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邪教為何發動「說不」運動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過去百年的歷史證明,中共不僅是一個罪惡的政治組織,更是一個危害人類的邪教。中共邪教不斷發動各種恐怖而荒誕的政治運動迫害民眾、對民眾洗腦。去年九月十九日,中共邪教又賊喊捉賊的發動了一個號稱對「對邪教說不」的網上簽名的政治運動。我們可從以下幾個方面來看這個網上簽名運動是一個危險的陷阱。

一、中共是為害人類的大邪教

這個網上簽名活動給出了它對邪教的定義,但沒有在騙人簽名的那一版面上給出誰是邪教,當今為害人類的頭號大邪教是誰?

這個簽名活動對邪教的定義有:
控制人們的思想
侵蝕人們的靈魂
覬覦人們的財產
試圖把人們變成它的囚徒

也許你不常看見它
但它卻躲在陰暗的角落
隨時等待著病毒式傳播

我們暫且不看這個定義是否準確,就用這個定義來對照,看看當今世界誰是禍害中華的邪教?當今為害人類的頭號大邪教是誰?

1、是中共控制人們的思想禍害中華

縱觀人類社會幾千年的歷史,控制人們的思想最為邪惡、最為嚴重的就是中共。信仰自由是人類公認的普世價值,中共掌權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憲法第三十六條也明文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宗教信仰自由。而在這個憲法的序言中卻強迫中國各族人民服從其邪惡的思想。馬克思在共產黨的第一份綱領文件《共產黨宣言》中宣布:「一個幽靈,共產主義的幽靈」,幽靈在德語也可譯為鬼怪。

這個共產主義的幽靈的形體存在於人們肉眼看不見的空間,但是,人們從一百多年的被它控制思想的共產黨人所造下的共產主義的屠殺人類、毒害人類血腥歷史中,可以看出這個幽靈實質上是禍害人類的惡魔。二零一七年年底發表的《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一書中,首次向人類揭示了這個共產主義的幽靈的本質:共產主義的本質是一個「邪靈」,它由「恨」及低層宇宙中的敗物所構成,它仇恨且想毀滅人類。它並不以殺死人的肉身為滿足,因為人肉身的死亡並非生命的真正死亡,元神 (靈魂)還會輪迴轉生;但當一個人道德敗壞到無可救藥的地步,元神就會在無盡的痛苦中被徹底銷毀,那才是最可怕的、生命真正的死亡。「共產邪靈」就是要使全人類都跌入這樣萬劫不復的深淵中。

知道了這個共產主義的幽靈的本質,就能明白中共塞進憲法的思想是多麼邪惡。這其中,由江澤民提出的「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最能代表這個幽靈的流氓本性。有一位中國律師這樣抖摟出江澤民「三個代表」的流氓本性,他說:「就拿它那個全國到處張掛,還寫進甚麼黨章裏的所謂「三個代表」來說吧,那就是個文盲、法盲、科盲,迫害法輪功,還要加上個流氓,「四盲(氓)」是江澤民的標準照。」

一曰文盲:代表「先進」文化。文化沒有先進不先進的說法,東方文化、西方文化、佛教文化、道教文化、基督教文化,不同人種、民族、地域有不同的文化,現在還食有食文化,酒有酒文化,不一而足,哪個先進?哪個落後?!所以說:江澤民是文盲。

二曰法盲:代表「大多數」。法律從來都是包括所有人的,代表所有人的權利。換言之:如果法律不能維護少部份人的利益,那就不可能維護大多數人的利益。希特勒會利用這個藉口屠殺猶太人;共產黨一九四九年篡政以後,每次運動都是藉口代表大多數去劫殺少數(所謂百分之五)人,但最後的結果是幾乎一大半的家庭都受到傷害。它殺人就是這樣殺的。所以說:江澤民是法盲。(註﹕江澤民沒有得到過一張選票,根本代表不了大多數。)

三曰科盲:代表「最先進生產力」。目前生物克隆技術最先進,但是並不能採用它,嚴重破壞道德倫理問題,會毀掉人類的;核武器先進不先進?獨裁者拿出來,會把整個地球變為廢墟。所以說:江澤民是科盲。

四曰流氓:迫害法輪功,他又是個地地道道的流氓:他說的甚麼「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打死算自殺,就地火化,不查生源」及至下令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這個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惡。」江澤民比流氓還流氓,舉世無雙,絕無僅有。

中共的歷屆頭目當中多有江澤民這類流氓,因為共產主義的幽靈可以通過控制江澤民這類流氓的思想來控制其他人的思想。這些被共產主義的幽靈控制了思想的中共黨徒就可能無惡不作,這樣,人們就不難理解《九評共產黨》一書中所揭示的:「八十多年的中國共產黨歷史,其所到之處永遠伴隨著謊言、戰亂、飢荒、獨裁、屠殺和恐懼;傳統的信仰和價值觀被共產黨強力破壞;原有的倫理觀念和社會體系被強制解體;人與人之間的關愛與和諧被扭曲成鬥爭與仇恨;對天地自然的敬畏與珍惜變成妄自尊大的「戰天鬥地」,由此帶來的社會道德體系和生態體系的全面崩潰,將中華民族乃至整個人類拖向深重的危機。而這一切災難都在共產黨精密的策劃、組織和控制下發生著。」

歷史和現實都表明了是中共控制人們的思想禍害中華。

2、中共侵蝕人們的靈魂把人異化成狼性人禍害中華

大家知道,中國是世界上唯一連續傳承五千年的古老文明的國家,中華民族的文明史就是其文化發展史,中華傳統文化是中華民族的靈魂,中華民族文化的徹底摧毀意味著中華民族的消亡。中共信奉的馬克思列寧主義是反中華傳統文化的。中共從成立至今,一直在用暴力和謊言摧毀中華傳統文化,也就是在摧毀中華民族的靈魂,同時用各種手段把共產邪靈那一套魔鬼的歪理邪說強行灌輸給中華民族的子民,要把他們中的一些人異化成共產邪靈的打手、殺人工具,而共產邪靈則操控這些共產邪靈的打手、殺人工具任意迫害和殺戮其他中華民族的子民,最終毀滅中華民族。這方面的事例不少,我們這裏僅舉幾例。

胡喬木,曾擔任中共的社會科學院院長、政治局委員,被稱為中共的馬克思主義理論家,他的女兒一九四一年在延安中央醫院出生。可以說一出生就接受了馬克思主義理論的灌輸,文革中,胡喬木的女兒上台發言批鬥其老爸,最後喊的口號中有「砸爛胡喬木的狗頭!」女兒要砸父親的狗頭。這雖然是一個口號,她沒有真的砸爛她老父的狗頭。但是,這也說明馬克思主義理論──共產邪靈的思想對變異中國人到了多麼邪惡的程度。要知道,胡喬木從中共非法建政之後,一直是中共的高幹,他給其女兒在物質生活的享受上遠遠高於一般中國人,可以說是喝蜜糖長大的,但是,她得到的傳統文化的教育,可能要低於一般中國人,因為,她不但在學校裏被灌輸共產邪靈的思想,在家中也要被其老爸灌輸共產邪靈的思想,所以,她的靈魂可能被共產邪靈的思想侵蝕的更嚴重,當其父受難時,她沒有傳統文化中的親情,表現出來的是馬克思主義理論教育出來的狼性,要 「砸爛胡喬木的狗頭!」不知胡喬木這個馬克思主義理論家當時和事後情何以堪。

文化大革命期間,有一個中學生砸碎了自己父親的頭。北京東四一帶有一家是「資本家」,「紅衛兵」把老夫婦打到半死,又強迫兒子去打,上中學的兒子用啞鈴砸碎了父親的頭,自己也瘋了。一個青春少年,在被中共強迫下殺了自己的親人,自己也毀了。(據《我家:我的哥哥遇羅克》)

楊麗榮,女,三十四歲,河北省保定地區定州市北門街人,於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十月到北京證實法講真相,被定州市惡警肖福弟抓到拘留所非法關押兩個月後,勒索五千元現金才放人。回來後多次騷擾。因家中老人經歷過文化大革命,膽小怕事,惡警抓住其弱點進行恐嚇;楊麗榮丈夫是計量局司機。丈夫怕丟掉工作,多次打麗榮。麗榮和言以對,家庭氣氛平和些。後惡人經常找上門來,非法把她抓到洗腦班迫害。因楊麗榮堅強不屈,被連續三次進行洗腦,家裏氣氛更加緊張。

二零零二年二月八日晚(二零零一年臘月二十七日)警察又到家中搜查資料。因沒搜到甚麼,就灰溜溜的走了。她丈夫承受不住壓力,次日凌晨趁家中老人不在,掐住麗榮喉部,麗榮弱小的身體沒了力氣,就這樣淒慘的丟下了十歲的兒子走了。隨後,她丈夫立即報案,惡警趕來現場,將體溫尚存的麗榮剖屍驗體,弄走了很多器官,掏出內臟時還冒著熱氣,鮮血嘩嘩的流。定州市公安局一人說:「這哪是在解剖死人,原來是在解剖活人啊!」此案冤死者是被丈夫用手掐住喉嚨致死的,法醫應該只對死者的喉嚨進行檢查即可查出致死原因,為甚麼要摘走死者的器官?而且「是在解剖活人」,這不就是活摘器官嗎?(據明慧網二零零四年九月二十二日報導:《河北省定州市大法弟子楊麗榮死於迫害》)

導致類似以上所有這些不幸事件,都是中共邪靈長期對中國人灌輸其邪惡理論的狼奶、侵蝕人們的靈魂的結果;是中共恐怖專制下逼良為娼的結果。中共把一些年輕姑娘、清純少年、普通百姓變成人性泯滅、獸性大發的變異人類。「思想教育從幼兒園抓起」,從嬰幼兒開始中共就給他們灌狼奶,把他們變異成為聽命於中共邪靈的狼性人禍害中華。

3、中共不僅是覬覦人們的財產而且搶劫人們的財產禍害中華

大家知道,覬覦人們的財產,不過是非分的希望或企圖得到人們的財產。《共產黨宣言》公開宣揚:「共產黨人不屑於隱瞞自己的觀點和意圖。他們公開宣布:他們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現存的社會制度才能達到。」這就決定了中共不僅是覬覦人們的財產,而且搶劫人們的財產,禍害中華。

從二十世紀二十年代剛一成立,中共就到農村地區流竄,對地主實施綁票求贖金,這種行為既遭到地主反對,也不受農民歡迎。隨後中共改變策略,從勒索部份財產,到以打土豪為名義全面瓜分地主財產,也就是打土豪,中共把金銀和其他貴重物資拿走,把便宜財物和土地分給農民。農民得到土地後,積極支持中共,包括參軍入伍和貢獻錢糧,中共軍隊從流寇變成軍閥。中共控制當地後,為了維持各種費用加大糧食稅收。而農民分了地主的田後,耕種效益比地主管理時期大幅下降,加上稅收增加,農民的收入反而變差,反覆打土豪多次翻餅後,蘇區面臨飢荒。農民逃離蘇區,壯丁開小差。糧荒作為根本原因推動蘇區經濟崩潰,迫使中共長征逃亡。(據《中國近現代經濟發展史:打土豪分田地的輪迴》)這種打土豪分田地的輪迴折騰了中華民族八十多年。是因為中共具有集古今中外最邪惡騙術之大成的共產主義邪靈的騙術。

中共在在中國竊政僅三個月,就用「耕者有其田」的口號,鼓動無田的農民鬥爭有田的農民,提出「消滅地主階級」,挑動農民鬥爭地主,殺害了二百多萬地主。更有地區對地主實行滿門抄斬,以達到滅絕其階級,連婦女兒童也不能倖免。在農村廣泛劃分階級、定設成份、給全國二千萬人戴上「地、富、反、壞」的帽子,使他們成為在中國社會備受歧視、打擊、沒有公民權利的「賤民」。這些中共定下的「賤民」和其家屬在後來幾十年中,成了中共可以任意搶劫他們財產的對像,遭受了無窮無盡的屈辱和迫害。

在搶劫了地主階級財產,殺害了大多數地主不久,中共就開始搶劫城鄉的民族資產階級的財產。在所謂的工商改造中,從一開始就是強令執行,私人企業主沒有任何發言權。中共當時得意洋洋地說:「三面架機槍,只准走一方。」 你如果上交自己的資產並表示擁護共產黨,則定為人民內部矛盾。你如果有反感、有怨言,則劃為反革命成為國家的專政對像。在工商改造的腥風血雨中,資本家、業主、商販統統上交了他們的資產。其中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輕生的。當時在上海任市長的陳毅就曾每天詢問「今天又有多少空降兵?」指那一天又有多少資本家跳樓自殺。這樣在幾年內,共產黨就在中國全面取消了私有制。實際上,民族資產階級被剝奪的不僅僅是財產,他們也被剝奪了平等生活的權利。但是像其他中共鎮壓過的「階級敵人」一樣,民族資本家們一直被籠罩在「資本家」這個「剝削階級」出身的陰影裏,使他們及其後代在後來的幾十年裏也遭受了無窮無盡的屈辱和迫害。

幾十年來,「共產黨要利用工人階級,封他們為「最先進的階級」,「大公無私」,「領導階級」,「無產階級革命的先鋒隊」等;共產黨要利用農民,稱讚他們「沒有貧農,便沒有革命;打擊他們,便是打擊革命」,許諾「耕者有其田」;共產黨需要資產階級的幫助,於是封之為「無產階級革命的同路人」,許諾以「民主共和」;共產黨快要被國民黨徹底剿滅了,於是大喊「中國人不打中國人」,承諾服從國民黨的領導。抗日戰爭一完,便大打出手,推翻了國民黨政權,建國後很快消滅了資產階級,最後把工農變成了徹底的一無所有的無產階級。」(《【九評之二】評中國共產黨是怎樣起家的》)

中共的這種最邪惡的搶劫人們財產的犯罪行為,在近二十年的迫害法輪功中表現得非常明顯。

一九九八年,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發起並親自率團獨立調查法輪功數月,提交給中共中央政治局一份報告,這份報告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到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非法迫害法輪功之前,僅在中國就有一億人修煉法輪功,同時,世界其他國家和地區也有人修煉法輪功,並從中受益。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澤民犯罪集團,在明知 「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的情況下,對秉持「真、善、忍」的法輪功修煉者開始了滅絕人性的殘酷迫害。直接挑唆和指使中共各級組織人員參與犯罪,實施「名譽上搞臭、經濟上截斷、肉體上消滅」的罪惡指令和「打死白打死,打死算自殺」、「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滅絕政策,眾多的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甚至被活摘器官、家破人亡。與此同時,很多各級政府、公安、國安、六一零辦公室等人員成了明火執仗的搶劫犯,非法闖進法輪功學員的家,砸窗撬門,入室搶劫,非法綁架法輪功學員、搶劫法輪功學員合法擁有的私人財物。翻箱倒櫃,現金、存摺和貴重物品成為首選目標,電腦、打印機是必搶商品,電視等各式家具想要就搬 ……邪惡之瘋狂,從下例可見一斑:

「2006年5月25日凌晨4點,耿超、李帥等惡警,開著4輛警車,氣勢洶洶的闖入辛集市南智邱鎮東陳莊村,非法對蔡增才、蔡滿根、蔡生珠等4家破門而入進行抄家,當場搶走電視機一台、VCD三台、錄音機三台,裝有現金的保險櫃一台等,一直把汽車裝滿為止。

「這些敗類是見錢就搶,在蔡增才家見抽屜裏有2000元現金,立即裝入自己的腰包,見到放有現金的保險櫃,幾個人費盡力氣的搬上汽車,到公安局後,把十幾歲的孩子蔡永青扒光衣服搜身,把僅有的4000元錢搶走。四個家庭,12口人,不論老人孩子全部抓走,一個不剩。要想放人,每人交3000元錢,不交錢就送看守所關押;親友想探視,先交300元伙食費,不交錢不讓見人,看守所那樣惡劣的伙食,每天交20元伙食費,這和明搶有甚麼區別?!」(據明慧網二零零六年十一月十二日報導:《起訴河北辛集市公安局國保大隊頭目耿超、耿佔峰等》)

上例只是中共搶劫法輪功學員財產的無數犯罪行為中的一例,而這種犯罪行為在中國還在不斷發生。人們也從中更加認清了中共的邪教本質和流氓本性。

不論中共是明搶還是暗搶,受苦受難的都是中華民族的子民。就是那些受中共邪靈之騙參與搶劫人們財產的人,最終也免不了受到惡報,沒有一個有好下場的。

4、中共不僅試圖把人們變成它的囚徒而且已經把中國變成一座大監獄禍害中華

在上文中,我們論述了:歷史和現實都表明了是中共控制人們的思想禍害中華、中共侵蝕人們的靈魂把人異化成狼性人禍害中華、中共不僅是覬覦人們的財產而且搶劫人們的財產禍害中華。中共正在中國犯下對中華民族的種族滅絕罪。這種種族滅絕罪是從思想上和人性良知上的滅絕,其罪惡滔天,中共自知永遠也償還不盡,隨時會有惡報臨頭,這就造成中共生存危機感,作惡越多,中共生存危機感就越強烈。整個中華民族都是它的天敵。它在長期的生存危機的恐懼中,就不僅試圖把人們變成它的囚徒而且已經把中國變成了一座大監獄。

中共當權者內心生存危機的恐懼,其前提也是把自己的統治的國家當作了監獄。作為執政黨的中共,不但過去是,現在也仍然堅持自己是一個革命性質的政黨。用暴力奪取政權以後,中共依然不放棄暴力──毛澤東提出了所謂的「繼續革命」;鄧小平堅持中共獨裁專政的 「四項基本原則」;江澤民伙同中共在中國動用超過一場戰爭的經費,發動和持續了十幾年要消滅的中華民族中的要做好人的法輪功學員的一場戰爭,而這場的最終目的是要毀滅中華民族、毀滅全人類。

在中國,但是任何敢於向中共「說不」的言行、任何敢於行使公民權利的嘗試,都會被當作「顛覆政府」、「危害國家安全」的罪犯,都會受到中共的非法迫害,甚至失去生命。這樣的例子非常多。例如:

現年七十八歲的熊輝豐老人,退休前曾任航天部八三五八研究所副所長、研究員、中國宇航學會的理事,是享受國家特殊津貼的專家。自上世紀六十年代初我國航天事業發展的初始階段,熊工就全身心的投入到航天科學研究當中,可以說畢生精力都貢獻給了航天事業,曾因科研工作的傑出成就獲得一九八五年度《國家科學技術進步獎》三等獎,一九九三年度《光華科技基金獎》二等獎,以及若干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等殊榮,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享有極高的聲譽。

一九九五年底,熊輝豐開始修煉法輪功,不但身體更加健康,工作中更是開拓了思路、視角,使得科研工作更加順暢。熊工事事嚴格要求自己,工作上盡心盡力,處處做表率,全所上下提到熊工時都豎起大拇指稱讚。此外,熊老還向《中國青少年發展基金會》捐款,至少資助了二十二名貧困地區的孩子完成學業。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氏集團開始瘋狂迫害修真向善的法輪功學員。熊輝豐雖為高級知識份子,為航天事業做出卓越的貢獻,在這場鋪天蓋地的迫害中也未能倖免於難。熊老曾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兩年六個月。期間,研究所只發給少量的生活費,政府特殊津貼從此停發。二零一四年八月,熊老再次被抄家、綁架,後被判七年半重刑。

熊輝豐的老伴劉元傑女士,是八三五八研究所的高級工程師,曾為中國的飛航導彈領域做出傑出貢獻,多次獲得航天部的二等功、三等功,在航天部及研究所也享有很高的聲譽。修煉法輪功後,劉女士原來嚴重的心臟病、高度近視都痊癒了。然而多年來反覆的被迫害,加之惡警不斷的恐嚇威脅,特別是二零一四年對年近八旬的熊輝豐先生的再次綁架,嚴重的傷害了劉元傑女士的身心,她的身體日漸消瘦,精神狀態越來越差,最終沒能等到熊輝豐先生回家的那一天,於二零一五年三月三日含冤離世。(據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五日報導《修煉法輪功的科技人才遭受的迫害》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同時,也沒有放鬆對中華民族其他民眾的迫害,近期,有報導稱,在中國「低端人口見面問:住的地方沒事吧?中端人口見面問:孩子沒事吧?高端人口見面問:你沒事吧?」

低端人口,就是百萬計被驅趕遷離居所的低層民工,中國邏輯對於解決窮人住房問題,不是解決住房,而是解決窮人。中端人口,就是把孩子送進類似紅黃藍幼兒園這樣的私立貴價學校的中產階級。高端人口就是權貴階層,他們也不安全,在以反貪為名、以權爭為實的惡鬥中,居高位者隨時有「事」,近日傳出中央軍委政治部主任張陽因受調查而自縊身亡的消息。所以,在中國,儘管高端壓迫低端,而中端似乎可享高薪厚祿、歲月靜好,但實際上大家都不安全,都不知甚麼時候忽然有『事』。」

「遭到驅趕的低端人口和孩子被虐的中端人口,都默默承受,處於苟活狀態。有網友留言說,如果受虐兒童家長不接受「私了」,如果被驅趕者反抗,那麼命運就會如同毒奶粉事件的抗爭家長趙連海一樣,或者如同所有維權者或維權律師一樣,被加諸尋釁滋事的罪名,判刑坐牢,走上人生絕路。」(據蘋果日報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十九日報導:《大監獄》)

所以,不結束中共的邪惡統治,中國大陸整個社會就是一個監獄。在中共監獄裏的囚犯們,常用來安慰自己的一句話是這麼說的:「坐牢有甚麼了不起?其實所有的中國人都在坐牢,只不過是大牆與小牆的區別、有形的牆與無形的牆的區別!」當中共事實上剝奪了中國人的基本人權時,就是把中國人當作了犯人來統治,就是把整個國家當作了一個監獄。

這一切都證明中共不僅試圖把人們變成它的囚徒而且已把中國變成一座大監獄禍害中華。

5、人們常看見中共或躲在陰暗的角落或赤裸裸地傳播思想病毒禍害全人類

在人類文明發展史中,出現過各種不同類型的危害人類的病毒,其中比較常見的生物病毒、意識形態病毒(又稱思想病毒)對人類危害最大。

生物學的病毒攻擊人的身體,會導致人的肉身生病,甚至死亡。而思想病毒危害的是人的靈魂,人的意識系統染上致命的思想病毒,人就可能精神失常,嚴重患者會變成魔鬼。不僅自己受害,而且還會害人。若把個人看作是社會的細胞,那麼被思想病毒控制的人就是社會的癌細胞,一旦大規模擴散,人類社會就可能壞死,整個人類甚至因此而毀滅。

由馬克思製造的共產主義意識形態病毒,蔓延全球,為害人類一百多年,是有史以來,對人類危害最大的一種思想病毒。一九九七年在法國首度出版的《共產主義黑皮書》,依據原始檔案資料,系統地詳述了共產主義在世界各地製造的「罪行、恐怖和鎮壓」。被認為是對「一個世紀以來共產主義專制的真正里程碑式的總結」。震撼歐美。全部的震撼力是來自共產主義同納粹主義不可避免的比較。據估計,納粹導致二千五百萬人死亡,證明其凶殘程度明顯不及共產主義。

書中寫道:「共產政權的所為,已超越個人犯罪和為特定目的的小規模殺戮。為了鞏固其對權力的掌控,它們將大規模犯罪變成一項完善的政府制度。」

「共產主義先於法西斯主義和納粹主義出現,比後二者更長命,而且在四大洲留下了印記。……施行全面鎮壓,並且最終實現國家政權恐怖統治的,正是有血有肉的共產主義。」

「共產主義不僅是針對個人,也針對世界文明和國家文化,都曾犯下許許多多的罪行。斯大林搗毀了莫斯科的數十座教堂;尼古拉-齊奧塞斯庫為了讓其狂妄自大能夠盡情發洩,破壞了布加勒斯特歷史悠久的心臟地區;波爾布特一磚一石地拆除了金邊大教堂,並且讓叢林長滿吳哥窟的高宇;在毛澤東的文化大革命期間,紅衛兵將無價之寶砸碎或焚燒。可是無論這種破壞對於所涉國家和整個人類來說最終可能證明為多麼的駭人聽聞,它又如何能夠與對人類──男人、女人、兒童──的大規模蓄意謀殺相提並論呢?」

《共產主義黑皮書》認為,共產主義革命造成的死難者,在20世紀總計為近1億人,其中:蘇聯2000萬,中國6500萬,越南100萬,北朝鮮200萬,柬埔寨200萬,東歐100萬,拉丁美洲15萬,非洲170萬,阿富汗150萬,沒有掌權的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約1萬。

許多學者認為,以上數字要低於實際死於共產政權的人數。僅以中國大陸為例,早就有人統計出中共至少造成8000萬中國人死亡。在《共產主義黑皮書》發表後的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今,發生了對法輪功修煉者的群體滅絕性迫害,包括大量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和其他中國人的器官。造成的死亡人數不是一個小數字。這些血債總有一天要清算。

當今世界,有越來越多的人認識到,中共所堅持是一種「最致命的思想瘟疫」。二零一四年五月三十日,加拿大總理哈珀(Stephen Harper)在首都渥太華建造共產主義受害者紀念碑(Memorial to Victims of Communism)籌款晚宴的演講中指出:「歷史清楚告訴我們,承諾烏托邦的政治意識形態都走向反面,導致人間地獄」,「共產主義是最致命的思想瘟疫」。

而中共前頭目江澤民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就在寫給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委員及其他有關領導同志的信中叫囂:「難道我們共產黨人所具有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所信奉的唯物論、無神論,還戰勝不了法輪功所宣揚的那一套東西嗎?」

法輪功所宣揚的是甚麼呢?據明慧網介紹:「法輪大法也稱法輪功,由李洪志先生傳出,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法輪功師父李洪志先生在《大圓滿法》〈一、功法特點 〉中指出:「法輪佛法是佛家上乘修煉大法,是同化宇宙最高特性「真、善、忍」為根本,以宇宙最高特性為指導,按照宇宙演化原理而修煉,所以我們修的是大法大道。」李洪志大師論述法輪佛法的著作已經公開發表的有《法輪功》、《轉法輪》、《轉法輪(卷二)》、《法輪大法義解》、《法輪大法 大圓滿法》、《法輪大法 精進要旨》、《法輪大法 悉尼法會講法》、《法輪大法 美國法會講法》和《轉法輪法解》等四十四本,《轉法輪》已經譯成三十多種外文版,在全世界發行和傳播。」

二十多年來,全世界已經有一百多個國家的人修煉法輪功,「經億萬人的修煉實踐證明,李洪志先生所傳的法輪大法是大法大道,在把真正修煉的人帶到高層次的同時,對穩定社會、提高人們的身體素質和道德水準,也起到了不可估量的正面作用。」而這一真相,中共是不敢讓人知道的。

中共在迫害法輪功運動中,在拼命掩蓋有關法輪功的真相的同時,又用盡全力對法輪功造謠、污衊。其目的就是要加速共產主義最致命的思想瘟疫在中國、在全世界的傳播,毀滅中華民族、毀滅全人類。

結語

由於操控中共的共產邪靈特別會騙人,人們很難從中共的所作所為中看出中共的本質。《九評共產黨》(下文簡稱《九評》)指出明確指出:「共產黨的本質,其實就是一個為害人類的邪教。」「中共一個為害人類的頭號大邪教。」

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九評》在大紀元時報發表之後,很快就集結成書在中國和世界各國出版發行,還剪輯出一套紀錄片,透過網絡及其他途徑傳播。數以億計的《九評》透過電子郵件、傳真、地下印刷廠傳入中國大陸。由於《九評》全面揭示了中共建政以來的一切謊言邪說,幫助世人認清了中共的本質。引發了中國大陸的退出中共邪教組織的退黨大潮,至今已有二億九千五百多萬的中國人鄭重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而且,這個數字每天都在增長。

《九評》已被翻譯成英、日、德、法、韓、俄、西班牙、越南及意大利等二十七種語言,發表不久在國際社會上引起了很大反響。對幫助世界各國人民認清中共的本質起到了巨大的作用。二零一二年一月一日,俄羅斯總統普京的前首席經濟顧問、俄羅斯經濟分析研究院所長、國會議員安德烈﹒伊拉裏奧諾夫,在莫斯科回聲電台節目公布由該院評選的二零一一年全球十大事件,上億中國民眾公開聲明退出中共黨相關組織,和歐洲危機、阿拉伯之春,被列為世界最重要三大事件。入選原因是退黨潮的規模、中國的重要性,以及退黨運動的公民性質及對民眾心靈自由的解脫意義。安德烈說「目前已有一億多中國民眾退出了中國共產黨。需要提醒大家的是,二零零四年的時候出版了 《九評共產黨》一書,這本書推動了中國民眾退出中共和一切與中共有關聯的附屬組織。」

《九評》指出:「共產黨雖然不稱自己是一個宗教,但是它具足了宗教色彩。其成立之初,就把馬克思主義當成天地間的絕對真理。奉馬克思為精神上帝,以所謂共產主義的「人間天堂」來誘惑黨徒為之奮鬥終生。

「共產黨與正教有鮮明的區別。因為正統的宗教都是相信神的,相信善的,以育化人的道德和拯救人的靈魂為目的,而共產黨不相信神靈,並且反對傳統道德。

「共產黨的所作所為證明它是一個邪教。以階級鬥爭、暴力革命、和無產階級專政為中心的共產黨教義,導致了充滿血腥暴力與屠殺的所謂共產革命。共產黨政權的紅色恐怖持續約一個世紀,禍及半個世界,導致數千萬至上億人喪生。這樣一個創造人間地獄的共產黨信仰,正是人世間的頭號大邪教。」

中共極其恐懼《九評》在全世界的廣泛傳播,十幾年來,中共至今也不敢公開地對《九評》做出回應,卻對合法傳播《九評》的人非法判刑、施加酷刑迫害。這進一步證明了中共的邪教本質,也說明了中共其實默認了它是一個為害人類的頭號大邪教。

二、六一零辦公室是中共邪教中的黑社會機構

法輪功於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由李洪志先生公開在人類社會傳出。由於修煉者個人和社會都有很好的效益,很快就在中國在全世界洪傳開了。

一九九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上海電視台報導法輪功已傳遍歐美澳亞四大洲,在上海及世界其它國家廣受歡迎的情況,稱全世界已有一億人在煉法輪功,報導說:

「今天一大早,上海體育中心人頭攢動,本市近萬名愛好法輪大法的煉功者會聚一處進行推廣表演。法輪大法創始人李洪志師父於一九九二年向社會公開傳功講法,受到廣大群眾的歡迎。六年來,功法以煉功時不受場地時間的限制以及無需意念引導等不同於其他氣功的全新內容令人耳目一新,獨樹一幟,到目前為止,包括港、澳、台在內的全國各地都有自發性的群眾煉功組織,並傳遍歐、美、澳、亞四大洲,全世界約有一億人在學法輪大法。這是本台記者報導的。

從一九九二年五月至一九九九年七月的七年間,據當時公安內部調查,中國大陸煉法輪功的人數達到七千萬至一億。

有人認為,煉法輪功至少有如下好處,

第一、法輪大法有益於身心

我們每個人都知道擁有健康身心的重要。然而,在競爭激烈、壓力巨大的現代社會,大多數人是很難真正能擁有一個健康身心的,而法輪功修煉者就能很容易的做到這一點。法輪功祛病健身的效果有目共睹:

一九九八年國家體委在長春、大連、武漢、天津、廣州等全國五大城市對萬名法輪功修煉者進行抽樣調查,結果證實法輪功對疾病總有效率達百分之九十八以上、痊癒率達百分之七十二以上。神奇的祛病健身效果,是法輪功能在國內外迅速傳播的主要原因之一。另一方面,法輪功還對修煉者的心理能起到很好的調節作用。法輪功的功理要求修煉者必須要內修,只有如此,才能達到長功和祛病的目的,內修就要求修煉者看淡對世間名、利、色、情的強烈執著與追求,還要逐漸去掉自身存在的各種自私及不好的想法,使修煉者心靈得以淨化,心性得以提高,從而使人們壓抑的心情在無意間得以釋放,狹窄的心胸在不知不覺中變得寬廣,陰暗的心理在悄無聲息中變得陽光,健康的心態在無求自得中形成。

第二、法輪大法有益於家庭

家庭作為社會的基本單元,直接影響著每個家庭成員的學習、成長、工作、事業、婚姻等方方面面,擁有一個和睦的家庭是每個人的嚮往與期盼,「家和萬事興」的古訓在中國早已流傳數千年。然而在現實社會中,由於感情的糾葛、財產的爭奪、利益的分配等原因而導致家庭成員之間發生各種矛盾衝突的現象卻隨處可見。輕者感情疏遠、家的溫馨不在,重者釀成大禍、家破人亡。而真正的法輪功修煉者家庭卻基本很少出現這樣的衝突,出現了也能很快得以化解。因為法輪大法要求修煉者在發生矛盾時,不管事情本身對與錯都要先找自己的原因和不足,再善意的把事情說清楚。試想如果在矛盾中以這樣的心態去對待,那麼甚麼樣的矛盾不能化解?甚麼樣的問題不會很好的得到解決?在現實的家庭生活中,有多少人通過修煉大法,婆媳之間幾十年難以化解的恩怨冰釋了,已經破裂的婚姻又破鏡重圓了,即將破碎的家庭又恢復歡聲笑語了,真是「佛光普照、禮義圓明」。

第三、法輪大法有益於學習

中國古代早就有「萬般皆下品,唯有讀書高」、「學而優則仕」的理念。現代社會也講究「知識改變命運」。可見人們對學習的重視古今從未改變。在現實社會中,學業有成就意味著可以擁有好的工作、事業與前程,因此只要對孩子的學習有利家長們無論付出怎樣的努力也心甘情願樂此不疲。然而,學生要想取得學業上的成功不僅要有好的學校老師,還需要學生自身要具備健康的心理、端正的態度、頑強的毅力、吃苦的精神,尤其還要具備抵禦各種誘惑干擾的能力。現代社會中出現的手機、上網、遊戲、早戀、黃色小說、靡靡之音、影視大片等等充斥在學生生活的周圍,其中的任何一種干擾與誘惑都可能使學生們難以自拔,導致學業荒廢,現實中這樣的例子早已屢見不鮮。而法輪大法修煉者卻能在這些干擾和誘惑面前比普通常人有更好的約束力,因為這些誘惑與干擾恰恰就是他們在修煉中也要修掉的不好的東西,進而能夠以清靜、純淨的心態、專心致志地對待自己的學業,在現實的社會中,往往真正修煉的學員學習成績都是優秀的,甚至也不乏原來表現平平,在修煉大法後學習成績突飛猛進的情形。在法輪功被迫害以前,中國的最高學府清華大學修煉法輪功的師生就有八百多人,修煉有益於學習早已被實踐所證明。

第四、法輪大法有益於工作

為了生存的需要,人們往往需要從事一定的工作來獲取經濟收入。然而由於人性中的自私與貪婪,人們在工作中耍滑、偷懶、開小差等現象幾乎成了所有上班、打工族的通病,因為再嚴格的管理制度也管不了人心,而所有的制度又難免都會有漏洞的存在。修煉法輪功的學員不但不會出現以上這些現象,還會主動的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甚至會無私奉獻不求索取。因為,法輪功要求真正的修煉者,要先從做一個好人做起,再不斷的昇華自己的心性,才能祛病或長功,而做好自己的本職工作是做一個好人的最低標準。因此,很多大法學員都成了單位的先進工作者,生產工作標兵,甚至很多企業在招聘時點名要修煉法輪功的。山東臨沂有一家生產毛巾的企業,原來職工家裏用毛巾基本是免費的,免費的原因不是企業給員工們發了福利,而是員工們從企業私自揣出來的,大家對此也習以為常。可自從一些員工們學了法輪大法之後,知道這樣做不符合修煉人的標準,於是不但不再從企業往家裏揣了,還把過去揣家的毛巾(保存在家裏的)又送回企業,從此再也沒人從企業私自往家拿東西了。當然,類似這樣的例子在全國多的真是數不勝數。

第五、法輪大法有益於社會

首先,法輪功神奇的祛病功效為國家財政節省了大量的醫療費用,極大的緩解了政府醫療改革的資金壓力。其次,法輪功倡導的對待與處理矛盾的方式,將無數的家庭矛盾、社會矛盾化解消失在萌芽之中,對社會起到了一個緩衝閥和潤滑劑的作用,有力的促進了社會的和諧穩定。再次,法輪功倡導的真、善、忍理念,使廣大修煉者群體在社會上助人為樂、扶危濟困、拾金不昧、寬以待人、淡泊名利,大法弟子的善行有力的促進了社會風氣的好轉與改善,使社會的精神文明建設得到加強。

一九九八年,前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喬石發起並親自率團獨立調查法輪功數月,提交給中共中央政治局一份報告,這份報告的結論是:「法輪功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還特意提到「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的古訓。江澤民對此大為不悅,當即批示(大意):寫得玄玄乎乎,我看不懂,江澤民看不懂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功真相,其原因之一他是一個當過日本漢奸和俄國間諜的雙料奸賊,骨子裏就有對中華民族的莫名之恨,這種恨與共產邪靈對正神和人類的恨一拍即合。

一九九九年六月七日,雙料奸賊江澤民決定非法迫害法輪功,六月十日即成立中共 「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下設常設機構中央處理法輪功問題領導小組辦公室,即中央六一零辦公室。隨後幾個月,分支機構在中國全面成立,建立了和中共政法委員會緊密聯繫的指揮系統結構。由於六一零組織設置,既無立法依據,中共官方也沒有條例正式介紹其職能。所以,在中共這個邪教體制內,它也是一個非法機構。

二零零五年,被譽為「中國良心」「中國全民維權意識覺醒的引領人」的高智晟律師在給胡錦濤、溫家寶公開信中形容六一零辦公室是「國家政權內且高於政權力量的黑社會組織,它是可以操縱、調控一切政權資源的黑社會組織。一個國家憲法及國家的權力結構安排規範中沒有的組織,卻「行使」著本只能由國家機關才能行使的權力及許多連國家機關都根本不能行使的「權力」。它「行使」著在這個星球上,人類有國家文明以來,作為國家從不能擁有的權力。」「以「六一零」為符號化的權力,正在持續地以殺戮人的肉體及精神、以鐐銬和鎖鏈、電刑、老虎凳等形式與我們的人民「打交道」,這種已完全黑社會化了的權力正在持續地折磨著我們的母親、我們的姐妹、我們的孩子及我們的整個民族。」

英國路透社報導中,把六一零辦公室稱為中共的「蓋世太保,」中國老百姓則把六一零辦公室稱為「江澤民的錦衣衛」和「中南海的東廠、西廠」。

美國國會二零一零年要求停止迫害法輪功的六百零五號決議文要求中共廢除六一零辦公室,「要求中共當局立即終止迫害、脅迫、監禁、酷刑折磨法輪功學員,立即廢除江澤民為「消滅」法輪功而下令成立的非法機構六一零辦公室,立即釋放那些僅因信仰而被關押在監獄、勞教所的法輪功學員,其中包括那些被關押的美國公民和永久居民的親屬。」並抨擊「中共當局在過去十年,在世界範圍內以大量資源長期污衊法輪功。

諾貝爾和平獎被提名人、北京維權人士胡佳指六一零辦公室是「反人類的機構,國家恐怖主義和國家黑社會勢力式的機構,是匪徒中的匪徒們運轉的一個機構」,要求撤銷、調查、法辦。他指責六一零辦公室所施酷刑是人類歷史上尤其二十一世紀以後絕無僅有,不遜於納粹。

事實上,六一零辦公室是中共這個為害人類的黑社會性質的非法機構。那麼,這個極為邪惡的東西,它發動的「對邪教說不」的網上簽名活動,是要人簽名對中共這個為害人類的邪教說不?顯然不是,這個簽名活動是一個暗害人的騙局、陷人於危險的陷阱。

三、認清網簽運動的危害性 在解體中共這個頭號大邪教中自救、救人。

由中共邪教的六一零辦公室主管的這個所謂的「反邪教」網,本身就是一個傳播共產主義病毒、吹噓中共頭號大邪教的邪惡網站。這樣的邪惡網站舉辦的網簽政治運動,並由中共的各級六一零組織極力推行,這說明這個網簽活動有著不可告人的邪惡目的。

1、網簽運動是共產邪靈要搶奪定義邪教特徵的話語權

讀過《九評》的人都知道,《九評》對中共的邪教的本質非常深刻明確.其中總結出了中共的六條邪教特徵:

(一)編造教義,消滅異己
(二)崇拜教主,唯我獨尊
(三)暴力洗腦,精神控制,組織嚴密,能進不能出
(四)鼓吹暴力,崇尚血腥,鼓勵為教犧牲
(五)否定有神,扼殺人性
(六)武裝奪權,壟斷經濟,有政治經濟野心

《九評》對中共這六條邪教特徵的論述,有理有據,論點準確深刻,證據確鑿無誤。中共對其所具有的六條邪教特徵從來不敢公開反駁。也就是默認它具有這六條邪教特徵。

在網簽運動給出的邪教特徵的定義中,僅幾十個字,沒有有關論點的論述。也沒有指出誰是邪教,誰是當今為害人類的邪教。而且,一個為害人類的邪教中的黑社會性質的非法機構,根本沒有資格來定義甚麼是邪教特徵。它給出這樣一個定義,還要用中國納稅人養著的各級六一零系統的人在中國大陸強行推行這個網簽運動。這說明了,這個網簽運動是操控六一零系統的共產邪靈要搶奪定義邪教特徵的話語權,一方面是要掩蓋中共的邪教本質,使人們看不清中共是當今為害人類的邪教;另一方面是用來指定誰是邪教的話語權,就是掌握隨意造謠污衊正信的話語權。

2、網簽運動是一種新的流氓手段誘騙人去反對法輪功

在中共邪教的六一零辦公室主管的這個所謂的「反邪教」的網頁中,有不少對法輪功的造謠污衊文章。這是六一零辦公室十幾年來犯罪行為的繼續。十多年來,法輪功洪傳世界給人類帶來的巨大好處,以及廣大民眾在法輪功學員堅持講真相中,親身見證和明白了真正修煉法輪大法對修煉人本身和家庭以及社會的良好效益;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邪教組織、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給人和家庭以及社會帶來的善報、福壽。

人類從修煉法輪大法和認同法輪大法好中所得到的巨大益處,從根本上截斷了中共邪教妄圖毀滅人類的罪惡之路。中共邪教不願順應歷史的潮流自動退出歷史舞台,而是施展在幾十年的政治運動中積累的集邪惡之大全的各種流氓手段,開始了又一輪尋找合法性、圖謀起死回生的狂亂掙扎。這次網簽運動就是中共用一種新的流氓手段,誘騙人去反對法輪功,以圖達到它毀滅中國人的罪惡目的。

3、網簽運動是中共邪教要毀滅人的一種罪行

大家知道,反對真正的邪教是人的一種善意的表現。而當頭號大邪教中的黑社會性質的非法機構騙人在它的網站上簽名,還要給人一個「反邪戰士」榮譽勛章時,這種善意就被中共頭號大邪教利用來幹壞事。它可能讓外界認為簽了名的人是中共邪教的一員,它可能讓此人隨著它去反對正信。現在,就是推人進陷阱,讓本意是要反對真正害人的邪教,尤其是要反對中共這個為害人類的邪教的善良人,反而成了中共利用的對像,去反對於國於民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法輪大法。

中共的這個新的流氓手段,很快就被很多人看破了,有很多人自覺抵制和不參與這個邪惡的網簽活動;有人受騙後,就立即寫鄭重聲明,表示自己的真實意願。這裏選了三篇這種鄭重聲明如下。

鄭重聲明
前幾天,收到孩子拿回來的簽字書「對邪教說不」。作為大法的受益者及其平時的耳濡目染,深知大法的神奇、對眾生的救度。迫於壓力,我在簽字單上簽了字。鄭重聲明:我配合邪惡的簽字書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支持大法,彌補過失。

曹陽、趙建 2017年12月11日(據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報導:《65名覺醒世人的鄭重聲明》)

鄭重聲明
最近學校讓學生和家長完成關注「對邪教說不」微信公眾號,並要求進行網上簽名活動。我本以為法輪大法並不是國家規定的十四種邪教,所以讓家長為我簽了名,後來得知該官方微信公眾號上編造了很多詆毀大法的文章,我為自己的行為感到很是後悔。鄭重聲明:網上簽名全部作廢。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

談昕 2017年12月22日(據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二月三十日報導:《61名覺醒世人的鄭重聲明 》)

鄭重聲明
學校讓家長和學生在微信上參加「對邪教說不」活動,我支持孩子在網上簽名,不是發自內心的。在此鄭重聲明:以前我所說、所寫、所做的一切對大法、對師父不利的言行全部作廢。相信法輪大法好,支持法輪大法,彌補過錯。(共產黨是邪教)

楊春蘭 2018年1月18日(據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二日報導:《57名覺醒世人的鄭重聲明》)

中共邪教的這個邪惡的網簽活動的罪惡目的,正如《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書中所言:「不是在禁慾中洗腦,就是在縱慾中狂歡;不是在邪教教義中著魔,就是在滾滾紅塵中迷失──共產黨就是不讓你理智清醒地做一個人。」

「為了毀滅人類,中共除了大規模殺戮人民之外,還長期使用「恨、騙、鬥、邪」種種手段,其騙術的狡詐讓人心驚。所有騙術中最陰毒的一招是它利用了人心中的善,又愚弄了人的善,最終逼人滅絕心中的善。

「人是神造的,每個人都有神性,回歸產生自己生命的天國世界是每個生命的夙願。共產主義利用了人的神性和對生命昇華的渴望,把共產邪教的邪惡內容注入其中。傳統宗教信神,相信神的意志或曰「天意」,共產主義崇拜虛幻的「歷史必然性」;傳統宗教讓人回歸天國,共產主義讓人追求共產主義社會;傳統宗教有一個教士階層,共產黨聲稱自己是「工人階級的先鋒隊」。在中共成立初期,一些憂國憂民的熱血青年,聽信了共產黨的蠱惑宣傳,加入中共為其賣命。但中共是個黑幫邪教,許進不許出。這些人稍稍醒悟時,早已成為同謀共犯,只能越陷越深,難以脫身。即使在今天,某些加入中共的年輕人仍然不乏善念和理想,但在黑暗齷齪的現實面前不得不把良知拋得精光。他們中的很多人在理想幻滅和心灰意冷之時轉向同流合污、縱慾和墮落。從這個意義上說,共產黨既利用了人的貪婪和慾望(從其黨的名字就可看出來──共產,共他人之產也),也利用了、並最終毀滅了人的神性和向善之心。」

這個人在不久的將來,當神要最終銷毀共產邪靈、解體中共這個邪教時,這個人可能就成了中共的陪葬品。這對任何一個人都是極其可怕的一個結局。而這正是這個網簽活動暗害人的騙局、危險陷阱的極其可怕的地方──堵死天堂路, 打開地獄門。

我們寫出此文,是想提醒人們認清這個網簽運動的邪惡目的,那些還未參與的人要堅決抵制這個網簽運動。那些已受騙參與的人要聲明作廢。並聲明退出中共的黨、團、隊邪教組織。廣傳揭露中共毀滅人類真相的醒世奇書:《九評共產黨》、《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在解體中共邪教中自救、救人。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