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師父對我的三次鼓勵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五月十四日】修煉人都知道師父就在我們身邊,時時的看護著弟子。每次的提高和人心的放棄都離不開師父的慈悲點悟。師父對弟子的點悟不止於千萬次,下面僅談幾次。

我平時上街很少看大屏幕和各種廣告,可有三次就是無意間的一抬頭,一個轉身,清晰的看到幾個大字。其實還有別的字,可就那幾個字那麼耀眼,直入眼簾。

第一次

二零一六年冬天,我的母親被綁架一年了,法院要對她非法開庭。而就在開庭的前幾天,國保大隊的人以訴江為由將我的姐姐也綁架了,並揚言找我。因為我們名字都簽在一張訴江狀上了。一直以來都是我們姐妹配合到公檢法講真相要人,在這麼關鍵的時刻他們卻綁架了姐姐。我一下子覺的少了一份很大的力量,同時也被怕心帶動。因為給國保打電話過程中,感覺就等著我第二天去呢。

一同修告訴我看《二十年講法》。師父說:「舊勢力和那些個邪惡因素的干擾,就是在鑽你們思想的空子,這些年來一直在幹這個事,舊勢力操控爛鬼與邪黨因素一直在這麼幹,叫你們做不成救人的事,因為它跟你對打打不過你。你一發正念,不管千軍萬馬那邪惡統統化成土,全都滅掉,甚麼都不是。這樣打下去,爛鬼與邪黨因素干擾就滅沒了。大法弟子能夠思想很集中的、正念很足的發正念,你們試一試,如果今天能做到,現有的邪惡一半就沒了。就是因為你有各種各樣的人心,配合不好,它就鑽你們這個空子,讓你們做不成該做的事情,在你救度眾生中削弱你的力量。邪惡沒有甚麼別的辦法。在人世間表現的那些個壞人很惡,那個人那麼兇,是因為背後的邪惡在撐著他;你滅了那個邪惡,那個人也兇不起來了。如果大法弟子都擰成一股勁、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間哪,這對邪惡來講太可怕了!」[1]

那我就發正念。清除干擾公檢法人員得救的,清除背後操控他們的邪惡因素。師父說過我們是神,大法弟子才配在人間展現輝煌,舊勢力是要被淘汰的,是不被宇宙中承認的,他們一切的表現都是假的。我有師父做主,沒有甚麼可怕的。一下子覺的自己非常高大,真有那種唯我獨尊的氣勢,誰都動不了我。

之後,我找到同修商量開庭事宜等,又學了一講法,我們互相鼓勵。就在我回家的路上,我是坐在公交車裏的,無意間的一抬眼,看到正前方一個LED顯示屏出現「正念」二字,我內心一震。同時伴隨著感動,謝謝師父的鼓勵!雖然我看不見師父,可我真切的感到,師父就在身邊。這兩個字就是我此時最需要的。

第二次

去年九月份,我去找一位同修商量營救事宜。敲開門,同修的兒子四下瞅了一眼,把我讓進屋裏。站在門口,感覺屋裏氣氛好像很緊張,窗簾都拉著。這時同修好像剛發完正念站起來,走到我跟前,告訴我:我家被包圍了,樓下都是車,已經跟蹤我好長時間了,你快走吧。並叮囑我一定要把跟蹤我的尾巴甩掉後才能回家。我身上沒帶錢,她讓他兒子給我拿錢讓我打車出城,轉的越遠越好。

我被當時的氣氛帶動了,也沒多說甚麼,拿上錢就走了。沒想到這一次見面成了永別。其實我到她家時,並沒有看到樓下有多少車,也沒啥特殊的人。我打車又換車轉了幾個商場,沒發現有甚麼人跟著,就回家了。

我把這件事發到當地信箱,希望大家幫助幫助同修發發正念。第二天接到我爸的電話,說派出所找你呢。我和身邊的同修W說了此事,自己也加大了發正念的力度。我回憶當時的情景,就是自己心不穩了,否則不會有派出所找我的事。這一切都沒有甚麼必然的聯繫,都是假相。「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2]任何強加的安排和思想我都不承認。你想怎樣不好使,那不是師父的安排,我還像往常一樣正常上班。

以往W同修經常去我家,那次他要找我幫寫些東西,這下也不去我家了,到單位找我,並說發生這麼大的事你咋還上班呢,你應該調整調整自己,好好學學法,發發正念。我說多大個事呀?沒覺的怎樣啊。如果我不上班了,那才是真上了當,為甚麼要把它當回事呢?不上班就是承認這一切都是真的了。大法開在常人中,上班不影響修煉,法大,甚麼都能圓容得了。同修又說了幾句就走了。我發現他走後我雖沒有害怕,但對他說的話還是有些動心,給了邪惡可乘之機。寫完他要的東西第二天他來我家取走了,我們也沒說太多話。

晚上打開信箱,看到提示大家不要來我家,我已被跟蹤,說有同修來我家走後被車跟蹤,一直攆著他,他把自行車停到馬路牙上,那汽車都衝過去了,並下車看著他半天。看到後我一下子就覺著心特別的沉,一些物質隨之就壓了下來。說不清的感覺,是怕,還是怨。我家明明沒有人監視啊?緊接著渾身發冷,骨頭好像都疼,鼻子乾,吐黃痰。

我給姐姐打電話,姐姐來了,幫我發正念。我們又互相交流了意見,這一切都是假相。因為不能堅信堅定正念,才出現後面的一連串的事情,要怕也是邪惡怕我們才對。至於那個來我家的同修,所遇到的情況也有他要修和要悟的地方。其實也是假相,也是對我的干擾,加重我思想上的負擔,也是企圖通過別人看到的讓我承認。

師父說:「相由心生還有這層意思,因為你把它擺高了,把自己擺小了。把那事情看的沒甚麼了不起的,救人這麼大一件事情,做你們該做的,心裏踏實一點,碰到聽到甚麼不太順心的、不太如意的也別往心裏去,堂堂正正做自己該做的事情。不被邪的干擾、不被它帶動,那些不好的因素就不從自己這生,那邪惡就渺小,你們自己就高大,正念就足。真的都是這樣。」[3]姐姐呆到快十點才走。

等我第二天醒來不適的症狀都沒了。當天晚上下班回家時,我騎自行車一直前行,到一個銀行門口無意間一轉身,LED上平移過來一行字:衝破黑勢力,保護平安。心裏很暖,也很震撼。雖然看不見,可是我知道師父一定是幫我解決了。

而那位同修一直覺著被跟蹤被監視,三個月後以心臟病突發的形式離世了。我非常的後悔,如果當時能留下來陪她交流,或者過後找到她鼓勵她給她正念,也許結果會不一樣。同修三件事都做得很好,救了很多人,非常遺憾,沒走到最後。

第三次

一直以來,講真相的事都做得不好。到最後了,還有那麼多人不了解真相。我必須走出來,沒有救人的慈悲,就不配是大法弟子。

我的工作是倒班,一天早班一天晚班。我就上晚班時上午和同修學法,下午上班。上早班時下班後和同修去講真相,講的過程中發現了很多平時意識不到的不足之處。不僅是救人,個人修煉也有提高。

有一天,我對班有事和我竄出兩個點的時間。因為那天是晚班,我想這兩個點去救人吧,雖然時間短點,可救一個也不白救,一個生命就是一個宇宙。我和同修來到某地,下自行車的一瞬間眼睛無意間又看到LED上寫著: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感覺字都在蹦似的,好像很怕我看不到。我知道師父是希望我能一直堅持下去。

師父說:「我比你們自己更珍惜你們哪!」[2]我覺的自己走出來的太晚了,耽誤了很多眾生被得救。師父對弟子充滿了期盼。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二十年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在大紀元會議上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