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農業大學附校教師再遭冤獄迫害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二十一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54歲的王秀平女士,原是山東農業大學附校教師,因堅持「真善忍」的信仰,被中共勞教1年,冤判兩次。

2012年10月她第一次從監獄回來後,因找時任農大校長溫浮江要求恢復工作,遭其報復,於2014年7月15日在家中無辜被強行抓走。

中共邪黨泰山區法院違憲違法,硬是把她誣判3年,劫入山東省女子監獄迫害,使她身心再次遭受嚴重摧殘。

以下是王秀平遭受迫害的自述。

2015年1月6日,我再次被非法關進山東第一女子監獄十一監區。在獄警的指使下,猶大們圍上了我,每天四個人圍著我攻擊謾罵。她們背叛了「真善忍」的天理,語言粗俗、下流、惡毒,目的是想讓我和她們一樣,但我並沒屈從。

1月16日,獄警指派自稱殺人犯(其實是詐騙犯)的逄春梅來包夾我。她每天24小時都監視著我,不讓洗漱,要麼一站一天,要麼一坐一天;吃飯、睡覺、上廁所,甚麼事情都得打報告,甚至手動一下都得打報告;要站直或坐直,不讓喝水,限制上廁所,不讓用衛生紙,經常沒事找碴罵人。

有時打幾次報告,她連眼皮都不翻一下,當我要去做事時,她卻惡狠狠的瞪著我說:允許你了嗎?我不聽她的,她便又打又罵。她抓住我衣領勒我脖子,讓我幾乎窒息。

她還掐住我的脖子說,「我懂這裏的骨頭結構,這裏的這塊小骨頭我用手輕輕一扳,喀嚓,你就沒命了。」她簡直像個日本相撲。她還用盛滿水的水杯捅我胸口,直到我透不過氣來她才罷手。

由於長時間的站或長時間的坐,有時累的不行,一下就倒在地上,她便抓住我衣服拽著我在地上轉圈,嘴裏還不停的罵那些不堪入耳的下流話。

2月5日,她們把我弄進浴室,還增加了一個刑事犯。一進浴室,我就煉功,刑事犯拿起防滑墊朝我頭上手上就打,邊打邊說:我也不願這樣,在監控下打你還能給我加分,在這裏打你,白費力氣。

她們用腳踩住我的腿,半天不讓動一下。還不讓睡覺。白天是重慶的廖顯慧和濟南的劉紅岩,她們讓我兩腳排齊,兩胳膊緊貼身體站直,吃飯也不讓坐下,就這樣一天24小時都站著。

我承受不了,廖顯慧抓著我的頭髮往下拽,弄的滿地都是頭髮,還說是我自己拽下來的。她們見我坐在地上起不來,兩人就架起我,狠狠的摔在地上,不停的架起、摔下。劉紅岩還掐我,掐的我身上青紫。

她們累了的時候就往地上倒水,然後把我摁在地上來回滾,還沒幹又倒上水,還開窗凍我。

廖顯慧看我困,就拿防滑墊摞在我頭上,摞的直到不能再摞,就這樣讓我站著,不能讓防滑墊掉下來。

逄春梅還要把我吊在窗子上,她扒開我的嘴,用刷廁所的刷子在我嘴上來回搓,在我臉上、頭上來回搓,說是給我刷牙、洗臉、洗頭。

她們還不讓我吃飯。4月2日晚飯時,廖顯慧把我的餐杯拿走了,並把窩頭扔在門口,我撿起窩頭,她就來搶我手中的窩頭。我不給,她就使勁的從我手裏扣,把窩頭扣的一點一點的,散落在地上,還用腳踩,邊踩邊說:吃去吧,吃去吧。

由於我每天站著,腿和腳腫的很粗、很亮,連鞋都穿不進去,一直下垂著胳膊不讓動,手腫的像饅頭。值崗的賈麗受於惡警指使,故意找茬說我沒站好,就拿擦廁所的抹布蘸尿捂我的眼和嘴。

2015年8月11日開始,我洗了的衣服就被她們與打掃廁所的抹布涼在一起,我的衣服長期被各種病菌、黴菌沾染,致使我左肩上起了紅色水泡,發濕、發癢、滲水、脫皮,長達一年多不癒。最後我找了副監區長孫萍,才得以解決。又過了一個多月,肩上的水泡才好了。

新泰市的范培霞監視我,不讓我和別人說話,也不允許我看別人一眼。包組的惡警孫莉縱容她行兇。范沒事找茬,說我打掃的廁所不乾淨,侮辱性的打我的臉。

2016年下半年至2017年上半年,主要是滕州的趙宏偉監視我,她經常沒事找茬,戴上眼鏡檢查我打掃的廁所是否乾淨。她自稱自己是更年期,稍不留意就被罵,她還挑動別人整我。

無休止的不讓睡覺,打罵與侮辱,種種折磨,使我的精神、肉體幾盡崩潰,被迫轉化。轉化後,不能有自己的思維,不能說真話,精神和言行完全被他們控制,如同行屍走肉,他們叫幹啥就得幹啥,順著他們說,犯罪感每時每刻都在折磨著我,比遭受肉體的折磨更痛苦,我的心在滴血,那是發自內心的痛。

在幾個月生不如死的煎熬後,我聲明「轉化」後的一切言行全部作廢!她們又強行把我拖進禁閉室,再次遭受慘無人道的折磨。為抵制這精神和肉體的非人折磨,我多次被關進禁閉室。

被迫「轉化」後的人都進監舍,每天都得排隊到三樓「學習室」「學習」,看那些造謠謾罵法輪大法的影碟。看完後還要回到監舍集體「交流」,就是學著電視上的胡說八道,然後還要說自己的「體會」,也就是罵自己。

接下來就是寫思想彙報,如果寫的不符合猶大邪惡下流的要求,就會遭到惡毒的攻擊和謾罵,然後惡狠狠的撕掉摔在臉上重寫。若不服從就被關禁閉。

猶大監舍長付桂英經常讓她監舍裏的人站著從下午「交流」到夜裏十一、二點鐘,讓她們加班站著寫思想彙報到夜裏一、兩點鐘。

這種精神、肉體和言行完全被他們控制的生活,折磨著每一個被迫「轉化」的學員,沉重的犯罪感每時每刻都像山一樣壓在每個人的心頭。有的被迫害的身體極度衰弱;有被迫害的不能走路的,陸雪芹被抬著架著到「學習室」看那喪盡天良影碟;有坐不住的,像陳廣霞被弄到輪椅裏逼著去看。

無論年齡大小,文盲、殘疾人都得寫「思想彙報」。有個七十多歲的老人,壓根就沒拿過筆,光握筆就學了好幾天,那包夾犯人還嫌她笨,不停的呵斥她,難為的老人偷偷掉淚。

張桂芹的右手有殘疾,只有一個大拇指,其它的四個指頭都沒有,也要讓她寫,而且還要在一百六七十人面前念。

對那些寫的達不到她們要求的,要挨白眼、挨罵、罰站或者遭全監舍人欺負,開批鬥會等等;對那些「不老實」的就關禁閉迫害,像周敏、張桂鳳等。被迫害的不行了就送醫院,稍微恢復就再繼續迫害。

山東省女子監獄十一監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罪惡真是罄竹難書。

山東省女子監獄十一監區迫害責任人
監區長:李慧菊
教導員:鄧濟霞
副監區長:徐玉美 孫蘋
獄警:劉瑞雪 李路玲 於建華 孫麗 伊力 蘇越 瓊博 姜燕美等。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