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老人的心聲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七日】北方的冬天寒冷中透著股烈性,涼風直刺肌膚。而此刻,吉林市陳佩華老人的丈夫卻直直久立於窗前,雙眼無神的望著遠方蒼茫處。看上去他是那樣的無助,孤單。原本零星稀疏的白髮這一夜幾乎霜染了一樣,整個人看上去清瘦了許多。

以往與老伴陳佩華總是形影不離,甚至是還可以在老伴面前像個孩子一樣的任性,老伴也總是樂呵呵的把他的情緒及時調整好,從不與他發火。耿直、倔強、任性的他慢慢也隨著老伴陳佩華的修煉身心悄悄的發生著變化。

老人家就是想不明白,那麼好的一個人呢!不就是比別人多看幾本法輪功的書,多煉幾套動作,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嘛!怎麼就給警察抓走了呢?怎麼還要判刑呢?老伴做好人哪錯了?鄰居、朋友、姐妹、同事,沒有一個人能說出來老伴哪裏有問題,哪裏不好的。不是說眾人的眼睛才是雪亮的嘛!六十多歲的人了,被警察推搡、拉扯,甚至呵斥,聽律師講:警察跟鬍子一樣把老伴的褲子都拽掉了,這不是流氓、黑社會又是甚麼?看守所裏關押著那麼多的人,還得一顛一倒著立著睡,那麼大歲數的人怎麼吃得消啊!

伍子胥過韶關一夜愁白髮,以前只是當故事聽,今天現實中卻實實在在的發生了。當親身經歷過、親眼目睹眼前的一切:警察的無理、野蠻、叫囂與欺騙;親人的被關押、女兒的受驚嚇;接二連三的打擊,老人家已經無力承受。不但頭髮白了、茶飯不思、口齒也變的不清楚了。情緒激動時,時而潸然淚下、時而恐懼茫然、時而憤懣憂傷。身體上反映出不曾有過的腦血栓症狀。女兒、女婿都要工作,要照顧孩子,還要抽空照顧老人家。人手不夠用,女兒的婆婆也要來幫忙照看孩子,婆婆也是上了年紀的人,這一折騰都難以吃的消。

家庭常有的笑聲沒有了、原來的寧靜打破了、正常的生活秩序全亂了,最初老人還抱有一絲希望,因為警察說兩天後放人,可是兩個兩天過去了,警察又說把人送到看守所裏,要判刑!老人的希望全破滅了!老人家一個勁的在問:天理何在?天理何在啊?

即便是滿肚子的委屈與憤懣,老人家還是不能也不敢去抓捕老伴兒的南京街派出所去要人,他怕啊!女兒因為向警察索要抓捕她媽媽的相關手續,就被警察野蠻的關進鐵籠子裏兩個小時。就是在這兩個小時當中警察還一個勁的威脅女兒:把你和你媽媽關在一起,又完成一個名額,不刪除錄音就別想出去等等。

老人家歷經共產黨掀起的許多次運動,也深深的知道與流氓打交道的後果。就像那些當年所謂的地主被殺,株連九族;資本家被斬,全部財產充公;文革中的武鬥、歷次整風的文鬥不也是一樣的冤假錯案連連嘛!後來即便是平反了的,那死去的人就能夠重新活過來嗎?像這樣觸目驚心,好人被冤枉、被關押、被折磨的事能讓他們再繼續囂張下去嗎?

最後,老人家在悵惘中決定:聘請可以為法輪功修煉者做無罪辯護的律師,也希望真如國家出台的新政策「有案必立,有訴必理」的原則,一步步按照法律的途徑實施,學會用法律的武器保護自己一個合法公民的正當權益。

善良的老人家還希望通過律師的介入,能夠正告那些參與抓捕好人的警察:好好去學學《憲法》,看看到底誰在違憲,學學《警察法》以及《公務員法》。規勸那些深陷其中的急先鋒,以及所有辦案人員,都能夠真正的去理解琢磨一下甚麼叫做辦案責任終身制?那個制度是不是給你們量身定做的外衣?你們只有及時的懸崖勒馬,將功補過,才會給自己留有一個美好的未來。人眼有礙,天眼昭昭。真相一定會大白於天下,世上哪裏有賣後悔的藥呢!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