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加拿大景點講真相的體會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三月十六日】我一九九八年底得遇法輪大法,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身病痛不翼而飛。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共產黨開始迫害法輪功,我與同修一起去省城上訪被抓,從此我上了邪惡的黑名單。二零零零年我獨自上北京為法輪功鳴冤,在天安門廣場打橫幅被抓,在師父的看護下,我堂堂正正走出了看守所回家。這以後,我被綁架到洗腦班,被非法勞教一年。二零零八年五月我走出國門,來到了加拿大。

剛開始去景點,我雖然有救人的誠意,但真正到景點看到那麼多的人時就不知道怎麼開口。怕被人拒絕下不了台,又怕勸不退沒面子,怕這怕那,人心浮動猶豫著不敢開口,就坐在長椅上發正念。其實我那時心裏很亂,思想集中不起來。心裏很著急,怪自己為甚麼雜念那麼多?以前面對警察講真相都很坦然,在公交車上都敢與女兒一問一答講法輪功真相,講天安門自焚的種種疑點漏洞。儘管車上鴉雀無聲,乘客都豎著耳朵聽,還有人盯著我倆看,我們都沒緊張沒害怕,也沒出事。今天怎麼反而躊躇不前了?想起國內那麼多我熟悉的同修,為講大法真相再次被抓,被關在牢裏受折磨被奴役,我為甚麼不為他們發聲?想到此我無地自容!管它好不好,開口講才是正道。於是我向遊客走去,幫他們拍照,嘮家常就接上了話題。初次出國的中國人在異國他鄉見到同胞感到特別親切,尤其是老鄉。一講起家鄉話更高興,當他們知道我就住在卡爾加裏,就對加拿大的各種福利特別感興趣,問這問那也想移民過來。這樣兩種制度的比較,民主國家對人民生活的關懷照顧和尊重,政府真正為人民服務的實質就比較出來了。人人心裏都明白,共產黨貪污腐敗不得人心,可是人人都入過黨團隊,發過誓。我送他個好名字,幫他消去毒誓保平安。對他說把好運帶回家,改變命運,心想事成吧。一般人都能高高興興的接受了。

在景點我還真碰到不少的有緣人,師父將他們安排到我的身邊,我給他們講真相,他們向我問了很多有關法輪功的問題:法輪功為甚麼反對共產黨?搞政治嗎?自焚怎麼回事?法輪功為甚麼不吃藥,有病不就醫?真有活摘器官嗎?等等。我首先感謝他們把我當朋友,把心裏的話問出來。這樣拉近了我們間的距離,改變了對立的態度。然後從自焚偽案的漏洞,大量的器官移植數量和有限的來源,這無法掩蓋的事實,啟發他去思考,啟發他的善心,打開了他的心結,再講大法真相就容易接受了。有個遊客還跟我說,他們單位煉法輪功的同事跟他講過許多次,他都沒答應退,這次他明白了,高高興興的退出了共青團。有的人發自內心的感謝我,久久拉著我的手不放,感激不盡。有些人還拉著我一定要與他們一大家子合影留念,將我圍在中間當他們的保護神。我知道這都是發自他們內心明白的一面得救後的喜悅。

能出國來旅遊的中國人,一般生活條件都比較好,對共產黨的邪惡本質還認識不清,但他們對國內的環境污染、有毒食品、霧霾等現象也心有餘悸,不明就裏。來到加拿大,他們對劉易斯湖(Louise Lake)如畫的美景,清新的空氣由衷的讚歎。我從社會制度的不同,共產黨打壓真善忍,迫害法輪功,縱容假惡鬥,一切向錢看,致使社會風氣敗壞,沒有誠信,人人不負責任才造成環境污染,禍害人民。使他們明白環境與人心之間的內在聯繫。特別是做生意的人,對工商城管這些權力部門的貪婪虛偽是深惡痛絕的,跟他們講共產黨的邪惡腐敗,他們都非常認同。儘管他們有時也會賣假貨,但他們希望自己不被敲詐,不受欺騙;希望顧客都像法輪功學員一樣修真善忍不找他們的麻煩,他們才能安心的發財。有個做生意的人跟我講,她知道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她認識的修煉法輪功的朋友從來不騙她,還幫了她很多忙。她不是黨員,不知道戴過紅領巾也要退。我用化名給她退隊,她高興的連聲說:「好!好!好!太好了!」她似乎覺的命運已經改變,前途光明似錦了。

隨著去景點講真相的增多,不斷的積累經驗改進提高,三退人數逐漸增加,效果越來越好。當初暴露出來的各種人心:爭鬥心,歡喜心,愛面子的心,攀比心,虛榮心,失落心,妒嫉心,怕苦怕累,愛抱怨的心等等都在勸三退過程中得到消減。師父說:「整個人的修煉過程就是不斷的去人的執著心的過程。」[1]

我六十四歲到加拿大,在異國他鄉,經過反覆思考,我決定學英語,從零學起,排除年紀大、記性差、時間少等等人的觀念,只有過語言關才能救更多人。我每天上午去學校學英語,下午和晚上打工掙錢養活自己,中午這段時間我學法、煉功,和做學校作業,利用學到的英語跟西人打招呼、講真相。我在班級裏年齡最大,可我的成績是最好的。老師、同學都佩服我、尊敬我。她們知道我是法輪功學員,因為修煉真、善、忍,全家受迫害。老師說我是個好學生,堅強的女性,常以我為榜樣,鼓勵年輕人努力學習,跟上進度。她們同情我、支持我,凡是我給的徵簽表,她們都毫不猶豫的簽名,有時還拿回家,叫家人、朋友們簽名,支持法輪功,我跟老師同學們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不管是上中領館附近發正念、為營救同修而召開新聞發布會,還是反迫害集會,或是制止中共活摘器官講真相汽車之旅,景點講真相,只要我能參加的我都參加,不管到哪裏,我就要把法輪功在中國受迫害,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真相講到那裏。

無論酷日當空,颳風下雨,還是冰天雪地的嚴冬,我都能徵集到很多人的簽名。有的人聽我講完中共活摘器官的真相後,感同身受,抱著我哭,我們相對流淚,有的人深情的拍我的肩膀,給我同情和支持。有的人本不想多管閒事,搖手不簽。可當我跟別人講大法真相,法輪功學員被中共活摘器官時,善良的本性促使他再回來找我補簽,並向我道歉。更多的人給我同情、支持和力量,他們握著我的手熱情的說:「祝你好運!」我也碰到過中國老人主動找我簽名,我感謝他的支持,他卻平靜的說:「這是應該的,我們都是同胞。」就他這一句話,使我對解救可貴的中國人充滿了信心。

二零一五年九月我與卡爾加裏同修一起去美國西雅圖,呼籲習近平法辦江澤民,停止迫害法輪功。清晨我們早早站在習近平將會經過的地方,舉著橫幅,安靜的站在馬路邊。這時我看到有個西人記者挎著攝像機,對我們的抗議現場錄像,我有感而生。當她走近我時,我對她說:「今天你在這裏能自由的照相,可我的女兒在中國也像你一樣給朋友拍照,卻被非法判刑四年,關在牢裏受煎熬,僅僅因為她是法輪功學員。我從加拿大來美國,想見習近平,也準備了給他的信。我希望他法辦江澤民,停止迫害法輪功。你能幫助我嗎?」我這一番話,引起了她的關注和同情,在西雅圖佛學會同修的幫助下,她採訪了我一個多小時。詳細的聽取了中共對法輪功無理殘酷的打壓,對基本人權的踐踏,以及對我一家長達十多年的迫害。最後她向我保證:「一定會將我家的遭遇報導出來,呼籲習近平停止迫害法輪功。事後她兌現了她的承諾,把採訪內容報導在了西雅圖的媒體上。她為自己選擇了美好的未來。」

無論景點還是其它形式講真相,表面上是在救別人,實質上也是在修去自己各種執著心,錘煉提高的過程。我自己知道,我做的還很不足。時間已經很緊迫,我得修心斷慾嚴格要求自己,儘快達到修煉人的標準,兌現誓約,跟師父回家。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