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景點講真相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個非常相信神佛的人,二零零三年走入法輪大法修煉。當時我的博士學位很快就要結束,正面臨找工作。記的第一遍讀完《轉法輪》,我動心了,我想要不就試試看?我一開始煉功,馬上感覺到能量流在體內流動,讓我感到法輪功非常神奇。現在更真切的感受到了神跡,我就決定修大法了。

修煉不到一年時間,特別是我得知中共對大法學員的殘酷迫害後,我決定走出來講真相。之後我就一直堅持在景點講真相。因為有工作,只能利用週末到景點給中國遊客講真相、發真相資料等。《九評》發表後,我們開始試著講真相、勸「三退」。因為我們都不知道如何勸三退,成功勸退的人數很少。幾年下來都沒有大的突破。師尊看到我們當地學員這顆想救人的心,就幫了我們。二零一三年,一位長期做三退很有經驗的同修有緣來到我們國家,和我們一些想勸三退的學員進行了交流,使我們在面對面講真相勸三退上得到了提高。她除了與我們一起在景點勸退大陸遊客,還帶我們一起去華人店鋪、中國飯店給本地華人做三退。在師尊的加持下,在這位同修的幫助下,我們提高的很快,也知道如何講真相勸三退。

剛開始時,我勸退的成功率很低,往往講真相勸退的話我都講完了,化名也起好了,也知道這個人是可以退的,但他就不表態同意,總是差最後一步。我沒有辦法,常常讓別的同修再去幫我補上最後一步。向內找自己到底差在哪裏,隱隱約約感到是慈悲不夠,但就是不知道如何去修。和同修交流時,意識到救人的時候,自己「求」心太重,求數量,希望自己和別的同修一樣厲害,一講就能勸退,沒有用修煉人的正念和慈悲去救人。

這裏和大家分享幾個勸退過程中對我觸動比較大的小故事,過程中讓我看到若能突破自己,去掉人心,就能把人救了,真切感受到師尊法中講的「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1]

一次我和同修看到五、六個中國遊客在樹下休息,其中也有孩子,就走上前去準備勸退。給大人講時,他們不聽;我看到一個孩子坐在那裏,當時猶豫了一下,若在平時我可能就放棄了。因為我有個觀念,覺的孩子比大人難退,心想大人都不退,孩子更不會退了。因為那段時間一直想在這方面突破自己,我就決定試試。我來到孩子身邊和他說,阿姨想告訴你一件事。看孩子沒拒絕,我問他應該是少先隊員吧,有沒有入團呢?小孩講他沒有入團,戴紅領巾。我就和他講,我們入隊時都宣誓,做共產主義的接班人,把一切獻給黨。你願意把一切獻給黨嗎?孩子使勁搖頭說,不願意。我接著說,那阿姨就用「學有成」這個名字,祝你學業有成,把誓言給你抹去退出少先隊好嗎,孩子高興的點頭答應了。當時我也很高興,當自己克服了負面思維和怕心時,更多的是想救這個小生命時,結果就不一樣了。

二零一六年在紐約法會上,師父說:「我覺的呢,你們的景點呀,不是以退黨、退隊,以「三退」本身作為目地的,你們記住了,是以講真相救人為目地的!」[2]

我意識到,我們不能只是勸退,還要進一步講清真相,我的畏難情緒又上來了。二零一六年美西法會後,我在舊金山國際機場候機時勸退一個年輕女孩的經歷,改變了我的想法。當時這個女孩正在買東西,我走上前去打招呼,直接切入三退主題,她聽後,告訴我「不感興趣!」就不理我了。要在平時我就離開了,但那次我沒有離開,儘管她不理我,我還是繼續跟她講「天安門自焚」的真相和中共活摘器官的罪惡。最後我說,如果我們都曾答應要把一生獻給黨,我們不得替中共背黑鍋嗎?這時她突然對我說她不是黨員,我說我也不是,三退就是把我們入團、入隊時發的誓抹去。這時我就給她取了一個吉利的化名,她就同意退團了。因為自己以前沒有真正的信師信法,所以才有畏難情緒。這件事讓我明白了師尊為何讓我們一定要告訴人們法輪功的真相,因為只有這樣,這個生命才能真正地被救了。這樣的經歷我後來還碰到多次。

在講真相勸三退過程中,自己體會到要想多救人,個人修煉一定要跟上,必須修好自己,每天學法煉功都要做好。師尊告誡我們:「因為你講出的話沒有能量,不在法上。你要救他,你講出的話消不了業、去不了他的執著,你怎麼能救他?!你要想救他,你就得自己是個修煉人,你講出的話是有能量的,能消除他的偏見、執著,能起到這樣的作用,能抑制住他當時思想中不好的那些個搗亂的東西,你才能把他救了,包括各種環境講真相,是不是這樣?」[2]

發正念也非常重要。我有一段時間怕心重,同修就讓我針對這個心多發正念,後來自己確實感到怕心少了很多。勸退時,一邊講一邊認真發正念更為重要。這點我做的不好,常常是光想著自己如何去和別人講,而忘了在講之前最好是先發正念,清除所有的干擾。和同修配合時,還出現發一會正念思想就溜號了,時常被同修指出。向內找還是沒有真正相信師父講的發正念的威力,只是把發正念當作做事,而沒有像一個修煉的人那樣去使用神通。

其實,我也發現如果自己真能做到、做好時,就能看到正念的威力。一次我和同修碰到一個二十出頭的女學生,同修走上前給她講真相勸退,她聽了沒幾句話就開始急步離開同修,同修不願放棄,就跟著她,我一看,連忙發正念,心裏不停的默念著「清除她後面的一切邪惡」或者「滅、滅、滅」。一會兒同修回來了, 我連忙問退了嗎,同修說退了。然後就告訴我說他能感到我發正念的力量,還說就是因為我們倆的配合,那個女孩最後同意退了。現在我常常提醒自己講真相的同時一定要注意發好正念。

感謝同修的切磋和交流!合十!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六年紐約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