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偏遠山區發放真相資料的經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六月一日】我和同修分享的內容是我們學法小組和周邊同修去偏遠山區發放資料的經歷。在此感恩師尊在關難中的慈悲看護,也感謝同修在整體配合時的默默圓容與補充。

我們幾位同修一直有想去偏遠地區送真相的心願,因為有交通工具出去也方便,所以每年都出去發一些,明慧網發表的真相期刊,內容全面,尤其A4大冊子發表後,很正規,顏色鮮豔,封面美觀、漂亮,裏面的內容只要人看就能明白法輪功到底是甚麼,邪黨為甚麼迫害,三退的真正目地和善惡有報的因果關係。我們認為這麼珍貴的東西不送到眾生手裏很是遺憾,同時也辜負了明慧同修的辛勞與付出。我們從打印、裝訂、包裝、粘貼,每個環節都嚴格把關,在裝訂過程中,一個釘訂歪了,我們都會起下來重新訂好,包裝全是用自封袋包裝,背面貼上雙面膠,從不隨意扔放,我們都是恭恭敬敬正正規規的貼在大門的門洞裏或門框上,沒有門洞的就找最適合的地方貼上,不貼的太低,不貼在門上。我們對真相資料珍惜,眾生才會珍惜,才會看後明白真相得救度。

出去發放資料的過程,也是一個實修的過程。在這過程中會找出自己修煉上的不足,比如著急、指責、埋怨等人心,遇事時是默默的圓容和補充,還是執著自己、保護自己,過程中對師對法是否堅信,都體現著我們整體的修煉狀態和每個人的心性提高與昇華。

二零一六年夏天,周邊協調同修和我說,他們那地區儘管每年都發一些,可還是有很多沒去過的地方,有幾個同修可以出去,但沒有交通工具,問我們能不能去車配合?我說可以呀!就這樣我們小組同修三人(司機同修,還有一位大姐)和周邊七位同修開始了這個救人的項目。

前兩次出去還算順利就按預定的時間返回,第三次當我們回來到最後一個村莊時,還有一位同修沒回來,因天太黑,聽見有腳步聲以為是同修回來了,司機同修就上車準備起車,可車門被猛的一拽,一個40歲左右的男人大喊下車、下車,同時用力掰車門,司機同修趕緊下車,說兄弟別生氣,別掰車門,有話好好說。這個人根本不聽,把車門掰的喀喀響,然後身子靠在車頭上,說我們莊丟了很多東西,我等了好長時間了。司機同修說我們可沒拿你們東西,我們都是好人。他問幹啥的,同修說;我們是煉法輪功的。有三位同修下車配合,說你看我們車上有沒有你們的東西。這個人把車看了一遍,甚麼也沒有,但就是不讓走,說打電話報警。

這時鄰近的三戶人家亮了燈,都出來了,有一戶人家出來了好幾口人,其中一位年輕的小伙子,拿著電棍式的手電,把車裏車外照了一遍,然後被邪惡操控的一會上小牆頭,一會下到地上,非要打電話報警,三位同修和司機同修不停的講真相,我們車上的同修都靜靜的從心裏求著師父,並發出強大正念解體另外空間操控眾生對大法、對大法弟子犯罪的邪惡生命與因素,讓人本性一面主宰自己,聽真相得救。我們真的感受到我們的心是祥和的,對眾生沒有怨、沒有恨。那個青年的母親聽明白了真相,不讓自己的兒子打電話舉報,全家人都讓這個青年回屋,可青年不聽,還要用那個手電電他母親。

那個母親非常善良,去推司機,你快走,快開車走。可是根本走不了,因為那個男人還在車前擋著,而且車鑰匙也在他手裏。四位同修分別配合著和這些人不停的講,司機同修和這個拿鑰匙的男人講,我們都是好人,你看看我們這些人像壞人嗎?你看我們哪個像偷東西的?如果你因為我們煉法輪功舉報我們,把我們都抓去,你看看這是多少個家庭?原因卻是因為給你們送東西,我看你也是個善良人,如果因為我們的車響,影響了你休息,那我跟你說對不起。可是無論怎麼講,那人就是不讓走,不給鑰匙。

翻來翻去的那點話,同修不急、不躁,就是講,啟發他的善念,那三位同修也不停的講,我們給你們送真相,都是為你們好,我們住的都不遠,鄉里鄉親的。司機同修說共產黨迫害法輪功,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我們無仇無恨的,你真的忍心嗎?這時,那個小伙子被全家人給拽回了屋。圍觀的人明白後也幫著勸那個男人,那個男人終於把車鑰匙還給了司機同修。這個人背後的邪惡因素解體了,對同修說:大哥,你以後別在黑天來了,我們莊總丟東西我太生氣了。看似非常邪惡的迫害,在師尊的慈悲保護下,在同修整體配合的正念場中解體了。我們平安的回到家中。

但是通過這件事,是繼續去、還是不再去,出現了分歧。周邊同修提出,不要再去了,車門也掰壞了,怕給我們添麻煩。司機同修也有點畏難情緒,感覺人多很操心,都是沒有去過的地方,路也很生,而且都是小溝小岔的很遠。協調同修和我說:要不就別去了。我說先停幾天再說,反正車也得修,先學學法。

通過學法,我覺得遇事應該正悟,我們去救度眾生沒有錯,只要我們悟到這條路走得對,是師父要的,我們就應該做下去,因為這些資料是眾生得救的希望,過程中出現的干擾,有眾生被邪惡灌輸謊言的毒害,也有對我們在關難中信師信法的考驗,在魔難中能不能正悟、正信。遇到事能不能在法上思考,正念還是人心的檢驗,出現魔難也恰恰是實修中修去人心的一個機會。

我找自己,最大的一顆人心就是對親屬同修的顧慮,同修以前出過事,親屬不明白真相,在配合中我最怕這位大姐出問題,擔心萬一有事,是我們車拉去的,那可就麻煩了。這次正是因為這位大姐遇到了這個人,問幹甚麼的?同修沒搭話,去村子裏了,結果這個人來到村口把車攔住。我找到了自己的私心,怕惹麻煩,怕自己受傷害。我和師父說:這不是我要的,每個弟子都是師父看護,我要相信同修,時時給同修加正念。

過了一段時間,我們通過學法,向內找,重新調整好心態,又開始走上了這條救人的路,我們更加嚴肅對待,在車上從不嘮家常,一路上背法、發正念。同修們都既理智,又智慧,我們這麼多同修從沒因為執著個人的意見有過任何的分歧,就這樣我們很順利的把三區的空白區做了一遍。

接下來我們聽說二區和一區也好幾年沒大面積發過資料了,我們這些同修又配合去這兩個地區,這次由司機同修白天從網上查一查地圖,每天要去的大概路程,大概村莊,那一條溝有多遠,到甚麼地方開始下來人,然後車怎麼接,同修自動結組,村子大的3人,村子小的2人,就這樣有時也不免一個人走單了,有兩次同修一人或兩人去了很深的溝發現還有住戶,等的時間感覺很長很長,先回來的同修就默默的發正念,時間太長的就開車去接。我們不浪費一份資料,不管走多遠,都確定住人的戶給,有的溝很深,有的戶與戶之間離很遠,有時就一戶而且住在大山坡上,同修也都送上去,偶爾一次回來很晚,可同修們沒有一個叫苦的。尤其是我們小組的這位大姐同修,在這些同修中年齡最大,今年68歲了,更不叫苦,不少送一點,山溝溝里路高低不平,有時天太黑,深一腳淺一腳的,摔過好幾次跟頭,但從沒有過不想去的念頭,多年來從不放過一次出去救人的機會,在我們做資料的過程中也是不可缺少的一員,真的非常的不辭辛苦。

我們從夏天發到冬天,冬天臘月的深夜真的是很冷很冷的,這些同修依然坐在車上面(廠車),而且都是搶著往車上爬,數九寒天,道路崎嶇不平,有時車顛的很厲害,有時山路很陡很陡,車好像要立起來,司機同修問怕不怕?同修們都說不怕,司機同修也是非常的有責任心,用心觀察地形,細心的關注每一組同修,就這樣我們把一、二區也做了一遍。

修煉路上的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看護。在這亙古難遇的時刻,我們有偉大的師尊,偉大的法, 其實無論任何一個方面,我們真的能夠做到對法那種堅信,哪有過不去的關、走不通的路啊!魔難只能使我們對師、對法更堅信,使我們越來越成熟。謝謝師父。

在同修的鼓勵下,寫出點滴體會,和同修分享,不在法上的地方請同修指正。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