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救人的路上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二十日】我在修煉的路上已經走過了十九年,用盡人類的語言也無法言表浩蕩師恩!下面就將部份心得寫出來與大家分享。

一、開創家庭修煉環境

一九九八年四月,父親在親戚家借回一本《轉法輪》,並告訴我這本書可好了,有很多患疑難病的人通過看書病都好了,非常神奇。於是我抱著開天目的心走進了修煉的門。那時我還在上初中,修大法後,學習成績明顯提高,手上的瘊子也在一個月左右消失了,而且沒留下任何疤痕。我從此不再悲觀、消沉、低落,每天陽光、開朗、活潑、樂觀,對人生充滿信心。

父親那時也走進了修煉,他喝了二十多年的酒也戒了,也不罵人了。我母親看到父親的轉變,見證大法真的神奇,也開始看書。這時我們一家人其樂融融。

可是,九九年邪黨迫害法輪功後,父親聽信了謊言,放棄了修煉,再加上我曾經去過市裏和北京上訪,當地派出所的聯防隊員隔幾天就來我家騷擾,父親可能承受到了極限,幫他們逼迫我放棄修煉。因為他不修了,又開始喝酒,每天歇斯底里的對我破口大罵,惡狠狠的,沒有任何底線的罵我,搧我的耳光,拿菜刀、鐮刀恐嚇我,每天看著我,不讓我和任何同修接觸,我每走一步都跟著我,就差點沒拿繩子把我綁上了。

那時我每天晚上睡覺都提心吊膽的,擔心不知道甚麼時候父親會趁我睡覺時弄死我。師父說:「我的根都紮在宇宙上,誰能動了你,就能動了我,說白了,他就能動了這個宇宙。」[1] 想起師父的法,我緊繃的心就平靜了下來。

母親是經歷過文化大革命的人,曾經親眼見過紅衛兵把一個人的腦袋活活的打下來,把那個人打死了。深知中共的邪惡,她害怕派出所的人把我帶走給我判刑,把我的書都藏起來,也幫父親管著我。

後來我把自己藏起來的《轉法輪》請出來,偷著躲到麥稈垛裏看。看到了法,我就逐漸升起了正念,我決定開創出家庭修煉環境。

有一天,我正在聚精會神的看書,父親不知甚麼時候走進屋,我來不及把寶書藏起來,他看到我正在看書,就眼露兇光,惡狠狠的盯著書,當時我就想:師父說:「在任何艱難的環境下,大家都穩住心。一個不動就制萬動!」[2] 這是宇宙大法,不能動!誰動誰是罪!拼了命我也要保護好書!我做好了上前搶書的準備,用堅定的眼神看著他,他好像被我的正念震住了,真的沒敢動,退後了兩步就罵罵咧咧的走了。

從那以後,我可以堂堂正正的看書了。我想:不管我的父母甚麼使命下來的,只要我在大法中修煉,就讓他們成為正面的生命。後來我就離開家出去打工了,對著他們發正念,給他們寫信,周圍的同修也把師父的經文和真相資料給他們看,我每次回家都和他們講真相,講善惡有報。我家果園的大桃樹和李子樹因為父親謾罵大法死掉三分之二,使收入減少;我家的玉米因為母親種地時誠念大法好而增加產量和收入。

逐漸的,他們的思想轉變過來了,向師父承認了錯誤,並幫我貼、發各種真相資料,掛條幅,發光盤。我有個姑父和二個姨夫不明白真相,支持邪黨,我給他們講真相沒退的,我父親和他們講,他們就退了。

我母親現在也得法了,見人也給他們講真相,勸三退。

二、講真相救人

從邪黨迫害法輪功以來,我和同修利用各種方式證實法救人。沒有粘貼,就自己買紙和兩面膠寫;沒有資料,就和同修用古老的鋼板、蠟筆,自己寫,自己印,自己發。自己買記號筆往電線桿上寫。只要見到人,就利用一切機會講。

有一次,看到一輛警車停在路上,我就把自己做的寫有「法輪大法好」的粘貼貼在了警車後面,讓警車拉著「法輪大法好」滿街跑。還和同修扛著梯子出去掛條幅,挨家挨戶發資料,有時白天也發。坐車時和司機講,滿車的人誰也不說話,都在那認真的聽。

一次,在晚上,刮著三、四級的南風,我和母親出去噴字,夜色朦朦的,我們走的那條路,別人都叫「狼道」,隱約中有點恐懼,又一想:「有師在,有法在,怕甚麼?」[3]一路上我怕母親害怕就給母親講妙善觀音的修煉故事,到了地方,我順利的噴完了「法輪大法好」、 「真善忍好」、「法輪大法是正法」、「法輪大法救度世人」、「還我師父清白!」等,母親說:「怎麼一點風都沒了呢?」我才發現,周圍真的沒有一絲風。當我倆噴完字往回走時,周圍又刮起了和來時一樣大的風。

自從本地引進手機講真相的項目以來,我便在同修(我叫她小姨)的帶動下,天天下夜班不休息,出去講真相,有時困的很難受,但一想到師父在多次講法中告訴我們救人的重要性,眾生都在急盼著得救,我就放棄睡覺。小姨馱著我和另一名老年同修,我們出去講,每天少的勸退一、二人,多的十七、八人。夏天(還有愛美的心,怕曬黑)我就在三十二度高溫的情況下,戴上口罩,墨鏡,穿上長袖衣服防曬防蚊子咬,冬天在零下二十七、八度的雪地裏,我穿上二條棉褲、三、四條毛褲,加在一起五六層褲子,穿上三、四個毛衣外加二個羽絨服,跺著腳,手指凍的麻疼的情況下,也天天堅持出去,哪怕勸退一個人,我們的心裏也覺的無比的安慰。小姨和我家附近的同修在我修煉的路上真的幫助很大。在這裏我也謝謝所有在修煉和生活上幫助過我的同修!

在講真相開始時,不怎麼會講,還以貌取人,經常被人問住回答不上來。後來就求師父加持,每一期的真相資料我都一個不落的看完,這樣逐漸的題材就廣了,很少有回答不上來的時候。有一次,坐出租車,看見司機面目表情不太善,就遲遲不講,但是內心在掙扎,怕眾生失去千百年得救的機緣。於是我就發正念,求師父加持,馬上就快到地方了,我一下子打開話匣子,給他講了,幾句話他就痛快的三退了,還很認同大法。我心裏這個羞愧呀,差點因為自己的私心,以貌取人,讓一個生命失去得救的機會。

有一次,也是乘坐出租車,給司機講,問他知道三退保平安嗎?他說不知道。我就說,共產黨壞事幹的太多,歷次運動中迫害死了八千多萬中國人,毛澤東時搞各種運動:三反、五反、鎮反、肅反、文化大革命、大躍進;八九年「六﹒四」槍殺大學生,九九年開始迫害法輪功學員,活摘人體器官賣錢。邪黨對老百姓宣揚西方國家不好,中共高官卻都加入了外國國籍,把家人都移民到西方自由社會,欺騙老百姓,「天安門自焚」偽案,又講《格庵遺錄》、《梅花詩》、《馬前課》、《瑪雅預言》等古今中外各種預言,《大紀元》的聲明以及大法淨化人的心靈和身體,讓人道德提升,洪傳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和地區以及榮獲褒獎和支持信函三千多項等等。他非常感動的讓我幫他退出邪黨組織,又謝謝我說,你真是天使啊!我說,是我師父讓我們抓緊時間救人的,要謝你就謝謝我師父吧!不但您退出來,告訴您的家人和親朋好友也都退出來,用本名或者化名都行,寫在錢上花出去,或者寫在紙上貼出去,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能在人類大淘汰中留下來。他問我甚麼學歷畢業?這麼有學問?我說,我就是初中畢業,修大法能開智開慧。我下車了,他又一次說「謝謝!」

弟子深知自己還有很多不足,我堅信,在師父的呵護下,我有決心走好以後的路,多學法,多救人!叩謝偉大師尊的慈悲救度!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美國中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