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尊給我清理身體 肝癌消失了


【明慧網二零一八年十月二十三日】妻子修煉法輪大法多年,我那時雖然不修,但也跟著受益,身體非常健康,從不打針吃藥。

二零一五年的一天,我突然覺的腹部疼痛,後來就感覺自己不行了。家人把我拉到醫院,經查,醫生說是肝癌,必須手術。

開刀後,發現肝癌已開花破裂,無法進行手術,把裏邊的血處理一下,又縫合上了。醫生告訴家人,說我不能好了,活不了幾天。姐姐還找人給我算命,說我已到壽了。

我在病床上滿身插著管子,疼痛難忍。有時不用藥,就無法久睡。頭兩天,我半陰半陽的合上眼,就不知在一個甚麼人群裏出來進去的。

到第三天,妻子的同修們陸續的來看我,給我帶來了師父講法錄音。我就戴上耳機聽。就這樣,我一天比一天好起來了。

到十三天,刀口拆線,醫生告訴我,你這病也就這樣了,回家吃點護肝片。

醫生走後,妻子對我說,你知道今天是甚麼日子嗎?今天是「5.13世界法輪大法日」,咱們回家吧。家人付了五萬元的醫療費,把我抬回家。

回家後,同修們每天來我家給我念師父講的法,半月後,我坐起來和她們一起學法,一個月以後,我就開始和妻子一起煉功。

可是我這個治病的心總是放不下,身體一難受,我就想到醫院檢查去,可是每次檢查都是對我一次致命的打擊,每次回來後,都得哭一段時間。有一次去檢查,主任醫生看片子,又看看我,他說能活到今天已經是奇蹟了。那時我才出院三個多月,後來我下決心修煉,不再去醫院檢查了。

半年後的一天,我和妻子早上煉功,正在打坐時,我突然感到自己不行了,身體都軟了,胳膊、手就耷拉下來了。這時,我強迫自己睜開眼,心裏喊:「師父救救我,師父救救我!」

我學法時間短,法記得也不多,可是我能想起來的,我都念。還有平時同修給我講的怎麼正念闖關的事,對我啟發很大。就這樣,我慢慢的緩過來了。我的身體漸漸的恢復正常。這時,我到師父法像前磕了三個頭。謝過師父,我又和妻子正常的開始發早上六點正念。

可是到了下午兩~三點時,感到腹部脹的難受,就我自己在家,這怎麼辦?我又站在師父法像前,師父啊,我肚子脹的怎麼這麼難受?說著,我就躺在床上,不一會,肚子裏就開始翻江倒海的,就聽肚子裏水「嘩嘩」響。響了一會兒,上下就開始排氣,當時的感受我都無法描述,我知道這是師父又一次給我淨化身體。晚飯時,我就好了,吃了一個半饅頭。

二零一六年,我已經修煉大法一年了,因多種原因,怕心、慾望等被邪惡鑽了空子。我就想離開家,找個清靜地方修煉。有一天,我捧著師父的法像,拎著行李,決定和妻子去農村呆一段時間。

說走就走,我倆到農村也一直堅持學法煉功。住了一段時間,我突然又開始上吐下瀉,拉了兩天兩夜的水,我渾身一點勁沒有,就是睡。妻子告訴我,師父又在給我清理身體。從那以後,我的身心漸漸的恢復了正常。

到二零一八年「5.13世界法輪大法日」,我已修煉三年了,如果沒有慈悲的師父救我,我不可能走到今天!我太讓師父操心了!師父啊,我也不會說甚麼,我就有一個願望,好好修煉,跟師父回家!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