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個思想簡單的修煉者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我是一名一九九二年就開始修煉大法的老弟子。我把近一年多來修煉中有代表性的幾件事寫出來,和大家交流。

派出所所長讓手下給我開「無犯罪證明」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我所在的公司因為工作上的需要,要去戶口所在地派出所開無犯罪記錄的證明存檔。

在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中,我曾因為信仰大法上了公安局的黑名單,曾被限制出境,三年前我堂堂正正去公安局找到負責人將我的限制出境取消了。但是我知道我的身份證上有「某教」成員的標誌。出現這種情況也不是偶然的,我必須開出這個無犯罪證明來。

我帶著單位介紹信,帶著身份證去了派出所。女辦事員很客氣,例行公事,讓我填寫一張表格,要把我的姓名,住址,電話一一寫清。當時我想,二零一六年五月我已經用實名控告江澤民了,我的所有信息都是公開的,沒有甚麼好隱瞞的,就都如實填寫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讓我填表的女辦事員跟旁邊一男的竊竊私語,那男的從文件櫃裏拿出一本資料來,兩人商量了一會,那女的拿著我填寫的表出去了。等了十分鐘左右,那女的還沒有回來,我問了那位男士:「請問還要等多久?」那男的不耐煩的說:「你等等吧!」

我一看時間,單位要下班了,司機還有別的事。心中還有一點顧慮,就是不能成為被迫害的對像,就跟那男的說我有事要先走,回頭再打電話給你們。

回到單位後,我打電話問:「請問我甚麼時間可以去拿無犯罪證明?」對方讓我週六去拿。週六我提前給派出所打電話,他們讓我過去拿。

我的外甥擔心我的安全,就開車帶我去派出所。

一進門,那女的辦事員看看表說,你剛才說一會來,但是領導走了。我說我以為開好了呢。她又讓我週一來,說按照程序,領導要跟我談話。

我知道要把這件事情當成講真相的好機會,於是帶著從網上打印的一些講真相的資料,我又去了派出所。

我直接去了所長辦公室,他帶我去了一個空房間,很客氣請我坐下。我先問道:「請問這房間有監控嗎?」他說沒有。我說那好,別讓他覺的有監控不能聽我講真相。他開口問:「因為你要來開無犯罪證明,我們了解你曾經煉過法輪功,現在還煉嗎?」我說:「你們派出所要執行上級的指示,為甚麼老問法輪功的問題,這不有答案嗎?」說話間我把打印好的兩張紙遞給他。繼續說「法輪功是佛家修煉大法,不是×教。當初就連公安部的人也知道這點,所以它列出的十四種邪教中根本沒有法輪功。而且你也知道,現在國內有許多律師紛紛出庭為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這也有力的說明法輪功是被栽贓陷害的。我也知道現在各地有許多公檢法的辦案人員不接受法輪功的案子,因為他們知道煉法輪功的人都是好人。就拿我自己來說,我們總經理是外國人,他公開跟別人講,在公司裏最信任的人就是我,我因為信仰法輪大法,沒有一點私心,不貪佔公司的便宜,公司領導很認可我,兩年前還請我出國觀光。我是一名會計師,本應該幹會計工作,但是總經理不信任別人管錢,到現在我還是一名出納……」

這位所長一直在認真的看我給他的資料,聽我講,都聽進去了。

他說:「給你開無犯罪證明可以,但是這證明上要標明你信仰法輪功。」我一聽樂了,說:「沒關係,你標注上吧,我們公司領導知道我信仰法輪功。他問過我的信仰在中國是否合法的問題,我告訴他法律上是合法的,只是江澤民一夥在迫害大法。他的國家就有很多人信呢,都是很受當地民眾歡迎的。」這位領導一聽我這麼說,把手一揮:「你去開證明吧。」

我去對那位女辦事員說,「領導讓我來開證明。」她驚訝的問:「能開了?」我說:「對啊,不信你給他打電話。」她特意去她的領導那兒問了問,回來給我開出了無犯罪證明。

師父說:「講真相是萬能的鑰匙。拉攏人都是金錢、利益,都是常人的東西,那都是一時一世的事,而你給予他的是生命永遠的事,而世上的生命又都是為這件事情才在世上存在的。不要小看了你們做的事,你真的跟世人講透真相,那就不一樣了。」[1]

拒絕「敲門行動」 只與警察通電話

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五日,我接到一名陌生人的電話,說是派出所的,問我是不是某某某(我的名字),我說是的。他問我是不是信法輪功,我說是的。他說之前去過我家敲過門,但是家裏沒有人。今天有沒有時間,要到我單位來找我。我說有甚麼事請電話裏講吧,他說要當面說的,只要我告訴他在哪裏上班,他們一會就來,不用很長時間。我笑說:「你有你的工作,我能理解,但說句實話,作為遵紀守法的公民,並不願意跟你們派出所的人打交道。」他表示能理解,那你甚麼時間有空呢?我說我下班去你們所找你吧。

放下電話後,我想起最近一名同修在工作期間,被三名公安人員非法拍照、錄像,我記得師父的話:「我們沒有甚麼見不得人的事,沒有怕世人知道的,我們也沒有違反法律的事,但是對於邪惡來講,我們也不給你行惡的機會。」[1]

於是我回撥了此人的電話,說:「如果咱們坐在飯桌上或是在路上遇見了,我是有許多話要跟你講的,但是如果我去了你們派出所,是不是要給我拍照或錄像呢?」他忙說:「不是,就是讓你填一張表。」我說:「既然是填表,那我就不去了,因為我即使去了也不會填的,我是為你好,我如果配合了你寫了甚麼,對你和你的家人都沒有好處。我們都有自己的家庭,上有老下有小,要給自己和家人留後路,不要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事,你就跟你的領導說我不配合填寫就行了。」

他認真的聽我講完後說:「好的。」從此再沒找我。

放不下兒女情 差點走彎路

去年,我的孩子要到遠處去上學了。對孩子的情湧上來,腦子裏大多是「他能不能吃飽飯」、「能不能適應新的環境」等等,牽掛太多了,思想無法清淨。人心泛起,甚至還冒出「去找算命的給他看看他將來命運如何」的想法。

學法這麼多年,知道師父告訴我們:人各有命,我干涉不了孩子的生活,而且他的一生都是有安排的,如果找人算了,心裏有負擔,這不給自己增加難了嗎?而且舊勢力看到我的執著心,也會鑽空子藉機迫害我,那這難不是自己求來的嗎?

學法小組一同修說,我連想讓人算命的念頭都不能有,孩子有緣得法,孩子的一生師父都安排好了。

師父講過:「在神的眼裏,人的思想簡單乾淨,神認為這個人是好人;人的思想複雜,神認為這個人不好,因為神認為複雜的原因不就是人世間的執著造成的嗎?複雜不是執著人世間的因素嗎?所以在修煉中是有這樣一個道理。」[2]

我知道自己放不下兒女之情,考慮太多,思想複雜,差一點使自己走了彎路。修煉路本來就很難,不能再人為的給自己增加難。踏踏實實的修煉,修好自己,完成救人的使命,這才是我現在著急要做的。

感謝偉大的師父,感謝偉大的法輪大法。叩謝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四》〈二零零三年亞特蘭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六》〈亞太地區學員會議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