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一念之差」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四月十四日】修煉了這麼多年,同修經常說遇事要用正念,不能用人念,一念之差會有不同的結果。說是這麼說,可遇到實際情況的時候,人心有時不由的就會冒出來了。有兩件發生在我身上的事,想法不一樣,結果就不同。

有段時間,吃東西時左邊的大牙就痛,嚼不動東西,好幾個月了老是這樣。有一次和同修說了,她說別管它,年齡大了,牙齒就會鬆動,會下滑,正常現象。我當時「哦」了一聲說:是這樣啊。

但是我到家後,認真一想,這可不對呀,我是大法弟子,不是常人,哪有老了之說?師父教我們的是性命雙修功法,我按照大法要求自己,我還年輕著呢。當時,我用指頭按住牙痛的地方,往上一推說:「上去,你不能這樣。」呀,真好了,再沒疼過。

另外一件事就不一樣了。

去年冬天,我脖子後邊頭髮邊的地方老是癢癢,摸著還有小疙瘩。一開始,我想是師父給我清理身體呢,可是老是發癢,有幾次忍不住就塗了牙膏和蘆薈膠,心裏還找藉口:「它不是藥」,可卻越來越癢。

我就叫同修看,A說,有點發白,別管它。你以前是不是這地方出過甚麼,師父給你清理呢?B說,像癬,別管它,多學法,會好的。我心裏也說,不管它,一定會好的。

可內心深處卻放不下。有一次做飯時,需放香菜,人心又冒出來了,不能吃,它是發物,吃了會更癢。人心放不下,一直反反復復的。但我一定會堅定正念,向內找,找出執著,去掉它。

還有一位老同修八十多了,還供應著十多個同修所需的大法資料,每期的週刊、週報都是老同修和另一同修倆人上網下載,再打印出來,發給同修。老同修修的很精進。

去年年前,老同修去南方探親回來後,狀態很不好,整個人又黑又瘦,耳朵也聾了。修煉確實太嚴肅了,人心一出,邪惡就利用各種形式來迫害。因為各人都有自己的使命的,老同修一不在家一段時間,同修們都看不到資料了。

老同修回來後,還放不下思念之情,一心一意還想再去照顧孩子,其他同修怎麼幫她,都不行。同時,我們這片有老同修被舊勢力以病魔形式拖走的現象,我也很擔心她。我越想她,越執著(註﹕因我和這位老同修倆人配合負責我們這塊資料),我悟到,這裏肯定有我要放下的心。

後來和其他同修切磋。同修說,以前和尚都要飯,難道他們不種地,不做飯嗎?因為他們甚麼都不想,一切是隨緣的。

我忽然想起,同修的這一切都是我的執著促成的,是我的同修情太重,促成了老同修的不正確狀態的出現。是師父慈悲點化弟子,讓我要向內修,修自己,找出自己的所有常人心,都把它去掉,不要它。師父講:「也就是說你這一生已經是修煉人的一生,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了,也都不會出現偶然的事,人生路上的一切都與你的提高和修煉有著直接關係。」[1]我一定要好好找找我自己,修自己了。

修煉路不同,一切都有師父看著呢,這不是該我操心的事。這一念一出,老同修自己說不去南方兒子家,有沒有人照顧,那是他們自己的事情,隔代人不該操這心了。

正如師父所說:「放下執著輕舟快」[2]。自己悟到,一切事情只要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去修,甚麼事都不是問題。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二》〈心自明 〉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