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弟子家屬見證神跡 感恩師父 【明慧網】

大法弟子家屬見證神跡 感恩師父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九日】五月六日,我媽從小姨家騎自行車回來,出了車禍。因為我母親出門不帶手機,小姨到夜裏十點半左右打電話來,詢問我媽到家沒有。

我等到十一點多時,樓梯口的門響了,有人上來。我知道我媽上來了,動作卻特別慢。我從房裏出來,看到她全身抽搐發抖,扶著牆,會往後倒,我趕快扶著她上來。這時候,我已經能感覺到問題的嚴重了,只是不願往最壞的地方設想。我扶她坐下。

她低著頭,壓著聲音,很虛弱的說,被汽車撞的,自行車報廢了。她堅持要回家,肇事者打的送她回來的。被撞後,她昏迷過去,醒來已經躺在那個司機懷裏,地上一灘血。她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啥事,直到司機叫他朋友把車開過來,那車離她躺的地方已有十來米了,可想而知當時的衝擊力。

我媽對司機說,她沒事,把她送回家去就行,她是修煉法輪大法的。司機嚇壞了,說以後再也不開車了。我媽給她講我們師父教我們做好人,不會訛你。司機說從來不知道原來法輪功是這樣的。我媽給我大概說完經過後,我打熱水,扶她進衛生間,給她擦洗脖子後面的血跡,頭部我不敢動,右上角是變形的,頭髮也拱起來了。當時血並未止,從頭髮和耳後流下來。

說實話,我已經嚇壞了。她說,沒事的,有師父在。我媽說要煉功,我扶她回房間。先給師父敬香,她手臂根本抬不起來,我扶著她手,給她放上去。然後她開始煉功,因為血還在流,我給她找來衛生紙墊在脖子上,以免弄髒剛換的衣服。我扶著她手,開始煉功。

煉第二套時,我把手給她扶好後,她讓我放手,她自己可以堅持。第四套要彎腰,頭要低下去,出血會多。一直到第五套打坐結束。給她換上乾淨衛生紙,扶她去睡覺。我也回房。但是睡不著覺,在床上反覆躺下又坐起來,腦子裏各種猜想。

雖然在明慧網上類似事情也看過,可是發生在自己家,那感覺是外人完全不能想像的。

就這麼折騰到清晨五點多,天亮了。我去她房間喊了一聲,她有應答聲,我鬆了一口氣。本來她交待我到六點要喊她起來發正念。我想她才剛睡,就不喊她,讓她多睡一下。

早上八點多,她自己開門出來了,她說六點多自己醒了,發正念後,又睡了一會兒。

無論聲音,還是走路狀態,母親都恢復的很快,血也不流了。除了手臂,腿部抬起來吃力以外,完全看不出前一夜是從死亡線上走回來的。

第二天,她看了一天大法師父的講法錄像。第三天,她的兩位同修來看她。她和我說,剛剛和他們交流時,頭部破損的地方有旋轉的感覺,很快,停了一下,又開始旋轉,這是師父在給她修復。當天她自己洗澡,我雖然事前告訴她不要洗頭,但她還是洗了。衝下來的都變成血水了。

我晚上下班,扒開她的頭髮看了一下,確實是開裂的,我害怕,不敢細看。我自己在明慧上找類似例子,看到一個常人,頭骨直接碎裂掉下去,指標不達標,醫生說不能手術,已經沒用了。他的姐姐和媽媽都是煉功人,趕過來,不間斷給他念法輪大法好,指標恢復,醫生說可以手術。約定時間,過了一天,頭骨自動復原,醫生說不用手術了,真是神了。我自己安慰自己,畢竟我母親尚沒到這麼嚴重的地步。

整個過程中,我媽對師父從未懷疑,在我看來是很有正念了。她手臂不能抬,就硬抬。腿部發腫,硬是煉雙盤,反而超過平時的一小時,打坐了一個半小時。堅持一個人煉完整套功法。

我寫下整個過程,希望遇到事情的大法弟子的家屬們,千萬不要在臨事之時,尤其在當事人自己正念很足的時候,因為自己內心的恐懼而說出一些針鋒相對、語言激烈的話而使當事人正念退失。儘量讓當事人保持正向的心態和情緒,也許結局遠比你預想的要好。

此事至我寫出來之時,也才過去四天,五月十三日是師父的生日了,在此感謝師父對我母親一個素未謀面的普通學員的慈悲護佑,感恩大法師尊給人類帶來了從末劫中得救的希望。盼望師父可以早日回國!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