參加鐵人三項講真相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五日】

師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通過一種我認為是非傳統方法──通過常人的體育鍛練來講真相。我發現它讓我有機會認識很多人,講真相,並在修煉中過關,找到和放下執著心。

我先想分享一下我的修煉道路。我今年六十七歲。我在二零零三年一月五十二歲時開始修煉法輪大法。過去我的免疫系統很弱,經常感冒發燒。煉了法輪大法後,我一夜之間變的健康。在家庭聚會上,我的親戚總說:「把生病的小孩給珍妮,她不會得病。」

我剛開始修煉時,一位年輕大法弟子建議我學一些中文短語。我說這是不可能的,我不會聲調。兩年後,我熱切想學中文,在師父的幫助下,我現在可以用中文閱讀《轉法輪》。我每天都試著讀一講。

我有一個丈夫,兩個孩子,一個兒媳婦和一個孫女,以及常人的大家庭成員。修煉中我們知道,隨著我們在修煉中的提高,我們的環境會變的更加和諧。我發現情況就是如此。過程中會有挑戰。我剛開始修煉時,我的丈夫在網上讀到了一些不好的文章,擔心法輪功是X教。但一個月後,他說我變的更容易相處,開始對我非常支持。我父親在活著的時候給法輪功之友捐了款,母親在她去世前就看了神韻。我的大多數家人和朋友都看過神韻。我最好的朋友從一開始就非常支持我修煉。我在學中文時和一個普通中國人走得很近,這給了我更多的機會來講清真相,並幫助她丈夫退出了中共。

大約五年前,我們搬到了澤西海岸最北端的一個地方。自從我們退休後,我們沒有很多機會結識新朋友。我女兒一直鼓勵我去健身房,我一再拒絕,因為法輪大法已經給了我很好的健康。

在十二月我決定加入一個離我家約五分鐘的健身房。我很驚訝的發現在健身房有很多社交活動,這給我很多機會來講清真相並告訴人們神韻。當神韻在新澤西上演時,健身房也讓我在門口留下宣傳材料。

我六十七歲還有良好的健康,這讓我有很多機會講述法輪大法的健身益處。我經常懷疑自己路是否走得正。我也擔心過,同修們會批評我所做的,但事實並非如此。

我生活的地區沒有很多同修,也沒有機會定期與同修交流,同時我也比較自閉,喜歡獨處。我是家裏的第三個孩子,常常感到被遺忘。這種不被重視和因此被傷害的執著也延續到我的成年生活,帶入修煉中。我需要多與同修交流,完全去掉這個執著心。師父在我修煉的路上每一步都領著我,作為修煉者整體的一員,我怎能感到被遺忘呢?

我有一個想法,我想在一月份參加鐵人三項。(鐵人三項是一項涉及游泳、騎自行車和跑步的比賽)。我用鐵人三項搜索,發現八月份在我附近有澤西女子鐵人三項的比賽。從人的角度來看,這是突發奇想,但作為修煉者,我必須相信師父和他的法身在指導著我。

我以前從未長跑過,而這是鐵人三項賽中最大的體力挑戰。游泳和騎自行車對我不是問題。這是一項短距離鐵人三項比賽,距離不是很長,但這對我來說是一個相當大的挑戰。我的目標是自豪的穿著印有「法輪大法」字樣的T恤完成比賽。比賽有一千名參與者,還有觀眾。我發現我的有「法輪大法」字樣的T恤,因為是棉的,不適合這種活動,所以我定做了一件鐵人三項運動衫,上面和後面都印上「法輪大法的自由」,同時在背面印上Faluninfo.net的網址。

我訂購運動衫的公司位於加利福尼亞州,但當郵寄跟蹤信息到達時──我發現它是從中國發貨的!我希望它有助於做運動衫的中國人明白真相。

有一次我參加澤西女子鐵人三項賽教練舉辦的游泳訓練,但這不是為我參加的短距離鐵人三項的參賽者設計的,而是為職業運動員設計並在深水的海裏進行。我第一次去時開車很緊張,因為我不確定怎麼開,而且交通非常糟糕。我已經放棄了許多層的焦慮和恐懼,但我意識到我有更深層的,我還得接著去。

我遲到了,其他游泳者已經下水了。我感到迷失方向,只能看到兩個浮標在水中。當我游回第一個浮標時,教練對我大喊大叫。實際上有三個浮標,而我正在逆著人流遊。我從來沒有聽過這個教練對任何人說過一句重話,而且他通常對像我這樣的初學者非常支持。我試圖為自己辯解,但他只是匆忙走開,並說他已經在網站上寫明了一切。

師父說:「特別是自來根基好的,他就覺的他這功長的不錯的,煉的也挺好的,突然間怎麼這麼多麻煩事來了呢?怎麼甚麼都不好了,人家對他也不好了」[1]。

我後來給教練發了短信道歉,他也向我道歉說不該發火,但我內心仍然受傷,執著於沒得到很好對待的情。我有一段時間避免見到他。

師父說:「我剛才講了,不是因為別人對你怎麼樣,是因為你這兒不對勁兒。你比如說,整個一個天體都是很順應的,你這塊兒不對勁兒,就在你這塊兒有個擰勁兒的問題,是你和別人不對勁兒了。你找你自己的原因的時候,把問題扭轉過來,它就對勁兒了,它就平服了,大家又對你祥和了。」[2]

我知道我需要面對這種情況,並努力去掉這個情。下次我去游泳訓練時,教練邀請我坐在他的槳板上。海洋中有數百隻海豚。他以前從未見過這麼多海豚。此外,當浪很大時,他通常不會看到海豚。海豚們跳得也比他以前見過的要高──就如同他們正在表演一樣。我覺的這是師父因為我向內找了並努力去執著而獎賞我。

我不喜歡被批評,也不喜歡接受批評。

關於接受批評的問題,師父講到:「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來講啊,大家知道,打不還手、罵不還口,真正受到損失的時候修煉人都付之一笑,這是你們應有的狀態和必須做到的,因為你不是常人,你要走出常人的。你不能用常人的理來要求自己,你得用高標準來要求你,所以你們必須得做到這樣。」[3]

我仍有很長的路要走才能達到這個標準,仍然有很多情要去。

有一天,我去桑迪胡克國家海岸練習游泳。因為水流太急,對我來說太強了,所以我沒有遊多久。然後我去騎自行車。我穿著新的有「法輪大法」字樣的鐵人三項運動上衣。當我回到車上時,兩名中年男子走過來。他們說他們看到我游泳了,無法想像我是如何在這麼急的水中游泳的,這是他們無法做到的。我向他們講真相並告訴他們,如果法輪大法沒有給我這麼好的健康,我無法做到這一點。他們認為我看上去比我實際年齡年輕的多,想學功。他們拍下了我的運動衣背面的網站信息。一個星期四,我教穆拉德練習,我們將在週一再次見面。我們談了很長時間,他對法輪大法非常感興趣。

在澤西女子鐵人三項賽事之前每週都有訓練,在此前一週還有預賽。我也參加了跑步訓練,以及上面提到的深海水游泳訓練。我之所以提到這一點,是因為它給了我很多機會結識新朋友和許多講真相的機會。

我參加了八月四日的鐵人三項賽。天氣預報整天會有雷雨,我想知道我是否真的做對了。在比賽前一天,我們領了比賽包。演示會過程中大雨傾盆,過後在海上出現了一條完整的彩虹。另一位參賽者提到這是一個好跡象。我意識到我過於消極和焦慮,意識到我對法不夠相信。第二天早上天氣預報發生了變化,預計從上午八點比賽開始一小時後開始下雨。大雨只在比賽的第三部份我跑步時下,我很好。

我在比賽前幾週出現了消化問題,並且在比賽前兩天因痙攣和腹瀉躺在床上。當時我不清楚這到底是業力、干擾還是對焦慮和恐懼的執著心。我專注於學法和煉功。我內心知道在比賽開始時我會好的。消化問題在比賽結束後就好了。這可能涉及業力和干擾,但我清楚的知道我仍然對焦慮和恐懼的執著心,我需要去掉。

比賽結束後,我去桑迪胡克國家海岸和一個新小組一起去海裏游泳,以去掉這個執著心。當我感到焦慮和恐懼時,我沒有承認它,深呼吸,它消散了。我享受那次游泳。

我把我的家人拍的照片和視頻放在了澤西女子鐵人三項的網站,也放到了我的臉書上。對於臉書我仍然是新手,但我收到了比以前更多的讚和留言。第一張照片是我穿著運動衫的特寫鏡頭,上面寫著「法輪大法的自由」。我曾想更徹底的講真相,但只貼了這張照片。我在臉書上收到的第一個回覆就是問「法輪大法自由」的意思,它給了我一個講真相的絕佳機會,並且說法輪大法給了我健康,讓我能夠參加鐵人三項。

我的丈夫,女兒和她的男友參加了此次活動,他們的支持深深打動了臉書的讀者。我女兒對我的比賽非常投入;她做了一個板,大聲叫鼓勵我,甚至在我跑步開始的時候和我一起跑了一段時間;她的男朋友同時幫我們錄像,大喊並鼓勵我們跑!

雖然我的女兒不是修煉者,但她為法輪大法做了積極的事情。 她在國外學習時寫了一篇關於中國迫害法輪功的論文,並特意訂購了一本關於迫害的書並將其交給了她的教授。我認為這使她能夠在鐵人三項中幫助講真相發揮了積極作用。人們被臉書帖子中的人情味感動,我認為這有助於人們對法輪大法更加正面的理解。她不知道我穿的是定做的運動衫,她喜歡它。

我從來沒有參加過跑步,也沒有參加過任何一場跑步比賽,我在六十七歲時第一次這樣做,這也是一個有趣的事。我希望它能幫助人們對法輪大法的好有一個正面的認識。 我之前在臉書上發過一些我參與的大法弟子的活動,並且有一些積極的回應,但不同於這次。在師父的加持下我的鐵人三項的成績高過我的預期,在六十五~七十歲的年齡組中排名第三。我在領獎台上的照片得到了最大的回應。

我會和別人講述我在比賽中的表現,作為進一步講真相的窗口,但我必須確保我不顯示並保持謙虛。

通過參加鐵人三項賽,我認識了更多的朋友,也在臉書上結交了更多的朋友,我又加入了一個女子跑步小組,以及另一組做鐵人三項的運動員。希望這將繼續給我機會講真相。

請指出我的任何不足之處。

謝謝師父。謝謝各位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十》〈曼哈頓講法〉

(二零一八年紐約英文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