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法輪功 希臘女子體驗身心變化(圖)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九日】(明慧記者夏純清墨爾本採訪報導)三十歲的希臘女子索菲亞(Sofia),六年前和丈夫從雅典來到澳洲墨爾本定居。二零一二年的時候,經同事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又稱法輪大法)。

幾年間,她經歷了脫胎換骨的變化:戒掉了成癮八年的網路遊戲;從自私暴躁變得平和柔順、處處考慮他人。也恢復了和家人幾近斷絕的親情,讓他們都感受了法輪大法的美好和創始人李洪志師父的偉大。

回想六年來修煉的歷程,索菲亞內心充滿感恩。「對人生的疑問一直都在困擾著我,個性暴躁、自私等等也讓我和父母的關係無法維持,直到有幸在澳洲閱讀《轉法輪》。法輪功師父博大精深的法理和祥和的五套功法改變了我的身心,現在我所有的家人都認為法輪功師父了不起,法輪功實在太美好了。」

圖1:索菲亞參加墨爾本法輪功學員的集體晨煉。
圖1:索菲亞參加墨爾本法輪功學員的集體晨煉。

圖2:索菲亞參加墨爾本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活動。
圖2:索菲亞參加墨爾本當地的法輪功學員反迫害活動。

找到人生的答案

「從小,我的興趣廣泛,舞台表演、民族舞、田徑運動等等,但每次我嘗試了某種新的東西,我總有種感覺,這不是我要的,不是我在尋找的。」索菲亞說,她的日子就在這樣庸庸碌碌中一天天度過。「很多問題長期在內心深處困擾著我,無論我怎麼努力尋找答案,都無法回答這些疑問。」

內心沒有著落的日子終於在她開始修煉法輪功後結束了。一位西人女法輪功學員,在和索菲亞共事兩個月後,推薦她修煉法輪功,教她煉五套功法,並給了她電子版的英文《轉法輪》。「這本書從第一頁開始就讓我感到震撼,真是說到我心裏去了。而且,我感到和李洪志師父有很深的緣份。因為當我第一次看到師父的照片,我就確信我曾經見過師父,但無法解釋如何見過以及甚麼時候見過。這真是非常珍貴的感覺。」

索菲亞接著回想,「當時僅僅煉功幾天,我就感覺身體的能量像火箭一樣增長,所有困擾我多年的問題,也在幾天之內都找到了答案。」不斷閱讀的過程中,她感到非常溫暖。「我將每一天的精力越來越多地專注在閱讀《轉法輪》上,因為我發現,當我在讀的時候,內心感受到自然而然產生的溫暖的感覺,讓我從心底裏嚮往,也暗暗下決心要在接下來的餘生中要按照真、善、忍的原則指導自己的言行。」她說。

戒除長達八年的網路遊戲癮好

修煉後不久,索菲亞的健康狀況改善了,她的個性和整個精神狀況也發生了神奇的改變,令家人都覺得不可思議。而長達八年沉迷於電腦視頻遊戲的癮好突然消失,堪稱神奇。「過去,我曾經嘗試過無數次,要放棄這個癮好,但一來我沒有這麼強烈的願望,二來我也沒有足夠的自制力,從這個自我毀滅的愛好中自拔。」

索菲亞說:「我從二零零四年開始接觸視頻遊戲後上癮,沉迷在電腦前的時間越來越長,甚至到每天玩十六個小時遊戲,還覺得不過癮。」「視頻遊戲成癮,完全破壞了我的生活。我越迷越深,幾乎放棄了運動訓練和其它有益的事情,如果不是因為沒有錢繼續這個愛好,以及意識到需要嚴肅地和丈夫準備澳洲的新生活,否則我停不下來。」

澳洲之行,徹底改變了索菲亞的命運。「我和丈夫來到澳洲後,雖然不久開始修煉法輪功,但重新玩遊戲的念頭一直揮之不去。在二零一三年初有一次,我又啟動了遊戲。但這一次,我發現我不再如從前那樣有如此強烈的癮好了。慢慢的,我發現這些網路遊戲平台非常怪異,甚至無法在電腦遊戲前坐穩半個鐘頭。」索菲亞接著說:「因為任何時候只要一開始玩,我的眼睛會有刺傷般地痛,而且身體被一種非常噁心的感覺包圍住。最後,我決定退出網路遊戲,從此,我感到非常開心。」她把這個感受和網上遊戲圈裏的朋友們分享。當索菲亞的朋友們看到她退出了,幾個月後他們也決定退出了。她說:「現在,我已經對這些東西一點沒有興趣了,害怕再陷入遊戲裏的恐懼都徹底清除了。我的朋友們也各自過著開心的生活,而且我們的關係比以前更密切了。」

希臘的家人的轉變

修煉路上,最令索菲亞欣慰的是在希臘的家人都成為法輪功的支持者。

「多年來我和家人的關係非常緊張,之前,我覺得這種狀態非常難以扭轉或者改善。」她說。「來澳前,我和母親共同經營家族生意,我負責日常管理。每天,我要睡足了才起床,想甚麼時候去店裏就甚麼時候去,就工作幾個小時,真的很不負責任,對媽媽也很不尊重。那時,稍有不順心,就抱怨不停,我和媽媽的關係因此很緊張,互相指責對方。所以,母親總是把我想的很負面。」她接著說:「父母離異後,我和父親的關係,也差到極點。」

「因為和父母的關係都很僵,我覺得家庭是我幸福的障礙,我覺得他們都妒嫉我,都試圖破壞我的生活,現在明白了顯然不是那麼回事。」索菲亞說,「當時和丈夫來澳洲有一種逃避的意味,但我覺得自己能因此開始修煉法輪功,真是太幸運了。能成為大法弟子,這是多麼殊勝,多麼神聖的事情。我默默地對自己說,不要再傷害其他人或者總是挑別人的錯,要對自己和周圍的每個人更負責任。」

「和母親修復關係,在家人中是最困難的,因為和母親保持著聯絡,所以我一開始就告訴了她,我找到了一個非常美妙的、提升自己的打坐修煉功法,」索菲亞說,「雖然母親不直接反駁我,但我能明顯感覺到她在內心反對我修煉,因為她一直在試圖找來自邪黨的有關法輪功的負面消息。」

「有一段時間,我放下了急於說服她的急切心情,決定暫時不和她再談論法輪功的話題。我只是改變自己,提升自己,按照師父的要求去做。不再如從前那樣,總帶著自己的觀念去評判母親、處處和母親攀比。漸漸的,她改變了。聽我講述我在墨爾本參加的一些洪法和反迫害活動的進展等,她不再有障礙,也從內心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還告訴我想看神韻。」

索菲亞和父親這一方和好如初,頗有戲劇性。「我曾經有三年和父親沒有說過一句話,即使開始修煉,也不想和他聯絡,內心沒有辦法原諒他。」但二零一五年五月的一天,她在閱讀李洪志師父的講法時,突然意識到,無論父親做了甚麼,她都應該把大法的美好告訴他。

「就這樣,我立即拿起了電話,因為當時時間是希臘的凌晨,電話沒人接聽,我就發了一個簡訊。當天,我又到郵局給父親寄出了印製精美的真相資料。父親收到包裹後,立即給我發了簡訊,感謝我給他的資料,並希望視頻對話。所以事情進展很順利,我們恢復了正常的父女關係。因為我已經把過去痛苦的記憶抹去了,我不再仇視任何人。」

索菲亞完全變成了另一個人,她的母親和父親在同一年改變了觀念,非常支持她修煉法輪大法。

二零一六年她和丈夫回希臘探親。「我的姑母曾哭著對我說,現在家人都認為你的師父很偉大,法輪大法實在太好了。」她說,「如果不是因為李洪志師父的教導,我和家人是不可能複合的。在這個過程中,我感受到師父的法理能為我扭轉困難的局面,讓我提升。」

「和丈夫都不知道甚麼是吵架了」

索菲亞的丈夫,一開始對她修煉不是很理解。

「他已經習慣了一個平日裏活力四射、一說就暴、有些攻擊性又比較強勢的我,當我突然變得安靜、有耐心,他還真有些不習慣。」她說,「我不得不比較深入地和他交流我的修煉體會。他見證了我個性的轉變,也見證了我們日常生活的改變:起初因為我總是製造麻煩從而爭吵不斷,到因為我的內心成為一個真正的女人後兩人從此和睦恩愛。」

「他現在非常欣賞我所做的一切,甚至和他周圍的人講述法輪功反迫害的真相。」索菲亞說,「而且,我們不再因為意見不一致而向對方喊叫,我們倆甚至不知道甚麼是吵架了。」

索菲亞在採訪的最後表示:「法輪功讓我成為現在的我,遠離對個人利益、金錢、名譽的執著,內心變得更加明澈、堅強和正直。我們生活變得更輕鬆,我們思想充滿慈悲、智慧和希望。遵從真、善、忍的原則修煉,是最輝煌、神聖和安全的一條返本歸真的路,我內心對師尊充滿了感激,他讓我成為了一個全新的我,脫胎換骨,給予我所有。」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