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迫害使多少家庭淚水伴過年?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六日】新年到來了,每逢佳節到來的日子,我的心情就久久不能平靜,那些被中共邪黨迫害得支離破碎、家破人亡的家庭一幕幕浮現在眼前。這幾天家家戶戶都在忙著辦年貨,準備著張燈結彩、闔家歡樂、歡度新年到來的那一天。而許多法輪功學員的家庭伴隨著他們的卻不是歡樂,而是憂愁和淚水及對親人無盡的思念和哀思……

下面就給大家講述明慧網報導的幾個悲慘家庭:走進遼寧省凌源市小城子鄉肖杖子村,就會看到一處破敗的門房,房頂上長滿了雜草和小榆樹,屋內已出現多處塌陷,推開鏽跡斑駁的鐵門,在吱吱扭扭的開門聲中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小樹林:院子裡長滿了一人多高的雜草和雜七雜八的比碗口還粗的榆樹。

透過雜草和小樹可以看到三間破敗的主房,一口水井及散放的被野草和土半埋的小驢車等農具,整個院落顯得分外的淒涼和蕭瑟。這一切一切彷彿在向我們控訴著這個四口之家的悲慘遭遇。

家中的男女主人都是法輪功學員,男主人叫劉殿元,一九三八年出生,今年八十歲,從一九九九年九月到現在,經歷了七年冤獄、四年半的流離失所,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再次被綁架,在七十九歲的高齡被遼寧省建平縣法院非法判刑十一年半,目前在冤獄中遭受著迫害,還有十年多的監獄生活等待著這個歷經滄桑的老人。

家中的女主人叫劉玉芳,今年六十一歲,是一位普通的農村家庭婦女,劉玉芳也被非法勞教三年,又被非法判刑四年……

二零零二年一月,快過年了劉玉芳在家裏正淘米,準備壓面蒸過年吃的豆包,被小城子派出所三名警察誘騙到凌源拘留所,然後非法勞教三年、送到遼寧省馬三家教養院。同時被綁架的還有她的女兒,女兒被非法拘留十多天後放回家。父母被綁架,家裏兩個年幼的孩子失去了生活來源。十六歲的女孩被迫輟學,為養活自己和弟弟,撐起了不該撐起的這個家的重擔。

十四歲的兒子,在凌源市讀中學,放寒假回到家,一看一個人也沒有,冷房冷屋空蕩蕩的,才知道媽媽和姐姐被抓了,可想而知一個十四歲的孩子當時那種無依無靠的絕望心情是多麼的無助,淒涼。(詳情請看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五月二十六日《遼寧凌源市四口之家的遭遇》和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二月十七日《79歲老人被非法判刑11年半》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六點零九分,新疆克拉瑪依市女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趙淑媛被新疆女子監獄迫害致死,年僅五十二歲。家屬要求將遺體運回克拉瑪依市安葬,監獄方面不同意,強行送往烏魯木齊市第二殯儀館,不讓家屬設靈堂,冷藏遺體的手續不給家屬,並限制親戚吊唁。

法輪功學員趙淑媛
法輪功學員趙淑媛

趙淑媛,大學本科文化程度,原係新疆石油管理局鑽井公司安全環保監理公司工程師。二零零二年,趙淑媛因修煉法輪大法(法輪功),被非法判刑九年。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趙淑媛因幫助老年法輪功學員控告元凶江澤民,被克拉瑪依市克拉瑪依區公安局綁架,同年十二月初移送克拉瑪依區檢察院,十二月二十四日起訴到克拉瑪依區法院。後被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日,身體狀況不行的趙淑媛被送往新疆女子監獄服刑,監獄一直給她強行灌食,把她頭髮剃光,雙手捆綁在床邊。

五月三十一日,趙淑媛的兩位律師會見她時,她已骨瘦如柴,體重不足三十公斤,身體極度虛弱,律師當時就提出為她辦理保外就醫,監獄表示不行。六月二十三日,她兒子和律師又提出辦理保外就醫,監獄以不符合保外就醫條件為由再次拒絕。律師又找監獄管理局的有關部門反映,仍不同意保外。

六月二十六日傍晚,趙淑媛出現心衰昏迷後被送往新疆醫科大第五附屬醫院搶救,半夜甦醒,第二天早上就被接回監獄。

七月十二日趙淑媛再次出現昏迷,被一二零急救車送往空軍醫院救治,其診斷為:病情危重。重度營養不良、重度貧血、低蛋白血症、電解質紊亂(低鉀)、白細胞減少、褥瘡。她已無法下地,生活不能自理,大小便都在床上。一個病情如此為重的病人為甚麼兩次出現昏迷後,在醫院僅住了一天就出院接回監獄?

七月十九日上午,趙淑媛第三次出現休克,被送往新疆醫科大第五附屬醫院急救中心搶救,下午三點多甦醒片刻,後又昏迷,當日六點二十二分,醫院送達病危通知書,在病情如此危機的情況下,七月二十日上午,監獄因費用問題竟然準備將她接回監獄。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下午六點零九分,克拉瑪依市女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趙淑媛被新疆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據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一月十四日報導:河北省石家莊市原河北科技大學副教授李惠雲博士被關押已經達十個月之久,在關押期間精神一直處於失常狀態,言語混亂,需要儘快得到應有的照顧和調理。但公檢法人員無視公民的基本權利,意欲圖謀進一步迫害。


李惠雲博士的專利成果在二零零三年德國國際發明博覽會上獲「國際發明先鋒獎」,獲二零零三年香港國際專利技術博覽會「金獎」,第三屆亞洲國際專利技術專利產品博覽會「金牌獎」和「科技發明進步獎」。她的專利信息受到國內國際的報導和推崇,包括《人民日報》海外版、《科技日報》、《經濟參考報》、《中國日報》等。其相關機構也是推崇備至,如「國家重點專利」、「納入重點專利扶助工程」、「全國重點專利實施工程」等。

十多年來連番的洗腦班迫害、二年勞教、二十九個月看守所非法關押、四年零十個月的判刑。二零一六年一月二日出獄,身體尚未恢復,二零一七年三月月二十三日又再遭綁架。在無止境的酷刑和精神折磨下,使李惠雲整個人受到極度的身心摧殘,大腦受到嚴重刺激,導致精神一直處於失常狀態。及至今日還身陷囹圄,淒慘境況令人心酸!一個好端端的教授、博士,國家科技拔尖人才,就這樣被毀掉了。

馮曉梅曾經幸福的一家
馮曉梅曾經幸福的一家

河北石家莊市高級工程師馮曉梅的丈夫、妹妹和父親在不到一年半的時間裏接連被迫害致死,妹夫仍被非法關押。如今,馮曉梅一家、妹妹馮曉敏一家及父母老人原本三個幸福的家庭,在這場迫害中支離破碎、家破人亡。現在馮曉梅家中,只剩下失去老伴的母親李淑琴、十三歲時失去爸爸的兒子王博如以及一歲多剛斷奶時就失去媽媽的小外甥王天行,三個破碎的家合成一家人,四個人四個姓氏相依為命。

天津法輪功學員周向陽、李珊珊又被冤判七年、六年。周向陽是全國首批六十位造價工程師之一,因修煉法輪功,多次被非法抓捕關押、勞教、判刑,判刑時間長達九年。李珊珊因堅持為丈夫周向陽申冤,曾遭到監獄的報復,兩次被非法勞教共計三年多。二零一五年三月二日,周向陽、李珊珊雙雙被綁架,又被非法判刑七年和六年,如今仍在獄中遭受迫害。

天津市工程師周向陽、李珊珊夫婦
天津市工程師周向陽、李珊珊夫婦

周向陽年逾古稀的老母親王紹平女士之前被非法批捕,面臨非法庭審。自中共迫害法輪功以來,昌黎縣周振才、王紹平一家因修煉法輪大法,堅持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家中三對夫妻和女兒共七口人都曾遭到非法勞教、判刑。原本一個幸福之家,經過十幾年的風雨支離破碎,難以再承受更多的苦難。王紹平一家的悲慘遭遇牽動著許多善良百姓們的心,河北昌黎縣鄉親們頂著壓力接受採訪,呼籲釋放王紹平老人回家。邪惡的中共不但沒有釋放老人,反而將為老人呼籲的數名鄉親非法綁架。

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的律師曾經說過這樣的話:「每一個人心中都有一桿秤,只要你還有良知,自然就能稱出是非輕重。自古以來,總是有像屈原一樣憂國憂民的人存在,當這樣的人接觸到希望的時候,內心的正氣會油然而生。希望執法人員、政府人員,都能真正去愛自己的國家和人民,真正的為人民有身心健康、自由幸福的權利服務!」

「所謂依法打壓法輪功完全是一個掩蓋犯罪的欺世謊言。面對數千萬善良公民因真善忍信仰而蒙難蒙冤,發生了法律被利用來犯罪的現實,此刻為法輪功申辯,也是在捍衛法律的正義,也是在捍衛真善忍普世價值,是在實現法治捍衛人間正義的最高使命!」

九評編輯部新書《共產主義的終極目的-中國篇》中說:「徹底解體共產邪黨,清理人間的共產主義邪惡因素,全面反思近二百年來人類社會的墮落和魔變,成為今天人類的當務之急。歸正人心,淨化社會,回歸傳統,重建信仰,重新體認與神的聯繫,找回與神的紐帶,這是每個人的責任,也是每個人得救的希望所在!神的慈悲與威嚴同在!神在看著每個人的內心。一個人在此時此刻的抉擇和所為,就會決定他(她)的未來。」

中共江澤民集團發起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來,一樁樁慘絕人寰的千古奇冤;一個個被中共迫害得支離破碎、家破人亡的家庭;一聲聲驚天泣地的血淚控訴;使人震驚!中共對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迫害,是共產邪靈毀滅人類的鐵的罪證,它不但要消滅人的肉體,還要摧毀人信仰神佛的意志,最終達到毀滅人類的邪惡目的。這不但是中共邪靈無法逃脫的罪證,也是共產邪靈對人類的瘋狂挑戰!因此,解體滅亡中共,清算中共江澤民集團的迫害罪惡,儘快結束這場意圖毀滅人類的血腥迫害,還人類應有的尊嚴,是全人類的當務之急,刻不容緩!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