兒童,每月共減免(少收)近兩萬元。在九十年代,那是一個上班族幾年的工資。馮桂榮要不是學了法輪功,明白了做人要為他人著想的道理,她怎麼能主動放棄這麼多錢財?

由於法輪功祛病健身的神奇功效加之讓人做好人道德理念,法輪功在短短七年時間就有上億人修煉;上億人不僅脫離了疾病的折磨而道德也得到了提升。

現在馮桂榮已六十二歲,她依舊年輕健康! 中國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下面是她因信仰和修煉法輪功所遭遇的迫害:

一、上訪本是公民的權利,卻被非法關押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澤民突然發動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對信仰法輪功的億萬好人開始了瘋狂鎮壓、抓捕。馮桂榮堅信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為向政府講清這一事實真相,她幾次進京上訪,第三次被北京警察盤問,是煉法輪功的嗎?馮桂榮答「是」。就這真實的一句話,馮桂榮就被綁架到北京派出所,後被劫持到延慶看守所非法關押,馮桂榮絕食抗議公安的非法行為,三天後才被放回。

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後,上億的好人在一夜之間成了政府打壓、迫害的對像。馮桂榮一天在路上行走,被吉林市公安局船營分局國保非法抓捕。在審訊時,因無任何所謂的證據,就關在西山看守所。在看守所時馮桂榮向李××女警察講大法真相,李獄警明白了真相,馮桂榮就向關在裏面的刑事犯講大法真相,十幾天之後關在這裏的三十多名刑事犯都明白了真相,每天都跟馮桂榮一 起煉功,一起學記大法師父的《洪吟》。警察還讓馮桂榮當監舍的負責人,先後共有六十多名刑事犯學煉法輪功。

在馮桂榮被非法關押到五十多天時,船營分局國保人員來到看守所企圖讓刑事犯構陷馮桂榮。辦案人員來監舍分別提審了四、五個刑事犯,讓她們證明說:「馮桂榮是監舍長,每天領她們煉法輪功,我們不敢不聽。」其結果她們沒有一個人做偽證。辦案人員的陰謀沒有得逞。就是在沒有任何所謂證據的情況下,船營分局國保為完成名額二零零一年九月二十七日在沒有任何手續的情況下還是把馮桂榮劫持到黑嘴子勞教所說是羈押,幾個月後惡警頭頭高翔給勞教所補了一個勞教一年的判決書。

二、在黑嘴子勞教所被迫害經歷

在勞教所,警察為了讓法輪功學員轉化。每天播放污衊法輪大法的錄像,不但在精神上迫害法輪功學員;還讓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扛一百二十斤重的麻袋(黃豆)上五樓,馬姓獄警見馮桂榮輕鬆扛起一溜煙的扛到五樓,扛了兩趟之後就不再讓馮桂榮扛。馬姓獄警就專門讓瘦小和身體不好的法輪功人員扛,並說扛不動就得「轉化」。每天都能聽到劉蓮英(二大隊隊長)在管教室用電棍電擊法輪功學員的聲音和她的怒吼聲。

馮桂榮和其她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為了抵制惡警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曾經兩次絕食。第一次八天,惡警聲言說是為挽救生命,實則是迫害,用粗管子塞入鼻孔並反覆上下抽動,用鹽水灌食迫害。造成好幾名法輪功學員鼻子出血,嗓子、嘴角出血。見法輪功學員不畏懼。才開始讓她們選出代表與之談判,馮桂榮、米紅、張××三人作為法輪功學員的代表,她們提出不同惡警談,要談就與勞教所管事的談。後勞教所派來管理科的廉科長(男),馮桂榮等人提出三個條件:(一)不許迫害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二)縮短每天長達十八小時的奴工勞動時間;(三)改善伙食,不能用發霉的糧食,湯中不能有泥。經過多次談判,最後所裏提出:只要這些人吃飯就同意。

一段時間,惡警有所收斂,不再明目張膽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後來除了湯裏面沒有泥土之外,其它兩項又死灰復燃。奴工勞動時間只是在所裏人員下班時間停兩小時,晚飯後又繼續奴工勞動到十一點或十二點。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手段變換了花樣,電棍電擊的聲音少了,對新關進來的法輪功學員改成用針扎乳房和陰部,每天都能聽到被扎人員的尖叫聲。

馮桂榮和沒轉化的法輪功學員為抵制惡警迫害那些被陸續非法關進來的法輪功學員又開始第二次絕食,在四十天的絕食期間,劉蓮英對馮桂榮家屬聲稱:勞教所有死亡名額,馮桂榮一旦死了,我們勞教所沒有責任。馮桂榮的弟弟義正詞嚴的正告劉蓮英:我姐少一根毫毛都找你算賬。馮桂榮為抵制勞教所的迫害在二零零二年新年後曾經寫過兩封控告江澤民踐踏法律的訴狀,親手交給二小隊的獄警於波幫助郵遞。馮桂榮因沒有轉化,非法勞教期滿都不回家,又被非法超期關押了二十天。

三、被綁架、酷刑折磨

馮桂榮在二零零七年六月二十九日與家人和親屬在自己的山莊被吉林市船營公安分局國保人員:五輛麵包車、二十多人綁架,並將其當時未修煉法輪功的三姐和妹妹,還有沒修煉的弟弟、弟妹一同被綁架,後將三姐和妹妹放回,弟弟和弟妹被罰款數千元,又被非法拘留十五天。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馮桂榮被綁架到吉林市西山警犬基地,對馮桂榮施以酷刑:電擊手、腳,使馮桂榮的手腳落下許多紅點;鐵棍壓腿,致使馮桂榮腿長期不能行走;摑耳光,導致馮桂榮兩側牙齒鬆動;往鼻孔灌辣椒油和灌芥末油,共灌了七、八瓶。使鼻孔腫大。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馮桂榮在經歷一宿的酷刑折磨和三番五次的非法審訊後被惡警的負責人高翔和其下屬將馮桂榮押送到吉林市看守所,在看守所拒收的情況下,惡警頭頭高翔找了好幾個人不知說了甚麼,看守所才將不能行走的馮桂榮收下。

在長達二十二個月的非法關押期間,船營公安分局的惡警多次告訴馮桂榮:煉(繼續修煉法輪功)就判刑,不煉就放人。可見中國的法律形同虛設。由於馮桂榮不放棄修煉法輪功被以「涉嫌犯組織和利用邪教組織破壞法律實施罪」非法判刑五年。

馮桂榮提出上訴:(有上訴書原本)摘取部份上訴理由:(一)憲法規定: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馮桂榮說「我是忠實的憲法執行者,而你們這些公檢法的人才是破壞法律實施的人」。(二)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是教人做好人。我們修煉的人都按照真善忍做人做事,從不做惡事,不動惡念,善待他人,修煉法輪功即利己又利他。已得到社會的公認。(三)身為執法者,你們內心很明確,「我,沒有違法,更談不上犯罪。」馮桂榮正告他們:每一個行為人都將為自己的行為承擔責任,不會因為聽從上級的命令而免於承擔其行為所導致的結果。希望你們無條件釋放我,因為我是守法公民。

馮桂榮的上訴被駁回,維持冤判。二零零九年三月底,馮桂榮被劫持到吉林省長春市黑嘴子女子監獄繼續迫害。

四、在黑嘴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馮桂榮被劫持到監獄之後,每天被幫教和刑事犯包夾(幫教有牟平、許××,包夾是馬岩、陳海燕等人)逼迫坐在小板凳上不許動一動,還要目視前方,看污衊法輪大法和污衊大法師父的錄像。從早上五點一直坐到十點或十二點。由於馮桂榮不配合,她們就讓馮桂榮站著舉起雙臂,並在胳膊上、腿上和後腰上綁上裝滿水的礦泉水瓶,不許動一點。還每天用上抻刑來威脅馮桂榮,說你要不轉化就給你扒光,讓你享受一下抻床的滋味。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五馬分屍」)
中共監獄酷刑:抻床(「五馬分屍」)

因恐嚇、威脅沒管用,為了逼迫馮桂榮轉化,就想了一個不讓她好好睡覺休息的餿主意:在十二點就寢後,每隔一個小時包夾馬岩就叫醒馮桂榮讓其用涼水洗臉,再擦一遍地;百般刁難後才讓她上床。馬岩見馮桂榮在幾秒鐘之內就能睡下,就說馮桂榮沒心沒肺。因為沒有達到她想要的身心疲憊而就範的結果。幾個月下來幫教和包夾見這招不好使,就改變招數,對馮桂榮進行人格侮辱和限制大小便。開始讓馮桂榮每天早晚上廁所各一次,後來是每天只許上一次。再後來是幾人強行給馮桂榮灌水,「餵食物」,而不允許馮桂榮上廁所。她們還在馮桂榮耳邊辱罵師父,辱罵大法。馮桂榮因不堪這種卑鄙無恥的手段和人格上的侮辱而違心轉化。

馮桂榮聲言:你們不讓我修煉法輪功,但我也不能做壞人,不能罵人,更不能罵讓我身心健康的人,古人還講,受人點滴之恩還當永世相報。轉化後的馮桂榮跟包夾提出:我還得按真善忍做人做事,馬岩說那你是沒轉化。馮桂榮告訴她:真善忍三個字字典中早就有,那是我們的祖宗留下來的,按照真善忍做人有錯嗎?就你內心而言,你喜歡惡人做朋友嗎?你希望每天有人打你的小報告嗎?你不覺得那樣很累嗎?你、我現在都屬於在押人員,輕鬆度過刑期不是最好的嗎?包夾馬岩為了自己切身利益能減刑就默許了。當地的趙英傑現在是非常邪惡的幫教,在別的小隊聽說後告訴馮桂榮的幫教牟平說:你們不要被她騙了,她不可能轉化。牟平將此事告訴了馮桂榮,馮桂榮找到趙英傑說:學了二十多年大法,今天不學不煉了,難道連做人的底線都忘了?聽說了你的很多惡事,都是捧著一本書進來的,希望你不要太過分了。還有你還勒索別人的東西?她們都很困難,缺甚麼找我要。再有我的事你要閉嘴。(在當地時馮桂榮經常在生活上資助她,所以她對馮桂榮有些俱)就這樣一場假轉化風波暫告一段 落。

在監舍只要坐著馮桂榮都是單盤或雙盤,刑事犯見了就彙報到陳獄警那裏(新來的警察,名叫陳瑩瑩),說馮桂榮沒轉化,她不但按真善忍做人、做事,還盤腿打坐,她是欺騙政府。一天晚上陳找馮桂榮談話,馮桂榮就告訴她法輪功是教人做好人的功法,要求修煉人按照真善忍去做,不但祛病健身有奇效,還能提升人的道德。馮桂榮還告訴她江澤民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是因為有上億人修煉超過黨員人數。誰都知道好人多是對社會有利,對國家有利。而江澤民卻反其道而行,把上億人推到政府的對立面。最後馮桂榮向陳講了她被迫害和所謂轉化的過程,馮桂榮告訴她其實修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轉化是把好人轉化成了壞人,比如:趙××、楊X就是因為她倆太邪惡你才把她們調到別的小隊的。陳警察後來每次給包夾、幫教開會都強調不允許強來,不允許動粗。陳還告訴馮桂榮說自己的母親身體很不好,患有心臟病。馮桂榮告知,讓你母親修煉法輪功就會好的,她就開始講自己的母親修煉法輪功後心臟病好了,矽肺病也好了,而且三十八歲時右胳膊粉碎性骨折打了鋼板,修煉後不但 胳膊伸直了,鋼板都不翼而飛了。馮桂榮還講了她自己過去也是心臟病,而且是先天性心臟病,修煉大法後都好了。最後陳囑咐馮桂榮說:以後注意點,她們與你們法輪功人員不同,她們是犯罪進來的。

陳瑩瑩從沒呵斥過法輪功人員,都是以禮相待,看到誰身體不好(被迫害造成的)還經常給買些東西送給她們。

刑事犯見馮桂榮樂呵呵的回來,並沒有被從新回爐的跡象,她們也就明白新的獄警是甚麼樣的人,同時她們也從馮桂榮的身上看到大法的超常,馮桂榮始終心態平和,年輕,健康;每次分購買的水果、蔬菜都是好的讓給別人,不好的自己留下,還幫助有困難的人,從不勒索別人,更不打小報告。她的人品得到刑事犯的認可和贊同。在她的影響下,監舍的刑事犯不再欺負法輪功人員,做幫教的也不為難她們,到馮桂榮出監獄前一直相安無事。

馮桂榮從被劫持到監獄之後到她違心妥協這半年的時間包夾幾乎沒有讓馮桂榮洗臉、刷牙;換洗衣服也是幾次,在炎炎的大夏日每餐後不許馮桂榮洗刷碗筷。

在二零一二年一月十三日馮桂榮終於離開了這個人間地獄回到了家裏。

五、因以法起訴江澤民遭到原住地派出所警察騷擾

作為合法公民的馮桂榮在二零一五年六月六日依法起訴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元凶江澤民,本應受到公、檢、法等機構的支持和保護,而馮桂榮卻遭到當地公安機關--向陽派出所的所長和警察的電話騷擾,親人受到威脅;他們在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三日還非法進入馮桂榮的女兒家威脅說:你母親今天如果不去派出所,以後可不是這個態度了,給新婚的女兒、女婿帶來很大的精神壓力。女兒女婿為了迴避警察的再度騷擾離開了家,去了外地工作。

十九年的迫害,給馮桂榮和她的親人帶來無盡的干擾和傷痛!這就是二十一世紀發生在中國的人間悲劇──因信仰而遭迫害!十九年來馮桂榮頂著巨大的精神迫害,尤其是歷經近六年牢獄中精神與肉體的雙重迫害,都無法改變馮桂榮對真理的追求與堅守,因為強制改變不了人心。馮桂榮回家後義無反顧的走上了繼續修煉法輪大法之路。馮桂榮堅信法輪大法不僅能使人身心健康,道德提升;也能讓世人覺醒,回歸中華民族五千年神傳文化,從而獲得真正的幸福,最終達到國泰民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