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信伴我一路行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三十一日】我是因病走入大法修煉中的。修煉前我曾患有結腸炎、膽囊炎、神經衰弱等多種疾病,丈夫在單位工作,經常出差,我在家中拖著個病身子,帶著兩個孩子,操持著家務,又累又怨,苦不堪言,對生活失去了信心。一九九六年,在一個偶然的機會,我有幸得了大法,不知不覺中,我的各種病都痊癒了。

從我的親身經歷,我知道大法是最正的、最好的。從此,對大法的正信,伴隨著我的修煉一路走來。

一、正信伴我進京護法

大法被迫害的初期,我不為邪黨的謊言所動,堅信大法是被冤枉的,作為一個在大法中的受益者,我有責任和義務去為大法說句公道話。丈夫知道我要進京上訪時,想到歷次運動中,邪黨的無理和殘暴,怕我出現生命危險,所以非常不同意我去北京。我知道丈夫是為我的安全考慮,我耐心的跟丈夫說:我以前多病纏身,你也是知道的,我從得法後幾年身體健康,再也沒有得過病,生活的幸福快樂,能讓你安心的工作。現在大法被無辜的打壓,我的良心讓我無法呆在家中保持沉默,我必須去向政府說句真話。丈夫聽我說的也在理,看我去意堅定,也就不再阻攔了。我先後五次進京維護法。

那時候,江氏集團操縱電視、電台鋪天蓋地的污衊大法,我的心難過極了,經常淚水不停的流,我知道法的威力巨大,我反覆的背《論語》、《大曝光》、《挖根》等師父的經文。當看到了師父在法中講的:「一個不動能制萬動」[1]時, 我理解就是堅修大法的心不動,不管別人怎麼認識,我堅信證實大法是絕對對的。我在心裏向師父表態說「頭掉了身子還在打坐」[2]這個人是我呀!我要為大法上書。

在北京上訪期間,我不受自己的文化水平低所限,用一顆對大法真誠的心,認真寫信給總理等國家領導人。我雖然不會寫文章,但每封上訪信寫的卻都很流利,也都有理有據。後來這些信被打回到我們本地,本地領導還和我說,信寫的水平不低,他們還認為我是教師呢。我知道是師父在加持我。

幾次進京都很順利的到達,在那裏,我也做了一些自己應該做的事情。後來,大法被迫害的形勢越演越烈,我也因多次上訪被單位無理開除。那時對大法多是停留在感性認識上,一些法理還是模糊不清的。對開除公職一事,沒有認識到是邪惡對我經濟上的迫害,而是感到無怨無悔,心沒有任何的動搖,表現的很坦然,還為不再受單位的束縛而高興,覺的修煉更加自由了。

二、我家也開了朵小花

揭露邪惡、講真相救人,真相資料是一個很重要的必備條件,全市這麼大的範圍,僅靠一、兩個大的資料點是滿足不了同修們講真相需求的,也會給做資料的同修造成極大的壓力。當明慧網發表建議資料點遍地開花的文章後,我認識到了:建立小資料點是正法的需要,心裏產生了堅定的一念:我也要建立一個家庭資料點。認識到後,我馬上就行動起來了。在同修的幫助下,很快一朵小花開在了我家,從此,我肩上又增加了一份救人的責任。

對大法的正信,一直伴隨著我與我家資料點的健康穩步的成長。我每當做真相資料時,我都會和做資料的設備善意的溝通,因為他們也都是為法來的,都是有靈性的,我相信他們也有明白的一面,能明白我的話,能理解我的真願。幾年下來,我們一直配合默契,做出了大量的真相資料,小冊子和內容不同的各類光盤,及時的供給我們周圍多名同修救人用。前幾年,每當神韻光盤下來後,為了能讓世人及時看到這震撼人心、世界一流的救人盛會,不耽誤同修們救人用,我經常要長時間的刻錄,有時都會忙碌到深夜。

每當看到經我親手製作的一個個精美的光盤,想到一個個能明真相得救的生命,我的心感到非常的甜蜜,很感激我的這些法器寶貝們。每當聽到他們工作時,發出的那動聽悅耳的聲音,我在心裏真誠的祝福他們,也會更加珍惜他們。這兩年,停止神韻光盤在大陸發行了,我的家庭資料點減少了不少的事情。一次,我從明慧網上看到同修做出的圖文並茂、內容全面、讓人醒目,震懾邪惡力度較大的真相展板,我馬上決定再增加真相展板這一救人的項目。於是,我下載了展板文件,自己動手開始製作,很快就製作成功了。

通常展板是A3紙張大小的,每幅大概是三張。我自己一人外出張貼不方便,我就和周圍兩個同修配合一起去完成。白天,同修開車出去找好適合張貼的地方,到晚上九點後,等街上的行人減少時,我們再開車出去貼,一次都拿十多幅,最少也要貼上七、八幅。城區、各鄉鎮都留下了我們的足跡,路遠的有幾十公里,有時做完後,要到深夜才能回到家。

每次出發前,我們都集中精力發正念:清除所到之處一切干擾眾生得救的邪惡生命和邪惡因素,絕不允許邪惡操縱不明真相的眾生對大法犯罪,請師尊加持弟子們的正念正行。這也成了我們做真相時的自然行為了。兩年多來,我們做了近千幅的真相展板了,進展順利,未出過大的危險。遇到一些意外的情況,也都是慈悲的師父為我們所化解。

一次,一個同修知道後,也要跟我們一起出去張貼,她平時怕心較重,她想通過和我們貼展板,衝破怕這一關。正當我們在一個村頭張貼時,一個小伙子出現在了我們面前,他問:你們是幹甚麼的?我面帶微笑,平靜的回答他:等明天你看看就知道了,這是最好的廣告。第二天上午,那個小伙子的爸爸打電話,找那位新加入的同修的丈夫說:你老婆昨晚出去貼法輪功的廣告了,你可得小心點呀。(他倆認識)結果,同修被她丈夫狠狠的說了一頓,再也不敢和我們一同出去貼展板了。從這件事上我認識到:心性不到的同修不能強為,容易給整體帶來麻煩。同修的表現沒有帶動我們的心,我們更加用心的做好、貼好救人的展板。

從眾生反饋來的信息來看,真相展板的作用確實不小。幾次,得知同修被綁架,同修們去要人時,我們得知消息後,都會提前將真相展板張貼在我市公、檢、法、六一零等單位醒目的院內或廣告欄上,有力的震懾了邪惡。

三、向內找包容同修

這幾年,我遇見過幾位在其他同修眼裏個性較特別的同修,和她們打交道的過程中,也發生過一些心性上的摩擦,我牢記師父叫我們向內找的法理,認真找自己的問題,摩擦很快化解,心性也在不斷的提高。

有一年,我在街上講真相,碰到一個同修,她表情有些難過的告訴我:她沒有學法小組學法,自己很是苦惱。我聽後也沒有想甚麼,就一口答應,讓她到我家去學法。後來,聽其他的同修說:此同修家周圍有幾個學法小組,但人家都不願要她,原因是嫌她心性不好,總愛挑撥是非,多疑生事,都不願招惹額外的麻煩。我聽到這些話後,沒有產生對同修的負面想法。認為同修既然得了法,就都在修,都有師父管,只是每個人精進的程度不同,所表現出來的狀態不同而已。師父珍惜我們每個得法的弟子,我們都是同門弟子,不能互相排斥,看不起。再說,修煉人要為別人著想,修是修自己,我不能要求別人怎麼做,我要善待同修,這個同修既然有參加集體學法的願望,我就應該幫忙解決。

一天,我正在家中學法,一個其他學法小組的同修有事來到了我家,她走後沒幾天,她所在小組的一名同修就被邪惡綁架,還抄了家,在全市震動比較大。我們小組剛來的這位同修竟背著我寫了一篇文章發往了明慧登出來,文中的內容有些都是憑她自己想像的。她怕我知道有意見,就特意對我說:同修被綁架,是因為他小組的那位同修,幾天前來我家時電話被監控了,還說我家的電話也可能被監控了。這突如其來的消息使我很震驚和揪心,當時我的心肺被衝擊的很厲害,心想:別人都不願要你去學法,我好心叫你來我家,給你提供修煉的環境,你反而不知好歹的用自己的臆想隨便給我扣帽子。我心裏產生了不平衡。這時,我組原有的一個同修也用埋怨的口氣對我說:你就不應該叫她來你家添麻煩。我聽了也有點後悔。但我馬上想起了自己是個煉功人,師父說過修煉人沒有偶然的事情發生,這其中肯定有我需要修去的東西,於是,我先讓自己冷靜下來,再認真的向內找。找出了自己還有怨恨心、心胸不寬廣,在手機安全方面也不太注意等幾方面的不足。後來,我在這些方面重視起來了,發正念時,也很注重清除存在的執著,心也變純淨了,沒有和同修產生間隔,該配合的事情,我照常和她配合。

有一個老年女同修,和丈夫離異多年,她是早年的大學畢業生,文化較高,她性情高傲自負,瞧不起別人,身上的黨文化習氣很濃。我曾多次和她從法上交流,她都是不接受。有一次,她眼睛不太好,在講真相時碰到一個醫生,她就問醫生眼睛為甚麼會這樣?醫生告訴她可能是染髮染的。她回來和我說此事時,我說這是人的觀念,常人的藥物對大法弟子不起作用。此事在大組切磋時,我也談過。後來,不知哪位同修把我說的話傳給了這位老同修,她非常生氣的來對我大吼大叫,並拿著棍子叫我打她,說我到處說她的壞話,議論她。從此,她不願給我傳遞資料了。我向內找,發現我修口不好,不應該背著老同修說她的事,還有,覺的自己認識的正確,否定別人的看法,是自以為是的黨文化表現。認識到後,就決心去掉。她不願來我家拿資料,我就親自去送,沒有了怨恨和爭鬥,能用一個慈悲的心態包容同修,不讓邪惡鑽空子,和同修共同精進。

四、把敲門警察當作求救的眾生

去年七月份,我接到了一個我戶口所在鄉鎮派出所的電話,說要到我家來看看。為了避免他們到我家做手腳,我當時沒有答應,因為那時我在兒子家中住(城裏社區)。後來警察又來電話說到鄉下我的家裏去聊聊,我毫不猶豫的答應了。我想:平時找警察講真相還沒有機會呢!這是自己送上門了,我要把握好這個機會,救度他們。

又過了些日子,派出所警察又來電話,約我到老家談談,我答應後拿著有關真相資料馬上就回了老家見了他們。對他們問我的一些相關信息,我一律不配合,並明確的告訴他們:如果我配合你們的任何要求,都是對你們不利的,是讓你們犯罪。我也認真的告訴他們:這所謂的敲門行動,本身也是違法的,信仰自由才是合法的。修煉是憲法賦予我的權利,是我個人的事情,沒有義務和別人保證甚麼,也不需要向任何人做甚麼彙報,而任何人也無權干涉我的信仰。

他們聽後,用一種很偽善的口氣欺騙我說:你配合一下,我們好給你摘帽,把你的名字抹去。我聽後,依然用一種平靜、威嚴的口氣對他們說:你們不要說這樣的話,我修大法多年,從中得到了很多求之不得的大好處,怎麼還用摘甚麼帽呢?更不能把我的名字抹去,我的生命已和大法緊緊的連在一起了,甚麼力量也不可能分開的。大法,我是修定了!你們就不要再費這份毫無意義的心思了。歷史的大審判快開始了,我希望你們不要再繼續參與這些對大法弟子迫害的事情了,為自己和家人留條後路。

我又和他們講了一些其他的大法真相。整個過程都是我在講,他們都在靜靜的聽著,中間沒有打斷我的話,當時,我感到身體高大,一身正氣,全身被能量包容著,沒有任何怕心,只有一顆趕快要救他們的慈悲心。我知道師父就在我的身邊,加持我的智慧,讓我能坦坦蕩蕩的面對他們,把我要講的真相基本也都講給了他們。最後,我給了他們幾份真相資料,叮囑他們回家好好看看,對自己是有好處的。他們都很痛快的接到了資料,放在了衣兜裏了。我想,這幾個警察也聽到了一些真相了,我在心裏也誠心的祝他們生命能得救。

我走過了二十多年的風雨之路,過程中,慈悲的師父不知為我承受了多少,弟子無以回報,只有勇猛精進,繼續做好大法弟子要做的事情。請師父放心,弟子一定要做好的!謝謝偉大的師父!謝謝同修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加拿大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大曝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