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對邪教說不」騙局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四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報導)最近,中國大陸的很多地區都在開展「對邪教說不」的網上簽名活動。很多人順著中共的思路,隨著大眾的腳步,稀裏糊塗的簽名。

領導會傳達,是上級安排的,大家都簽了,就差你一個了。同事會說,我們都簽完了,你也簽吧。老師布置,這是作業,家長要幫助完成。同學們會交流,簽字很簡單的,沒甚麼。當領導帶頭簽了,同事跟著做了,很多人也就隨大流了。簽個名似乎無關緊要,既不存在利益風險,也沒有安全問題,有人認為就像大家都去聚餐,那就跟著去吧。

中國人普遍存在從眾心理。有個笑話說,在一次博覽會上,有一個隊伍排隊的人較多,大家都跟著排起隊來,這個隊最長,人們認為這個展館一定最好,也無聲無息的跟著排起來。再後來,有一個人問了一句「這個隊是參觀哪個館的?」,隊伍中的很多人都很茫然,問問前邊的人吧,結果一問,前邊的人在排隊上廁所。後邊的人並沒有想上廁所,結果跟著跟著就要進坑了。所以說,大家都在做的事並不一定是好事,只有弄清楚搞明白,才能不誤入歧途。

我們這裏提出,要警惕這次「對邪教說不」活動,這是個危險的陷阱,不是無關緊要,而是性命攸關。

打開這些中國「反邪教」網及微博、微信,你會看到網站上編造了許多假新聞,有很多誣陷法輪佛法的內容。而中共這次活動的真正用意,就是再次抹黑法輪佛法,謊言欺騙中國民眾,鼓動全民參與詆毀佛法。

那麼詆毀佛法對不對,該不該呢?其實,從古至今,誹謗神佛的都是重罪,而且現世報應居多。中國歷史上出現過「三武一宗」滅佛的法難,其中的周世宗只是為了用佛像鑄錢,但是他們的結局都是滅頂之災,國破家亡,惡疾而終。至高的權威,無盡的財富,沒能減輕他們生不如死的病痛,沒有拯救他們壯年強健的生命,僅僅是毀佛一罪,就罪不容赦,也就死路一條了。

西方講神造世界,東方講佛救眾生。相信神佛的人,就會心存感恩,外化敬畏。如果詛咒神佛,就是罪大惡極,就會天怒人怨,也就天譴難逃了。有人說:佛不是大慈悲嗎,不是救苦救難嗎,為甚麼罵一罵、打一打也報復呢?這不和人一樣記仇嗎?原諒他們才是慈悲。其實,就像父母含辛茹苦養育孩子,孩子如果謾罵與傷害父母,父母並不會把孩子送進監牢,但是人間的法律要制裁傷人者,道德會譴責罵人者。同樣的道理,佛法創造世界,佛經教化眾生,人詆毀神佛,佛不會怪罪於人,但是天庭的審判是威嚴公正的,咒佛殺佛是如天之罪。也必定難逃法網恢恢。

自從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一些不明真相的人也在無知中參與了詆毀佛法,而隨著他們的惡言一出,運氣也急轉直下,生命也滑向危險。

河北省武安市北關街郭從貴,原是北關街道辦人員。中共迫害法輪功一開始,北關街道綁架多名法輪功學員到大隊支部,非法關押一晚。第二天,郭從貴見到法輪功學員就故意出言咒罵大法師父、嘲諷法輪功學員。當月,郭從貴就得了惡報,突發腦溢血被送到北京治療。六年後的一天,郭從貴到鄰居家送還農具,出鄰居家門時突然遭到鄰居家藏獒撲咬。藏獒將他撲倒後竟然專咬他的嘴,將他的嘴撕爛,鮮血直流。二零一一年左右,郭從貴得癌症死亡,死亡時六十三歲。

四川遂寧陳陽榮,原《遂寧日報》總編,在一九九九年任遂寧市中區宣傳部長,負責全區誹謗法輪功的宣傳,積極迫害法輪功。二零零四年,陳陽榮和妻子患上癌症,一個月內夫妻雙雙癌症死亡,時年四十歲左右。

可以說,郭從貴與陳陽榮,他們參與迫害修煉者也是受中共毒害,他們並沒有置人於死地,只是謾罵與誹謗佛法了,結果就惡報相隨,悲慘死去。他們的悲劇也是警示後人:毀佛之罪,罪惡滔天,危險至極。

中國人的從眾心理較重。這與中國人一直被中共宣傳灌輸,集體洗腦,無言論自由,導致的個體淹沒,有直接關係。但是這一次與眾不同,絕不是簡簡單單的簽字而已,是拉你參與詆毀佛法,讓人造害佛之業。所以,我們現在不能稀裏糊塗的簽名,將來也不明明白白活遭罪。

有人說了,大家都簽名,就自己不簽,不好意思啊。其實,你可以借故避開這個活動;也可以明確表示:不了解,不表態;最好是打開網頁,告訴大家,這裏有詆毀佛法的內容,參與支持詆毀佛法,是要遭報的。如果你這樣做了,不但自己不造業,還可能救別人,那你就積功德了,還會得福報的。

法輪功修煉者十八年以來,就是在中共的毀佛運動中,不斷的澄清事實真相,挽救被謊言愚弄的眾生。蒼天有眼,報應不虛,希望世人都能明白佛法真相,遠離災禍與危險。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