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身邊同事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五日】二零零四年,公司的同事(簡稱甲)跟我講真相。當聽到他說「法輪功是佛家高德大法」時,我就急切的跟他要書看。雖然那些年中共邪黨一直在打壓、抹黑法輪功,我卻一直是這樣認識的:「煉法輪功的人那麼多,不可能那麼不好。如果能得到法輪功的書看看就好了,就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了。」所以,一聽說同事甲煉法輪功,就迫不及待的跟他要書看。

看完《轉法輪》這本書,我覺的大法真的是太好了,我也要修煉!我請甲教我煉功動作。煉第五套功法時,雖然我的動作還很不標準,剛一比劃,就感覺旋轉起來了似的,哎呀,法輪功太神奇了!

得法修煉的日子是開心而快樂的,一晃我修煉快一年了。一天,我遇到了另一個大法弟子,這個大法弟子告訴我:我們大法弟子有講真相、勸「三退」救人的使命。我就問甲:「你咋不告訴我救人的事呢?」他說:「看你剛得法,先多學法,打好基礎再說。」

師父讓我們救那些被邪黨毒害的人,我發自內心相信師父說的,這些人的生命很危險,不退出中共邪黨就要被淘汰了!所以我很是著急。

說做就做。我是車間的工人,就跟身邊的同事講:共產黨多壞,做了那麼多壞事,還迫害法輪功,善惡有報,老天要報應它了,大家快退出它的組織,不然就沒命了。我是發自內心的要救他們,同事們看我是真心想救他們,三個、五個,很快,很多人在我的勸說下退了。漸漸的我越講越愛講,幾乎跟我有緣接觸的,只要有一線機會,我就抓住勸他們退出中共的黨、團、隊。

那時,我與甲每天午休時都要見面交流。甲建議我在講真相時要加入法輪功是如何被陷害的真相,不能光講邪黨壞。我接受了,把以前講過的同事又給他們講一遍,沒講過的,給他們講時就把大法是如何被江澤民集團陷害的內容加進去。

我看到,甲雖然是一九九九年得法的老弟子了,可勸人「三退」卻很難張嘴似的。他跟我說:想勸別人「三退」時,胸口立即就感到發涼,涼到腿都抖。我就鼓勵他,有時還急的我都要跟他嚷!其實他自己也很著急,就是邁不出那一步。

大概到二零零七年前後,甲同修終於咬牙邁出了「勸三退」的這一步,我真是替他高興!過了一段時間以後,甲跟我說:不知不覺,胸口發涼的感覺沒了。這樣,我們就開始互相配合,一起面向全公司的同事講真相、勸「三退」。期間,有一個小故事值得一提。

我們車間有個年輕同事小王,我給他講真相勸他退團,他不信,還跟我說:「我媽是黨員,我爸是黨員,你說我能退嗎?」甲也給他講過至少兩次真相,我們倆交替著給小王講了至少五次,他就是不退。一天,我寫了一封勸善信,請甲給我打印了幾份,我就拿出去散發。開始,甲嫌我寫的內容他接受不了,不給我打印。後來,他跟我說,他經過了激烈的思想鬥爭,決定配合我,稍做修改給我打印了幾份。

一天我把這封信拿給小王看。出乎我的意料,小王看後跟我說:「我這回明白了,你們是救人呢,不是參與政治,我同意退團。」我高興的說:「那我給你起個化名吧。」他說:「不,就用真名。」第二天,我遇到小王時,在那一瞬間,我看到小王的身體像白玉一樣,我感到很震撼,他真的得救了。謝謝師父!

中午,跟甲分享了此事,他說,幸虧他配合了我,給我打印了這封信。

隨著明白真相的同事越來越多,特殊情況,我也請明真相的同事幫我救人,效果很好。例如,有一個女質檢員,被邪黨的陰謀宣傳毒害不敢聽我講真相,老躲著我。我就請另一個已經明白真相的質檢員幫我說好話。他就跟那個女質檢員說他(指我)人可好了,聽他的沒錯。後來我再跟這位女質檢員講,她就答應退了。我用這種方法,還勸退了好幾個膽小的同事呢。幫我的幾個同事也都積了很大的福份。

幾年下來,身邊的同事基本都聽過真相、退出了他們各自加入過的中共組織。我也逐漸的把講真相的範圍擴大到公司外。到現在我勸退人數大略近萬人。

救人的過程也不是一帆風順的。有一次因起了歡喜心等原因,幾個中學小男孩在聽完真相後起了惡念,偷偷跟隨我,待我走到僻靜的街上,他們就拿著刀搶劫我,搶去了我的手機,還砍傷了我,害的我縫了好幾針。

還有一次被人惡告,被抓到派出所,關了一夜,通過給警察講真相,在師父的加持下正念走了出來。

每一次受打擊,我也後怕過,但是,救人的強烈使命感讓我闖了過來。我的願望是:把接觸到的世人,只要有機會,都救下來,不留下遺憾,完成我的使命和責任,圓滿隨師還。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