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讓我為別人著想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一月十五日】我今年四十二歲,生活在中國東北。二十三歲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修煉十九年。修煉前身體虛弱,臉色蒼白、痛經、手腳長年冰冷,冬天手腳就會凍傷,潰爛淌血。直到遇到大法,情況才得以轉變,全身暖融融的被能量包圍,手腳至今沒被凍傷過,臉色也變得白裏透紅,痛經也好了,整個人都有了精神。

工作中也按照法輪大法真、善、忍的原則去做,不遲到不早退,不無故請假,主動承擔公共衛生。領導同事都說:「你咋變了?」我說:「我煉法輪功了。」

大法把我變成為別人著想的人。一次上街,看到地攤上賣毛巾,我蹲下看看,旁邊一個手拿大公雞的中年婦女也蹲著一起看,這時她手裏的公雞掙脫了,在毛巾攤上亂跑,一陣混亂才抓住公雞,還弄髒一條毛巾,攤主生氣的呵斥那個中年婦女,還極力勸我,說髒點沒事,洗洗一樣用。我付了錢,拿起那條髒毛巾說:「我是看毛巾髒了,怕你不好賣才選的。再說剛才那大姐也不是故意的。」攤主一聽,感動的說:「真夠意思。」

家裏人看到我修大法後,身心的變化,都對大法稱讚不已,都知道法輪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煉法輪功的都是好人。

我媽時常跟我嘮叨:你妹妹又花我多少多少錢了,說她還裏外整點小事兒,越說越來氣,忿忿不平。我就笑著勸她:「媽,你倆的私密事咋跟我說呢,再說你有啥事都離不開人家,花點就花點唄。」我媽心理平衡點了,說:「我不尋思你是煉功人嗎,不妒嫉,才和你說說。」大法使我變得心胸開闊,那種感覺真幸福。

二零零一年三月份,父親血壓居高不下,吃藥打針都不好使,臉都呈紫黑色,他當時是村裏的一個小領導,上午去開會,正趕上大法弟子被迫害,他和一位明白真相的同事幫著求情,做了好事。下午回到家,父親臉色比沒得病之前還要白淨,看起來人年輕了好幾歲,血壓降下來了,全家人懸著的心也降下來了。

孩子小學四年級時,週末打掃衛生大掃除,放學回來跟我說:「媽媽,今天打掃衛生間,又髒又臭,我真想去幹別的活,當時一想自己是修煉人,就堅持幹完了。」上初中遭遇校園霸凌,回家不敢說,也不敢告訴老師,初中畢業後,才和我輕描淡寫的談了一點兒。他說:「媽媽,你知道我當時咋走過來的嗎?我每天都提心吊膽,怕他們搜兜要錢、怕他們群毆,我真想找人報復他們。後來我想我是修煉人,想到師父、想到法,就不害怕了,也不怨恨了,說來也神奇,那些同學從此不欺負我了。過一段時間,他們去欺負別的學生,事發了,被學校開除。」孩子說著還挺為那些校園小霸王的前途惋惜。

法輪大法的法理讓我知道不失不得,不爭不妒,處處為別人著想。有好的心態、正的能量,生活才陽光。法輪大法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