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女子監獄慫恿犯人迫害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十九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省女子監獄獄警利用犯人迫害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下面是我在監獄十一監區看到的:在201監舍有個來自濰坊市的邪悟者韓蓮鳳,此人六十多歲,一隻眼睛失明,另一隻眼睛也看不太清楚,且是個羅鍋。此人被惡警利用來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助紂為虐。韓蓮鳳自己也說,她的一言一行都是獄警授意的,自己的行為就代表著獄警的意思,所做的事情都是獄警指使著幹的。

有位法輪功學員名叫張錫美,她樸實又善良,被所謂「監舍長」韓蓮鳳處處刁難折磨,韓蓮鳳總是讓她刷廁所,刷的乾淨了也說是不乾淨,讓張錫美重刷;讓張錫美不停地擦玻璃,玻璃擦的再乾淨也說是不乾淨,繼續擦到韓滿意為止。韓蓮鳳晚上不讓張錫美睡覺,逼迫寫所謂「思想彙報」寫到很晚。韓還聯合值崗的刑事犯王春華一塊欺負張錫美,以其鞋子擺放不正為由把張的鞋子都扔了,還經常罰她站。

後來韓蓮鳳被調到203監舍還是當監舍長,她繼續迫害七十歲的法輪功學員楊桂英。楊桂英之前在家裏時身體健康,到了監獄後腿疼的厲害。別人上樓時扶著她上,韓蓮鳳也不讓人扶,而且還故意催促她快走,嫌棄她走得慢。韓蓮鳳讓楊桂英擦床擦凳子,故意說擦的不乾淨讓其重擦。當楊疊被子時韓蓮鳳讓其疊了拆,拆了又疊地來回折騰。韓蓮鳳整天在楊桂英背後咋咋呼呼,指指點點,整得楊桂英胃疼住院。

韓蓮鳳還迫害法輪功學員王立峰,還是讓人持續不斷地擦玻璃擦廁所,一遍又一遍無休無止。因為王立峰和韓頂過嘴,所以韓天天針對王立峰進行千方百計地報復,刁難和侮辱。王立峰一幹活,韓就在她後面咋呼,嚇得王直哆嗦。

韓蓮鳳還迫害濟南的七十三歲的法輪功學員王洪鳳。王洪鳳老實善良,在看守所時還能翻跟頭。到了監獄後,韓也是以一貫的手段折騰這位老人重複不斷地擦床,疊被,折騰的老人大冬天直冒熱汗。一次叫王洪鳳穿棉褲,王說:「我的棉褲還沒縫,我也不冷,我不會縫。」過了一週,韓又問王:「你的棉褲拿來了嗎,縫好了嗎?」王洪鳳答道不會縫。韓就說「你七十多歲的人了,連個棉褲都都不會縫,你的孩子是怎麼養大的?還說自己不會縫衣服,顯得自己多有福似的,你在外面還不知道甚麼作風呢!」韓又繼續說些尖酸刻薄,諷刺侮辱的話,沒完沒了。王洪鳳承受不了她天天都打擊侮辱,氣得頭暈,呼吸困難,腿走不動路,無法站立。

這時外面進來幾個值崗的刑事犯把監控擋住,把王扶到床上說誰也別動她,讓她休息休息就好了。衛生員向獄警彙報此事,惡警都無人表態。後來衛生員拿來藥讓王吃點,說沒事,休息會就好了。結果王后面幾天每天都頭暈難受,過了十來天才給王做檢查。一檢查發現結果是腦血栓,才讓王去醫院吃藥打針治療了十多天。放在平時無意中打個噴嚏都要讓人吃藥,不吃就說是思想沒轉變,思想有問題。這次出事了都怕承擔責任就裝不知道,不管不問,無人問津。而平時這些惡警可經常去向這些老年人噓寒問暖地偽善。有人向獄警反映是被韓蓮鳳侮辱迫害的,獄警也沒有回應。

韓蓮鳳還迫害老實善良的法輪功學員翟淑香,讓翟不停地擦水池子,累得翟淑香的手腕腫得厲害。別人看不下去說替翟擦,韓也不讓。翟貼了膏藥後繼續擦,無休無止。

韓蓮鳳經常說自己代表著警官的意思,這也說明是獄警在背後使壞,指使惡人迫害善良。韓蓮鳳等人是為了爭取減刑早日回家而幹壞事,罪魁禍首是背後的惡警,其中有徐區長,姜燕美,孫惡警,劉惡警,穆惡警等。

韓蓮鳳與劉玉淑去所謂「轉化」,對於不轉化的法輪功學員,兩人極盡侮辱迫害,隨意打罵。對於不配合不轉化的人就向其邪悟者大組長付桂英彙報,讓她出主意想法害人。惡警們自己不出面,讓這些邪悟者和刑事犯把善良的法輪功學員關禁閉,採用各種手段打壓迫害。

我看到光關禁閉的房間就有60間(一樓15間,二樓15間),而且二樓後面全是加厚的玻璃,從前面看都是正常的房間,到後面全是加厚玻璃房,連走廊都是加厚玻璃,就是怕迫害人時被人聽見。

監獄還有地下室,青島的法輪功學員陸雪琴就是被關在地下室,受各種折磨迫害,惡人故意不給她水喝,最後陸雪琴出現心臟病和腎結石,睡覺都不敢側身躺著。

在301監舍,我還看到邪悟者鄭淑洪和濟南的陸美祥迫害法輪功學員徐孝蘭。徐孝蘭不配合轉化被關好幾次禁閉。鄭淑洪和陸美祥還聯合刑事犯劉陽,王博姍一起迫害徐孝蘭,不讓其睡覺等。穆惡警指使這些惡人迫害徐孝蘭。

山東省女子監獄位於濟南市孫村鎮世紀大道十字路口向西50米路北,現在三樓還關著沒有轉化的法輪功學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