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路上有師尊呵護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五日】我是二零零零年開始修煉大法的弟子,當時雖然正逢邪黨迫害瘋狂,但我沒有怕心。拿一大包真相資料白天在幹活時看見誰就給誰,晚上扛著梯子出去掛條幅、發資料、貼不乾膠。煉功不長時間後,我身上所有的疾病,頭暈耳鳴、渾身無力等症狀都不翼而飛。十八年來從來沒吃一粒藥,隨著年齡的增長,身體卻比年輕時還好。

一、體驗正念的威力

一天晚上,我剛煉完第二套功法時,突然間眼前一黑倒在地上,甚麼也不知道了(兩個女兒在外地上班),把老伴嚇的不知所措,拉了一床被把我挪到被上。可能嚇懵了,也沒叫別人送我去醫院。老伴也不知甚麼原因,她到自己房間嘔吐不止。等我醒來一看鐘,正是晚上十二點發正念的時間。當時我四肢不靈,但腦子清醒,我費力的爬上炕,後又費了好大勁把腿搬上了開始發正念,這十五分鐘的正念真是渾身難受,疼痛難忍,但還是堅持下來了。

在發正念中大腦呈現出師父的一段講法:「我在長春辦班的時候,有一個人根基非常好,真是塊料,我也看中這個人。就把他的難加大一點,讓他快點償還掉,讓他開功,我準備這麼做。可有一天,他一下子好像得了腦血栓的症狀,一跟頭栽在那裏,覺的不會動了,好像四肢不靈了,送去醫院搶救。然後他能下地了。大家想一想,得了腦血栓哪能這麼快就能下地了,胳膊、腿都會動了?回過頭來他說學法輪大法學的,使他出偏了。他沒有想一想,腦血栓這麼快就好了?今天他要不學法輪大法,一個跟頭栽下去,說不定就死在那裏了,也許永遠癱瘓下去,真的得腦血栓了。」[1]

當我發完正念時心想,我這症狀不是和他一樣嗎?哦:是師父在給我淨化身體,不會有事的。這不好了嗎?還上炕發正念了嗎?想到這,我就把腿拿下來活動活動,結果真的一切都正常了,一點不適的感覺都沒有了。我轉身下炕到老伴那屋安慰她,我說:「真對不起,把你嚇成這樣,你看我好了,別害怕了,是師父在利用這事讓我還業,並給我把病祛了。」我又倒了碗水給她漱口,然後再把她的嘔吐物清理乾淨。老伴看我確實是好了,才鬆了一口氣。她說:「你可把我嚇壞了,也嚇懵了,也沒想起把你送醫院去。」我說:「你幸虧沒把我送醫院去,如果那樣還真麻煩了。」然後我們都睡了,第二天早上起來依舊發六點鐘的正念,一切都很正常,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有一次,我開三輪車上山拾草,那山是個大坡,當我開到山頂時,車子一下掉擋了,快速的往山下滑,滑著滑著車又翻了,就這樣連翻帶滾帶滑的到了山坡下的一小塊平地,這時車後面右轂轤掉到一個坑裏去了,車才卡住。當時自己嚇懵了,車卡住後,我緩緩神才轉身下車,下來後自己竟完好無損,這真是來取命的啊!再一看,往下再有十米就是深溝底。知道是師父保護了我!

有一天晚上出去發資料,天很黑,只聽見前面有一條大狗在狂叫不停,我心想:我是來救人的,你不能再叫了。果然那條大狗啞然無聲,不見蹤影了。我就把這條街發完了。

當然這樣的事不止一次,在師父的保護下,每次都有驚無險。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我們只是在修煉的路上去師父利用各種形式讓我們該去的各種執著心。

我記的在二零零八年在本村講真相時,被不明真相的人誣告了,派出所的人把我綁架到派出所,他們要做筆錄,問我事情的經過,我沒有正面回答他們。然後他們又問我住址、戶籍。我說這個還用問?你們真的不知道嗎?然後他們自己做了簡單記錄,正準備電腦打印,我一邊坐著,一邊發出強大的正念,讓他們甚麼也打印不出來。結果他們從電腦上打印出來的是兩張空白紙,上面甚麼都沒有。當時我一個外甥也在現場,他看到這景象暗暗朝我笑。那個警察也感到很驚訝,就出去和所長嘀咕了幾句,回來對我說:「你回去吧。」就這樣我在那呆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回家了。

師父告訴我們:「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我深深的感受到,你只要真正修煉,師父時時刻刻都在你身邊,大法的威力也會在你身上展現出來。

師父還說:「還有,一個人要想修煉,可不是那麼一件容易的事情。我講了這是一件非常嚴肅的事情,而且它是超出常人的,比常人中任何事情都要難一些。那不是超常的嗎?所以比常人中任何事情對你的要求都要高的。」[1]既然這樣,我們成為這宇宙中最珍貴的生命-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真是億萬年的機遇。那麼在日常生活中,我們周圍的一切,只能隨著我們的變化而變化,因為我們是修正法的,萬事只能向好的方向發展而不能被他們所改變。

二、堅持做好三件事

為了保證四個正點發正念,從一開始得法,我們就是每天晚上學法到九點五十,再煉功到十一點五十,然後發完十二點正念再睡覺。這十八年來從來沒有間斷過。把修煉視為生活中的一部份,像吃飯、睡覺一樣缺一不可。吃飯睡覺可以隨意點,修煉卻不能有半點馬虎。在面對面講真相方面,我們村一百多戶人家基本都退了,就是沒入過邪黨組織的也都明瞭真相,只有極少數中毒太深的人沒有退出。

在發資料方面,我們不管有多少資料,拿回家後從不過夜,當晚發完。老年女同修在本村和上下村發放,我有摩托車就到遠處發放。我們那個地區多年來也不知道發了多少遍了。我們會一戶不落的把真相資料送到每戶人家中,如果資料多了,我們就會翻山越嶺到別的地區發放。

三、執著心的割捨

隨著修煉的昇華,心性標準的提高,我對名利也逐漸看淡。常人不管說甚麼刺耳的話,我很少動心。在去利益心上,知道要修成無私無我、一切為別人著想的新宇宙的生命。在此基礎上基本能把心放下。一次我借了我村一個人五百元錢,不長時間我就還給他了。可停了半年後他又向我要那五百元錢,我說不是早給你了嗎?但他一口否認說我沒給他。當時我心裏有點不舒服,但轉念一想,自己是一個修煉人,不能動氣,再者可能是以前欠他的,現在還上。所以逐漸這心就放下了。

還有一次到外邊賣蘋果,收蘋果的人多給我算了二百八十元錢,回家我發現後,第二天就把錢送給他了。有一次在我家果園看見了一百元錢,我也沒去撿它。就這樣的事很多,我知道師父在利用這些形式去我的利益之心。所以每次都能過關。因為修煉人都知道,錢是身外之物,生帶不來,死帶不去。而我們所得到的卻是無比珍貴的德,生帶的來,死帶的去。所以從這一點看我們還能把錢看重嗎?

對情的執著,去執著心看起來好像容易,但真正要去的時候真是把握不好。我有兩個女兒,大女兒性格軟弱愛哭,再加上和他對像性格不合,每次回來看我的時候,他們總是鬧矛盾,女婿還惹女兒哭。以前也沒放在心上,心想年輕人哪有不吵架的。可有一次他們又吵起來了,女兒又傷心的哭了,這次真是惹惱了我,自己也沒忍住,狠狠的把女婿數落了一頓,並說:你每次回來都惹我們不舒服,再這樣以後你不用來了。過後心裏越想越不是滋味,自己修了這麼多年了,怎麼竟做的這麼差勁啊?不行我不能因為守不住心性而給大法抹黑,於是第二天我就坐車到了一百多里地以外的女婿家,向女婿道歉。

寫出這些意在向師父彙報,和同修交流,證實大法。如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