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女子監獄十一監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隨記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五日】山東省女子監獄第十一監區是非法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獄中獄」,那裏到處充滿了邪惡、黑暗、陰氣,毒害世人,迫使喪失人身自由的犯人充當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幫兇,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殘酷的身體摧殘、心理折磨、強制洗腦,非法剝奪一切人身自由,輪番壓碾式的強行灌輸其歪理邪說,欺騙、恐嚇、毒打、關禁閉與小黑屋,一切流氓、邪惡的手段用盡,又窮凶極惡地把人活著最起碼的生存權都剝奪:不讓睡覺、不讓如廁、不讓使用衛生用品、不讓洗漱等等。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警察們專門從刑事犯人中挑選了幾個彪形悍婦,教唆、誘使她們充當打人的棍子,把她們灌輸、培訓得就像沒有頭腦的機械人,不聽道理、不分是非,對警察們唯命是從,對法輪功學員心狠手辣。她們輪流值班,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日夜監視、折磨,不讓睡覺,企圖以俗稱「熬鷹」的邪惡方式讓法輪功學員主意識不清醒以便鑽空子下手。曾有一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不聽信邪惡、不順從她們,而且給她們講真相救度她們,她們非但不聽,反而五、六個悍婦一起出動對該法輪功學員大打出手,把她打得鼻青眼腫、口鼻出血。

猶大們在邪惡的操控下實行各種非法手段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所謂「轉化」,十九年來她們已經深知自己那套歪理邪說早已是理屈詞窮,完全置天理人性於不顧,竟然連人最基本的生存權都毫無顧忌地侵犯,以極度的妒嫉、扭曲、變態心理,以最流氓、邪惡的手段迫害堅定的法輪功學員:不讓去廁所,不讓洗澡、洗頭、洗衣服(包括內褲),不讓買日用品(包括衛生紙、衛生巾)等。有一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被關在「小黑屋」裏(邪惡的迫害手段之一,裏面漆黑一片,讓人在不知時間、極度孤立的情況下崩潰),來了例假,沒有衛生紙,只能任憑例假順著褲腿往下流……並且在生活上極其虐待,不給水喝,每天只隔著小鐵窗送進一點點飯,維持生命餓不死就行。

有一位堅定的法輪功學員正念駁斥他們的邪說,被警察關進禁閉室長達兩年左右,室內沒有床,長期在地上睡,被折磨得精神有些失常了,警察才假惺惺地搬進床去,還是沒有把人放出來。還有一位被冤判八年的法輪功學員,無論邪惡怎麼折磨都堅定不向邪惡妥協,就在還有幾個月就結束冤獄生活的時候,有一次因傳看法輪功經文被值崗監視的刑事犯人從窗口看到報告給警察,當即被關入小黑屋,由於消息封鎖,不知警察及犯人對她進行了甚麼邪惡的伎倆迫使即將出獄的她妥協了……

演示:關小號
演示:關小號

這個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邪惡監區的副區長徐玉美是被監獄指使在這裏迫害法輪功的主謀,她充當這個角色已經很多年了,之前在被稱為「魔鬼監區」的四監區負責生產,曾創下讓犯人連續在車間熬八個通宵趕生產任務被曝光的負面記錄。據一些老刑事犯回憶說,在此監獄成立之初(是由四個監獄合併而成)的那些年,監獄怕犯人們有情緒,就對她們進行了很嚴厲的監管,女監很多警察都被訓練得打人成癖。

據監獄裏的老犯人(那些被判死緩、無期徒刑的在此監獄服刑十幾年的犯人)說當初女監有「四虎」,其中就包括如今已身居監獄領導層的趙鴻豔,當年因嚴重毆打犯人影響相當惡劣而被處分;楊崇珅也早已走上管理崗位,可是當年她打人居然打到不能罷手的地步,哪一天要是沒打人這一天就過不去。而這個徐玉美當初的行徑則是把犯人當作拳擊的靶子,動不動就把看不上眼的犯人叫到辦公室練習拳腳。要麼她們動輒就拿電棍電擊,看著犯人被電得滿地打滾為快事。最後監獄犯人不堪忍受自殺率相當高了,有的犯人就選在毆打自己的警察值班時自殺以示抗議和最後的報復(雖然監獄允許她們打人,但是出了人命還是要追究當事者的責任的)。最終監獄不得不改變管理方式,勒令警察不許打人,而對那個不肯停手的楊崇珅只得叫她暫時停止工作、回家反省,甚麼時候能做到不打人甚麼時候再上班。

那時候她們這些警察都還是剛工作不久的小姑娘,卻被邪黨訓練得如此泯滅人性,而當她們的黨性被徹底訓練出來之後就完全淪為中共整人的工具。而那些被她們辱罵毆打的犯人走極端的很多,要麼不堪忍受而自殺了結,要麼最終在屈辱中變態變壞,成為警察手中得心應手的「打人棍子」。就在監獄強調「人性化」管理,監獄兩方面的人員都在調整收斂,緩和氣氛的階段,法輪功學員陸續被非法判刑入獄,自此又開始了比之前對付那些刑事犯更慘無人道的方式迫害法輪功學員,電擊、酷刑、摧毀中樞神經,打不明藥物、野蠻灌食、致殘、致瘋、致死的已屢見報端。當初那些真正的犯人尚有人權可言,被趙鴻豔毆打的犯人就是豁出命去告發她,只要有外邊的、上邊的人去監獄參觀檢查,她就告發,監獄終於迫於壓力給趙鴻豔留用察看半年的處分,最終因懷孕而不了了之(這是當年的犯人講的)。

而在江澤民對法輪功學員要「打死算自殺、打死白打死」的邪惡指令下,監獄指使那些罪犯隨意毆打、辱罵、體罰奉行「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她們的犯罪心理和手段在監獄不僅沒有得到遏制,反而對法輪功學員無所用之不及。而那些因凶殘打人、違背法律而受到處罰、背負惡名的女警們此時不僅沒有收斂反而在法輪功學員身上更加肆無忌憚的變態、瘋狂的迫害,她們的殘忍、暴虐正好符合江澤民流氓集團的迫害所需,警察行兇會受到獎勵提拔,上述那幾個當初有劣跡的警察居然全部被提拔重用。

徐玉美就是其中的一個,對大法和法輪功學員犯下巨大罪業卻仍不思反省。此人在「魔鬼監區」積累了很多整人的伎倆,也被訓練的心狠手辣,所以自然被選中調到集訓隊這個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成為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的劊子手。她將斯德哥爾摩綜合症運用得淋漓盡致,經常用和顏悅色、偽善來掩蓋內心的惡毒和凶殘,不親自打人罵人,專門在背後指使犯人和猶大們行兇,然後半路出來利用斯德哥爾摩效應企圖達到邪惡的「轉化」目的。在溫柔外表的偽裝下宣講他們的那套歪理邪說、造謠生事,企圖使人心智迷離。徐玉美一貫軟硬兼施,為使大法修煉者放棄修煉想盡了辦法,使盡了招數,動不動就關禁閉、關小黑屋,就連八十多歲的老人也不例外。有一位還是做過結腸手術,身上掛著大便袋的八十歲老人也被送進去強制轉化,最後被迫害得如廁時摔倒而坐上了輪椅。可見中共不僅不講法律,連最起碼的人性都不講。

以下是在山東省女子監獄被非法轉化後,又在警察們的指使下,被調教成和他們串通一氣、助紂為虐的猶大們的惡劣行徑,由此也讓我們看看中共及江澤民流氓集團如此不擇手段,到底要把人「轉化」成甚麼樣?這些「猶大」在被轉化前後究竟存在著怎麼樣的天壤之別?對她們本人及社會是福還是禍?這樣的罪過究竟要誰來承負?

猶大頭子付桂英不幸被徐玉美拖向邪惡,在那個惡劣的環境中被徐玉美調教成一個背信棄義、助紂為虐的猶大,對徐玉美阿諛諂媚、串通一氣、積極效力,動不動就打小報告出陰謀詭計對付大法修煉者。在她的攛掇下,監獄對堅定的大法修煉者嚴厲管治,隨意體罰,動輒就把大法修煉者罰站到半夜,最嚴重的一次體罰一位法輪功學員站立了兩天兩夜,腿腫得很粗。不僅如此,鑑於監獄對大法修煉者使用邪惡的手段強行轉化,所以她們明知道很多人並非真正轉化,只是一時被她們所騙或一時糊塗,或迫於壓力違心不煉等等,所以對已經轉化的,她們也是要經常隱瞞、糊弄,非常心虛和恐慌,深怕哪一天誰就清醒了,哪一天誰又聲明重新走回修煉了。所以這個付桂英叫警察對已經轉化了的也要嚴厲對待,在每天強迫看兩個多小時的污衊大法的電視後寫思想認識時,逼迫每個轉化的學員必須得罵師父、罵大法,而且要指名道姓的罵大法師父、要狠毒的污衊大法才算過關,否則就被認為批的不深刻,要打回去重寫。並且強迫每個人要老老實實的所謂「改造」,叫幹甚麼就只能幹甚麼,沒有絲毫商量的餘地,只能對她們說「好」、「是」,誰也不能互相幫助,並說「這裏不是做好人的地方」。 付桂英對人都是惡言以對,稍不注意就要求寫檢討,動不動就被關小黑屋,製造恐怖、緊張的氣氛。

猶大隋玉紅,山東省龍口人,邪悟後邪惡至極,稍不順從她就罰站,滿嘴胡言亂語,專門非法轉化大法修煉者,做盡了壞事,和她住一個房間的一位修煉者被她整治得心臟出現問題,她卻說治得輕。

猶大韓連風,心狠手辣,每天咬牙切齒地去暴力轉化大法修煉者,對拒不轉化的就惡言相對、辱罵,理屈詞窮了就惱羞成怒的抓住頭髮打人。

猶大封荊華,每天都是惡言惡語的拿人出氣,專門強制轉化大法修煉者,嘴巴不停地說著,說不過人家就惱怒罵人、踢人。

猶大趙玉蓮,寧陽縣人,每天散布邪說非法轉化人,急了眼就聲嘶力竭地罵人、打人的臉。

這些猶大們用最惡毒的語言加暴力企圖從思想上、從心理上歪曲、瓦解大法修煉者對大法堅定的正信,從而達到毀掉大法修煉者意志力的邪惡幫兇。

以下是被監獄選中、利用去迫害、監視大法修煉者的刑事犯,這些被利用者通常都是心狠手辣且體格健壯。她們被利用的主要目的是用暴力維持它們的迫害,主要從身體方面去整治、折磨大法修煉者,充當打手,還要值班、監視、盯梢。是監獄有意安排的與猶大們聯手夾攻從各方面摧毀修煉者的四肢發達、沒有頭腦的暴徒。試想這些人從新走入社會後對社會、對家庭會是多麼危險,本因幹壞事到監獄改造的,卻在那裏幹了最邪惡的壞事而一路受到表揚、加分減刑,她們的思維會不會因此而錯亂?她們會不會再次走入監獄?誰對她們的人生及未來負責?

惡人唐偉偉,山東省煙台人,長得又高又壯,一臉兇相,被用來專門整治難以轉化的修煉者,據說很能打人。

惡人劉陽,兇狠邪惡,很多人都怕他,對於堅修大法不放棄的就專門派她晚上去看守、強迫轉化,也是靠打人來脅迫。此人後來明白了真相,不再打人。

惡人廖賢慧,對堅修者張嘴就罵,動輒就打,強行抓住人家的手逼迫寫所謂的「轉化書」。

惡人姜豐,是貪污犯,沒想到一個在經濟上犯罪的人居然也能對人下毒手。有一個被她們迷糊的轉化了的,後來又認識到「轉化」不對了,內心很痛苦,就聲明所謂的轉化作廢。姜豐就和猶大們再次強行轉化她,殘酷的折磨她,晚上不讓她睡覺,還罰她站著,她站的實在累了,就想在地上坐一會兒,而惡人姜豐就立即在地上潑上水,不讓她坐,也不讓蹲下。

惡人王淑燕,以打人等一切邪惡的手段轉化大法修煉者,來討好惡警。

惡人王博娜、李瑩,專做轉化,對大法修煉者侮辱、貶低人格,強行抓手摁著寫轉化書,逼迫轉化。

警察非常喜歡這些惡人,她們被馴化得利用起來很順手,對惡警的意圖已能心知肚明。在監獄裏惡警和惡人相互勾結、利用,通過迫害信奉「真、善、忍」的好人以達到彼此的邪惡目的、互得好處。可憐的她們只看到眼前的那點小小的利益,而忘記了「善惡有報」的天理,忘記了「天網恢恢,疏而不漏」 因果定律,自古以來,有誰逃得過?且勸這些在齊魯大地上跟隨江澤民余部繼續行惡的不理智者,快快放下心中的惡念,抬頭看看如今的風向標吧,如今江澤民自身都很難保,它的餘惡還在繼續追查中,它的余部也都已是網中之魚,還能蹦跶幾天?這還只是人間的報應。別再存僥倖心理了。

生命無比的珍貴,法輪功學員多少年、多少次捨死忘生的呼喚你們,提醒你們,警醒你們,就為將來你們不要給江澤民當陪葬品啊!可貴的中國人,在江澤民悍然發動的這次慘烈的迫害中,你們才是最可憐的生命啊,被利用完了是甚麼下場難道不想想嗎?在監獄裏沒有一個殺人犯不做噩夢的,想必同樣行惡的你們內心也不會太平靜吧?當初稀裏糊塗的上了江澤民的賊船是可悲的,可是這並不表示你就要跟著它一條道走到黑啊,法輪功學員無數次向你們伸出救援之手,為甚麼就一次次置若罔聞?指使迫害的惡首們正在被逐步清理,當惡報降臨到你的頭上時,還有誰會為你承擔?

時代在變,形勢也在變,「依法治國」是當今國家領導人提出的治國指導思想和行動要求,也是精英階層與普通老百姓的要求。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從今日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所有的中國人都是這場迫害的受害者。試想一想:不讓做好人、做好人遭迫害、講真話遭迫害的社會,可不可怕?你願意你的孩子生活在那樣的社會嗎?

作為執法者該如何去做,當仔細思量,儘快從中共江澤民集團的操縱中解脫出來,抵制邪惡的指使,做自己的主人,找回公檢法司人員應有的尊嚴,給子孫後代開創一個公平、正義的生活環境。《警察法》第四章第六十五條明確規定:人民警察對明顯違法或超越法律的決定和命令,應當拒絕執行!江澤民集團對法輪功的這場打壓完全是違法的!二零一七年六月十二日最高檢又出台了關於終身追責制的法律,再次重申公檢法人員執行上級的錯誤命令不再免除責任。

憲法明確規定公民有信仰自由,濟南市滿大街都張貼著當今國家領導人提出的「人民有信仰,民族有希望,國家有力量」的大幅標語。今年兩會期間,當今國家領導人又帶頭對中國的最高法律憲法宣誓:忠於祖國、忠於人民。而你們公然在迫害信仰「真善忍」的好人、完全合法的公民。如今許多司法部門的執法人員都在悄然改變,他們已經發現過去對法輪功的政策跟現行法律明顯對不上號,所以明智的人都在迴避,怕將來惹上麻煩,或者暗中保護法輪功學員,將功贖罪。「身陷監獄」的你們是不是也好好的補補法律課啊?!不是為了別人,而是為自己和自己的家人,你的對錯、你的安危也關係到身邊的親人啊。

在監獄裏呆久了是不是也把自己混同於罪犯了?你是警察,你應該懲惡揚善,而不是與犯人沆瀣一氣。你的職責是把壞人改好,而不是把好人逼壞、逼死。其實,是誰把你們從單純的警校畢業生、見了罪犯都不敢正視的小姑娘,變成了眼裏閃著狡黠、心理揣著兇惡、和最心狠手辣的罪犯切磋整人伎倆、把最善良的好人治殘逼瘋的惡警……工作這麼多年了,你們想想,你們的思維是不是混亂的?你們抬頭看看監獄裏那些慣犯,她們有幾個不存在僥倖心理的?她們在屢次作案的時候有幾個會想到能東窗事發的?捫心自問,你們自己有沒有這種僥倖?

法輪功學員對你們的勸誡你們信嗎?那麼你想到迫害的元凶江澤民會被國內外的法輪功學員及家屬起訴嗎?你想到當今的法律一步步都是為江澤民及其你們這些追隨者們量身訂立的嗎?連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非法機構「610」都被撤並了……告訴你,你沒想到的和不願意看到的都會發生,只是到時候你已經沒有選擇的機會了!十幾年前你們敢明目張膽的迫害,現在你們怎麼就不敢了呢?為甚麼弄背地裏偷偷迫害、連罪犯都不讓看到、知道呢?你們真的不怕嗎?那麼你們到底怕甚麼?又不怕甚麼呢?你弄背地裏是在躲避甚麼?法律允許的話你們還用這麼背嗎?你們懲治那些刑事犯經常耀武揚威的,還故意大張旗鼓的做給大家看以達到殺雞儆猴的效應。為甚麼迫害大法修煉者你們不敢這樣?拒絕採訪、害怕曝光。真的想問一問你們是真糊塗還是假糊塗還是裝糊塗?總之一點不知道真相那是不可能的,那麼你就是在明知故犯了,那麼你在為誰鋌而走險?你將付出怎樣的代價?你想過嗎?你衡量過嗎?

吳小雅都被你們迫害得眼睛看不清、骨瘦如柴了,家裏有兩個年幼的孩子等著她照顧,那個出國的孩子也面臨著家裏的變故出現經濟拮据而無法繼續在國外深造。周冬東曾經也算是你們的同行,那時候她年輕有為,正值事業高峰,突然被迫害,工作、職位、生活來源一夜之間俱失,甚至連戶口本、身份證都沒有,十幾年就是個「黑戶」。把青春和熱血都獻給了國家和部隊,卻被江澤民與中共邪黨迫害得如此悲慘,如今在你們女監仍備受摧殘……

從中你們也可以看看,這個邪黨整起人來從來都是毫不客氣的,不僅對外部、對內照樣是血腥鎮壓。無論你曾經為它付出了多少都沒有用,只要一不符合它立馬就對你滅門。當我們年輕優秀時,它想盡辦法把我們吸收進來,當我們不能、不再隨同它作惡時,它不僅一腳把我們踢之門外、打倒在地還要再踏上一隻腳。你們也不例外,中共邪黨向來如此,發動一部份人批鬥另一部份人,就連教書育人的老師都曾被打成「臭老九」。文革結束後七百多名響應造反的部隊和司法部門的骨幹被拉到雲南秘密槍決,你們又怎能擺脫被「卸磨殺驢」的厄運呢?而且這次是陰險妒嫉的小人江澤民與嗜血成性的中共惡黨相互勾結製造的史無前例的血腥迫害法輪佛法及其修煉者,更是天理不容啊,作惡過後,你們想過自己的結局嗎?

別在罪惡中越陷越深,等到再也無法回頭的時候後悔莫及!棄暗投明並不難,難的是你在生死關頭還無動於衷、還心存僥倖、還身陷斯德哥爾摩綜合症──依賴綁架利用你的惡人。而這關乎命運的大事還必須由你自己來定奪!三思吧!願山東省女監的警察們能在山東警界劃出一道靚麗的風景線,而不是在惡人榜上頻頻掛名!都知世間沒有後悔藥,且抓住這越來越少的救贖機會吧!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