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丈夫的切身經歷看師父的無量慈悲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二十一日】我是農村大法弟子,夫妻倆都修大法。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我被公安局、派出所一次次的綁架、抄家,嚇得我兩個孩子、兩位老人(公婆)和丈夫整天為我提心吊膽。我的公爹也是一個老學員,看到自己的親人被打、被抓、被罰、被抄家,內心受到極大傷害,不久便離世了,臨終前說:「修真、善、忍沒錯!」公爹的去世讓我們全家人非常難過,對我和我的家人是很大的打擊。

儘管如此,我們依然堅信大法。師父也一直在保護著我們。

二零零六年的一天,丈夫在廠子幹活,不小心右手的食指被電機砸斷了一節。趕到縣醫院,醫生檢查後說他這節手指上的肉全沒了,只能把這節手指做手術截掉。丈夫一聽就非常著急,對醫生說:「你先不要給我做手術,你要把這節手指給我截掉,那我的手不就殘廢了嗎?」醫生說,「我們沒有別的辦法,你要不同意把手指截掉,唯一的辦法就是把手指上砸掉的肉找來,我們做手術給你接上。」聽醫生這麼一說,我們就趕緊打電話叫丈夫的妹妹(也是同修)去工廠找。妹妹終於在廠房裏的電機底座上找到了那塊已砸掉了好幾個小時的肉,立即送到醫院。

醫生一看說,「這塊肉都砸掉這麼長時間了,肉已經死了,根本不可能接活,連百分之一的希望都沒有。要是我們給你做手術接不活,那還得給你做第二次手術,到那時,可就真的麻煩了!還不如現在給你截掉這節手指保險。你自己做決定吧。」

我丈夫心想,「我是大法弟子,我和常人不一樣,我有師父管著。只要你們把手指上的肉給我縫到一起,一定能接活,我就堅信師父,堅信大法,就把這個手交給我師父,一切由師父做主。」想到這,丈夫堅定的對醫生說,「你們就儘管給我做手術吧,只要你們把這塊肉給我縫到一起,一定能接活。」

丈夫在手術室大約做了近兩個小時的手術,我在外邊等著,發了兩個小時的正念,我就是要全盤否定舊勢力對我丈夫的迫害,加持丈夫的正念,走師父安排的路,把丈夫的手交給師父,一切由師父做主。

由於我和丈夫信師信法的心都非常堅定,師父也一定看到了我們這顆心。丈夫從手術室出來時精神狀態非常好,醫生也特別高興,說手術做的非常成功。師父當時就在另外空間給我顯現:丈夫的手指在另外空間已經百脈接通。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把丈夫的手給接好了。

二零零七年的一天,丈夫在廠子幹活不小心,又把這個右手的第四個手指讓機器絞斷了一節,這一節的肉和骨頭只連著一層皮。到骨科醫院一檢查醫生說是粉碎性骨折,給他做手術時就在手上打了一個很長的穿釘。他在醫院住了四天就要求出院。醫生叮囑:到時必須到醫院讓主任親自把穿釘取出來,不然的話就太危險。

我倆都知道,他要不是大法修煉者,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這個右手就殘廢了。只休息了幾天,丈夫就到廠子幹活去了,根本沒想過自己的手是受傷的。

有一天,丈夫的妹妹跑到我屋裏很著急的對我說:「嫂子,你快過去看看吧,我哥自己用鉗子往外拔穿釘呢!」我聽了也嚇一跳,趕緊跑了過去。一看,他自己已經用鉗子把手指上的穿釘拔出來了。一寸來長的穿釘在桌子上放著,他說,「我是大法弟子,我有師父保護,我不用上醫院,我自己就能把穿釘取出來。」他接著說,「師父就在身邊看著我們呢,這都是師父為我做的,我甚麼也做不了。」

這是恩師對我們又一次洪大的慈悲。在另外空間又給我顯現:丈夫的手已經百脈接通。當時,我又把看到的景象告訴了丈夫。我們都感受到能成為慈悲偉大師父的弟子太幸運了!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份的一天,丈夫突然出現嚴重的病業假相:大小便不通,並且臀部兩邊長了許多大白泡,就像蛇皮似的,成片成片的,吃不下東西,那是舊勢力又一次對丈夫的生死考驗。面對他的嚴重病業假相,同修們都非常關心,來和他一起學法、交流,發正念,並耐心的幫助丈夫向內找,是甚麼原因造成這麼大的漏,讓舊勢力鑽了空子?

丈夫找到了爭鬥心、色慾心、利益心、妒嫉心等許多沒有去掉的執著心,等同修們走後,我倆也交流了許多。我認為他這是在過真正的生死關,決不能含糊。一定要全盤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同時做到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走師父安排的路,真正的放下生死,同時在法中向內找,修去一切不符合法的言行,在大法中歸正,把自己交給師父,去留由師父做主。

通過大量學法,丈夫也認識到了,自己的一切都是師父給的,我還有甚麼放不下的呢?我的命就交給師父,由師父做主。大約一個月的時間,丈夫在慈悲偉大的師父的保護下,在同修們的正念加持下,終於走過了這一死關。

我們無法知道慈悲偉大的師父又為他承受了多少。師父對弟子的慈悲也不是我們能用語言表達得出來的。真的不知道怎麼表達心裏對慈悲偉大師父的感激。師父啊,您太偉大,太慈悲了!我們今後一定牢記師父的教誨,做好師父要求的三件事,珍惜師父用巨大的承受延續來的寶貴時間多救人,助師正法,兌現我們的史前誓約,跟師父回家!

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感謝幫助過我們的所有同修!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