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通百通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十日】幾天前的一個晚上,我像往常一樣,等孩子睡著了,家裏安靜了,我就坐在孩子的書桌前,在本子上總結自己這一天的經歷,看看今天自己發現了自己哪裏有不對的地方,又有甚麼法理上的體悟,每天總結,每天向內找,自己能感到自己在每天精進中,每天都有法理上的提高是我最開心的事。

我發現每天發生的事都在點悟自己,就看你能不能悟到,是不是有心修煉,真覺的自己不對時,想知道對的該怎麼做時,師父自然會點悟讓你明白。而今天晚上,我的體悟,在我的修煉中我認為是一個重要的晚上,下面和大家分享一下,不足不符合法的,望同修以法為指導。

「人神到底有甚麼區別?到底甚麼是人?甚麼是修煉人?我憑甚麼就敢說,或有那個底氣說,或非常自信的說:我就是神?我要是看人和神就像看蘋果和草莓那麼清楚就好了。想到人神一念之差,難道這一念之差就差別這麼大嗎?為甚麼一念之差就是人神之分哪?」我在本子上邊寫著這些問題。師父也讓我明白了我該明白的法理。

在人這兒,每個人每天發出很多的念頭,在迷中我們人是看不到的,可確實是實實在在的物質存在,當我們發出的是正念,是按照大法去思維時,我們的分子、原子各個空間那充滿的是大法,邪惡無生存之地;而人哪,或修煉人沒按法去做的時候,發出的是自私、慾望、惡的念頭,那他的各個空間充滿的是各種邪惡,這個環境適合它,它喜歡,它就存在了。這麼看區別就太大了,本質的區別。只是因為我們看不見,就沒覺的有太大的不同,而實際區別是天地之分。所以我可不想讓自己空間充滿邪惡,想到另外空間差別這麼大,我決定一定守住正念。以前不重視自己的念頭,今天我認識到了它的重要性,思想不符合法就一定是符合魔,我們每時每刻都在做出選擇。

師父開示:「何為人 情慾滿身 何為神 人心無存」[1]。看清了,明白了人神的區別,選擇正念你就走向神,就這麼簡單!背後就是大法的力量和師父的加持。選擇人念,就是情魔的控制和邪惡的參與,這時你的各個空間有邪靈的存在,同時也會造成身體不舒服。而能選擇正念那也是長期紮實的修煉才能做到的,因為構成人的所有因素都將是阻力,也只有在大法中,大法的力量,才能使我們在宇宙正法的巨大力量下才能擺脫,所以真修自己,別無他路。

寫到這裏,我就去睡覺了。晚上做了一個夢:

我和一些人在一個很大的房間裏,說要逃出去,大家都緊張的做準備,還有時間限制。很多人都往外走,還有人往裏走,要出去還要找到密碼才行。我急得到處找,終於在一個櫃子裏找到了,大家都逃了出來……只聽大家都得救了,我夢也醒了。醒後心跳的厲害,好像還在緊張的找密碼。我看了一下時間:凌晨三點二十五分,我平復一下心情,就準備煉功了。

以前是努力的從人向修煉人或神靠近,現在是把自己放在修煉人或神的身份來看待問題。我自己認為這是重要的改變,看問題真的不一樣了。那天晚上我就決定一定按法去做時,自己覺的真有力量,我知道這是法的力量。第三天,我母親包的餃子,大白菜餡的,我覺得不算好吃,但我是修煉人不能再像以前那樣挑食,我以前對吃的確實很挑,現在條件也好,想吃啥就吃啥。母親問我:好不好吃?我說好吃,俺再不挑食了。要按以前,我肯定會說:不好吃,這個放多了,那個放少了,這個不該放,那個不該放的。就這樣,我吃完飯送孩子上學了。

下午我去接孩子時,就覺的這胃不太舒服,按以前我的想法,以後覺的不好吃就別吃了,一定得吃點愛吃的,要不,吃了也不舒服,發正念清除吧,覺的力量也不大。而今天我的想法是:這胃為甚麼不舒服,我按法的要求去做沒有錯啊?到底是誰讓我不舒服啊?想了想,是貪吃這個執著,今天我沒按它的要求做,它不高興,讓我胃部不舒服,實際是它在搗亂。如果我還和以前的想法,它就達到目地了,我不能為你而存在!我發出了正念:清除這慾望的魔!我發的這個念,自己都覺的那麼有理,那麼有力量,真是力可劈山!隨即我打了幾個嗝,胃部舒舒服服的了。

這件事讓我有了重大的轉變,也感受到法的威力。關鍵是我能看清了,我將會把舊勢力操控的後天觀念構成的假我,與正念主導的主元神分清了,真象做的夢一樣,我一定會逃出舊勢力的操控,看清了,分清了,剝離了。

從中,我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修了這麼多年,現在才把自己真正的當了煉功人。這個基點的轉變用了這麼多年。這個人神之分用了這麼多年。這個看清問題不被迷惑用了這麼多年。但這算是一個轉折點。自己知道自己充滿了法的力量,寫出來,望對同修也有啟發。我們守住自己的正念,拋棄人的觀念及人的一切,因為人的一切都是錯誤的。當從法理上真正認識到人的一切是錯誤的時,誰還願意抱著錯誤不放呢?

一通百通,一變全變,當真的認為自己是修煉人時,一切都不一樣了,修煉人或神不是師父把你拿上去的,是你自己要有修煉的願望並實修上去的。你自己問問自己:你真的把自己當修煉人了嗎?到底屬於人還是神?自己內心會有答案。

宇宙已更新,社會在變革,共產邪靈在被清除,舊勢力在消亡,修煉者在由人轉變成神,一切都在正法的強大洪勢中同步進行著。

修煉後我不再迷茫,不再慌張,大法為我解除了心中的疑惑,明白了我是誰,我從哪裏來,我將要去何方,明白了我存在的意義。

感謝師父的慈悲救度,生命從此看清了方向,弟子跪拜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人覺之分〉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