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

師父好!
同修們好!

我記得聆聽師父在二零零三年元宵節的講法,那次講法時間很長,師父還解答了問題。那天師父的一段法在以後的很長一段時間都讓我感到震撼。師父說:

「作為舊宇宙的生命,包括一切生命因素,在正法這件事情上、在我的選擇中,所有的生命都來按照我所選擇的來圓容它,把你們最好的辦法拿出來,不是為改動我要的,而是按照我說的去圓容它,這就是宇宙中生命最大的善念。」[1]

我記得離開法會時很吃驚的問自己:「師父剛才真的告訴了我們一個生命最好的一念是甚麼了嗎?真的嗎?只有一個,而且我們知道那是甚麼!?哇,這會讓所有的事情都變的容易了許多!」從那天起,我產生了一個正念來面對我修煉中出現的任何邪惡,那就是:「我要師父想要的。」如果一些東西看上去不對勁或是一個明顯的執著,我就會非常明確的對它說:「我不要,我只要師父想要的。」

在法會結束以後不久我就碰到一個關,我擔心在證實法中丟面子。當我閉上眼睛想澄清我並不想挽回面子而只想要師父想要的那一刻時,我看到一個大大的漢字出現在我面前。它閃閃發光,美麗動人。當我直視它時,我感到震驚的是它並沒有消失。我可以仔細的觀察它,我不想忘記它。

我當時還沒有學中文,所以我去找同修幫助我把它畫出來。當我們畫出來後,我問他們那是甚麼意思,他們說那是「生,就意味著出生和生命」。這讓我非常感動,因為我理解那是與我和周圍的生命有關,我們都在其中。感覺那是如此特別,卻又包容了所有的眾生。我記得大約有十個月的時間,我感覺提高非常的快,我的思想變的越來越平靜而且容量在擴大。似乎很少有事情能阻擋了我,而且沒有我無法提供幫助的事情。

在那之後,又修煉了一段時間,我又有了一個想法,「如果我總是抓住這個『最好的想法』,那是不是一個執著。」經過一番平靜的思考後,我想我應該放棄這念頭,應該自然專注在我對真善忍法理的理解,並且在參與各個項目時,明確哪些不是我。然後我發現,哇,這個大法和師父是如此的正和純淨,因為我們甚至連「最好的想法」都不去執著了。

那時一個隱藏更深的執著開始冒出來,可是十五年來我卻沒有意識到。在二零一八年初,我開始有消業症狀。就像以前一樣我沒有想太多。業力來來去去。身體這兒不舒服或那兒不舒服,都過去了。但這一次它卻一次又一次的嚴重。我已經有一段時間沒有躺倒了。現在我有孩子,一個公司和一個負責的項目。在過去,我會把自己關起來就是學法。但現在我不能那樣做。每當我認為消業已到頭應該好轉了,它卻變的更糟。

我是一名健身方面的專業人士,所以我很清楚人體在常人這個層面上是如何工作的,而這卻被舊勢力用來攻擊我。一旦我倒下,業力就開始從我的思想中流出,我發現自己好像發瘋了,不知道我到底是誰,我為甚麼活著,有時這只僅僅是精神上的痛苦。煉法輪大法不是上了保險,因此邪惡開始讓危及生命的疾病出現。這個現象持續了將近兩個月。似乎快結束了,痛苦已經消失了,我的頭腦開始變的清晰,我回到了北方健身中心。但第二天我卻發生了腦震盪。

在我的修煉過程中我的大腦從來沒有受到如此的傷害。即使我有很多思想業折磨著我,我仍然能夠對抗它。而這一次任何小的用腦活動都會讓我感到非常疲倦和暈眩。有一次,我開始出現中風的症狀,我立刻站了起來,開始在房子裏踱步,並在心裏大叫「不」。我仍然繼續工作,但在會見客戶之間的時間我會睡覺。最後我不得不完全停止工作。我無法閱讀,因為一讀法我就會昏過去,所以我就聽法。我在七、八天內幾乎聽了三遍師父的講法錄音。

在去掉了我所有隱藏的「修煉是上了保險的想法」之後,我逐漸走出這次魔難。期間我有很多時間向內找。我回想了過去的十五年。當時,當我停止選擇我之前提到的這個「最好的想法」,那個「我要師父想要的」那一念的時候,我開始為師父和大法是那麼的正而感到驕傲。這開始激勵我。但這還是不對。

師父說:「你們在對待我與大法的思考、認識、感激方式上都是常人的思維表現。然而我正是教你們跳出常人啊!從理性上真正認識大法。」[2]

這個常人的想法激發了我的熱情。在二零零四年紐約講真相活動後,我不想離開紐約,決定留在美國。這沒有錯,但我的動機並不純。我想離師父更近和離修煉的「核心」群體靠得更近。這就像想變的酷,卻是在更嚴肅和意義更深遠的層面上。這本身並不是那麼可怕,但問題是我在這個空間感覺離師父更近,或者我在學員中感覺比較突出,但實際上在救度眾生中我卻做的越來越少。這樣的事情不會在一夜之間發生。邪惡只需拉一下鬆開的線頭,然後越拉越長。低級別的惡魔通常是瘋狂和歇斯底里的,但那些來自高一些層次的卻是有耐心的。

在很小的時候父親就教我,我是最好的。我從來不知道我對這個想法有多麼執著。有了這個信念,我認為其它事情並不重要。當我找到大法,那麼完美的大法,那我就真的可以成為最出色的了。等一下,現在我知道「最好的想法」是甚麼了,那就是忘記它,沒有甚麼多說的。我甚至不需要這個「最好的想法」,那就更好了!甚麼能阻止我!我的確是絕對最好的!

這些年來,能成為大法修煉者整體的一員對我來說變的越來越重要,而救度處於嚴重危險中的眾生對我來說變的越來越不重要。我坐在那裏,回顧十五年的修煉,我感到不安,特別是當你意識到自己偏離軌道的時候。很長時間以來,我都不能迅速排除失敗感,但這次我做到了。這是在我的腦震盪前,那時我還能讀法。而當我這樣做時,我有一個非常特別的經歷。《轉法輪》成了一本全新的書,每一行都是全新的。

我從來都沒有重拾信心的問題。我的生活方向一直很明確,我一直有一個計劃。它可能會改變,但總體有一個方向和計劃。這使我知道我是誰,知道自己想要甚麼,自己不想要甚麼。知道我在做甚麼,知道我不會做甚麼。但這又怎麼可能呢?我怎能知道自己是誰?這讓我意識到,與我相關的所有事情,我的個性,我所認為的方式都是執著而且會變成邪惡干擾我的潛在工具。甚至連修煉的想法這麼多年來我都一直把他變成適合自己的修煉。這不僅僅是這一生。我也見過我的前生。所有這些堆在一起。這也都不是壞事,因為我們需要一些表面的東西讓我們來到這的空間。我們生活和所有相關的只是戲的一部份。但這個表面最表層就只是衣服而已,不應該有更多。

師父寫道:「你們不想改變人的狀態,從理性上也昇華到對大法的真正認識,你們就將失去機會。你們不改變常人那千百年來骨子裏形成的人的理,你們就退不掉人的表面這層殼,就無法圓滿。不能總是我給你們消業,而你們不真正在法上提高,跳出人的認識、人的觀念。」[2]

二零零三年的時候,還沒有神韻,也沒有《九評共產黨》。媒體團隊剛剛建立。我們經常不知道我們在做甚麼。我們只知道我們需要做,而如果我們做時,我們就得需要用真、善、忍的法來指導我們。現在我們確切的知道該做甚麼。剩下的就是如何去做。然而,當我回想過去,無論是在迫害之前,在它開始後不久還是在以後更長的時間,有一件事情是一致的,就是當修煉人做成一件事情,他們可以分享是如何做成的,往往在講述的過程中會有一段過程是難以用文字來表達其真正的意義,那時他們會被大法和師父的力量所震驚。那不是他們自己如何如何,如果他們表現出是他們自己做的,那麼對我們其他人來說就會感到奇怪。

我們的項目已經確定,我們只需做好三件事。在過去,對「個人修煉」,我有限的理解為是給歷史上的修煉人提供的機會。現在我就當呼吸一樣。如果你不呼吸,你就不會長時間呆在這個空間。那麼,如果你不修好自己,你就無法履行你的誓言,助師正法。如果更糟糕的話,你甚至可能成為一個阻礙。

師父寫道:「在修煉中你們不是由於自己真正的實實在在的提高,從而使內在發生著巨大的本質上的變化,而是依靠著我的力量,借助外在的強大因素,這永遠改變不了你人的本質轉變成為佛性。如果你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2]

感謝師父。感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節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警言〉

(二零一八年紐約英文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