狡猾的思想業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二十二日】幾年來我總是一到該煉功時就不想煉了,一段時間不願煉動功,一段時間不願煉靜功,最近又不想煉動功了。所以每次煉功都是強迫煉的,且堅持的不好,這使我很苦惱。特別是早晨三點五十起不來,多數是其它時間補上的,有時找個藉口又不煉動功了。每天早晨要是沒煉功,這一天心情不好、覺的沒做好,久而久之就又形成了一個新的執著:因為在煉動功沒做好而心煩造成執著這個問題的執著。

有一次背法背到這樣一句話,師父說:「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要沒有堅強的意志,你控制不了自己,你就做不到這一點。」[1]自己要求自己要有堅強的意志,一直在想別人怎麼做的那麼好,一段時間好一點,可又不行了。

一次我在對舊版《法輪大法義解》書改字,我改字的方法是認真的讀,在讀的過程中去改字,在這個過程中去悟師父為甚麼要改這個字。

有個弟子問:「每當站樁或盤坐,一進入煉功狀態中,立刻就不想煉了,停下來後又後悔?」[2]

師父說:「那就是人自心生魔的干擾,常人心就能夠生魔(思想業力的干擾)。為甚麼呢?因為你在心裏頭、思想中產生的過去那些不好思想物質都起到抵觸的作用。你修好了這種壞物質就消滅了,所以它不幹,它就不讓你煉。為甚麼你煉功老動搖啊?思想中想:不煉了,這麼苦。我告訴你呀,那思想是有原因的,沒有外面的魔干擾也有自身的魔干擾。因為那些不好的物質起的作用,任何物質在另外空間都是靈體。」[2]

我恍然明白,我怎麼就沒想到呢,我在常人中是個所謂成熟比較早的、一輩子怕得罪人、怕被傷害、顧慮太多,每時都在思考,所以在學法當初我就認為那個自我後天形成的思想業多,雖然知道但一直沒在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然而,思想業力會直接干擾人的大腦,從而在思想中有罵老師、罵大法的,想出一些邪念和罵人的話。」[1]我只注重了前句話,我想我也沒罵老師罵大法,可能師父都把我的思想業給消下去了,明白後我首先背《轉法輪》中「主意識一定要強」[2]這一段,可是背著背著就看到後面的這句話「想出一些邪念和罵人的話」,原來我只重視前句而沒重視後面這句話。

細想想,我的思想中一直不停的冒出各種想法,但從來不去想為甚麼有這些想法,再觀察觀察這些想法有多少是符合法的,不符合法的想法冒出來,那不都是思想業嗎?明白了為甚麼一煉功就不想煉是思想業往大腦上反映不叫我煉的呀,它不讓我煉是怕我把它消滅了。可是發現了也發正念清除了,但難就難在不是一下就能消滅的。一直在往出返,消滅一些好幾天,可是過不了幾天又冒出來了,一定要意志堅強呀。

通過明白思想業的問題,一下又發現兩個問題:一個是發正念、煉功時受思想業干擾,我覺的我發正念是不少的,可是現在才發現,思想業是比較狡猾的。師父還說:「我不是講過這話嘛,你要修好了就得把它消滅,把它消滅你才能修好,你才能去掉那個壞思想。有的人打坐入不了靜,念頭總往出翻,就是因為你有那些物質存在。它也是活的,它就是你思想中過去產生出來的,所以它在起干擾作用。你修好了,它就被消滅,越消越少,最後全部消滅,那它能幹嗎?你修煉,它就在干擾。」[2]

在發正念清理自身空間場時思想業就會讓你想起一些事來,如:應該向某某講真相,要如何如何講,叫你一直想下去,或這個項目應該怎麼做,似乎都是一些正事,五分鐘的時間很快過去了,發正念了嗎?其實是上了思想業的當了。主意識想這些事還能發正念嗎?正好是清理它的時間,它卻反過來控制你了,叫你想似乎是救人、怎麼樣證實法的事,再以後發正念時,冒出一個清理一個,要求自己發正念、煉功時不要想任何事。

另一個是在學法時,當學到某句話時,潛意識中就冒出這句話是真的假的,或常人還不得想如何如何,或者其他人信不信呀等等。現在才悟到這些根本不是我的想法,其實都是一些邪念都是思想業幹的壞事,想叫我一點一點不信。記得幾年前,有個同修說:「聽到一些有功能的事我都不相信」,我當時非常驚訝,你怎麼會不相信?但那時我沒有向內找,我以為我是相信的。其實我倆都沒發現是思想業幹的壞事還以為是自己的想法。

從師父的講法中明白,聽到的,看到的都要查一下自己,可是我當時覺的我非常相信,卻根本沒查自己。有時在其它方面有不相信的但都當成自己了。

修煉是嚴肅的,教訓是慘痛的。冒出甚麼念頭,一定要分清是自己還是思想業,因為很多年形成的觀念認為是那樣,思想業利用人的觀念使人分不清。要時刻用法衡量對與錯,不能用觀念衡量,否則思想業藉機使你分不清。

在準備寫這個交流稿的過程中思想業還在控制我別寫了,叫我有感冒的假相、頭昏腦脹、思緒很亂。但我一直堅持寫,寫著寫著好多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法輪大法義解》〈為長春法輪大法輔導員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