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市孫景雲在黑嘴子勞教所和監獄被迫害經歷 【明慧網】

吉林市孫景雲在黑嘴子勞教所和監獄被迫害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三十日】一九九六年,原吉林省吉林市五金站的孫井雲(女67歲)患上了頸椎病和和嚴重的心臟病、風濕病,經過各種治療效果並不明顯。就怕病痛折磨的孫景雲這時有幸煉了法輪功。

從小就對神佛信仰的孫景雲,得知法輪功就是佛家功時,如獲至寶,法輪大法在她的心裏一下就紮下了根,煉功兩天後走路就一身輕,所有的疾病煙消雲散。

修煉後的孫景雲每天都樂呵呵的,工作任勞任怨,在單位任職期間,從不佔單位一分錢的便宜,使一個瀕臨倒閉的商場起死回生,從新有了生機。成了單位知名的大好人。

一、在吉林長春黑嘴子勞教所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集團對法輪功學員開始了殘酷的迫害,造謠污衊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世人被鋪天蓋地的謊言毒害著。面對政府不顧事實的造謠宣傳,為了向世人澄清法輪功事實,孫景雲頂著壓力走出家門,以發真相傳單、掛條幅、噴字的形式向世人講清真相。

二零零二年臘月二十七這天,吉林市昌邑區東局派出所六七個警察突然來到一位法輪功學員家瘋狂的敲門,當時這位學員沒開,完全喪失理性的警察叫來了消防隊用電焊槍野蠻的強行的把門割開,綁架了正在這位學員家裏的孫井雲和其他三位法輪功學員,強行把幾個人劫持到派出所。後又非法抄了幾位學員的家,將孫景雲十幾本法輪大法書、法像一張、兩編織袋大法資料搶走。

在派出所,昌邑區公安分局一個姓昌的男警察(五十歲左右)跳著腳打孫景雲和其他三位法輪功學員的嘴巴子,嘴裏還不停地罵,用手銬把三位學員銬在了暖氣管子上,連夜非法審訊。孫景雲不配合,一個姓樸的男警察(五十歲左右)一腳將孫景雲踹倒在地,掄起膠棍狠命地打孫景雲的後背。半夜又將孫景雲和三位學員劫持到吉林市北極看守所,並且不允許家屬接見。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中共酷刑示意圖:毆打

在看守所惡劣的環境下,孫景雲和其他法輪功學員一起學法、煉功、講真相等,並使一人開始修煉。

五個月後,當地「610」又將孫景雲非法勞教一年,劫持到臭名昭著的吉林省長春市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迫害。

到了勞教所,孫景雲因不配合所謂的洗腦轉化,獄警們將她單獨封閉在一個單間,每天派三四個幫教強迫給她看污衊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光碟,看完之後還逼迫她污衊大法和大法師父,強迫洗腦。孫景雲不配合,惡人就不允許她上廁所。

一個姓薛的猶大幫教還威脅恐嚇孫景雲說,孫景雲這小身板不扛收拾。從小就生長在傳統家庭的孫景雲,從未見過這種野蠻行為,在恐怖威逼的精神壓力下,猶大幫教們將事先寫好的所謂保證書,逼迫孫景雲簽了字。

但是,孫景雲從未承認這種所謂的轉化。後來,警察又強迫孫景雲幹奴工打頁子。從早上五點幹到晚上九十點鐘,有時甚至幹到十一點。孫景雲和其他法輪功學員就利用這個機會,把寫有法輪大法好的紙條塞進打好的包裝裏,用這種形式向世人講真相。

在一次所謂的強迫洗腦中,猶大幫教們逼迫法輪功學員污衊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孫景雲和其他二十幾位學員共同抵制不配合邪惡,被幫教惡告到姓嚴的隊長那裏,惡警隊長大為惱火,對孫景雲和其他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更加殘酷的迫害,週六週日不允許管教休息,把孫景雲和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輪番的叫到管教室,瘋狂的用電棍電擊,每天都能聽到警察和幫教們對法輪功學員的打罵聲,學員們被折磨撕心裂肺的喊叫聲充斥著整個走廊,尤其到深夜更為恐怖。

梅河一個叫王小慧的法輪功學員被警察電的嘴和脖子滿是大泡,腳和腿腫的連鞋都穿不上,最後,被迫害得精神出了問題。

當孫景雲被叫到管教室時,一個叫蘇亞芹的女警察眼冒兇光,搖了一下手裏的電棍並打了一下火,恐嚇孫景雲問她都說甚麼了?孫景雲堂堂正正的告訴她:法輪大法就是好,我說的是真話。這個警察拿起電棍就電孫景雲,當時孫景雲沒有害怕的心理,用正眼正視惡人,最後警察用冒不出火的電棍,在孫景雲的肩膀上只點了兩下,就讓孫景雲回去了。

為了制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孫景雲又提筆寫下了「從撕心裂肺的喊叫聲所想到的」為題的揭露幫教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材料,堂堂正正地交給了獄警。

由於孫景雲不配合所謂的轉化被非法加期十天,於二零零三年二月八日走出這個黑窩被家人接回。

二、在吉林長春黑嘴子監獄遭受的迫害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午八點半,吉林市昌邑區公安分局與東局派出所的五個警察在松花江邊,再一次將孫景雲非法抓捕,強行搶走了她家的鑰匙非法抄家,將大法師父的講法錄音帶、錄像帶、大法書十幾本、條幅、大法資料和準備做大法資料用的三千多元錢搶走。

警察把孫景雲劫持到東局派出所非法審問。後又將孫景雲劫持到吉林市北極看守所。在看守所孫景雲學法煉功,講真相、發正念。

七個月之後吉林省昌邑區法院將孫景雲非法判六年。二零零五年四月又將孫景雲劫持到吉林省長春市黑嘴子女子監獄非法關押迫害。

黑嘴子女監的教育監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是中共610設的黑點。在這裏至少有於立新、鄧世英等二十幾位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還有致瘋致殘的。很多學員的手脖、腳脖都留下了被上抻刑時結下的疤。

孫景雲被劫持到這裏之後,每天被強迫坐在小板凳上,被幫教和刑事犯包夾逼迫看污衊法輪大法和大法師父的錄像,從早上五點一直做到十點,由於不配合所謂的轉化,臀部都坐黑了。

後來惡人又用上抻刑來威脅孫景雲,在極大的精神壓力下,孫景雲違心地在五書上簽了字。接著,得寸進尺的猶大們把污衊大法師父的信三次拿到孫景雲面前,逼迫簽字,三次都被孫景雲嚴詞拒絕。猶大們又逼迫法輪功學員們用思想彙報的形式給大法師父寫信,污衊大法師父從而看學員是否轉化。孫景雲堂堂正正的寫了洪揚法輪大法的材料交了上去。

二零零六年,趙建、何鳳波、張玉芬、李海紅因傳經文被教育監區隊長曹紅酷刑折磨,四個人分別被上了五馬分屍一樣的抻刑。孫景雲為了保護傳經文的學員被體罰站了二十多天,從早上五點站到晚上十一點,有時甚至十二點,精神和肉體受到了很大的摧殘。

二零零七年,曹紅又唆使猶大趙桂鳳、胡傑、馬也馳等十幾個幫教對法輪功學員進行了所謂的反省精神迫害,逼迫學員說出做人時的缺點甚至個人隱私,從而抹黑法輪大法。孫景雲又被列為重點迫害對像。

猶大趙桂鳳每天逼著孫景雲坐在小板凳上,讓孫景雲一遍又一遍的寫反省,編造假話增加仇恨。殘酷的精神折磨甚至勝過肉體的迫害,一位叫梁丹的學員被逼迫反省之後像瘋了一樣衝出監舍門外,精神出了問題。

孫景雲在被逼迫反省的半個月之內頭髮白了一大半,原本開朗的孫景雲被逼迫反省之後一下變的少言寡語,整天覺著活的沒意思。

五年多的精神和肉體的殘酷迫害,使整天樂呵呵的孫景雲一下的蒼老了許多,在二零零九年終於離開了這個人間地獄回到了家裏。

結束語

雖然歷經了六年的殘酷迫害,但是,現在孫景雲依然堅定的走在修煉的路上。在這裏孫景雲也奉勸那些還在助紂為虐的人立即停止迫害,為自己選擇未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