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幾年如一日 天天做好三件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七日】十幾年來,我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勸退了多少人,反正我天天要出去,天天有收穫。無論甚麼情況,我都沒有耽誤一天,家裏有客人、朋友來訪或老人生病要照顧我都沒有耽誤一天講真相救人。我每天都發出一念:無論是甚麼天氣我都要出去救人,哪怕是發幾份真相資料,哪怕能勸退一人,心裏就踏實,就舒服。

我是修煉了二十多年的老大法弟子了,就近年來按師尊的教誨做好三件事的一些體會簡單的與同修交流。

我每天堅持晨煉,堅持全球統一的發四個整點的正念,早上發完正念再學一講《轉法輪》,然後就出去講真相。每週到鄉下發放真相資料二至三次,先發放資料,然後再講真相、勸三退,大多數人都能接受,我會為他們得救感到欣慰。那些看了真相資料的人,再聽真相勸三退也就很容易接受。每次去鄉下,我發出一念,哪怕一個村得到一份資料,請師父加持,讓這個人一傳十、十傳百,還要讓他口傳口、心傳心,讓更多的人知道真相,了解真相。

如果不去鄉下,我平時都是騎自行車到公園、公交車站、休閒地方去講真相、勸三退,也會帶些真相資料放到休閒又醒目的地方,來往人多自然會停下腳步看看。有的會拿到手裏看,看完放回原位,別人又可以看,大多數婦女會帶走。這種擺放在那裏的資料基本是海外遊行圖片,能使眾生了解法輪功在全球洪傳的盛況,能消除眾生頭腦中被中共宣傳的假相以及對法輪功的誤解,還有那種恐懼。下雨天我就打著雨傘邊走邊講,也能講退幾個人。

有一次晚上去貼真相資料,左腳蹩了一下,整個腳腕都扭轉變形了,腳掌都要朝上了,我心裏念「難忍能忍,難行能行」[1],請師尊加持,我堅持貼完了才回家。第二天丈夫叫我上醫院,我回答不去,沒有事。當時心裏想:今天我是否出去呢?猶豫了片刻,但馬上想到既然沒事就應該出去,然後我就騎自行車出去了,這天還講得特別順,比平時勸退的人數還多。師父看到我有救人的願望和決心所以就把有緣人化到我身邊來,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我只不過動動腳動動嘴而已。

講真相的過程,我感覺就像是雲遊。當然我們是不用要飯吃。有人會把你當騙子,摸摸自己的耳環、項鏈、首飾,包包夾緊點,離你遠點。有罵人的,還有打人的,我還真被人打過,還有要舉報的,但我守住心性,沒被這些現象所帶動,大部份人說謝謝,我就告訴他們要謝就謝我師父,是我師父要我救你們。他們有的對我行軍禮,有的合十,有的鞠躬,還有與我握手的。

我也有做得不好的地方,有時會表現出爭鬥心、妒嫉心、歡喜心,都要修去,還有挑人揀人講的傾向。憑他人的面相來講,慈眉善目的人好講,兇神惡煞的人感覺不好講,今天就差點錯過一個有緣人。今天發了幾份資料,轉了一圈,公園在整修,有農民工在挖地溝,我走過去一眼看到一個肥胖的男子,感覺他面相不善,就沒有跟他講,再往前走看到第二個挖地溝的,我就與他講了,也退了。我又轉了一圈,心裏感覺很難過,覺的對不起那個被我繞過去的人,於是又回過頭去與他講,看他比我小我就稱他老弟。我說:老弟,賺這個錢很辛苦啊。然後我就切入正題,跟他講共產黨是甚麼,法輪功是甚麼。中共歷次運動,從鎮反、三反、五反、肅反、反右、大躍進造成三年大飢荒,一直到文革、「六四」坦克鎮壓學生,再到迫害法輪功……這些運動中,中共整死了八千萬人。我們做人要善惡分明,給自己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請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危難來時命能保。我問他:「老弟,你入過共產黨、共青團、少先隊嗎?」他說,我當過兵,在部隊入過黨。我對他說我們順天意把它退了保個平安,你姓甚麼?他說姓徐。我說,那就叫徐百富,他滿意地答應,「好。」連忙說謝謝。我說你就謝我師父吧。

正法已到最後的最後,弟子只有精進精進更精進,多講真相、多救人,兌現史前的簽約和使命。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