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教我善解家庭魔難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回想自己二十一年的修煉歷程,發現在家庭中遇到的魔難其實也不小,但只要遵照師父的教誨去做,最終都能善解。

我和丈夫大學畢業一起分配到一個遠離家鄉的城市工作,結婚時沒有房子,我倆住進了單位的集體宿舍。集體宿舍,顧名思義,沒有自己的廚廁,每家一間十平米左右的房子,門口支個煤氣灶做飯,十幾家共用一個水房,在這裏一住就是七年。

修大法要為別人著想

這期間有兩對夫妻生了小孩,有了孩子後家裏多了許多事情,因為居住條件較差,帶孩子就更困難,結果一對夫妻離婚了;另一家雖說對孩子比較負責,但眼見女主人天天累的筋疲力盡,每天早上六點準時背著喊餓的兒子在樓道裏做飯,她炒菜的熗鍋聲都成了我起床的鬧鈴了。我和丈夫都不願意過這樣的日子,決定不生孩子。

我不想要孩子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丈夫脾氣火爆,一點不順心就找茬吵架,總感覺這婚姻也要走到頭了。

就在我三十歲那年,我修煉法輪大法了。真、善、忍的光輝照亮了我的心,明白了人生一切都是有因緣關係的。我開始主動調整夫妻關係,努力按照大法的要求「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得忍」[1]的教導去做,很快夫妻倆就進入了相敬如賓的狀態。丈夫說怎麼都想不起吵架來了?很珍惜和諧的二人世界。

他心裏知道是大法把我變的能忍讓了。他滿心喜歡,家裏來朋友串門,正趕上我打坐煉功,他還拉著人家到臥室裏看我打坐。

得法一年以後,單位突然要派丈夫到國外工作兩年,期間沒有極特殊原因不能回國探親。

婆婆知道這個情況後的第一反應就是:趕緊要個孩子!我知道婆婆看我倆吵了這麼多年,怕他這一走會影響婚姻,有個孩子可拴住我們。我沒有細想如果有了孩子,我得獨自一人經歷懷孕、生產、養育等一系列困難,只想到大法要我為別人著想,要為善,我二話沒說就同意了。結果不知甚麼原因丈夫等了兩年才走,我們也有了一個可愛的小寶寶,了了婆婆的心願。

丈夫大鬧婆婆靈堂

孩子八個月的時候,婆婆突發心臟病去世,我和丈夫去奔喪。在等待去火化場的時候,丈夫突然發現婆婆枕頭底下放著我女兒滿月和百日的照片,就問我女兒六個月大的照片送過來了嗎,我告訴他我是托我妹夫送來的。正好妹夫也在,我急忙問他,他一拍腦門說:忘了,打開包一看,照片還在包裏,他隨身背了近三個月也沒給老人送來。當時丈夫像瘋了一樣大哭起來,當著一屋子親屬、同事、朋友幾十人的面對我又推又搡,破口大罵。

事情來的這麼突然,不過我首先想到了我是一個大法弟子,師父說過:「將來說不定就在你最怕丟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給你兩個嘴巴子,讓你丟了醜了,你怎麼去對待這個問題,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裏放不下,這也不行。」[1]我想:他的母親突然離世對他打擊是很大的,而且婆婆還沒見過孫女,正準備過幾天來我家看孩子呢。作為兒子,我體諒他的心痛,也遺憾自己沒有體諒婆婆想見孫女的心情,照片帶走就一直沒有過問,於是我一言沒發,任他發洩。

等他罵夠了,坐那兒哭時,我拉著我妹妹,走到婆婆的遺像前,向老人賠不是。所有的人這時都愣了,屋裏的空氣像靜止了一樣,我能感覺到他們都在盯著我倆,丈夫的哭聲也停止了,從此以後他再也沒有提起這件事。

丈夫兩次鬧離婚

一九九九年中共掀起了對法輪大法的迫害。丈夫在警察系統的要害部門工作,他單位裏的大法弟子有的被非法處理,單位的相關領導在大會上反覆聲明所有幹部和家屬都不許修煉法輪功。在這種超越文革式的批鬥氣氛中,他的壓力非常大。那時孩子還不到一歲,他又心疼我,不敢明著給我施壓,就天天讓我看電視裏那些誣陷大法的鏡頭。當時我也搞不清楚:一個教人修心向善、做好人的功法怎麼突然之間被這樣打壓呢?一群想做好人,並且快快樂樂的實踐著做好人的人怎麼一夜之間成了階級敵人,甚至被抓了起來呢?聽了一些電視裏的批判詞,我發現根本都是捏造,我是修大法的,我們完全不是像電視裏說的那樣。那些出來揭發的人說的都是胡編的,書裏和講法錄音錄像裏沒有那些東西。我學了法輪大法以後身體健康了這是事實,折磨我二十多年的胃病在不知不覺中好了;我們一家人能和睦相處,其樂融融是因為我總是用「真、善、忍」法理作指導對待家裏的人和事,我抱定一念:不聽、不看造謠媒體上的東西,堅持每天睡前學法、煉功。

丈夫看我完全不為所動,仍然堅持自己的信仰,隨著邪黨迫害打壓的升級,他的心理也承受不住了,一年多以後的一天他終於爆發了,那是當著來家裏做客的親戚的面,他叫嚷著要跟我離婚,如果我不給他肯定的答覆就一定離婚。

我知道他想讓親戚做我的工作。可那時我已經完全明白了中共邪黨為甚麼要造謠誣蔑法輪功:法輪功的真、善、忍像照妖鏡一樣照出了中共邪黨的假、惡、暴,它容不得百姓做真、善、忍的好人,那樣它就無法用假、惡、暴來愚弄百姓了;我也明白丈夫和親戚像許多沒有修煉法輪功的人一樣沒有看過法輪功的書,被中共邪黨的一言堂謠言誣陷所欺騙,設身處地的為他們想想,如果我順從了他們不就是害他們嗎?他們不就成了邪黨迫害的幫兇、劊子手了嗎?能讓他們去迫害好人嗎?他們的下場會是甚麼樣的呢?「善惡有報」是天理呀!我沒有直接和他頂撞,而是和單獨給我做工作的親戚耐心解釋他的疑問,告訴他我學大法後在家裏的表現,很多是一般人做不到的,有些事他也知道。

親戚是中學教師,明白一些道理,但是恐懼中共的政治運動,他沒有說服我,只是為我擔心。我也理解丈夫的壓力,我當時想到的是他畢竟沒有出賣我,他肯定會為自己的未來攢下福報,他現在不聽我解釋,那我就更加努力展現一個法輪大法弟子的形像來證實法輪大法的正確與偉大吧。

丈夫第一次鬧離婚就這樣不了了之了。隨後的十幾年間他雖不說甚麼,可也不高興,有時進臥室看我正在看書,就摔門出去。我從不計較他的態度,體諒他的心理壓力,家務事、孩子的事我全都包了,家庭生活穩定、孩子健康的成長。

可就在今年過年之後的一天晚上,他突然又叫嚷起來,說「離婚是早晚的事」。但這次我發現他的底氣沒那麼足了,我在家庭中的作用他是心知肚明的,我身體的健康他也是一清二楚的,並且他還納悶兒我都過五十歲了怎麼還沒像別人那樣鬧更年期,一切都很正常,這回不知是哪根筋被觸動了,我沒有回應他,只是在心裏想著:一定不能讓他對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我就這樣想著,結果他那邊沒聲兒了,自己去廚房抽煙去了。第二天我感到了他的歉意,我該怎樣就怎樣,就像甚麼都沒發生一樣。

丈夫的第二次鬧離婚在我為他著想的正念中沒了下文,也讓我真正體會到了無私、為他的這一念本身就是有強大力量的。

當然,作為一個大法弟子我不能滿足於他不和我鬧離婚,我還要讓他繼續從我身上看到法輪大法的美好,還要讓他明白邪黨迫害的真相,不讓他參與迫害才是對他最大的慈悲。

這些只是修煉中出現的家庭魔難的幾件事。作為大法弟子,我們每天、每時、任何環境中、不論遇到甚麼事情,處理起來和別人都是不一樣的。因為在大法中修煉,我們要動的第一念就是怎麼做才符合真、善、忍?是不是為對方著想了?自己哪裏做的不對了?等等。當然也有做不好的時候,但只要發現了就努力改正。是法輪大法教我做一個好人、一個更高尚的人,我是真正受益於法輪大法的人,我也希望所有的世人都能分清善惡,趕快認清邪黨的謊言,不做害人的工具,為自己選擇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