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對弟子的保護 【明慧網】

師父對弟子的保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夏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農村弟子,今年六十八歲。修煉法輪功前,身患多種疾病,生命好像走到盡頭,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救度,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我在法輪大法的修煉中獲得了身心健康,擺脫了疾病的折磨,對師父充滿無限的感恩。

下面我想說的是在一次殘酷重刑迫害過程中,師父是怎樣保護弟子的。那是在二零零零年皇曆六月的一天,一百多名大法弟子在市看守所遭迫害,被強迫抻開四肢、趴在一摸燙手的水泥地上,公安、國安、看守所的頭子們,帶著五六個犯人打手拿著刑具,逼迫大法弟子四肢撐起身體,肚子不准著地,若看見誰的肚子著地,就指使犯人用鋼鞭抽打。

那天我已是八天沒吃東西了,但是一點餓的感覺也沒有,精神也很好。當時心中想起了師父的一句話:「有的弟子講『怕甚麼,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的』」[1]。我猛然站了起來大聲說:「同修們,都站起來,我們是大法弟子,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我們沒有錯!不應該承受這種迫害。」公安的頭頭們,掉過頭來指示犯人將我摁在地上,打我的是一個東北的犯人,膀寬腰圓的彪形大漢,犯人用盡全身力氣惡狠狠的抽了我四鞭子,他們可能想我疼的動不了了,但我又站起來重複原來說的那句話。當時我一點怕的念頭都沒有。他們剛走了七八步,回過頭來像瘋了一樣,狂叫著,命令四個犯人摁著我的四肢往死裏打,然後又用盡全身力氣又抽了我三鞭子。

當時我只感到有點疼,以後就定在那裏了,沒有半點疼的感覺了,抽我的那個鋼鞭上纏繞著三條兩米多長,像籐條一樣很重的鋼絲。打手累的張口喘氣,他對我說:「大爺,我不願意打你,我不打你他們就打我。」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是修真、善、忍做好人的,我不會恨你的。」最後他上氣不接下氣的和看守所所長說:「所長,我實在累的打不動了。」公安局的一頭頭說:「鋼鞭沉,換樹條子(樹條子是用開水煮過的,這樣的樹條子是打不爛的),一直把樹條子打爛為止。」

當他打我前三下時還有點疼的感覺,以後又定在那裏,根本就沒有疼痛的感覺了。打的時間長了,犯人又累的連樹條子也掄不動了,打手上氣不接下氣的說:「首長我實在打不動了。」頭頭說:「再打他們三個。」我心想有師父的呵護,那兩位同修也不會痛苦的。

犯人的小組長實在看不下去了,等頭頭一離開的時候,他就跟打手說:「你往地上抽樹條子就會斷。」打手就按此方法做,二、三米的樹條子就折斷了,只剩下六、七十公分了,打手舉著樹條子大聲說:「首長,條子沒法用了。」六月天的烈日把水泥地曬的燙人,邪惡的頭頭強迫我們大法弟子在烈日下一直暴曬到下午六、七點還不罷休,有一邪惡的頭頭說:「從頭上來,每人打三鞭子,看誰還說煉。」打完第一個同修三鞭子後,問:「還煉不煉?」這位同修像雄獅般使出最大的力氣在大聲吼:「煉!煉!煉!」聲音迴盪在整個看守所的上空!

同修喊出了這一百多名大法弟子的共同心聲,這正念的一聲就震懾了邪惡,解體了邪惡對其他大法弟子們的迫害,他們終於停止了手中揮舞的鋼鞭。

聽監室的人說這兩種刑具,哪一種都可以把人打的皮開肉綻,可我身上沒有任何的疼痛,當我沖冷水澡時,看到自己的身上沒有任何被打過的痕跡。我深知這是慈悲偉大的師父替弟子承受了,是師父時刻都在保護著弟子。這也是法輪大法的無比神奇在世間的真實展現!弟子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二十二年過去了,期間我被迫害時遭受過種種的酷刑和魔難,但我依然堅定的在修煉的路上前行!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時刻向內找,修好自己,做好三件事。謝謝師父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