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強勢 修出善 【明慧網】

修去強勢 修出善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二月三日】前段時間因為聽說有個同修電話講真相講的好,內容講的全面,勸退率也高,一直想去聽聽。那天,我和那個同修坐在了一台車上,同修開始打電話,不緊不慢的說,對方很少有著急掛電話的。

同修先從三退開始講,然後講自焚偽案,再講共產邪靈歷次運動對中國人的傷害,尤其是用無神論給中國人洗腦造成中國道德敗壞的罪惡。我感覺能聽她講真相的人,撂下電話就會是一個傳播真相的活傳媒。雖然同修講的內容很多,但是卻並不耽誤時間,勸退率非常高,不像我,雖然打了很多電話,但其中卻有很大一部份是聽一會兒就撂了。

同修在打了幾個電話後,就把電話遞給我了,我拿起電話,又像往常一樣,在電話接通之後,說了一句:「喂,你好。」然後就開始講真相,對方也不接話,我就自顧自的說,當對方把電話掛斷後,同修碰了我一下,示意我停下來,然後對我說:「你說話得有『溫度』,你好(同修學我說話的聲音)和你好(同修表達的聲音)是不一樣的,你得說到人心裏。」我一聽就笑了:「姐,你這都說到我修煉了,慈悲好像不是說出來的?」

因為一段時間以來,我一直在大量學法,所以當同修當著其他同修(車上還有另外兩名同修,其中一個還是第一次見面)的面給我提出意見的時候,我沒有絲毫的抵觸,也沒出現面子心的問題,那一刻,我感覺到的是同修給予我的幫助。

同修示意我接著打,這擱以往,我就得說:「你打吧,我再聽聽。」但是,那一天,我沒有這樣做,我知道溫度是給予眾生心裏的溫暖,這溫暖一定是來源於我的內心。我手裏握著電話,心裏在和師父說:「我也要說話有溫度,有慈悲,我要救人。」之後,我又開始打,同樣一句「你好」,也許聲音並沒有多少改變,但是,這句「你好」和之前的「你好」已經完全不一樣了,這句「你好」裏傾注了我那一刻在為世人的未來有希望上的全部努力。就在這句「你好」後,電話裏傳來了熱烈的響應,我說一句,對方就叫一聲好,有的話,我還沒說完呢,對方的好字已經迫不及待的出口了,這個電話的結果是可想而知的,對方不但同意退了,而且是對大法真相的句句認可、句句入心。

一通電話裏,接聽電話的人給我大聲的回覆了七、八個好。而就在這聲聲叫好裏,我清清楚楚感覺到了師父的慈悲,我知道是因為我能夠誠心的接受同修的建議,為救人在努力,師父在鼓勵我。

打完電話回家的路上,我和同修說:「和人溝通一直是我的一大障礙,我從小就不會和人說話,總是和人向遠。我感覺別人也和我距離很遠。我來的時候,在十字路口等紅綠燈,有個女士在向等燈的車上發餐巾紙,實際是醫院的廣告,我不想要,因為這種廣告對我們修煉人沒有用,既然用不上,我就不想佔那便宜,但是,看著那個發廣告的人也挺可憐的,大冷的天,一個窗戶一個窗戶的敲,我就想,如果給我,我就接著吧,早接一個,她就能早一會兒回家,結果,人家走到我車前,看了看我,直接就從我車旁過去了,根本就沒給我,那會兒,我就在想,我有那麼惡嗎?竟然連廣告都不敢發給我。」

我說完這話,車上第一次和我見面的同修摟著我的肩,輕輕的、善意的說了一句:「是你太強勢了。」回到家,同修的這句「是你太強勢了」一直在我腦子裏揮之不去,我忽然想起了丈夫在前段時間說我的話:「媳婦人挺好,就是太霸道。」我在婆家口碑是首屈一指的,無論是用錢、孝敬老人,我都能主動做在前面,也從來不和任何人斤斤計較,所以對丈夫說我的話全當成了一句玩笑,並沒有往心裏去。

修煉人遇到的事沒有偶然的,同修第一次謀面就直接說到我「強勢」,那我的強勢應該是已經掛在了臉上,不僅僅是深藏在心裏的問題了,我真得重視了。

任何的執著心表現出來的一定是日常生活中和工作中的矛盾,我就開始從曾經發生過的矛盾中去找,一點點想,一點點回憶,不找不知道,這一找還真讓我清醒了!我豈止是同修說的強勢,真就像丈夫說的「霸道」,我一直都是丈夫的「領導」,而在單位也是常常在自己的意見不被採納時,嘴上不說,心裏卻耿耿於懷。

我總是認為丈夫很笨,錢管不明白,車開不明白,活幹不明白,賬算不明白,與人相處整不明白,做個菜也沒滋沒味,就是啥啥都弄不明白,付出的多,收穫的少。我總是和孩子一起對丈夫進行奚落:「見過笨的,沒見過你這麼笨的,你就是豪華奔(笨)馳。」就是因為認為丈夫啥啥不行,啥啥都自己行,結果很多事都得我事必躬親,把自己經常搞的很累。他打個電話聯繫事,我聽到了,就在一旁很緊張,怕他說錯話,他要往哪打錢,我就緊張的怕他打錯,他開車,我就老是感覺他要違章,坐在車上一路也不敢閉一會兒眼睛。凡此種種,以至於孩子經常在遇到事的時候就說:「媽呀,還是你去吧。」我一直都認為自己聰明,甚至還認為是因為自己修了大法了,是師父給開智開慧了呢,卻根本沒有意識到是在執著自我。

有時候,對於丈夫「笨拙」的表現,我也很納悶。丈夫是研究生學歷,在重點高中上學的時候排名在校是數一數二的,而我在重點校的名次幾乎是倒著數,到了大學,我倆成了老鄉、戀人,繼而成了家人,他是高考的時候因為家庭環境的影響沒考好才上了這所大學,我是因為考了自己最好的成績上了這所大學,等我們成家後,丈夫說:「在高中的時候,就你學習那樣,我連看都不會看你一眼。」這話說的是事實,中國的學校,衡量一個學生的好與不好就是成績,而姻緣卻讓丈夫不得不「委屈」的和我進了同一所學校。丈夫不僅學習好,歌也唱的好,百米跑還拿過第一,在老師的眼裏,他是非常優秀的。而就是這樣一個優秀的人,在我的眼裏卻笨的出奇。

當我真正開始向內去挖自己這顆執著心的時候,我才意識我,我並沒有把自己真正當作修煉人,我真是太執著於自我了,師父講過相由心生的法,其實丈夫的「笨」正是我執著心的寫照,我越認為他笨,他就表現的越笨,我越執著利益,他就表現的總是要失去利益,我擔心啥,他就表演啥。其實得也好,失也好,那都是與生俱來的,除了師父能改變,誰也改變不了,修煉人患得患失已經不在法上。

同修的一句話提醒我悟明白了很多事,悟明白了自己該怎樣去做一個修煉人,我也知道了自己該怎樣去做一個好女人。師父在詩詞中指出:「陰陽反背世風傷 堂堂男兒無陽剛 優柔寡斷娘娘調 心胸狹小太窩囊 女人剛尖逞豪強 浮躁言刻把家當 賢惠秀美風韻無 柔媚老妖暗中娼」[1],這首詩我背的很熟,卻從來沒有想到哪句話和自己對對號,現在我知道了,我就一直是那種「女人剛尖逞豪強 浮躁言刻把家當」[1],這樣的女人,說話一定是缺少「溫度」的。

現在,每當丈夫說甚麼事的時候,我不再去反駁,如果想法不一,我也只是提個建議,並不強求,他要去做甚麼事的時候,我也不打聽,也不擔心,我不再去執著丈夫的笨與不笨,心裏忽然有了一種從未有過的輕鬆,那種執著的累一下子沒有了。現在坐在丈夫的車上,我是丈夫的聽客,有一天,丈夫差點闖了紅燈,隨口說了一句:「都是嘮嗑嘮的,溜號。」我笑著說:「誰和你嘮了,是你自己在說,我一句話都沒說,我還沒朝你要磨耳朵的錢呢。」丈夫也笑了。在單位,我也不再為某項工作堅持己見了,能夠誠心的傾聽別人的意見,也能夠誠心的採納別人的意見,感覺工作輕鬆了許多。

文章寫到這兒,我好像第一次真正明白了師父為甚麼要寫《陰陽反背》這首詩,這首詩寫的並不僅僅是現代社會的狀態,也是寫給大法弟子用來對照著修的。感謝師父給予我的時時呵護和無量慈悲,我會努力去做一個師父說的那種賢惠秀美的女人,讓這種女人內心的善與美,在救度世人中發揮功用!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陰陽反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