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東省女子監獄「轉化率」背後的罪惡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八日】自一九九九年江澤民瘋狂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後,在其「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的滅絕政策下,無數法輪功學員被非法抄家、拘留、勞教、判刑;無數的家庭被迫害的支離破碎;無數的學員被迫害致死;被失蹤;被活摘器官等等迫害。

因為堅定修煉法輪功,我曾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女子監獄。由於監獄的封閉性和中共體制的封鎖,很多發生在監獄內的罪惡至今無法全部曝光。今天,我把被非法關押在山東省女子監獄期間,所看、所聽到的冰山一角寫出來,曝光中共江澤民邪惡集團所犯下的罪行。

山東省女子監獄「十一監區」是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當時是由李慧菊(十一監區區長)、鄧濟霞(十一監區教導員)、徐玉美(十一監區副區長,主要從事轉化迫害)為首的十二人組成的班子。在她們的具體操縱下,尤其徐玉美(專管迫害法輪功的)、鄧濟霞的授意下,由一些邪悟者及刑事犯組成轉化團,利用她們想儘快減刑、減分和早日回家的願望,唆使、慫恿那些犯人折磨法輪功學員,大組長則是由最邪惡、最沒人性的人擔當,她們的轉化手段極其邪惡。

一、泯滅人性的迫害

大約在二零一五年上半年以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判刑後,一入監,為了所謂的「規範化管理」,除外衣配備外,內衣、洗漱用品、衛生用品,包括最最基本的衛生紙都不配備,只要不轉化、不寫「五書」,就不允許正常洗衣服等,被剝奪最基本的生存權利。還有一些法輪功學員被關押在當地看守所時用的衛生紙,被帶到女子監獄來也全部沒收。

在如此惡劣(沒有衛生紙)的環境下,有的學員不得已用沖廁所的二次回水洗一下;有的學員把自己的內衣、內褲撕成細條狀擦一下;還有的學員用別人用過的衛生紙擦一下。即使這樣,那些打手們也不允許。有一次,一個學員在用別人已經用過的衛生紙時被包夾發現,遭到嚴厲訓斥,並責令屋內的人以後不得存放已經用過的衛生紙。淄博的一個邪悟者叫劉燕,親口說:「(沒寫五書的人)誰也不能例外」。劉燕的姐姐剛被非法判刑進來時,因沒轉化,她也不敢網開一面。可見幕後操縱者的手段多麼沒有人性!

對法輪功學員進行精神折磨,剝奪正常睡眠時間。早起(早五點半左右),晚睡(晚十一點左右),並由倆人包夾車輪式的給不轉化的學員強力灌輸那些誹謗師父、誹謗大法的邪惡謊言。

當有人指出「你這是沒有人性」時,她們卻說:「這是遵守監規制度」。

為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坐小板凳」就成了監獄經常使用的最陰毒的酷刑之一,這種酷刑「殺人不見血」,令人髮指。一個警察曾恬不知恥的大談特談,甚為得意、自豪。

坐小凳」模擬圖
「坐小凳」模擬圖

「坐小板凳」有極其殘忍的坐姿「標準」,被逼坐小板凳的法輪功學員挺胸、收腹,兩眼目視前方,兩腳後跟並齊,雙手放在膝蓋上,長期每日十幾個小時的保持這樣一個姿勢坐下去,無論多麼痛苦難受不得起來、不得左右挪動而只按規定姿勢坐。屁股都坐爛了,罰坐小凳看似不嚴重,其實是讓人痛苦不堪的酷刑。坐不「標準」則非打即罵。

法輪功學員上廁所要打報告,否則不讓上。有一個年輕女學員,因不打報告,長期忍著,最後患上了子宮脫落,大小便失禁。很多人出現尿頻、尿急等病症。有的被強迫長期罰站,長時間站立腳脖子腫得象腿一樣粗,被迫害的慘不忍睹。

監獄利用刑事犯迫害法輪功學員。由於獄警掌握著這些刑事犯的生殺大權,這些刑事犯唯命是從,成為她們的打手、殺人工具,讓這些刑事犯罪上加罪。

一個年輕女學員,因不轉化,不放棄信仰,被關進「小號」,有兩個彪形女子一人一邊使勁擰,這兩個人都是刑事犯人,一個是萊陽的唐偉偉(被判十九年),一個叫龐春梅。還有一些刑事犯女打手,配合邪惡的人毆打法輪功學員。還有一個叫劉陽的東北販毒的也是判了十幾年,手段非常殘忍,對平度的張友芹大打出手,強迫她轉化。還有四川重慶的販毒、吸毒、黑社會的人叫廖顯慧,積極追隨惡人迫害法輪功學員,手段既陰險又毒辣。

菏澤的一個縣長叫李穎,此人是貪污受賄、濫用職權被判十四年。李穎不惜一切代價往上爬,受到惡警重用,當上了大組長,當面是人、背後是鬼,為了達到轉化學員的目的,無所不用其極。有些學員受不了這種折磨,違心的寫了「五書」後,又陷進另一個魔窟,天天寫思想彙報,達不到她們的「標準」就重寫,剝奪睡眠、休息時間,每天還要看、聽那些邪惡編造的謊言、電視片,身心遭受煎熬,苦不堪言。

二、利用「猶大」迫害

手段最邪惡、最具迷惑性、欺騙性的莫過於那些邪悟者,她們起到了惡警所起不到的作用。因為這些人對法輪功書籍有粗略的了解,在嚴刑拷打下承受不住,做了惡警的幫兇,助紂為虐,犯下的惡行有些是惡警做不出來的。如濟南的邪悟大組長王曉然,滕州的邪悟大組長閆燕,還有青島的陸雪芹、崔魯寧在台上聲淚俱下的揭批,罵師父,罵大法,被惡警利用後受到重用,崔魯寧還當上監舍長及邪黨的教員。據說法輪功學員寫的「思想彙報」不符合她的標準就過不了第一關,所使用的邪惡手段比惡警有過之而無不及。

不配合寫「五書」的學員,有的被包夾使勁摁住,再抓住手寫;有的不寫「五書」被她們拿筆扎手指肚,且已成為常態。這些都是惡警和邪惡大組長指使幹的。有一次徐玉美(副區長)竟在大會上說:「一開始不寫五書的,幫教出於對她們好,要摁著她們的手寫。先寫了再說,這是爭取減刑、掙分的機會。」以此誘惑她們。如此虛偽的伎倆竟能登上眾目睽睽的大會上去高調宣揚,目的就是達到她們較高轉化率的目的。有的學員被迫寫了「五書」後身心受到極大的摧殘,覺得對不起大法,對不起師父,一蹶不振。有的則被動的當上了聯號(聯著不轉化的或轉化不合格的學員),還有的當上了監舍長,轉化別人……。

每過一段時間她們就把那些一定時間內不轉化的學員關到「小黑屋」裏去,派上邪悟包夾及刑事犯打手,強行轉化。惡警徐玉美曾說過「不管她是真轉化還是假轉化,都讓她寫」,多數類似這種情況的一般都是由包夾幫著寫,只為達到她們轉化率。

以上是本人在山東省女子監獄非法判刑關押期間,所看到、聽到的迫害法輪功學員、強迫轉化學員的冰山一角,還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更殘酷的手段未被曝光。

三、鐵證如山、罪責難逃

由於麻木的、死心塌地的賣力的迫害法輪功學員,一些獄警得到了中共的獎賞。山東省監獄管理局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四日發文,陳楠(女,十一監區科員)被評為山東省監獄系統教育改造工作先進個人;徐玉美(女,十一監區副監區長、主任科員)、鄧濟霞(女,十一監區副教導員、主任科員)、王海燕(女,教育改造科科長)、孫莉(女,十一監區副主任科員)被授予教育轉化決戰專項個人三等功;李慧菊(女,十一監區監區長)、徐玉美(女,十一監區副監區長、主任科員)、汪潔(女)十一監區副主任科員?被評為2015年度山東省監獄系統個別教育矯正標兵。

這些中共體制下的所謂「警花」、「警魂」,扭曲了人性,扭曲了靈魂,視人命如草芥,在表面迷惑人的「神聖職責」下,卻掩藏著一顆蛇蠍般的心,她們把「人血當成了胭脂」,塗抹在自己的臉上,借助迫害法輪功學員撈取政治資本,當作往上爬的捷徑。所作所為,即使納粹戰犯們在世,也望塵莫及。

法輪功是教人向善的佛法,以真善忍為準則,福益家庭社會,提升大眾道德。修煉法輪功不僅是合法的,而且應該受到表彰。法輪功學員告訴人們真相、製作、散發法輪功真相資料,完全是法律允許範圍之內的,也是合法的。法輪功學員根本就不應該被關押。

中共江澤民集團對修煉「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迫害,顛倒了所有的是非善惡,敗壞了社會道德,同時也使中國的法制越發黑暗,給中國社會帶來了無法估量的損失,給中華民族帶來了無法彌補的災難,給中國人民造成了無法癒合的傷痛,從今日中國「假、惡、鬥」遍地,道德淪喪,貪污腐敗,就可以看出來。

無論是誰,一旦做了迫害法輪功的惡事,就必然要遭到天理的懲罰。昔日積極追隨江澤民邪惡集團迫害法輪功的薄熙來、周永康、李東生、徐才厚、郭伯雄等元凶巨惡紛紛落馬,已經拉開了作惡者遭現世報應的序幕。直接實施迫害的610、公、檢、法、司人員及隨從打手遭惡報死亡,患不治之症,或自殺、遇車禍、遇火災、遭水淹、遭雷劈等案例比比皆是,全國各地已數不勝數。由於造業深重,害人害己。據法制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六日報導,徐玉美的母親心肌梗死時,徐玉美未能見上最後一面。人間的報應是為了警醒世人,地獄的報應那才是償還惡業的過程。

中共歷次搞強權迫害運動維持不下去的時候,都會來一個「糾偏」、「平反」,然後推出一批替罪羊以平民憤。迫害法輪功這樣一個涉及上億人的大冤案,可不是個小事,千萬不要繼續執迷不悟。立即停止迫害,把握機會將功贖罪,那是唯一能拯救自己的希望。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