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九評點講真相的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五日】正法進程突飛猛進,時間飛過,我來到美國已快兩年了。來美後我一直也沒有離開當地的九評點。下面我談一談近兩年來站九評點的修煉體會。

保持慈悲祥和 去掉偏見、時時向內找

每次去九評點,心中都充滿神聖的使命感,每一個眾生的得救都意味著天體中無量眾生的被救度。我們的責任如此重大,應該把最好的狀態展現在世人面前,證實法。在點上,我注意自己的著裝和體態,內心慈悲祥和,始終保持微笑,舉手投足儘量得體大方,用不高不低的聲音和人溝通,希望能夠喚醒他們的良知善念。

師父說:「只要你碰到的,你都應該救,不管是甚麼身份甚麼階層,不管他是總統還是要飯的。在神的眼裏看,生命是同等的,階層是人類社會劃分的。」[1]「任何一個心,任何一種執著,都會造成你進步、提高的困難,同時也會被那些舊的勢力、邪惡的因素利用,一定的。」[2]

剛開始講真相時,我時常陷在人的觀念和情中想問題:比如這個人看起來和善,那個人肯定不好救,這個人我喜歡,那個人我看不順眼等等。理性上知道救度眾生有選擇是不對的,我就否定這些想法和念頭,不承認它。有一次遇到一個看起來很兇的中年男子,念頭剛一出來我就抓住它了;我笑著迎了上去:「這位大哥,法輪功的真相了解嗎?」這個原本看起來很兇的臉,一下笑了起來,眼睛瞇成一條縫,憨態可掬的樣子。他說:「法輪功啊,我們單位也有煉的,我不太了解。」我就跟他講了真相。

我體悟到,我們應該不帶任何觀念講真相,清除和否定阻擋眾生得救的一切觀念。隨著各種觀念和執著的修去,自身的障礙越來越少,不被任何表面現象帶動,無論眾生聽不聽、認同不認同、表態不表態,我都能做到不動心了,只是默默的為那些能救度的祝賀,為那些暫時還不明真相的世人加正念,希望他在未來還有機會。

做的好一點,自滿的心又出來了。其實都是師父在做,我只是動動嘴,跑跑腿,有願望救人而已。如果不及時歸正自己,邪惡就會鑽空子,那些沒有修去的人心,就會成為舊勢力迫害的把柄。有一天,連續被兩人罵,我嘴上對他們說「兼聽則明」,心裏在想一定是哪裏不對了。我很快找到:我和一個大陸新來的同修交流如何在海外講真相,如何突破,放下自我。同修說剛來海外,總是怕被罵,那幾天老被罵。我當時心裏想:「一定是你有問題了,我就不被罵。」我找到了自以為是,教導別人的心,同時承認了舊勢力的迫害藉口和邏輯。我們心性上的問題會在大法中歸正,我感到師父又幫我把不好的物質拿掉了,轉過身面對眾生,那個場又祥和了。

我體悟到無論遇到任何形式的干擾,都要時時向內找,歸正自己,無條件同化大法,達到大法在不同層次對我們的要求,同時正念清除舊勢力的干擾因素。救度眾生是天大的事情,這個願望很主要,很多時候,師父只是要我們守住「救度眾生」這個洪願,那些關著的門就會打開,舊勢力的迫害和安排就會被師父瞬間清除。

不追求數字和結果,講清真相放在第一位

在景點和九評點的講真相中,有時會出現兩種極端:一個是追著講,緊追不捨;一個是站在原地,舉著資料。我來到美國後,在不同階段這兩種極端我也都走過,效果可想而知,都不好。表面的形式不是決定因素,還得在心性上下功夫。

師父說:「無求而自得!大法弟子今天所做的一切就是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你就堂堂正正的去做好你應該做的,甚麼都在其中。」[3]我不再追求表面空間的數字和結果,而是用心救人。我把自己的心扉打開,像對待一個久別的朋友和親人一樣對待身邊的眾生,尊重他們當時的狀態,跟對方溶洽相處,與眾生交朋友,把得救的希望帶給眾生。

很多人走在大街上,只是匆匆路過我們的九評點,可是這短暫的瞬間,也許就是他得救的唯一機緣。我採取的方式是以所站的點為中心熱情打招呼,送著走一段路,微笑著講真相,拍著肩膀道別。對方走多快,我就肩並肩地和他走多快,聽明白真相的人,大多數都會接受資料;如果對方不耐煩,不想聽,我就告訴他有時間,心情好時再看,這個對他很重要,多數都會點頭同意。那些沒有在大陸生活過的人,外國人,ABC們,我也會講大法真相,講中共惡行,請他們把真相帶給他們的父母親人。

現在經常會遇到一些熟悉的面孔,有些會主動跟我打招呼,有的會說「辛苦了」,有的會說「法輪大法好」,有的會說「你的服務態度很好!」有的還會豎起大拇指……

在我工作的診所,也有好幾個人說認識我,說我在街上跟他們說過「法輪大法」。眾生明真相後那種喜悅,贊同,肯定的態度,意味著他們能夠走過劫難,走入未來,我由衷的為他們感到高興。

把做好三件事放在第一位

我有一段時間對孩子上神韻挺執著的,總認為大法小弟子學跳舞就應該上神韻。每個星期天,孩子學跳舞兩個小時,我就利用這個時間到圖書館講真相。有一次,孩子出現了厭學情緒,不去跳舞,我就跟她講大道理,講使命啊、責任啊,都不奏效。眼看著時間到了,她就是坐在沙發上不動彈,說也不聽,拉也不動。拉她她就踹我,又哭又鬧。我當時鑽到那個執著裏也出不來,說了一些狠話,比如「你這次不去,以後永遠都不要去!」「以後神韻那個舞台跟你沒關係……」之類的,然後摔門出去了。

出了門,心裏還是很生氣,腳步也不知道往哪邁,我知道孩子不去,我得去做我該做的,可是當時的思想鬥爭很厲害,心裏不停的翻騰,最後真我還是戰勝了那個因執著而惱羞成怒的變異心態,來到了九評點上。因為我知道,講真相救人的事情是天大的事情,師父都鋪墊好了,我這一次不去,可能某些眾生的機會就永遠的失去了。在去的路上,我一直發正念,求師父,清除自身和外在的一切干擾因素,師父又一次幫弟子拿掉了不好的東西,清除了邪惡的干擾,相由心生,我又滿面笑容地站到了點上。

回到家,孩子也像沒事一樣;在同修阿姨的教導下,還主動向我道歉。能夠擋在三件事前面的,那一定是我們執著的很重的東西,是我們應該看淡的。我靜下心來向內找,找到了在修煉中求名的心,強加於人的心,主觀臆斷的觀念,不負責任、拋棄眾生的惡念,不夠寬容,不能忍耐。我不再執著孩子上神韻的事情,以後孩子再沒有發生厭學的事情。我體會到師父講的「萬事無執著 腳下路自通」[4]。師父還說:「許許多多事看似平凡哪,無限的美好和偉大的殊榮都在其中。這三件事你們能夠做好甚麼都在其中,包容著一切。」[5]

當地九評點居民流動量極大,在正法中的重要性不可忽視,我們的責任重大。

我感到,在十幾年的正法修煉中,我們當地的學員,包括我自己對當地華人居民形成了很多觀念,比如他們很難救啦,他們不聽真相啦,他們很固執啦,他們早應該知道真相啦,……有各種形形色色的觀念阻擋著我們大法弟子救度這裏的眾生。其實這都是舊勢力的安排,師父讓我們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師父說「大陸人無論怎麼污染,表面以下有一層薄膜一樣的隔著,一掀下去就是他自己,會像六十年代的人品道德。將來我會掀下去這個東西。」[6]我們都說要跟上正法進程,如果師父已經把那層膜掀掉了,可是我們還帶著那些後天形成的觀念和認識,如何完成救度眾生的重大使命呢?

最後,我想向在真相點上常年堅持站點講真相的同修,尤其是七八十歲的老年同修表示敬意,不論嚴寒酷暑、颳風下雨,他們都堅守在第一線,非常了不起。也希望更多的年輕同修能夠走出來,抽出時間到九評點、景點上去,哪怕一個星期只能站一個點,哪怕只有一個小時,那裏非常需要我們!

個人體會,不足之處,望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一》〈甚麼是大法弟子〉
[2]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無阻〉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三》〈大紐約地區法會講法〉
[6]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