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講真相勸三退的故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九日】我在多年講真相勸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中,和眾多勸三退學員一樣經歷了許多,遇到了形形色色的人。隨著大法真相日益大白於天下,表態三退的人越來越多,講真相、勸三退也越來越平穩。近期看到有同修在明慧網交流,記錄下自己講真相勸三退中好事例的意義,於是我記錄下近幾年記憶深刻的幾個故事。

三退後流淚的遊客

有一段時間,我有緣和一位每日勸三退的老同修一起,現場交流學習如何團體勸退。一次看到老同修給一對年輕戀人勸三退,把他們當作自己的孩子一樣,拉著他們的手,一句:「孩子啊,你們……」,當時姑娘就感動落淚了。姑娘是哭著聽真相的。三退後,兩人拉著老同修的手久久不放。後來我又多次看到被老同修勸退的世人感動落淚。我和其他同修討論,何時能修到這麼慈悲,世人被我勸退感動落淚。

一兩年後,隨著我不斷勸退,爭鬥心和怕心修去了不少。我講真相勸三退中也遇到了幾個流淚的世人。有的是明白那面流淚而人表面不太清楚的,也有的是人表面也明白流淚的。

一次給一個海外男士三退時,他表示都知道大法真相和三退,國內家裏有親人勸退過,他認為團隊退不退無所謂。我花了十多分鐘給他詳細講了的利害關係,又不能給他講高。後來他明白了,同意三退,交談中我感到他對煉法輪功有興趣,就又講了煉功祛病健身有奇效,鼓勵他去學功。當他同意三退並拿著法輪功真相傳單時,他開始流淚了,拿出手帕不停的擦著雙眼,有些哽咽的說謝謝。我馬上把他介紹給當地學員讓他去學功。

另一次,我把一位三十幾歲的女留學生黨員勸退後,她明白那面感動了使她流淚,但是人表面不太清楚。她一邊擦眼淚,一邊說:奇怪,沒有風迷眼怎麼流淚呢。當時是春夏季,陽光明媚,也沒有風,她還戴著一副很寬大的那種墨鏡,就是有風也不太可能吹到眼睛的,但她退黨後突然就開始不斷流淚了。

中國留學生大聲感謝大法師父

明慧網有很多報導,大陸學員勸退世人後,世人道謝時學員都讓世人謝謝師父,很多人就感謝師父。我每次被中國人感謝時沒做好,不是忘記要世人謝師父,就是想說卻說不出口這句 「不用謝我,要謝我們的師父!」。直到近期,我才碰到一位南歐的中國留學生三退後公開大聲說,感謝李洪志師父救度!第一次聽到常人講這句話時,我感到無比震撼。

那天三退快結束,人也累了。這時看到一個年輕男學生,快速從街對面路過。我念頭一閃,還追過去勸三退嗎?那人急匆匆的,我要追一會呢。追!我追過去給他勸三退。結果這個學生在國內家裏就翻牆,到國外看真相資料,甚麼都知道,就是誤解只有黨員才要三退,明白後很快退團退隊了。他還同意回去幫家裏人聲明三退。我把大法和三退真相全講完了,最後告訴他:你是學科學的,不管你信不信,我告訴你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災人禍病痛時多念能救命、能好病。他堅定看著我說:我信,我會的!我看大紀元網!

我聽了一驚,幸虧剛才沒有偷懶,不然這麼好的學生就錯過了。我也不準備馬上離開了,就接著給他洪法,告訴他我自己長期的病痛煉功後全好了,告訴他可以免費上網學功、看大法書,讓他記著下載大法書保存好,回國後家人也可以學法輪功祛病健身、救命。我又給了他大法傳單,告訴他傳單上正確的法輪大法和明慧網址。

我講完時,他認真的看著我說:「謝謝你給我講法、救度我。」我一愣,馬上糾正他說:「我們法輪功學員講不了法,我們只能給你講清真相。只有我們師父──李洪志師父,才能講法度人。你要謝,就謝謝李洪志師父救度你吧。」

他毫不遲疑,馬上當街公開大聲說:「謝謝李洪志師父救度我!」聽到這句話,我眼淚一下子流出來了,被震撼了。他也看著我,他的眼睛也濕潤了。我內心無法平靜,即時無語了,揮手和他再見。他一邊離去,一邊揮手,一邊回頭看我。

他走遠後,我才平靜下來,也更深體會到大陸學員為甚麼能頂著這麼大的邪惡迫害,長年堅持出來三退救人。這樣的生命不可貴嗎?願他能儘早得法回天。

從不明真相到三退、看《轉法輪》

四五年前,一次集體洪法時,來了兩個碩士留學生,男的對女的說了兩句中共污衊法輪功的話,學員們就上去講真相,我拿出iPad, 給他倆播放自焚偽案中劉春玲被警察打死的那一幕慢鏡頭分析,男生看後知道受騙了。之後講大法真相、活摘器官、勸三退,兩人都同意三退了,拿了真相資料。

後來交談中,發現這兩人都信佛,我和另一位學員A就給他們洪法,告訴他們法輪大法是佛法,是真正的高層次上的修煉。講了一段時間,他倆都心動了,尤其男生表示要看《轉法輪》,我又讓他們按法輪功傳單登陸法輪大法網站,免費看《轉法輪》和其他大法書。他們道謝後離開。

集體洪法後,我和學員A回家時又在火車總站碰到了這兩位留學生,他們又問了一些有關修煉的詳細問題。隨後我們又把神韻介紹給他們,給了他們前一年的神韻傳單,讓他們上神韻網站看神韻介紹,學習古典中國舞和傳統文化,來年再找國家看神韻。道別前,這樣又講了一個多小時。

第二年,我到A國W市看神韻。進場後,突然有個男青年拍了我肩膀一下,招呼我說:你還記得我嗎?我看他眼熟卻想不起來,抱歉的說:「對不起,記不起你是那個國家的新學員了。」他說,不是,我是你在K市給我三退介紹神韻的留學生,我的朋友(那個女生)回國沒來,我飛來看神韻了。

我說:「啊,原來是你,我想起來了。你《轉法輪》看了嗎?」他回答:「看了好幾遍了,還看了其他大法書,但是沒有全看完。」我說:「好、好,一本接著一本看。爭取都看完。」他答應了。

看完神韻演出後,我們又巧遇了。他拉著我說:這下《轉法輪》和大法書中講的我都信了,越來越信,我真信。我們道別時,我囑咐他記著去找當地的學員學功、學法。他答應後離開。

兩次見面就天壤之別,第一次見面前,他還被毒害,不知道一點大法真相。

幹部雙手合十鞠躬

師父告訴我們,「我經常說現在的人都是有來頭的」[1]。在講真相中,我也慢慢體悟到了這一點。

有一次, 我講真相、勸三退時被幾人圍著罵了,有些洩氣。老同修鼓勵我,修好自己才能救眾生,有問題找自己不能怪世人,被人圍攻是自己有人心、有問題。然後老同修和我交流說,眾生都是有來頭的,你講明真相真正救了他,他能知道明白,他也會感謝你的。

老同修告訴我,在一個國家,她碰到一個十多人的團,三退講清真相後,都跪下給她合十磕頭。她當時沒有發現,因為忙於勸退其他人,突然轉身一看,剛勸退的那十來個人都跪著,在下面朝她不停合十、磕頭,然後才起身離開。老同修還在其它場合,多次有世人拜謝的經歷。當時,我雖然很受震動,也相信老同修講的是真事,但是還有一點人的觀念,因為沒在明慧網看到這樣的報導(後來明慧上有同修也寫了跪謝的故事),認為這可能是偶然現象,我不會碰到的。

但是沒有想到近年有一天我也碰到了,我才知道沒有偶然現象,眾生真的都是有來頭的。明白了真相的世人是會拜謝師父法身或同修的神的一面救度他。

一次我一個人給七八個雲貴來的遊人勸三退發報時,全團都同意退,都拿報紙。起名字記錄時,我問誰是黨員,你們都只是團員、隊員嗎?幾位女士馬上共同指著其中一位四五十歲的男士說:「他是黨員!他還是幹部!」大家都笑了。我上去笑著說,我們口頭表態退黨給老天看,不用去各級黨組織退,不影響你工作生活當官,還抹去毒誓平安了,你不要怕,就用某某化名退黨。他聽完微笑著點頭,然後雙手合十後對我彎腰鞠躬拜了拜,說謝謝,好,退、退。我趕快合十還禮。

大家再見告別,幾位女士邊走、還邊朝我看,眼中流露著感激。直到他們看不見時,我才反應過來:剛才那個幹部是在雙手合十鞠躬一拜。

以上是我三退中碰到的幾件事,寫出來和同修交流,如有證實自我、不對之處請指正。希望全球更多同修能不斷突破,多走出來講真相、勸三退,讓更多的人能得救。

謝謝師父不斷加持鼓勵,給我智慧和能力,讓我多救人!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四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