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十年冤獄摧殘 吉林市劉成達講述被迫害經過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劉成達,男,三十八歲,大專文化,吉林市鐵合金廠下崗職工。一九九九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按真、善、忍做好人。修煉不久,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黨頭目江澤民出於妒嫉,對修心向善做好人的法輪功群體發動了殘酷迫害,鋪天蓋地的謊言誣蔑、誹謗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劉成達兩次進京上訪,為法輪大法說公道話。


劉成達

在中共殘酷迫害法輪功的十九年裏,劉成達多次遭受迫害。二零零一年曾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判刑五年;二零一二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十年的牢獄迫害使劉成達的一頭烏髮變成了一頭白髮,曾遭受過各種酷刑:遭毆打、野蠻灌食、靠牆站立、背銬、上大掛、套鐵筒(頭套上鐵筒後用鐵棍猛敲)、電棍電擊、用鐵錘砸頭、狼牙棒等刑訊逼供,身心遭受了巨大的摧殘,用語言是無法形容那慘痛的肉體折磨和心靈創傷……

以下是劉成達講述曾經遭受迫害的事實。

回老家講真相,遭惡人構陷,被非法勞教一年

為了向民眾講清法輪功真相,揭露中共的謊言,二零零一年六月二十八日,我同母親張俊英,還有一位同修三人去農村老家舒蘭市朝陽鎮向鄉親們傳播法輪功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惡意舉報,我們三人一同被朝陽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拘禁在舒蘭市南山看守所,警察到我與母親居住的吉林市龍潭區山前街家中非法抄家。搜走所有的法輪大法書籍和音像磁帶等物品,手提包中的四千多元現金被全部搶走。

在舒蘭市南山看守所被非法拘禁期間,我被逼做奴工。非法關押四個月後母親張俊英被送往長春黑嘴子勞教所非法勞教兩年。我被非法勞教一年,被劫持到吉林市歡喜嶺勞教所。

剛一進去,那些警察和犯人就把我圍上,威逼恐嚇,強迫我寫不煉功的「保證書」,我不寫就被罰站等折磨,並不許家屬探視,三個月後我被轉到吉林省九台飲馬河勞教所遭受精神迫害,洗腦,逼看污衊法輪功的造假錄像,逼迫寫 「五書」,不寫不讓睡覺靠牆站,並超強勞動等,我的身心受到了極大的傷害和摧殘,那年我才二十多歲,在我解除勞動教養後,由於母親還在勞教所裏,我被迫流離失所。

在路上被綁架,在警犬基地遭受酷刑折磨

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我在運送法輪功真相資料的路上,被吉林市船營公安分局河南街派出所非法抓捕,我借住的地方被搶劫,電腦、打印機等物品被搶走。警察室內蹲坑多日,先後將去找我的法輪功學員馬芳、李振華綁架。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中共酷刑示意圖:背銬

我被綁架到吉林市公安局警犬基地,被施以酷刑,遭警察毆打,遭受背銬,上大掛、套鐵筒(頭套上鐵筒後用鐵棍猛敲),電擊,用鐵錘砸頭,狼牙棒等刑訊逼供。警察逼我說出我住的地址,還讓我說出其他法輪功學員。那個刑警隊長叫囂著說:「就你叫達子啊?我要判你十年,讓你肉體上痛苦,精神上痛苦,雙重痛苦。」我在遭受酷刑折磨後被非法關押進吉林市看守所。我絕食抗議迫害,被強迫灌食,被強迫勞動,被犯人侮辱,喝帶有尿的水,後被非法批捕。看守所的一年多時間裏,我的頭髮白了,眼睛看不清東西了,腳麻木了,身體虛弱。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鐵桶敲頭
中共黑獄酷刑演示:鐵桶敲頭

兒子遭綁架,母親頂酷熱營救,惡警蹲坑似土匪

我的母親張俊英,吉林市一位普通婦女,只因堅信法輪大法真、善、忍好,並堅持自己的信仰,被誣陷扣上莫須有的罪名,遭吉林市龍潭區山前派出所警察三次綁架。在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的這些年中,我的母親張俊英被拘留所、看守所、勞教所非法拘禁了五年半,二千多個黑暗日夜使她的身心遭受嚴重的傷害。被迫害的雙眼看不清東西,連飯桌上盤中的菜都看不清是甚麼。

自從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二日我遭吉林市公安局河南街派出所警察綁架後,被非法關押在吉林市看守所一零六室。我在看守所絕食抵制迫害,被野蠻灌食。

我的母親在我遭綁架後的十八天,也就是二零零七年六月三十日勞教期滿,從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回到家中,得知我又被迫害的消息,拖著虛弱的身體,頂著酷熱到處詢問我的情況,奔波於河南街派出所、船營區分局、船營區檢察院之間,多次要人不果。

母親得知河南街派出所所謂的「辦案人」是於德海。就去找他要我住房鑰匙取東西,給我送換洗衣服,他不給,說叫房東親自來取(我暫住的是朋友的房子)我的手機、摩托車警察也不給。

我的母親幾個月後才進入我的臨時住所(河南街派出所一直沒給鑰匙)。打開房門竟被眼前的一幕驚呆了。家中被警察們翻的一片狼藉,櫃裏的衣物全掏出來了,所有的鞋,連鞋墊都掏出來了,四十多平米的房子從房間到廳再到廚房都看不到地面,簡直就像個垃圾場一樣。酒瓶子、飲料瓶子、煙盒、煙頭、瓜子殼、撲克牌,滿屋子都是,地上也鋪著被子,警察走後不給關窗戶,刮的滿屋都是灰,下雨將床上的被子、毯子等物品都淋濕了,都長毛了。遺憾的是當時沒拍下照片。

我母親從屋子的一個角開始往前收拾、整理,用了一整天的時間還沒收拾、整理完,拆洗、晾曬又用了一整天的時間。

後來經房主人證實:警察還偷走新棉被一床、布簾、皮包一個,包內裝有房證、現金活期存摺兩個,五千多元錢和其它證券,至今都沒還給房主人。中共警察如同流氓土匪,入室蹲坑禍害百姓。

我的親人多次要人不果,船營分局辦案人王守義說:「放人那是不可能,放誰也不能放他。」 稱要判刑。

在看守所拘禁十九個月,又送監獄繼續迫害

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十一日九點,吉林市船營區法院非法庭審了我和王英、李海龍(被迫害致死)三名法輪功學員。此次非法審案人員:付立傑、付平,審判長:胡春煒。我被冤判五年。

二零零九年一月,我被送往吉林省公主嶺監獄遭受迫害。在吉林省公主嶺監獄遭毒打,一次監獄教導員殷玉輝和鐘牛軍用電棍電擊我長達二十多分鐘。身心遭受嚴重傷害。我於二零一一年四月二十八日走出牢籠回到家中。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在杭州傳播真相被綁架冤判四年

我出獄一年零一個月,在浙江省杭州市打工,二零一二年五月十六日遭杭州市上城區紫陽派出所警察綁架。被非法關押在杭州轉塘看守所。

二零一二年十月十六日浙江省杭州法院對我、田園、楊琴非法庭審,法庭指派律師,讓我認罪,我拒絕,在法庭上我為自己做無罪辯護,可結果是法院公開開庭,判我四年有期徒刑,在宣判的那天,面對下面兩百多人的聽眾,匆匆宣判,匆匆帶走,沒有給我任何辯護的機會。

我在看守所絕食抵制迫害,在身體極度虛弱的情況下,被強行送往監獄。在監獄裏,每天要強迫看揭批法輪功的書籍及音像,每天要寫思想彙報,然後每天要長期站立,從早上一直站到晚上,面對著牆,腳尖貼在牆根,兩個犯人看著,動一動犯人就連喊帶叫,連推帶打,教育科的獄警及所在大隊的獄警,隔一兩天就來詢問一次。我向他們揭露對我的迫害,他們卻視而不見,聽而不聞,還呵呵的笑,折磨不斷升級,不寫「五書」,不揭批法輪功,就一直下去,直到耗盡你的意志,我的身心被一次次的摧殘,人格被扭曲,人性被踐踏,共產邪黨對法輪大法修煉者,經濟上截斷,名譽上搞臭,肉體上消滅,真是無所不用其極,甚至用年邁的母親來威脅我,如果不轉化就抓捕我的母親,我的身心在痛苦中煎熬,尤其是心靈上的摧殘。

對八十多歲的老人他們也不放過,老人自己念不了揭批書,他們為了達到目的就讓其他犯人幫他念,然後他們說這都是你自願的,卻從來不提及是如何逼迫你的。那種非人的折磨,無法用語言表達。

我於二零一五年底被釋放回家,我的家人沒有得到任何通知,吉林市「610」人員直接去杭州監獄接我回來,在回家的途中,我還受到「610」的恐嚇,說起訴江澤民,要受到重判。

吉林市「610」人員管我要路費錢,謊說是他們給我買的機票。我告訴他們是監獄給我買的票,我留有簽字。他們敲詐錢才沒得逞。回家後,我不斷受到騷擾,不能正常生活。

我與母親只因為堅持自己的崇高信仰,修煉真、善、忍,提高道德水準,坦坦蕩蕩的做好人卻屢遭迫害,被監控、騷擾、綁架、勞教、判刑。家庭被迫害的妻離子散,有家不能回。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