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歲老人:心裏堅信師父堅信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四日】我今年八十二歲,一九九五年幸運的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二十多年的修煉歷程中,十幾次被車撞,十幾次被中共警察綁架到派出所,不管颳風下雨,每天做好三件事,每天都出去講真相救人。

那是七、八年前的事,我正在街上邊走邊講真相,勸退十幾個人了,突然一輛三輪車從後面把我撞出十幾米遠,當時我就休克了,甚麼也不知道了。我醒過來後,撞我的人見我醒來,立刻坐在地上,捂著肚子「哎呦、哎呦」的裝樣子,我問他,你是黨團員嗎?做三退了嗎?並給他講大法真相,告訴他我是法輪大法弟子,不會訛他的。一個掃大街的清潔工看見了,也過來指責他,說話的功夫,我的後腦勺鼓起來一個大饅頭那麼大的包,撞我的人說給三十塊錢,讓我去醫院看看,我說給三萬三百萬我也不要,我有師父保護,不會有事的,並進一步給他講真相,他做了三退。他留下了電話、地址,讓我以後有事就去找他。我也沒管腦袋上的大包,繼續走到集市上去講真相,又勸退了十幾個人後,就回家了。晚上做了一個清晰的夢,夢到一顆大槐樹,白色的根須都裸露著,我明白是師父點化我今天消掉了一個大業。

有一次,一個軍人騎著摩托車把我給撞了,他趕快說,對不起大娘,我沒有看見你,我給你錢。我說我是大法弟子,有師父保護,沒事,不會要你錢的,並問他三退了嗎?軍人說:退!我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他說,在這樣的事實面前,證明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弟子都是好人!

還有一次,我慢慢的騎著三輪車,邊走邊講真相,一輛汽車撞到了我,把我的三輪車撞癟了,開車人要給我錢修車,我不要,他就把一百元錢給了修車人,修車花了三十元,剩下的七十元,我也不想要,可是開車人已經走了。修車人說,那就給我吧,我說,不是你的錢你怎麼能要?意外之財不能要,要了是要用福份去交換的,並給他講了真相,做了三退。我記住了那個開車的人的模樣,我想一定會再碰到他,把錢還給他的。我總是惦記著這件事情,結果過了沒幾天,在路上真的碰到了這個人,我退給了他七十元,他很吃驚,他說現在社會上還有這樣的好人,修煉法輪功的真是好人啊,也做了三退。

像這樣的事情發生了十幾次,每次都是在師父的慈悲保護下,走過來的。有一次我騎著三輪車邊走邊講真相,遇到一個人問我,你是哪裏的人啊,我告訴他是哪裏的,他說你這麼大歲數走了這麼遠的路啊,我問他這是哪裏,他告訴我後,我心想離家有二、三十里了,他告訴了我回去的路,我謝過他,往回走,一轉眼的功夫,發現自己在離家不遠的大橋上,我明白是師父用搬運功把我搬回來了。

我每天出去講真相,多次被人構陷,有一次三個警察在我面前找我,我就在他們面前,他們卻看不見我。

一次,我到一個村子裏挨門挨戶的發資料,發了有三千多份,發到最後一張,村支書出來了,說你個老太太真能幹啊,發了一上午了,你是哪裏的?他讓村保安把路口堵住,說警察一會就來。我喊到:大夥都來看看,光天化日之下,他們在這裏綁架人,是要遭報應的。他們把我送到村委會,讓我收拾東西去洗腦班,我說誰願意去學誰去,我不去,他們也不了了之。半年後,我又去那個村,碰到那個村支書,他雙手哆嗦,口眼歪斜。我說:你還認識我嗎?我就是那個被你送到派出所的人。他口齒不清哆嗦著說:啊,我剛出院,真是遭報應了。

二零一五年五月份訴江後,有天晚上七點多,我正在家裏盤腿發正念,突然闖進來五、六個警察,他們進屋後,就開始抄家,翻出了許多真相資料,一個警察說:這些就夠判你一年半的。我被他們綁架到了派出所。一個功友告訴了我女兒,我女兒、兒子、兒媳都到了派出所,警察威脅他們要給我判刑,他們都很害怕。一個警察給了我十四張白紙,讓我寫,我一開始不想寫,轉念一想,我可以寫大法好啊,我就在每張紙上寫上「法輪大法好」,寫了十三張,第十四張紙,警察拿給我兒子,讓他寫,我不許我兒子寫,警察就把那張紙扔了,其它的十三張紙他收了起來,說是要給我判刑做證據。他們問我訴江的材料誰給寫的,我說我自己寫的,又問誰給打印的,我說上街花錢打印的,問真相資料的來源,我說我不能給你說,你今天綁架了我,已經給自己造下了大業,你要是再去綁架其他人,造業就更大了,我不能讓你再造業了。他們說今天太晚了,你就別回家了,明天早上八點,讓你兒子來接你吧,第二天早上八點,我兒子開車來把我接回家了。

二零一七年五月份,警察又來敲門騷擾,一開始來了三個穿便衣的,進門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這麼好的功法怎麼能不煉?問我哪一年開始煉的?今年多大歲數了?過了一會兒又來了五、六個穿警服的警察,我說,你們來這麼多人幹甚麼?我又不請客。他們說,我們來拿那個東西(指師父法像),我呵斥他們:那是師父,那是慈悲偉大的師父,如果不是師父救我,我的命早沒有了,在九九年就沒有了!我想起上次他們趁我不在家時,搶走了師父的法像,我回家一看,沒有了師父的法像,傷心的大哭。這一次,無論如何都不能讓他們再幹壞事!我堵在有師父法像的房門口,手攔著門框,厲聲呵斥他們:誰敢來拿師父的法像!那一刻,我正念十足,感覺自己非常高大,他們就像定住了一樣,兩個頭頭先出去了,其他人一看頭走了,一個一個的也都跟著出去了。過了十幾天,又來了兩個警察,問了問生活是否有困難,就走了。

我心裏堅信師父堅信大法,甚麼事也不會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