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市趙健女士遭十年冤獄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七日】(明慧網通訊員吉林報導)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長春市有線電視八個頻道同時播放《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五十分鐘。江澤民知道此事後,下了死令,對插播法輪功真相的學員「殺無赦」。

當時數千長春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抓捕,七人在大搜捕中被迫害致死,後來十五位學員被非法判重刑,其中三十五歲的趙健女士被非法判十五年。所謂的「開庭」結束後,十五位法輪功學員被拽進一個屋子裏,用電棍電擊。有警察說,為了這次開庭,警察在這裏提前演習了三天。

二零一二年,趙健走出了長春市黑嘴子女子監獄,結束了長達十年之久的殘酷迫害。在這場對趙健的無理迫害中,給她的親人帶來無盡的痛苦,丈夫和孩子承受了極大的壓力和痛苦。在她沒回來的時候,婆婆因為掛念她,得重病,趙健回到家裏後不到三個月,婆婆就去世了。

一、為說句公道話,多次被綁架

趙健女士,五十一歲,曾在長春市第二試驗機廠工作。一九九六年九月趙健看到丈夫學大法以後,對工作和家庭有責任,並主動去她娘家道歉,把她接回家中,讓幾乎走到離婚邊緣家庭重歸和睦。這讓她很震驚,她知道大法把丈夫變好了,她也走入大法修煉中,從此一家人沐浴在大法的法光中,其樂融融。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後,法輪功遭到迫害,師父遭到誣陷,趙健於一九九九年八月去北京上訪,剛到天安門廣場十多分鐘就被七八個武警包圍後綁架到前門派出所,劫持到駐京辦事處後趙健走脫。

三個月後,趙健又到天安門廣場高喊「法輪大法好」,被幾個邪惡的警察撲上來推上警車,綁架到駐京辦事處,被兩個警察強行戴上手銬押送上火車,到長春市公安局後趙健從後門走脫。到家兩天後,趙健被長春市西郊路派出所警察趙和從家中綁架到大廣拘留所非法關押七天。

二零零零年十一月,趙健與十多名法輪功學員再一次進京上訪,在天安門打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當時多個警察蜂擁而上,連推帶打把趙健綁架警車裏後劫持到北京順義區趙莊派出所。半夜在派出所因不報姓名,警察採取各種手段,軟硬兼施逼問,趙健一概不配合,兩三個警察氣急敗壞的把趙健強行推到外面。

當時十一月份外面下著雨,天氣寒冷,趙健穿著單衣單褲坐在雨地兩個多小時後被關押到順義看守所繼續非法關押。在看守所裏趙健絕食,被警察強行雙手反扣背後,腳戴上腳鐐,用一輛依維柯麵包車拉到北京一家醫院給趙健野蠻灌食,趙健不配合,兩個警察強行把她按在地上,一個騎在趙健身上拿著粗號膠皮管子,往鼻子和嘴裏來回亂插,插了十多次,鼻子和嘴插出血,致使趙健奄奄一息,灌進大量的食鹽和玉米麵,使她肚子脹滿全部嘔吐出來,吐的都是血,當時醫生說,趙健的臉是綠的,灌完食後的幾天裏,趙健的胸疼睡不著覺,七八天以後,警察怕擔責任才把趙健釋放。

二零零一年元旦,趙健又去北京,當二十多人同時到天安門打橫幅高喊「法輪大法好」。趙健在金水橋邊,再一次打出「法輪大法好」的橫幅,大喊「法輪大法好」,被兩個警察綁架到北京昌平看守所,在那裏看到有幾百名法輪功學員同時高聲背論語,見到新進去的學員就鼓掌合十。因為人太多,趙健又被劫持到密雲公安分局。

在去密雲分局的路上,兩三個警察挨個要車上四十多名法輪功學員的所謂路費錢,趙健不配合,一個胖警察上來搶她兜子多次,過程中趙健正告他記住他的警號並上網,即使這樣也沒停止,還是把趙健的兜子搶走,自己把錢拿走。在密雲公安分局,趙健被非法提審,警察中午吃飯的時候,把她推到外邊強迫站著,趙健看到很多不報姓名的學員光著腳站在雪地裏。這時趙健想不應該被非法關押朝大門走出去,沒走多遠,被兩個警察劫持回來並猛擊她的頭部,後因趙健不報姓名,又被這兩個警察拿用電棍從衣領插進後背,當時就電的栽倒在地,休克過去,小便失禁。

後來,趙健和二十幾個不報姓名法輪功學員,被關到一個空屋子裏,給每個人都編了號,大家集體絕食,要求無條件釋放,有的學員被打得眼睛烏青。趙健因不配合邪惡,絕食五天,被非法提審四次,警察看到她身體虛弱,走路緩慢,害怕承擔責任,才把她放了。

二、被非法判十五年

二零零二年三月五日,長春市有線電視八個頻道同時播放《法輪大法洪傳世界》《是自焚還是騙局》,等法輪功真相電視片,時間長達五十分鐘。江澤民知道此事後,下了死令,對插播法輪功真相的學員「殺無赦」。於是,整個吉林省地毯式的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長春開始大面積綁架法輪功學員。

趙健被跟蹤,被長春市公安局一處綁架。警察用衣服蒙住趙健的頭,把她拉到淨月賓館地下室,七八個警察一起把趙健圍住,拿出事先準備好的尼龍繩,迅速將她雙手和雙腿,一圈一圈的纏住,然後,把手和腳背到後面,將四肢捆到一起,然後來回提起放下,臉被地毯蹭破。十幾分鐘的功夫,趙健的四肢失去知覺,癱倒在地。隨後,他們又把癱倒的趙健鎖在老虎凳上,逼著她說出其他學員和資料點的位置,四個警察拿著啪啪冒火的電棍一起電趙健的手心、前胸、大腿,隔著幾層衣服,乳頭被電出血,整個前身都是黑紫色,還用黑塑料袋套住頭,勒緊,憋的快沒氣了才放開,還剩一口氣,再勒。反覆折磨。用煙頭熏的鼻涕眼淚一起流。四天四夜在老虎凳上沒讓睡覺、吃飯,然後送到長春第三看守所非法關押迫害。

第三看守所,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由於酷刑折磨,趙健生活已經不能自理,手連飯勺都拿不住,只能靠其他學員照顧。長春市公安局一處為了破壞某個資料點,又非法對趙健提了一次外審,把趙健拉到淨月那個黑窩,鎖在只有兩根鐵棍的鐵椅子上一宿。在看守所,趙健以絕食的方式反迫害。看守所的蘇科長,把趙健叫出去,勸她吃飯,趙健說,吃飯就得答應三個條件,第一,把師父的經文拿回來,第二,給一個看時間的鐘錶,第三,法輪功學員沈劍麗被提外審人沒回來,要求給個說法。前兩個條件答應了。被提外審的沈劍麗被迫害致死(後被懷疑活摘器官)。

二零零二年九月十七日,看守所是氣氛非常緊張,警察和所長都沒回家,九月十八日早上,趙健和周潤君還有其他兩位參與插播的學員,被強行戴上手銬,穿上馬甲,被塞進一輛麵包車,強行押到長春市中級法院,在沒有通知家屬的情況下,非法開庭,下車時,滿院子布滿了黑壓壓的警察,四週被警車包圍,戒備森嚴,不一會,劉成軍等十一位法輪功學員戴著手銬強行帶到法庭,十五位學員高喊「法輪大法好」不配合上庭,五分鐘沒帶上庭,警察歇斯底里喊道:無論如何也要帶上法庭。

十五個法輪功學員每個人身後,至少有三個警察,他們有的拽頭髮,有的按腦袋,還有的捂嘴,強行把十五位法輪功學員帶上法庭。劉成軍嚴厲的正告他們說:我們十五個人被迫害的身體都不好,我們需要十五把椅子。警察被劉成軍無私無畏的正義震懾住了,他們給拿上十五把椅子。警察站著,法輪功學員坐著,進行所謂的開庭。

剛進行到二十分鐘左右,學員們身後站崗的一個年輕警察突然撲通一聲倒地,休克,場上一下亂了,接著,這個警察被抬出去了。這是上天在警示,迫害法輪功學員,上天震怒,天理不容!每隔二十分鐘,站在十五位學員身後的警察要換一次崗。

十五位學員被非法判重刑,周潤君、劉偉明被非法判二十年,梁振興被非法判十九年,劉成軍被非法判十九年,張聞被非法判十八年,雷明被非法判十七年,孫長軍被非法判十七年,李德海被非法判十七年,趙健被非法判十五年,劉東被非法判十四年,雲慶斌被非法判十四年,魏修山被非法判十二年。

所謂的開庭結束後,瘋狂的警察,一擁而上,把十五位法輪功學員分別拽進一個屋子裏,每個學員被三四個警察用電棍電擊,至少電了二十分鐘,聽一個警察說,為了這次開庭,警察在這裏提前演習了三天。

三、揭露長春市黑嘴子女子監獄的邪惡

二零零二年月十月,趙健被非法關押到臭名昭著的長春黑嘴子女子監獄繼續迫害。剛進監獄時在入監隊,監獄為了所謂「轉化」學員,不讓睡覺,因為趙健在看守所多次絕食,身上又長疥瘡,身體狀況非常差,沒多長時間被關在五監區勞動大隊,強迫每天早上五點起床走隊列,趙健不配合。警察找她談話,她就講真相,強迫出去幹活時,每天都要唱所謂的洗腦歌曲,趙健不唱,警察就讓所有的人,在烈日下,來回走著唱,哪個唱的好,聲音大,哪個就回去休息。就這樣,趙健也不唱,警察無奈就不了了之。

黑嘴子監獄從勞教所找來一個邪悟猶大到監獄污衊大法師父和大法,強迫所有法輪功學員去聽,趙健聽到污衊師父和大法時,猛的站起來,手指著那個邪悟的猶大,大喊一聲:「閉上你那被魔利用的嘴」,接著又有幾位學員也站起來制止,趙健當即被警察強行帶了出去,趙健等法輪功學員被罰站一個下午。

在五監區,趙健煉功的時候,警察拍著桌子威脅,要把她關進小號迫害,趙健正告警察:你不能這樣做,你要善待法輪功學員,警察才沒有關她進小號。五監區警察害怕趙健煉功,把她調到六監區,六監區的於秀豔在監獄是出了名的兇惡,把趙健調到這個監區的目的是想用這個隊長強制迫害趙健。

在六監區法輪功學員集體抵制幹活,警察指使刑事犯從上鋪往下拽學員,過程中對法輪功學員又打又罵,趙健對警察喊:刑事犯打人了,你們都不管,你們配穿這身衣服嗎?法輪功學員三天沒出去幹活。

二零零四年六監區開始所謂轉化,他們第一個想強迫所謂「轉化」的是趙健,趙健識破陰謀監獄沒得逞。二零零五年正月十六,警察指使十個刑事犯把趙健從二樓強行抬到三樓一個單間,門窗全用布簾擋著,是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黑屋。趙健絕食不配合,刑事犯把趙健背到二樓,強行給趙健戴上犯人標誌的名簽,於秀豔找人給趙健代寫所謂轉化的「五書」,達到監獄所謂「轉化」的目的。

二零零五年底,監獄把所有法輪功學員都集中到單獨成立的所謂的教育監區(洗腦班)。所謂的教育監區不認可六監區的洗腦,對趙健繼續迫害。那裏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集中營,沒有任何人身自由,每天被強行集中到一個大教室,不許說話,由包夾看著,猶大播放污衊大法師父和大法的光碟,並進行歪曲講解。然後,逼著學員寫所謂的「思想彙報」。很多法輪功學員在那裏被迫害致瘋、致死、致殘。

二零零六年末,趙健、何鳳波、張玉芬、李海紅把大法經文傳給其他法輪功學員,有一個學員在傳給別人經文時,被一個包夾發現,惡告給警察,當時教育監區的隊長的曹洪暴跳如雷,下令嚴管,一場更殘酷的迫害開始了。趙健和三個法輪功學員被分別關在一個單獨的監舍迫害,趙健被關在五樓的一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秘密黑屋。房門掛上簾,不讓外面看見,趙健四肢被綁上,就是上「抻床酷刑懸空吊起來,分分秒秒的撕心裂肺的痛難以忍受,手和腳頃刻間變成紫黑色,趙健被吊了一宿,棉衣、棉褲被汗水濕透,頭髮全是濕的,整個人虛脫,每天大小便在床上,人格受到極大的侮辱,後來又大字形綁在床上,殘酷迫害持續了兩個月的時間,才讓下地。兩個月後趙健又關在四樓繼續精神迫害。

二零一二年,趙健走出了人間地獄,結束了長達十年之久的殘酷迫害。

二零一五年五月,趙健因為實名起訴江澤民,被長春南關區永吉派出所綁架,在葦子溝非法拘留十天。邪黨十九大召開之前,又被長春南關區永吉派出所和社區騷擾。

趙健所經歷的這一切迫害,只是這場迫害中的冰山一角。長春市黑嘴子女子監獄就是人間地獄,現在,黑嘴子監獄還在繼續作惡,用同樣殘酷的手段迫害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不讓家屬接見。

网址转载:

相關文章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