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福益社會──高知篇(五)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五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前,在中國大陸的每一個城市、鄉鎮,都有法輪功學員晨煉的身影。他們不論嚴寒酷暑、春夏秋冬,一如既往地堅持著,並且人數越來越多,達到上億。這其中,有許多高級知識分子,他們有著豐富的社會閱歷,較高的文化知識,是社會中的精英階層。在法輪大法法理的指導下,他們明白了人生的真正意義及人為甚麼要活著、應該怎樣活著、人為甚麼要做好人的真正道理,在各自的崗位演繹了一首首生命回歸、向善的清曲。

橋樑設計專家身心受益的故事

吳宜鳳教授,原吉林建築工程學院交通土建系主任,橋樑設計專家,其設計曾獲全國「華彩杯」銅獎。

一九八八年,吳宜鳳從東北林業大學土木工程系碩士畢業後,被分配到吉林建築工程學院任教。由於他為人正直,成績突出,一九九四年,三十二歲的吳宜鳳被提拔為交通土建系主任。

正當年輕有為、事業有成之時,吳宜鳳得了一身難治的病,大醫院治不好了找偏方,偏方也治不好了,最後身體一天不如一天,人也非常絕望。

一個偶然的機會,他聽到了法輪功,並了解到法輪功祛病健身效果很好,他想這回自己的生命有救了。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吳宜鳳開始修煉法輪功,很快他恢復了健康,飽受病痛折磨的人終於體會到無病一身輕的幸福。

同時他的道德品質也得到了很大的提高,身為系主任,他不貪不佔,做事先考慮別人,得到領導和同事的一致好評。身體健康了,有更大的精力從事科研了,他先後發表論文十多篇,主持完成部級科研項目一項,參加完成部級科研項目一項。連續多年被評為省優秀教師、省直先進工作者。

二零一零年,吳宜鳳主持了長白山國際旅遊度假區北區道路及市政工程一、二號橋樑等特大型橋樑的施工圖設計,設計中解決了懸臂施工大跨徑預應力混凝土梁橋存在的難題,並發明了「一種大跨徑預應力混凝土梁橋布束方法」等專利。該項工程二零一五年被評為全國「華彩杯」銅獎。

修煉法輪大法,使吳宜鳳有了一個健康的身體,也使他能夠有精力為國家做出更大的貢獻。

醫學碩士夫婦的故事

常麓璐女士,山東中醫藥大學醫學碩士。她的先生李健明,山東工業大學本科學位,原濟南二機床集團有限公司技術骨幹。

(一)縱然多才多藝 難解內心憂苦

常麓璐出生於一個遠近聞名的中醫世家。爺爺一生行醫,救人無數;父親從小學醫,琴棋書畫無所不通。作為長子長孫女,常麓璐自然被家族寄予了厚望。而她也確實不負眾望,從小學、中學、大學到研究生,求學之路一帆風順。在山東中醫藥大學讀五年制本科時,常麓璐不但每年拿一等獎學金,運動、唱歌也樣樣拿獎。另外,她還擔任班幹部,還是校陳氏太極拳和太極劍女子組冠軍。在周圍人的眼中,她不僅多才多藝,而且快樂、自信。

然而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自己是苦惱的。她苦惱不知生活的目地是甚麼,不知該如何走好未來的人生之路,而人生的歸屬更令她困惑。她曾學習當時風行全國的某氣功,以希望能夠找到人生的答案,但是徒勞無益。

(二)得遇大法 內心充實

一九九六年六月本科畢業前夕,跟同班同學閒聊時,她說出了自己的困惑與苦惱,一位平時看起來很沉靜的男生立即給她拿出一本書來,告訴她看看這本《轉法輪》書就明白了。常麓璐一看就看進去了,真有相見恨晚的感覺。不但她多年的困惑都解決了,還使她明白了今後將如何走好人生之路,那就是修煉法輪大法返本歸真。整個暑假她沉浸在幸福的期待中。九月份開學後,她回到中醫藥大學繼續研究生階段的學習,並和眾多師生一起修煉法輪大法。

法輪大法是一片淨土。在這裏,她學會了時時處處以真誠、善良、寬容、忍讓為立身之本,學會了遇事找自己的原因,善待他人,看淡名利,默默付出,不求回報。她那顆多年來爭強好勝的心終於歸於寧靜祥和,認識她的人都說她變了,變的越來越溫厚善良了。與之相應的,她的身體也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失眠和消化系統的疾病不翼而飛。從一九九六年九月到一九九九年四月,這段自由、平靜修煉法輪功的日子,是她一生中最快樂充實的時光。

(三)不可多得的技術骨幹

常麓璐的先生李健明,一九九一年畢業於濟南大學機械專業專科,後在山東工業大學獲得本科學位。李健明從畢業後就在濟南二機床集團有限公司技術中心做設計。同事們對他的評價是人很聰明,思維嚴謹,性格溫和,淡泊名利,能吃苦耐勞。他經手的設計質量高、出錯率低,而且在實際應用中很少出故障,同事們都願意和他分在一個項目組。九十年代,數控機床技術剛在國內興起時,他參與了集團的第一台數控機床的設計,是廠裏難得的技術骨幹。

儘管是個純粹的理工科生,李健明卻孜孜以求地探討生命的真諦,他先後練過好幾種氣功,但效果都不明顯。一九九六年春,他出差到西安,在一家書店看到了法輪功著作就被吸引進去了。回來後他到處找煉功點,後來同事說某某就煉法輪功啊。他找到那人一問,才知道他們單位就有煉功點,而且就在技術中心的大院內,已經好幾年了,只不過平時煉功時間比較早,李健明從來沒碰到過而已。

煉功後,李健明的身體素質明顯改善,曾害得他高考沒發揮好的失眠不翼而飛,心胸也開闊了,整天樂呵呵的。人變的更加善良、樂於助人,每年都給希望工程捐款。一九九八年南方發大水時,廠裏號召給災區捐款,他一下子把一個月的工資(八百多元)都捐了。

一九九九年十月,中共邪黨迫害法輪功,李健明到北京上訪,那時自身的安危還沒有保障,身上帶的錢也不多。他在旅館裏碰到一個小伙子,是個退役武警,因為待遇不公到北京上訪。他聽說那人沒錢吃飯了,立即拿出好幾百給他。對方很感動,要留下他的地址,說以後一定歸還。他沒給,只告訴人家他是法輪功學員。是法輪功使他成為了一個完全為別人考慮的善良人。

貴州大學女教師的故事

趙躍女士,貴州大學語文組教師。

(一)身體健康 家庭和睦

一九九五年,趙躍幸遇法輪大法,當她看完《轉法輪》,心中豁然開朗,所有過去對人生的思考、疑問,全部在書中找到了十分明確的解答。她知道,這就是她冥冥中一直在尋找的!從此,她的人生開始了全新的歷程。

修煉前,她經常被胃痛折磨,痛起來滿床打滾。修煉後不長時間,她身體上所有的病痛都消失了,從此二十年無病痛。身體健康,不花醫藥費,為國家節約了錢。

修煉法輪功也使她有了一個幸福的家。身體變好了,她有了充沛的體力,包攬了所有的家務活兒。也因為身體變好了,生病時帶給家庭的陰雲一掃而光,取而代之的是健康和歡樂。還有,法輪功特別強調修心,她也改了不少壞脾氣。這些變化就是保證家庭平靜、和諧、融洽的基礎。

(二)修煉心性,先人後己

修煉法輪功後,趙躍按照「真善忍」標準做好人,提升道德水準。她真正明白了人為甚麼而活、為甚麼要做好人的道理,去掉貪慾之心,淡泊名利。工作中她盡職盡責,保質保量,教學時數超額完成,絕不拈輕怕重,也絕不敷衍了事。語文組所有的課都是別人挑剩後她來上。每週的課時安排都是在充份考慮方便其他教師教學時間的情況後,再安排她的課。對此她沒有任何意見。只要能方便他人,她都樂意接受,有困難自己解決,從來不與學校、同事爭任何利益。

趙躍在學校買了一套房子,後來她先生的單位又分了一套房子。當時她考慮到學校有那麼多年輕教職工排隊等著分房子結婚用,她沒有講任何條件,就把房子完好的退回學校。為此許多人說她傻,有人還給她算了筆賬,說她退房損失幾萬或十幾萬。她毫不後悔。作為法輪功修煉者,就要實實在在地為別人考慮,既然她退房沒有錯,也就不言虧。

一九九八年夏天,長江流域遭遇特大洪水,江西省受災嚴重,有幾個縣的賑災力度不夠。趙躍在報紙上看到這條消息後,立即拿出幾千元錢寄往江西受災區。當時郵局工作人員還特別說:「是賑災捐款,優先辦理。」

她任課的班級有一名學生生病住院,手術後她去醫院看這個學生,學生的母親淚眼汪汪地對趙躍說:她家在農村,為幾個孩子讀書已經負債累累,孩子這次生大病,醫治的錢還不知該怎麼辦。趙躍當時拿不出許多現金,只有一張快到期的三年存摺。為了及時救治這位學生,她也顧不得利息損失了,提前支取。儲蓄所的工作人員不理解:現在誰還做這種傻事?

像這樣幫助他人不計代價的事還有許多,對趙躍來講,這只不過是一個普通的法輪大法弟子修煉中應該達到的境界。

鄭州大學商學院教師的故事

傅曉莉女士,原鄭州大學商學院教師。

(一)修煉法輪功獲健康

傅曉莉女士是於一九九九年三月開始修煉法輪功的。那時她還是武漢工業大學北京研究生部管理學專業二年級的碩士研究生。

從十二歲起,傅曉莉就患有神經衰弱、多夢,後來越來越重。不僅不容易入睡,即使入睡了,也是一夢接一夢。每天很疲憊,迷糊,總覺的休息不過來,腦袋裏像塞滿了東西一樣難受,嚴重地影響到學習。經常是看了很久的書,一個字也記不住。學法輪功僅僅幾天,折磨她十幾年的失眠就徹底好了,腦袋一沾枕頭就睡著了。她活了二十多年,平生第一次知道了甚麼叫睡的香,睡的沉。記憶力也明顯提高。

她在大學念書時,大教室條件不很好,冬天暖氣很少,她因長年晚上在大教室為考研究生備戰,雙腿受涼,落下了風濕的毛病。一遇到天陰,雙小腿骨裏面就像被冰冷凍起來一樣的寒、痛,夏天也不例外。那時年輕也不在意,也沒去治療,只是跟朋友講了這個事,有朋友說是風濕。修煉法輪功後,不知甚麼時候自己的風濕好了,從那以後十幾年,再也沒犯過。

至今,她修煉法輪功已經近二十年了,她再沒得過任何病。偶爾有一些不舒服,只要打打坐,煉煉功,最多三天就徹底好了。

(二)不以惡小而為之

二零零一年九月,她去上海找工作。有一天去參加人才招聘會,中午在附近小店吃了一個五元錢的盒飯。下午回到住處,才想起忘記付款了。因當天已經很累了,她決定第二天送錢給店家。第二天一直下雨,她有點不想去。同時她的大學同學知道了她少給錢的事情後,也勸她說:「不用再專門送了,錢不多,你又不是故意的,算了吧!」但她想到自己是修煉法輪功的,不能這樣做,還是決定送去。當時她有兩種選擇:一是坐公交車送,來回車費四元錢;一是走路去,來回一個多小時。考慮到當時的經濟情況,她選擇冒雨步行把錢送給了店主。

當時她的經濟條件是:因為修煉法輪功,被鄭州大學開除公職,前夫與她離婚,並取走了她存摺上全部的錢。她隻身一人帶著父母給的兩三千塊錢去上海尋求工作,暫時借住在同學家。生活、經濟、精神上的壓力巨大,五元錢基本是她一天的生活費。即使這樣,她也不因為錢少而有意不還。

法輪功對傅曉莉身心的改變是巨大的,上面只是簡單舉了小之又小的實例,類似的事情還有許許多多。

後記

法輪大法在中國大陸自由洪傳的年代,像本文主人公們這樣因修煉法輪功而獲得身體健康,做好人、好事的人有許許多多。可以說,法輪大法的洪傳真正從根本上在提高著國民的素質,促進著社會的穩定和長治久安。一九九八年,原人大老幹部在對全國各地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實際調查後得出的結論「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就切切實實的證實了法輪大法福益社會的卓越成效。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澤民不顧法輪功「利國利民」的客觀事實,一意孤行地在中國大陸發動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無數善良的法輪功學員因為堅守自己的信仰而被打壓、遭受種種酷刑,甚至被活摘器官。

橋樑設計專家吳宜鳳被非法關押七年,期間遭受老虎凳、抻刑、電擊等令人髮指的殘酷折磨。在老虎凳上,他被折磨得五臟六腑都被壓碎了似的,痛苦極了。而抻刑,他被固定在地板鐵環上抻了多日,造成尾骨部份皮膚像熟透的桃皮一樣剝離,手、腳與鐵環接觸部位皮膚潰爛,至今十多年過去了,疤痕還在。電刑,他被用兩根高壓電棍連續電擊一個小時左右,造成整個脖子及其附近皮膚燒焦,其狀慘不忍睹。

醫學碩士常麓璐幾次被剝奪工作,她和丈夫被非法勞教,在獄中遭洗腦迫害,其丈夫李健明更因迫害過早去世。

貴州大學教師趙躍被公安機關非法綁架六次,至少被抄家二次,被非法關押在洗腦班兩次(一百一十八天)、看守所一次,被勞教兩次(五年)。期間遭受酷刑折磨,造成精神、身體、經濟嚴重損失。

鄭州大學教師傅曉莉先後兩次被非法抓捕、關押,期間遭酷刑折磨;被監視居住;被鄭州大學開除公職;被迫離婚等等。

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迫害,上背天意,下負民心,自古「善惡到頭終有報」,等待它的必將是神佛最嚴厲的懲罰!而參與其中作惡的或者助紂為虐的人,在這場人類歷史上最邪惡的迫害中,必須了解真相,明辨善惡,才能在「天滅中共」時保全自己,免於淘汰。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