按照真善忍做事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七日】這是我第一次和大家交流修煉體會。有不在法上的,請同修們慈悲指正。

把幼兒園辦成「明慧幼兒園」

二零零三年我辦了一所幼兒園。一開始只有幾個孩子,慢慢發展到幾十個孩子。因為我是大法弟子,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善待所有的孩子和家長,得到了許多家長的認可。

幼兒園先後有三名大法弟子因為邪惡迫害沒有生活來源。我把她們安排到幼兒園來工作。她們把幼兒園當成自己的家,解決了吃、住問題,有了學法、煉功的環境。

我和同修一起,把幼兒園辦成了「明慧幼兒園」:每天上課前,孩子們都說:「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們教孩子背《洪吟》。當時神韻光盤還允許在國內傳送,我們也給孩子們播放神韻藝術團歌舞節目。看修煉故事,教《三字經》,背《弟子規》。每個孩子都帶上平安符,孩子走到哪都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一段時間裏我生起了歡喜心和顯示心,被邪惡鑽了空子,三次被不明真相的人舉報。一次,當地「六一零」人員到孩子家調查情況說:你們孩子的老師教孩子煉法輪功,你們知道嗎?一位家長說:「法輪大法好,到處都貼的,誰都知道。幼兒園老師特別好,教的好,吃的好,對孩子也好,老師很善良,我們都願意把孩子送她們那去。」

這些「六一零」人員走後,家長分別給我打電話說明情況,讓我出去躲幾天,別讓他們抓起來。我說,謝謝你們,放心吧,我有師父保護,不怕。我為家長明白真相保護大法弟子而高興。同時我也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1]我需要在法上歸正自己。於是和同修找到相關人員進一步講清真相。

明白真相的我的家人也去找了「六一零」人員,嚴厲的警告他們:「不允許以任何藉口對我的家人和幼兒園進行干擾,如有甚麼不好的後果和你們沒完。」家人的行動在某種成度上抑制了邪惡。在師父的保護下一次次解體了他們的迫害陰謀。

十三年來一批批的孩子和家長明白了真相,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做了一名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兌現著自己的誓約。

一念救了兩條命

一天學完法往家走。感覺腳下有甚麼東西黑乎乎的像塊小石頭,剛要踩上去,又下意識的收了回來。這時聽到旁邊一個人「啊」了一聲,說:「別踩死了!」我仔細一看,是一隻不會飛的小燕子。沒有多想就準備繞過去走。接著後邊過來一個阿姨也差一點踩上。

我心想:怎麼辦呀?拿回家咋餵呀?放這也得餓死,說不定被別人踩死呢。這時那個阿姨也說:「這小燕子太可憐了,誰能給它送上去呢?」我問從哪掉下來的。阿姨說是從四樓陽台上的燕窩裏掉下來的。她說的那麼肯定,可能就是樓裏的居民。

我拿起小燕子看看,真可愛。抬起小頭看著我,像是向我求救。我對它說:「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它像是聽懂了我的話在我手裏動起來。

我拿著那個小燕子上到了四樓,正好這家的門開著。我敲了兩下,主人出來了。我說:「你好,你家的燕窩裏掉下來一隻小燕子,你給送回燕窩裏去吧!」那人說:「一隻小燕子呀,可別冒那風險,那麼高,我可不敢上去,不值得,你也不用管,拿走吧!」

我心想這人真不善良。

我說:「它在你家搭窩,也是緣份。對你家也有好處呀!」他回應道:「是,那我也不能上那麼高。」我看看手中的小燕子,它正抬頭看著我,慈悲心使我不能不管它。我說:「你把陽台窗戶打開我上去。」他說:「那可不行,太危險了,出了事可別怨我。」我說:「沒事!」

我踩了個凳子上了陽台,一隻手把住窗戶,另一隻手將小燕子往上一舉,手還沒碰到燕窩,燕窩裏的小燕子就嘰嘰喳喳的叫了起來,手中的小燕子「騰」一下,鑽進了燕窩。

我高興的從陽台跳進屋裏,那人正愣愣的看著我,說:「你心眼挺好呀!」我說:「我是學法輪大法的,師父教我們這樣做。」他嘴裏喃喃的說「法輪功的……」我問:「你知道法輪功嗎?聽說過『三退』保平安嗎?」他說:「我們單位就有人學法輪功,給我講過,我沒退,共產黨多好呀,我不上班照樣開工資,在家做生意,一天能掙一百塊錢。」

我耐心的給他講真相,並告訴他,你的錢不是共產黨給你的,你是納稅人,是全國的工人、農民和廣大民眾辛苦勞動養活著共產黨。他明白了,說:「你說的我都相信,那就退了吧!」我說:「給你起個化名吧。」他說:「不用,就用真名退。你能為一隻小燕子冒那麼大的危險,你們學大法的真善良,法輪大法真好!」

我的一念救了兩條命。感謝師父的慈悲安排!

在營救同修中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二零一六年八月的一天,我地一名同修在火車站過安檢時,因兜裏有大法書,被不明真相的警察綁架後送到當地派出所。我聽說此事時已是晚上六點多鐘。

我們馬上組織同修發正念,我和一同修到派出所要人。在派出所裏我們見到了同修。同修的狀態很好。我們又去找所長。見到所長,我剛說了兩句話他就暴跳如雷的大聲喊:「誰叫你們進來的?都出去!」不由分說的就把我們攆了出去。這時我的爭鬥心一下子就出來了,心想:「看你那樣,一臉橫肉,太惡了,不會有甚麼好未來的。」那天晚上我和同修近距離發正念,很晚才回來。

第二天我和同修又到派出所附近發正念,給同修家人講真相。下午三點多鐘,我看到同修的母親在派出所屋裏捂著臉哭。我有一種不祥的感覺。我想我應該進去陪同修的母親,老人家那麼大歲數了,同修被迫害,我能做甚麼呢?可是真的不想看到那個所長,怕心也上來了。這時一下就想起師父的法:「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惡就垮」[2],「大法弟子是整體 助師正法阻邪風」[3]。同修遭迫害,我必須正念制止。

正念一出,我堂堂正正的走進了派出所。我扶著同修母親說:「阿姨,別哭,咱家人也沒做壞事,也沒犯法。」那個所長大聲說:「哭甚麼,不就十五天嗎?」看到他那種囂張的氣燄,我完全被帶動了,也大聲說:「多大事呀,還拘留十五天!」他也衝我大聲說:「十五天還多嗎?馬上就回來。」

接著來了兩個警察,準備把同修帶走。我嚴厲的說:「你們不出任何憑證就把人帶走呀?」那所長問:「你是她甚麼人?」我沒有回答他。他大聲的說:「給她開,開!」過了一會,開了一張紙塞給了同修。我說給我,他們沒給我。他們原本打算不留任何證據就把人帶走。這是迫害大法弟子慣用的伎倆。

同修被帶走了。我的心情非常難過。扶著同修的母親走出了派出所。整個過程我意識到自己用人心去對待了。向內找,發現自己的爭鬥心、怨恨心、同修情、求結果的心。這次營救過程中對自己的心性也是個檢驗。師父說:「其實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這個能量越大,甚麼不好的東西都能解體掉。」[4]

從這件事情上我看到自己的很多不足,沒有修出慈悲心,對警察不善。

我在法上歸正自己,純淨心態後,用慈悲心給那位所長寫了一封勸善信,希望他明白真相後,能有個好的未來。

以上是自己在修煉中的點滴體會,在正法最後時刻,修好自己,多救人,兌現自己的誓約。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理性》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助師〉
[4]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