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修煉人的心態不斷提高自身的技能和心性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四日】

尊敬的師父好!
同修好!

我想利用這次法會,從修煉和專業角度上分享我最近的一些體會和提高。

我是一名來自意大利的學員。大約三年前我搬到紐約加入了英文《大紀元時報》發行部工作。大約六個月前,我有機會轉入另一個部門,參與大紀元意大利語的電子版工作。

在過去的三年時間裏,我經常想到師父要求讓大法弟子借鑑成功公司案例學習他們的商業運作。

我不知道一個媒體機構應該如何運作,因為我的專業背景是餐館業務,但我一直認為我有權得到一些東西,例如:公司必須為我提供培訓服務。一段時間以來我對沒有得到培訓一直感到不滿,但我知道這不是一個正確的態度。

我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從依賴別人轉變為覺的自己應該為自己選擇的道路負責。正因為有了這樣的想法,我又得到了一些機會。我從公司的流程管理培訓課程中發現了在我用於離線閱讀的應用程序中出現了一些與媒體業務相關的文章。我猜這是師父法身的點化。

我發現這些技能非常有用,特別是在時間管理方面,對我們來說這是最重要的資源。更重要的是這件事從整體上讓我在心性的多方面得到提高。在此我將分享以下幾個方面。

交流是協調和合作的關鍵

三月份,我回意大利幾個星期去支持那裏的神韻演出。今年是我們第一次在多個城市主辦演出。總體上場次不多而且門票已提前幾週售罄。有一個城市還增添了一場演出。

在參與神韻推廣期間我學到了一件事,就是如何建立溝通渠道對公司的成功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一位當地的意大利學員正在與一位神韻在歐洲演出團後勤工作成員交談。意大利的學員說,在下面演出的劇院,某件事情會有所不同,他說他知道因為他看到了,所以應該通知神韻。

這位神韻歐洲演出團的工作人員告訴他:「謝謝,但我真的不相信你所說的。」聽到這個消息我很驚訝,但我還是警覺並問自己為甚麼讓我聽到這段對話。

從表面上看,意大利學員的意圖是好的。但是在我看來,因為他們彼此不認識,說明在接受這些信息之前雙方應該事先建立好一個相互的信任基礎。

我認為神韻歐洲團工作人員的出發點也是好的,我猜他過去曾經和當地的學員有過一些類似的經歷,他們願意提供「有用的信息」,並試圖提供幫助,但最後卻是事與願違。

那麼我們怎樣建立信任?

師父說:「有些東西確實很高,談起來像迷信,但是,我們儘量用現代科學把它解釋出來。」[1]

這句話讓我印象深刻,我無法理解為甚麼師父告訴我們用現代科學來解釋大法。現在我的理解是,師父在利用讀者已經知道的科學術語和能聽懂的語言建立信任的基礎。

師父告訴我們科學無處不在,它滲透到社會的各個方面,儘管它對人類最終沒有好處並被外星人帶給我們,但我的理解是師父用它來解開一些大法弟子的緣份。

我認識到,即使我在管理方面獲得某些技能,我也必須能夠使用其他人可以理解的語言。在修煉方面,有效的溝通表現上是首先為他人著想。從專業角度講,我認為這是能夠在人與人之間進行協調的正確方法:建立信任並有效溝通。

構建信任和擁有共同語言的另一個方面表現是能夠交流各自的心得體會。

師父給我們留下了幾個形式:其中一個是小組學法和交流。我建議那些可能很難分享他們的修煉經歷的同修,無論是他們所面臨的困境還是他們的收穫,分享是一種與同修一起創造這種共同語言的方式,這樣我們就可以更好的相互了解,如果某人有困難,他/她可以提出支持,反之亦然。一個人的交流即使可能被認為「不重要」,也可以對別人有所幫助,並發揮改善整體配合的作用。

新的角色和挑戰

回到紐約後,我在大紀元有了新的職位。我現在在為意大利語的電子版工作。我當初感到有點驚訝,我認為這是向說意大利語的眾生講清真相一個很好的機會。就像師父多次告訴過我們修煉剛開始的心情相似,那是一種莊嚴的喜悅,驅使我往前走。

不久我就開始感到寂寞。和我一起工作的意大利同修住在意大利,這是一個完全不同的工作環境。

我從一份對體力要求很高的夜班工作,開車送報,轉到坐在屏幕前面,獨自完成自己的任務,沒有人在我身邊。

我不得不放棄那個只有團隊在一起才能有成效,以及體力勞動比其它任何事情都更有價值的想法。我們知道身心是一體的,而且有許多專業人士遠程為大公司工作,並且得到他們想要達到的目標。因此,現在是繼續在修煉和專業方面再邁進一步的時候了。

所以為了提高我的專業水平,我需要提高我的心性。我意識到,提高一個人的技能和改進一個人的修煉就像是同一條路上的兩條軌道,同時運行。為了往前再邁一步,我確實需要同時向前移動它們。實際上它是非常簡單的:通過過關和向內找而長功。

有了這個力量,我可以學得更快,而且神也將給予我智慧。師父要求我們成為專業人士並發揮主要作用,所以這也是遵循師父要求的去做,它就成了一個良性的循環。

有一天,我與同修發生了爭吵,讓我認識到我必須消除的另一個觀念。

他來紐約才幾個月,雖然我們不在一起工作,但是我們通常相處得很好。有一天他告訴我說我表現出一種傲慢的態度,比如:「我知道的更多,因為我在這裏待的時間更長,因為我年長一些,因為我的知識淵博。」

這種衝突使我意識到自己的自私。在他和我談論這些事情的時候,我似乎在等著自己生氣(就像以前多次發生過的一樣)。這次我卻是完全不同的反應:我有點嘲笑他,嘲笑他證明他所說的是正確的,我有那麼一個念頭就是「你甚麼都不知道,而且你是可笑的。」

後來我感謝他給我機會提高,但我是花了大約兩天的時間才真正做到了。

然後我突然意識到我那個想要提高自己技能的想法就是證實自己。過去發生的已經發生了,這次卻是更微妙但仍然存在。雖然我知道我的智慧和能力是由神給予的,但我仍然有一些自私。我沒有考慮到如何去幫助他人提高,雖然這是我得到的培訓中的一部份。

我的心態是:如果我是唯一知道這些技術的人,每個人都會喜歡我,我會有很多機會加入我認為有趣的項目。實際上,一旦我認識到這種自私因素並盡力否定它時,就會有機會去參與其它項目,但那是自然發生的。

我想用師父的《洪吟三》中的一首詩與同修共勉,這首詩幫助過我改善與同事的關係:

少辯

如遇強辯勿爭言
向內找因是修煉
越想解釋心越重
坦蕩無執出明見

謝謝師父!謝謝同修!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二零一八紐約英文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